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架空
  *一如以往腦洞產物,各種愚蠢腦殘設定和意識流
  *萊斯利亞高級喪屍
  *它就是短篇,沒了
  
   *
  
  淪陷之城,末日。
  
  這些城市都沒有名字,在末日那一天它們的名字就被捨棄,將人口聚集的基地或者避難區取名成希望或新興其實都無法描繪出形容心中的渴望——希望榮光再現、希望人類安平。
  在最後,衰減大量族群的人類與未知病毒感染者相敬如冰。
  褚冥漾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床很柔軟,讓他一瞬間分不清夢與現實,轉頭看了看四周,他正在一間很漂亮的房間裡,感覺很像是歐洲貴族式的房間。
  用力閉起眼睛,褚冥漾努力想回憶自己睡前在哪裡,卻發現怎麼想都是一片空白。
  學長呢?喵喵呢?千冬歲驚慌得近乎恐懼的表情似乎還留在眼前。
  然後他再醒來就出現在這裡。
  ……嗯,好。
  褚冥漾試著輕輕動了動四肢,沒有任何束縛,這非常奇怪,又摸了摸手腕,連幻武兵器都還好好地留在隨身內格裡。
  他睜開眼睛,猛然對上一雙冷漠爍金的眼,心臟狠狠一縮。
  無聲無息,沒有任何聲響就來到他身邊。
  對方的膚色非常蒼白、頭髮卻紅的豔麗、面無表情、毫無生氣的模樣,那雙金色眼眸裡偶爾會飄過一抹腥紅。
  這情況……不太妙……他……他、好像被一隻高級喪屍撿走了。
  褚冥漾與對方大眼瞪小眼,小心地活動手腕,扣出米納斯屏息朝它瞬間開了三槍,但是沒成功,對方速度更快,在他扣下板機前已經握住他的手腕,冰冷的體溫貼著他,讓人非常不舒服而且全身發毛。
  絕對的實力壓制,完全沒有勝算——至少在對方考慮吃掉他之前他應該沒機會打贏它。
  近距離對上那雙金色的眼睛和豎起的瞳孔,讓褚冥漾全身顫抖不已,可是他不能移開視線。
  一旦移開視線,他怕自己就會死掉。
  互瞪了很久很久,瞪到眼睛都酸了、眼前開始泛起白光,褚冥漾看見對方似乎開張嘴唇說了什麼,但是剛剛高度專注讓他無法分心去聽取它的話語,只能迅速眨了個眼繼續瞪住對方。
  對方微微側過頭,看著被握住的手腕,摸了摸手腕上的脈搏,褚冥漾開始覺得恐懼,要是它一口咬下去就真的要掰掉了!
  然而現實就是這麼殘忍,對方當著他的面,鋒利的指甲刮出一道傷,看著血流出來褚冥漾整個人都要瘋了,躁動的樣子看起來比對方更像喪屍。
  然後它舔了舔那細細流出的血絲,美味、腥甜、而且滿足。
  被又冷又涼的舌頭舔過是什麼感覺!不、重、要!他現在滿腦子只剩下救命啊啊啊嗚嗚嗚嗚嗚!
  「你……」
  這次褚冥漾聽懂了,這聲音聽起來又冰又冷,全身都要被凍僵一樣。
  「很美味……」
  他寧願自己沒聽懂。
  
   *
  
  鮮美異常,慾望。
  
  高等喪屍是有食慾的,但是它們的智力優於食慾。
  自從那天舔過褚冥漾的血後,不管他走到哪裡,對方似乎都能立刻找到他,這種感覺非常可怕,讓他有種隨時會小命不保的感覺。
  就宛如現在,他正在這間屋子的地下室翻找可以吃的食物,它就突然出現在身後,他一轉身就被嚇得差點把手上的果醬摔爛。
  那雙熒亮冷然的金瞳就這樣直勾勾地注視著他,一言不發,褚冥漾吞了吞口水與它對看,通常看上一段時間對方就會離開,這次也不例外,對方看了幾秒後就轉身離去。
  無言以對。
  褚冥漾摸了摸劇烈跳動的心臟,小心翼翼地走上一樓,到陽光明亮的地方吃早餐,而它就站在房間最陰涼的角落注視著他。
  褚冥漾看著窗外,陽光很明亮但是畫面很破敗。
  他一直認為電影裡那種街上空無一人只有亂七八糟的車子停放的場面很微妙,沒想到會有他親眼見識的一天。
  好像全世界的時間都定格在這一刻。
  褚冥漾突然有點心慌,摸了摸自己的心臟,還在跳動——這是他能夠證明自己還活著的方法。
  到這個地步,已經連疼痛都無法讓他感覺到自己還活著。
  忽然,肩膀上有一把紅豔的髮絲垂下來,褚冥漾瞬間僵硬,下一秒,那隻冰涼的手撫上他的心口,心跳瞬間不受控制。
  它摸了一陣子之後,又退回到角落,繼續盯著他。
  褚冥漾不懂對方到底在等待什麼,把他養得胖一點再吃掉?喪屍已經有畜牧或飼養之類的概念了嗎?這樣一想突然很可怕,這個世界就是它們的牧場……
  留下他到底想做什麼?藉此模仿人類?
  褚冥漾偷瞄了下角落裡的高等喪屍,他曾經看過對方也試著吃跟他一樣的食物,沒有任何不適但是也沒表現特別喜歡,甚至不吃任何東西(包括人類或血液)也沒有任何不妥。
  ……難道吸空氣曬太陽就飽嗎?
  嚼完早餐,褚冥漾繼續在位置上曬太陽,無所事事的日子好罪惡而且好凶險——畢竟有隻高等喪屍在身邊,隨時都有生命危險感覺好不安,連睡個覺都會突然被自己嚇醒。
  褚冥漾也試過暗殺、偷襲或者逃跑,但是、通通沒用,完全、徹底被控制住了。
  不管逃得多遠、跑到什麼地方,他都會在睜開已經那一刻發現自己又回到原本那間房間,對方就在床邊靜靜注視著他。
  這種緊張痛苦的生活讓他一刻都無法放鬆,似乎隨時都會死亡的驚慌感讓他不能夠安下心,他想、自己總有一天會死於心臟病發作。
  對它來說,自己到底是什麼?
  會不會其實他早就死了?只是因為靈魂不得安息所以幻覺自己還活著?褚冥漾腦中忽然冒出這個念頭,而且越想越覺得有道理,差點把自己逼瘋在房間裡。
  就這樣過了將近一個月,地下室裡的食物幾乎都被吃光,褚冥漾摸了很久才摸出一包麵包,袋子上有點灰塵,裡面的麵包看起來好像有點點發霉,讓他有點猶豫要不要吃,想到此,他忽然有點恍神,什麼時候也開始挑三揀四了?
  好像——從到這裡被好吃好喝好養的供奉著之後?
  充足的飲食、奢侈的洗澡熱水、一大櫃子的換洗衣物,漸漸被麻痺的警覺性和警醒心,褚冥漾又開始不安,具體表現在他又回到太陽下曬了一整天,那雙金色眼睛也注視了他一整天。
  
  這一晚,褚冥漾如同以往般驚醒,微妙地感覺到四周有一點不同。
  他偷偷摸下床,在黑暗中站了好一陣子才發現以往被盯著看的感覺沒了,趁著這機會溜出房子,認準方向後拼命地跑,即使筋疲力盡也不敢停下。
  經過大半夜的奔跑終於讓他看到基地外圍,褚冥漾累得幾乎要倒下去,說是在奔跑其實只是撐著不讓自己停下的緩步行走而已,只要停下來就真的回不去了。
  眼前一片花白想吐還兼耳鳴頭暈,明明全身重的像被灌了水泥吊起來一樣,他卻忽然扣出米納斯朝右後方開了三槍,這種感覺……是它來了。
  被槍聲驚動的巡邏員迅速出來支援,只是當他們趕到時,只看見半死不活的褚冥漾被扣在一位蒼白邪美的人懷裡,嘴唇輕輕貼在似乎已經昏迷的人耳後,冷熒熒的金色眼睛和豔麗的紅色長髮讓人心臟驟然緊縮。
  「漾漾————」
  褚冥漾勉強抬了下手,但是動作非常微小,只有它身後的喪屍感覺到而已。
  熒惑般的眼瞳迎上那方不善與驚恐的注視。
  
  「就是、它們?」
  
  在眾人驚懼的目光中,那隻高等喪屍張開嘴咬住褚冥漾的後頸,豔紅的血絲與長髮交融成一片,分不清到底是那種顏色更加奪目。
  褚冥漾只感覺到後頸、靠近肩胛的地方忽然一片灼熱蔓延開,若有似無的血腥味飄散開來,他已經疲憊到無法感知外界了,聽不見、感覺不到、連呼吸都沉、連心跳都像負擔,這一刻,他覺得就算是死也好像沒關係了。
  從此末日殊途。
  這就是它的末日。
  
  
  - 我們的末日,完 -
  
   *
  
  對萊斯利亞來說食物不需要冠上生命,所以用「它們」。
  
  某人的怨念與我的崩潰爆發的產物,基本不會有後續,你們不會想看兩隻喪屍談(反)戀(社)愛(會)的(認真(乾
  既然!男神!是!喪屍!那就一定!要!咬咬!!!!!
  想想以後他們兩隻互咬也是滿可愛的~
  對了,要強調一點,在這裡,咬,沒有任何影射意義(凝重(幹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玟霜
  • 咬咬咬咬咬咬咬咬好甜蜜啊wwww
    萊斯利亞就算是喪屍還是個帥氣的喪屍///
    萊漾大法好( ̄∇ ̄)我又拖人進坑了!(被打
  • 咬咬咬(艸)
    甜蜜的~黑暗的~我超喜歡~(愉快)

    布丁控 於 2015/12/13 19:09 回覆

  • 狂想
  • 好甜蜜〈星星眼
  • 必須的!!!!(大開心

    布丁控 於 2016/01/23 19: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