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寒假感覺起來還滿長的,但是適應了家裡悠閒的生活之後,一個轉眼卻又是另一個學期的開始了,他和冰炎兩個人又變成同進同出的學長學弟了。
  
  褚冥漾放輕腳步穿梭在書架間,順手將幾本放錯位置的書歸位,抱著幾本書在架子間走動,有點漫不經心的將倒下的書擺正,腦子裡的思緒渙散雜亂,沒有一點頭緒。
  
  或許是他有開學症候群,總覺得感覺好不真實,雖然知道自己正在想著什麼、正在做著什麼,但是卻又覺得自己的所作所為很朦朧不清,像是紗一樣輕薄飄逸,像水一樣很快的流走,虛假和真實交錯,但是他已經有點分不出來那兩者之間的差異了。
  
  將書車上內閱完畢的書記錄下來然後放回書架上,褚冥漾遊走在書架間,聞著冷冷空氣中的淡淡霉味和油墨味,空調的聲音轟隆隆的響著,球鞋與地面摩擦的尖銳聲音、鞋跟敲在地面的短促聲響、低聲交談的氣音和掩不住的低笑聲,以及自己的呼吸聲,在這個空間裡交錯著。
  
  「褚。」那冷冷的聲音夾雜在冷涼的空氣中,不但敲醒他神遊的思緒,還讓他有種雞皮疙瘩的感覺。
  
  褚冥漾抬起頭,看見冰炎夾著幾本書,手上拿著一張紙條,似乎在找書的樣子,褚冥漾將手上最後一本書放回架上,問道:「學長在找什麼嗎?」
  
  「人體解剖圖解。」冰炎淡淡的說,紅眼看著褚冥漾,說道:「我記得寒假的時候圖書館購入了兩本彩色人體解剖圖解,最新版的。」
  
  「那兩本喔?」褚冥漾避開冰炎的視線,搔搔頭,開口:「那兩本還不開放外借,只供館內閱讀而已,我記得是在新書管制區那邊。」
  
  「可以影印嗎?」冰炎挑了下眉,將紙條投進一旁的垃圾桶,褚冥漾搖搖頭,這他沒辦法幫上忙,畢竟是規定,新書有一個半月的管制期,只供內閱不允許外借,而且這一類的工具書並不提供給學生影印。
  
  「嘖!」冰炎有點不耐的皺起眉,其實圖書館裡雖然安靜但是畢竟還是公共空間,有許多人會走動經過,不能算是絕對安靜,偏偏冰炎不喜歡在看書時有聲音干擾。
  
  「學長,四樓的人很少,閱覽區也很安靜。」褚冥漾有點不確定的提議道,因為書現在非得內閱才行,若是一個半月之後想要外借,如果不能在第一時間借到書,那麼根據經驗,書就會被教授們借走,不到學期末絕對不會還回來。
  
  褚冥漾看著冰炎冷淡的臉,小聲的說道:「學長想要內閱的話只要到櫃檯登記就好了。」
  
  「嗯,謝了。」冰炎夾著書往櫃檯走去,褚冥漾慌張的揮手表示不用謝,走到書車旁,輕輕吐了口氣,繼續將書歸位,腦袋緩緩的放空,只專注在手上的工作,推書車、找書櫃、放回去,就這樣不斷重複與循環也耗掉了一整個下午。
  
  「有一本人體解剖還沒還,他寄放的書也還沒領走。」正在清點新書區的工讀生緊張的對櫃檯的阿姨講,一旁的褚冥漾愣了一下,看了一下紀錄,發現是冰炎沒還書,對方不是會無聊去偷書的人,更別說還未消磁的書經過門口時會觸動警鈴。
  
  「電腦先別關,我去找人。」褚冥漾快步走向樓梯,一口氣爬到四樓,微喘著氣走進安靜的閱覽區,發現冰炎支著頭倚靠在沙發上睡著了──很舒服但是對脊椎很不好的那種睡姿。
  
  吞了吞口水,褚冥漾緊張的開口喚道:「學長……學長、學長?」
  
  冰炎緩緩的睜開紅色的眼睛,皺起眉,望著眼前有些呆愣和不知所措的人。
  
  「學長,閉館時間到了。」褚冥漾看著冰炎有些困倦和朦朧的表情,能讓對方累到睡著,是發生了什麼事嗎?還是系上又有什麼活動了?
  
  「嗯。」冰炎用力的閉了下眼,捏按著頸項,懶懶的從沙發上站起來,褚冥漾走在對方身後,腦袋裡的思緒都停擺了,只有那雙剛睡醒、半瞇的的紅眼在腦海繚繞,有時候他會覺得他一定是被冰炎誘惑了,看到對方不為人知的另一面會讓他覺得淪陷的更深。
  
  「是冰炎啊!下次不要忘記時間了喔!」阿姨理解般的笑了笑,將登記本推到冰炎面前,請他簽還,嘴裡一邊說著:「剛剛把你要借的書登錄完了,下下禮拜四還。」
  
  「謝謝。」冰炎嘴邊抹上一點禮貌性的笑意,拿起書,往門口走去,沒聽到後面的腳步聲,轉頭望著一臉呆愣的褚冥漾,冷冷說道:「不走嗎?」
  
  褚冥漾趕緊衝進小辦公室拿背包,套上外套,走出圖書館時冰炎已經拎著袋子在等著了,轉頭看了他一眼,褚冥漾趕緊跟上,心裡有點緊張,眼睛盯著眼前的背影,偶爾心虛的飄開視線轉而看著旁邊的告示和樹……看個鬼樹,這麼暗了是要看什麼!
  
  忽然一陣香味飄來,褚冥漾覺得自己餓了,他沒忘記冰炎也沒吃東西,開口問道:「學長,你不餓嗎?」
  
  冰炎側過頭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你想吃什麼?」
  
  其實他比較想要自己煮,畢竟最近開銷很大,什麼某某活動費、系上的未來學弟妹歡迎會之類的東西、書錢又花的很兇,開銷大的亂七八糟的,再繼續吃貴死人的外食他會窮到被鬼抓走!
  
  「那學長有想吃什麼嗎?」褚冥漾反問了一句,有點心痛自己的錢又要飛了。
  
  「我想去超市一趟。」冰炎跨上機車,將安全帽遞給褚冥漾,一抬頭就看見對方露出有同感的表情,頓了一下才說道:「上車吧!先去超市再說。」
  
  「欸!」褚冥漾慶幸著自己不用多花一筆錢,還可以把未來的晚餐錢都省下來,開始在腦中計畫著要買什麼。
  
  褚冥漾跟著冰炎推著車子進入超市,在生鮮蔬果區挑揀了好久,冰炎則在豆腐肉片區走動,又採購了一些衛生紙跟清潔劑之後,回到家已經將近九點了。
  
  「學長抱歉,我剛剛挑太久了。」褚冥漾一邊抓著頭一邊說道,他剛剛在衛生紙區挑了很久,為了挑出最便宜實惠的衛生紙他耗掉了快十分鐘,冰炎差點想一腳把他踹進衛生紙堆裡。
  
  「婆婆媽媽的!」冰炎冷冷的說,附贈一記瞪視,褚冥漾縮了下,乾笑著進入電梯不敢有所意見。
  
  那晚,是冰炎做晚餐給褚冥漾吃,因為他受不了褚冥漾總是煮太軟爛的飯粒和味道略重的口感,決定親自下廚,褚冥漾也緊張的在客廳等著,聽著廚房裡的聲響,一個平靜但是戰戰兢兢的晚上,雖然有時會湧起一股奇妙的不確定感。
  
  
  
  
  TBC
  
  
  * * *
  
  
  就是很朦朧的一個過度期。
  感謝鍵閱ˇ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