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蜂巢日常
  *ALL漾注意
  
   *
  
  王穴外的硬質蜂蠟還是封閉的,女王還沒起床。
  「嗡……嗡……」斷斷續續的短促振翅嗡鳴從王穴裡傳出,聞聲,烏鷲歡快地從巢格裡衝出去,操控黯色陰影劃破了王穴外的蜂蠟。
  「漾漾——」一把撲到柔軟的床上,從層層堆疊的被子裡找到還在賴床的女王,還沒睡醒的女王蜂有一下沒一下地振著翅膀。
  烏鷲就撲在床邊、翹著兩隻腳,兩手撐著臉看著還在小聲呢喃著什麼的女王,越看越覺得開心愉快,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女王的頭髮,對掌心下柔軟的觸感感到非常驚訝。
  興奮的拍了拍翅膀,烏鷲湊近了棉被堆裡,雙眼亮晶晶的盯著女王直看,越看越欣喜振奮,於是褚冥漾醒來就對上一雙燦亮的金眸。
  「漾漾!」
  褚冥漾從床上坐起來,看見王穴口被割得亂七八糟的破碎蜂蠟,再轉過頭,略為無奈的伸手拍了拍雙眼閃閃發亮看著他的黑色小蜂。
  這隻最小的特殊蜂,既毒又狠、小心眼又佔有慾深厚,好戰又不懂得分寸,總是把畫面弄得很難看,身上帶滿傷痕卻還是一臉開心笑著朝他跑來,嘴裡雀躍地喊著他的小名,希望能得到他的稱讚。
  梳洗後,帶著纏在身上不肯下去的烏鷲沿著通道飛出王穴,首先來到最角落的巢格,一面厚實的蜂蠟封住出入口,裡面乾淨卻偏陰涼,最遠的地方張起了一面蛛網,重柳靜靜地伏在網上閉眼休息。
  「八角醜蟲,漾漾來看你了。」甜膩中帶上些許冷酷的嗓音,烏鷲冷冷地注視著掛在網上的蜘蛛,對上那雙緩緩睜開的淡漠眼睛,心底泛起了殺意,陰影也蠢動著。
  「好了。」拍拍烏鷲的頭,褚冥漾在面對敵對的獵蜂蛛時還有點緊張,不自覺地開始拍振翅膀。
  毫無規律的擦翅嗡鳴讓烏鷲聽出女王的忐忑,伸手拂過女王的臉頰,亮晶晶的金眸深深看著女王。
  「漾漾不怕,有烏鷲。」
  褚冥漾有點無言,他只是有點緊張、並不是要去跟蜘蛛打架,聽著小蜂略帶煞意的口氣他突然就平靜了。
  「蜘蛛……你想回去嗎?」
  聞言,重柳將視線放到他身上,八隻背足輕巧地從網子移動到平面,冷聲說道:「我要監視你,和這個巢,如果有異動,我就殺了你們。」白色足肢攏縮包圍成一個具攻擊性的銳角,那張蒼白的臉上依然淡漠。
  「……」褚冥漾忍不住拍擊翅膀散去心裡的焦躁和逃避的慾望,本能在催促他逃跑,但是他不想。
  「不准欺負漾漾!」烏鷲振翅飛向巢格,眼中是明晃晃的威嚇,尖銳的翅膀拍擊聲帶出攻擊意味,腳下陰影竄出,切穿蜂蠟直擊巢格裡的蜘蛛。
  「烏鷲!」
  像是被硬生生扯住一樣,陰影的攻擊瞬間停頓,尖利的前端險險停在蜘蛛要害附近,感覺到女王微怒,烏鷲不開心的收起陰影後轉身飛撲進女王懷裡。
  「育養特殊蜂的蜂巢以及女王,別輕舉妄動。」口氣非常平靜,轉過身就回到網上休憩,不再搭理他們。
  褚冥漾抱著死都不肯下去的烏鷲緩步離開,回到王穴,看見冰炎正蹙眉看著他亂七八糟的床鋪。
  啊、忘了摺棉被!
  黑髮的年輕女王丟開懷裡的小蜂,撲到床邊開始疊起一床又一床的軟被,直到把枕頭也擺正,才戰戰兢兢的轉過身偷看冰炎的臉色,從那張好看又漂亮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
  「被子沒折、蜜也沒喝,去了哪裡?」
  「關你什麼事!」烏鷲拍著翅膀飛升至冰炎的高度,金眸冷酷的看著眼前破格的特殊蜂,他厭惡這隻蜂身上的味道,跟同樣誕自女王的萊斯利亞不同,冰炎身上帶著的是「非女王」的氣息,他聞了就討厭!
  見烏鷲又要找冰炎麻煩,褚冥漾扯住烏鷲衣襬,小心地將這隻愛忌妒的小蜂抱到腿上一起坐到床邊,稍稍想了一下才答道:「我去問蜘蛛要不要離巢。」
  「他說什麼?」
  「他要留在巢裡監視蜂巢。」
  「你不要隨便接近他。」伸手撫上女王臉頰邊,抹掉一滴銀白的蛛血,少量的蛛血在他指尖上燃起一絲灼熱感,捻去那滴血漬留下些許焦黑的蝕痕,蛛血並沒有對女王產生影響。
  「你沒得到允許!!!」烏鷲大喊,褚冥漾趕緊拍了拍他的背充當安撫。
  沒有得到允許的蜂,是不能與女王親近的,即使是身為特殊蜂的他們。
  紅眼深深地看著膩在女王懷裡笑的開心模樣的小蜂,幾不可察的撇了下唇,視線再度移到女王的臉上,長年在蜂巢中、未照射陽光的白色肌膚,和承襲了前任蜂王的黑髮黑眼,以及那雙未曾經歷戰爭洗禮的清透翅膀,加之性格堪稱柔軟。
  女王的一切,還稍嫌青澀,但卻充滿了強大吸引力。
  那是他用盡全力、想盡辦法想要破格成為特殊蜂的原因,必定要、能夠再與「他」在同樣的地方。
  並且,能夠擁有佔有「他」的機會。
  
  「他」,女王,已然成為他的一切。
  
  「先把蜜喝了。」端起杯子遞到女王面前,看著他接過,一口氣喝掉杯子裡的蜜液,王穴中充斥著蜜的芬芳和女王自身帶有的誘惑氣味。
  烏鷲鑽到褚冥漾懷裡,嗅聞著那甜蜜又振奮心神的氣息,忍不住嘟嚷著:「女王身上好香,好想、好想就這樣吃掉女王。」
  回應他的是背上輕柔的哄撫,總是這樣,女王因為他的身形而將他當作是需要照看的幼蟲,忽略了他也是特殊蜂、也對女王有所需求,每次每次都便宜萊斯利亞和冰炎那兩隻臭蜂。
  給予他的通常是可愛的親吻。
  雖然女王的親吻也能帶給他欣喜和愉快,但是卻遠沒有交配那麼強大,他也想、能夠獲得女王的交配權,能夠完全地親近女王,而不是只有擁抱和親暱。
  微微側過身,金色眼睛望向那毫不收斂注視著女王的銀紅色的蜂,烏鷲對他露出一個充滿惡意的笑。
  就在這氣氛緊繃的時刻,紅色的蜂無聲的走了進來。
  「萊斯利亞。」女王微微笑起來。
  對於首隻出生的特殊蜂,女王總是特別寬容與善待,那種特別的情感就是烏鷲也無法插入。
  而且——
  「嗯。」萊斯利亞走近女王,烏鷲極度不情願的退開,眼見萊斯利亞毫無顧忌的觸碰女王,他只能跟那隻討厭的蜂在旁邊乾瞪眼,恨恨瞪著盈滿殺氣的金眼,卻也不能怎樣。
  
  ——只有萊斯利亞被允許能夠隨時觸碰女王而不用經過允許。
  
  至高無上的榮譽和特許落在首隻出生的蜂身上。
  烏鷲不高興的瞪著那隻仔細撫摸女王臉頰的手,而後撫過那柔軟的頭髮,女王微仰著臉、甚至還瞇起眼,他能感受到從女王那邊流傳過來的愉悅訊號,但是他一點也不開心!
  可恨的……
  烏鷲腳底下的陰影隨著暗狠情緒微微擴張出去,卻又在萊斯利亞附近、略有些怯意的停下。
  來自上級的壓制。
  總有一天,一定要……把他們通通殺掉……讓女王只能被他所佔有。
  冰炎斜睨了一眼冷怒到極點的小蜂,沒有表情的看著眼前女王與萊斯利亞親暱的一幕,他是與眾蜂分享女王的其中一隻,能使他特別的,只有他身為特殊蜂的身分,以及交配權。
  相對的,承擔起護衛女王、使女王順利孕育的責任。
  想到這裡,紅眼閃過一絲不明的、帶了些暗色的情緒,巢裡的那隻蜘蛛、必須嚴加看管,只是將之困在巢格裡還是不夠。
  冰炎想起九瀾曾經說過禁困獵蜂蛛的方法,他想,有必要來摸清楚了。
  
  之後,蜘蛛被迫紋上蜂巢的蜂斑,由女王親自紋上,此後,徹底被禁困在巢內。
  
  
  END
  
   *
  

  這就是重柳身上的紋身由來(乾
  不知道為什麼秀恩愛的感覺變成這樣……也好,反正本來就是暗童話(乾)
  重漾是遙遠的未來進行式、吧,只是看樣子,重柳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惆悵)
  還有,不要忘了,冰炎也是特殊蜂,就算他再怎麼強大、他還是為女王而生,所以女王(幾乎)等於他的一切,而且這是暗童話所以冰炎扭曲是正常的。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imei0529
  • 我愛暗童話~\(≧▽≦)/~
    萊斯利亞的特權太讚了w
    烏鹫和重柳的對抗太萌!!!
    還有烏鹫吃醋的模樣超讓人心動的!
    谢谢餵食!
  • 暗童話!炒!雞!棒!
    萊斯男神!炒!雞!棒!
    女王蜂!炒!雞!棒!
    特殊蜂就是一群愛女王愛到變成神經病的偏執狂(深情)
    最愛這種深情黑化梗了(醒醒#)
    不用謝噠~我自己也寫得很開森~~~

    布丁控 於 2014/09/16 20:30 回覆

  • 莉俐
  • 老話先說一句:萊斯我愛你!!!!!!!
    咳......
    雖然不太看ALL漾的文 但是這個小系列裡的配對都很喜歡...(好吧烏鷲除外
    於是就義無反顧地點進來了!!
    然後 萊斯的特權真是太讓我心花怒放惹~~~~~~~~~(摀臉
    布丁大大對萊斯的偏心真是太明顯惹...不過我超喜歡這個偏心XDDDD

    最後 在忙著key資料的空檔中看到這篇文真是太太太太高興了!!!!!
    布丁大大感謝妳!!!!!妳是我心靈的救贖(快滾
  • 對不起我這麼偏心(*艸)但是我是不會住手的!!!!!!(乾)
    我曾經一直以為我也不會吃ALL漾(是指在一篇文當中的ALL漾),但是後來發現,三觀節操下限什麼的,隨時,可以,F5刷新(。
    所以我變成現在這模樣了(乾)
    歡迎你一起跟~進~~~(不要#)

    &烏鷲喊打喊殺的神經病黑化樣子很可愛啊(深情(沒救

    布丁控 於 2014/09/16 20:3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