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少年。
  
  或許在他的世界裡,所有的東西都是如此純粹而又分明,所以他喜歡陽光、喜歡硬幣在陽光下閃耀、喜歡海面上碎陽熠熠點綴,所以他不喜歡人們眼裡包含太多難解與複雜。
  學校裡的老師用呼拉圈替方衛陽圈出一個小世界,在裡面他可以安靜地看著陽光、拿著硬幣、感受硬幣在指腹上摩擦過的粗糙感、將硬幣對著陽光看著邊緣暈出的光芒,他不由得笑起來。
  阮曜瀚坐在圈外,看著方衛陽的笑,多年以來從未改變的喜好,陽光與閃亮與圈,這三者構成對方的世界,像個圓,緊緊圈住方衛陽、遠遠隔開外界的他。
  一手撐著頭,阮曜瀚側頭看了看窗外陽光,再看向方衛陽。
  在紛擾世界中游移不定的視線只有在此時特別專注美麗,硬幣邊緣閃爍的陽光映在他純黑的瞳孔裡。
  瞥了眼牆上掛鐘,才過去兩分鐘而已,他卻已經開始受不了對方這種毫無新意的舉動,但是方衛陽不同,如果不打斷,他能反覆玩弄或盯著硬幣十幾分鐘都不膩。
  
  對方跟他、似乎,從本質上就不同。
  
  這麼多年來看著方衛陽長大,聽著各方老師的稱讚他的成長、肯定他的進步,但他卻覺得方衛陽才是真正那個什麼都沒變的人。
  小時候不懂對方的偏著和固執,現在看到了才知道,各種治療或許增進他的能力讓他能夠打理自己、能夠做出基本應對、能夠適當表現出內心的情緒,但是誰也不能、也無法改變他的本質。
  喜歡的仍舊喜歡,討厭的依舊討厭,對,減敏感法對方衛陽幾乎沒什麼用,他還是討厭樹。
  喜好分明、這就是方衛陽。
  仍然是純粹的耀眼。
  阮曜瀚翹了翹嘴角,忽然,方衛陽站了起來要往外走,他拉住他手腕,對方不耐的想扯開,眉頭也皺了起來,是即將要生氣的前兆。
  「陽陽,你要去哪裡?」
  對方不回話只是看著教室外,走廊上響起推車輪子滾過地板的沉重聲響,還有點距離、不會耽誤到……阮曜瀚拉回對方,一字一字問道:「你要做什麼?」
  「……看、看推車……」略為尖銳高亢的嗓音細細飄進耳中。
  「好,我帶你去。」
  要是不管他的話,這人會直接趴在地上看著午餐推車滾過去……愛輪子愛成這樣真的沒辦法改嗎?
  阮曜瀚無奈的看著少年,對方直勾勾望著餐車靠近,推著車過來的老師也笑了。
  「衛陽,想看輪子嗎?」
  眼睛緊盯著底下的輪子,嘴裡喃喃著:「想看、想看。」
  「好,吃完飯再看。」
  方衛陽眉頭一皺,就要生氣,見狀,阮曜瀚淡淡說了一聲:「不能生氣。」對方才不理他,膝蓋一跪就要賴在地上鬧,卻被人抓住雙手,方衛陽一扭,改為撲到對方懷裡鬧。
  在對方懷裡滾來滾去外加嚶嚶哼哼的嗚咽聲,從小時候帶出來的壞習慣還是一直存在著,鬧的次數少了,不代表他真的不鬧了,真的讓他發飆生氣起來把整個房間的東西摔壞砸破不是沒可能。
  這種程度的不過是日常等級而已。
  「老師你先進去,我來。」抱著哼哼唧唧在懷裡耍賴哭哼的少年,阮曜瀚就地坐下,放任少年在懷裡滾鬧,鬧了一會兒,就因為鬧不起來皺眉滾到一邊的地墊上,閉起眼睛斷斷續續的輕哼著。
  「你再鬧我就要走了。」撐著臉看著對方背對自己嚶嚶唧唧的。
  「嗚嗚嚶嚶……」時而咕噥著聽不懂的語音。
  「掰掰。」乾脆俐落地起身。
  「不要————」尖銳的大叫,同時撲了上去。
  腰後被狠狠撞了一下、阮曜瀚動作一僵,某人趁機掛在友伴腰上,靠,肯定又瘀青,痛死了!
  「……」走廊中只剩下很小聲很小聲的假哭。
  「不哭,吃飯。」
  「我要吃飯。」
  「起來,自己走。」
  「我要抱。」
  「抱不動。」
  「我要抱我要抱我要抱——」阮曜瀚實在受不了,直接拖著人進教室,一邊拖一邊忍著少年魔音穿腦中夾雜著幾聲哭哭嚶嚶的哼唧。
  「坐好,吃飯。」站在座位邊,方衛陽還掛在他腰上不動,雙腳也交叉剪在他小腿上,死不肯下去。
  「我說,坐、好、吃、飯。」聲音沉了幾度。
  少年又跟友伴僵持了一段時間,而後突然坐到位置上,很明顯的一臉不開心。
  「很好,乖乖吃飯,我陪你。」
  側過來的白皙臉龐,視線劃過他的臉,看向餐車又瞄了他幾眼,表情不再不虞。
  安分的吃完飯——中途因為突然站起打翻了幾次碗——帶著洗漱完的少年到餐車邊,他雙眼盯看著輪子,唇邊揚起笑。
  「看吧。」
  少年立刻趴到地上雙眼像是盛滿光芒一樣看著輪子,伸出手指在輪子邊摸了又摸,幸好餐車已經徹底清潔過。
  坐在一邊看著童年友伴滿溢著歡喜情緒的雙眸,真正的、由內而外的表露,不是經由老師教導、不是經由模仿演練、不是經由治療訓練,即使在課程中能做到將近五分的相似情緒,也比不上他看見輪子時的歡喜。
  「這能打十分了吧……」
  要是這種情緒讓老師看到,根本能直接從這次的課程中畢業。
  單手撐起臉,看著少年笑開的臉孔,像是盛夏的陽光。
  
  「陽陽……」不期望得到回應的感嘆。
  
  過了一會兒,少年突然轉頭瞥了他一眼,站起身走到他身邊拉起他的手要離開。
  這是從對方迷上餐車輪子後第一次主動離開。
  「要走?」語氣裡滿是驚訝。
  少年沒回應,拉著他的手看向教室另一頭,是真的要離開的樣子。
  「真難得,走吧。帶你去睡覺。」
  「我要去睡覺。」
  「對,你要去睡覺。」
  「你要去睡覺。」語調中伴隨著微妙詭異的抑揚頓挫。
  「……是『我要去睡覺』。」
  「我要去睡覺、睡。」略高亢的嗓音帶著難解的興奮。
  「嗯。」
  盯著方衛陽自己把床鋪好躺進去後,他坐在一邊等到少年真的睡著後才悄悄起身離開。
  跟老師道別後,走在無人的長廊上,陽光透過樹葉間隙從窗外灑進來,細細碎碎的在地板上,落成一個個光點,微微反光的地面加上暈灑的光點,就像是那雙注視著透光硬幣邊緣的眼眸。
  他想起了方衛陽最喜歡的歌,輕輕哼了起來。
  
  
  -完-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