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文
  *奇幻意識流吧(?
  *萊斯利亞與褚冥漾,應該不用多說了吧?
  
   *
  
  這個世界是暴風雨沖刷而成,因此——
  他們相信暴風雨具有強大的力量,所以崇信尊拜。
  他們相信暴風中的雨水具有神奇的洗刷之力,能夠沖去一切罪惡與怨孽。
  他們相信暴雨中的狂風具有強大的破壞之力,能夠摧毀一切冤罪與惡意。
  
  那是個具有魔力的名字。
  萊是風,利是雨,斯是輕柔,亞是削弱,萊斯、利亞,希望召來的風雨是和緩而溫柔的,明明是這樣子祈望著,但那四個字卻會召來狂烈的風與暴虐的雨,生物萬靈不敢輕易稱呼這個名字。
  紅色、黑色與金色,靈之子褚冥漾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在那雙冷漠的眼中,天空化成紅色、大地化成黑色、花草化成金色,他有幸初次見識到天地間的原色,忘記了剛剛被……追得滿身狼狽。
  「褚!」穿著黑袍的冰炎叫醒了沉浸在萬物靈妙裡的他,天空又是藍色的、大地又是褐色的、花草又是繽紛多彩的。
  褚冥漾手足無措的低頭站在原地,縮起肩膀等著學長的拳頭,忽然,一道冷漠低沉的聲音滑過他耳邊,於是他又看見了沉黑中綴著金色的大地和豔紅的天空。
  「啪碰!」後腦勺的疼痛讓他回過神,抬頭只看見學長隱含著怒氣的臉孔,褚冥漾立刻退到學長身邊,暴風雨之子的力量實在太可怕,只不過是一個眼神和聲音就讓他變成這樣子。
  「您好,萊( )斯利亞。」微微欠身行禮後,開口說道:「很抱歉衝撞了您。」
  那四個字一出口的瞬間,褚冥漾覺得胸口好像被什麼刺穿,沒人膽敢呼喚那個名字,具有強大魔力的四字不是他們這些學生可以掌握的,就連老師也不敢,可是冰炎卻像是毫無顧忌一樣的說出口,只不過,他好像聽到五個音節?
  聽不懂混在其中的是什麼音,可是他能感覺到那個字裡含有的抑制力量。
  「噢、咿!」突然被狠狠搥了一下,看見冰炎額邊的青筋和已然帶上殺意的目光,褚冥漾立刻識相的對暴風雨之子恭謹道歉。
  「嗯。」
  這次,他還沒看到黑色大地前就被學長揪著衣領走了,勒的他差點去見阿嬤。
  回到Atlantis靈校後,褚冥漾立刻感受到學長身上散發的陣陣森寒,他想逃走卻不敢,硬著頭皮承受鑽骨冷意,在內心各種尖叫和慘嚎。
  「你怎麼會遇見他?」
  「……」如果我說是散步經過學長你會相信嗎?求你務必相信我是被……追著跑到校區外的不是故意闖進去的啊啊啊啊!
  「連這種程度的都對付不了,明天開始特訓。」
  無語凝咽,只能把辛酸往肚裡吞,這次大概真的是他的錯吧……要不然學長不會這麼生氣,還是說對方只是想為特訓找藉口?
  「就算是藉口你也必須接受!」
  被那雙紅眼一瞪,褚冥漾打了個顫低頭應聲:「是……」看樣子是真的生氣了。
  
  傳說,在暴風雨之中出生的孩子天生具有毀滅新生的力量,被奉為神靈之子、族祖之孩。
  與之搭配的是靈之子,溝通萬物生靈,傳達天旨、感受生意,與暴風雨之子相輔相成。
  
  褚冥漾是這一屆靈之子中資質最好、能力卻最差的一個,三位靈長就指派冰炎成為他的代導人,務必、一定要將他的破能力提升起來,褚冥漾覺得那個「務必」和「一定」應該是學長自己加上去的。
  跟在學長身邊常常有許多特訓和任務,一開始經常把他嚇得吱吱叫,但是之後就麻痺了,能力也得以快速成長——是說他有種被強迫升級的感受真的不是錯覺嗎?
  靈長們一直在尋找能夠跟暴風雨之子搭配的人選,只是選來選去卻總是差了什麼,褚冥漾因為好奇曾經問過到底是缺了那丁點什麼?
  他們說是「生機」。
  現在和暴風雨之子搭檔的學長和學弟都只是選出來做臨時搭配的。
  這種說法真的讓褚冥漾有種他們只是主餐旁邊的配菜之感,但是這配菜的其中一道、喔不是,有一個人正是他的代導學長,所以他只敢把這念頭藏在心裡。
  每個靈之子溝通生命的方式都不同,對褚冥漾來說,萬物都有他們專屬的「聲音」,他用言語來操控他們,其能力為「言靈」,一音主生、一字掌死,聽起來強到爆炸,但是他卻只能用言靈來打蟑螂。
  因為蟑螂的聲音最簡單也最容易去控制,對此冰炎的態度是:『很好,限你一天時間把所有蟑螂打死。』
  所以褚冥漾還有一個他不想承認也不想面對的稱號:除蟲小能手。
  如果有這麼強的能力卻只能用來打蟑螂不是很弱嗎?
  ——連他自己也覺得弱爆了!
  所以下定決心苦練一陣子之後,練到可以一邊打蟑螂一邊殺蚊子,知道這件事的冰炎忍著滿肚子怒火說:『你覺得還不錯?還算小有所成?』
  事後他被抓著出了三天三夜的任務就不必多提了。
  他就這樣一路被學長踢著巴著成長了,箇中辛酸就不多講。
  「還在腦殘什麼?快點接任務。」
  「是!」刪掉腦中胡思亂想接過任務單,一看,不妙,大大不妙,非常的大不妙!
  「好,走。」
  「走什麼?」
  冰炎沒有回答,直接拋出傳送陣傳送到目的地,褚冥漾欲哭無淚。
  
   *
  
  相傳,紅色、黑色跟金色是建構世界的三原色。
  所以他第一次見到學長的時候,還以為對方就是傳說中的「暴風雨之子」,後來當然知道自己耍了白癡,此後他才開始慢慢接觸暴風雨之子的訊息。
  紅色是風,黑色是土,金色是生命,三者醞釀激發的力量是為「暴風雨」。
  以上所有訊息在褚冥漾腦海中只轉化成一條——暴風雨之子是個面無表情又冷漠淡然的人。
  ……而且還兼神出鬼沒。
  「您、您好……?」跟學長失散、半路卻遇到暴風雨之子的褚冥漾乾在那邊不知道該怎麼辦。
  沒有應聲,對方只是直勾勾盯著他看,低聲說了幾句他聽不懂的話後,將耳朵上的銀色耳飾拔下遞給他。
  收或不收?這是個艱難的選擇。
  最後他在那雙極具壓迫感的金眸注視中顫抖的收下了,然後對方轉身就走,身影消失在周邊的金色草木中……怎麼又是金色?仰頭一看,紅色天空狂暴的流動著,這倒是他第一次看清天空的狀況,但是他一點都不想啊!等等會不會被暴風絞成渣渣啊啊啊啊啊學長救命!
  任憑他內心各種哀號崩潰了半天,眼前的畫面還是沒有變化。
  想來眼睛眨一眨就會好了吧?心裡自我安慰著。
  可惜再睜開眼,映在眼底的依然是黑色大地和金色花草林木。
  ……難道是天要亡他嗎?
  緊捏著耳飾站在原地不敢動彈,很怕就這樣消失在天地間,比起生來就有強大力量去抵禦天地的暴風雨之子,靈之子是很脆弱的,應該說是,非常非常非常的、脆弱。
  繃著神經等待救援,褚冥漾連呼吸都十分小心,過了好一段時間,依然沒能被強大的學長拯救,他簡直快哭了!
  神經緊繃到極致時,他聽見了聲音。
  細又小,在耳邊響著,褚冥漾傻愣愣的聽了一會兒,才猛然領悟到這些是來自世界的各種聲音。
  透過暴風雨之子的能力能夠接觸到世界本質,就像他能夠聽到最原始的聲音一樣,在這一刻,所有的距離都不復存在,他能聽到極遠的罡風聲、周側的蟲鳥低鳴。
  按著生命規律循環不止。
  金色被紅色打碎,有部分落下變成黑色再成為金色,有部分散佚化作紅色,紅色會再度找到金色合併成黑色。
  身處在世界本質中,那四個字可以輕易被呼喚,因為在這裡,暴風雨之子名字裡流動的力量會按著規律循環到世界各個地方而不會凝聚成為暴風或驟雨。
  褚冥漾也理解到當時冰炎在稱呼對方時參入的第五個字元就是世界本質化成的力量,保護著生靈不受暴風雨傷害、也庇佑著暴風雨能安然成長。
  
  「萊斯利亞。」
  萊是紅色天風,利是黑色地土,斯、亞是中介詞,意味著天地之間萬物生。
  很神奇,這就是暴風雨之子感受到的世界。
  象徵著循環不止的四個字為什麼會帶來風暴與傷害?
  明明就……一定有哪裡……被誤解……
  
  「……褚!你給我醒來!」爆吼伴隨著重重的拳頭落下,褚冥漾瞬間脫出,好一段時間他都只能抱著暈眩的後腦感受著阿嬤親切的召喚。
  周遭的竊竊私語漸漸傳進他耳中,異樣的眼光和話語讓他反應不過來,過去因為資質高卻不善運用遭到排擠、嘲笑,可是從來沒有這麼直接的感受惡意、厭惡和妒恨。
  冰炎冷冷環視一圈,那些人馬上閉嘴,可是眼神中還是揣懷著不善之意,氣氛險惡的褚冥漾覺得連呼吸都緊張,領隊靈師緩緩走過來,將所有靈之子帶回學院,褚冥漾的消息像風一樣吹散開來。
  
  「被授予」,是眾多靈之子的追求。
  能夠與暴風雨之子匹配,替他成為風、化作雨、通引生命、成為天地之間萬物引領。
  
  總之他現在成為槍靶。
  抱著混亂的腦袋,褚冥漾搞不懂為什麼自己莫名就成了「公眾人物」,其他人怎麼會知道他曾經遇見暴風雨之子?因為他看見世界本質?這件事只要資質高、足夠強大的靈之子都做得到,像冰炎跟千冬歲就可以啊,進入脫出的技術還比他純熟勒!都只圍攻他到底是什麼意思啊啊啊啊————
  「叩。」馬克杯裡裝著牙根,甜甜的味道讓他心情好受了一些。
  「謝謝學長。」
  「山雨欲來,你身上帶著風雨飄搖的氣息。」
  「啊?什麼意思?」可以說他聽得懂的話嗎?
  冰炎淺啜一口咖啡,看向學弟苦大仇深的臉,開口道:「萊( )斯利亞給你東西了?」
  褚冥漾才想起匆忙間被他丟進口袋的銀色耳飾,伸手掏了掏,遞給冰炎,對方看了一眼,卻沒接過去。
  「我沒辦法碰,這東西你要自己收好。」冰炎垂眸看著杯內緩緩打著旋的咖啡,而後抬眼看了下錯愕不解的褚冥漾,淡淡說道:「總有一天,你會到達所有人都無法企及的高度,那是你與生俱來就應該有的。」
  聽了這句話之後,褚冥漾內心只剩下一個想法:『眼前這個一定不是學長吧?』不然怎麼會沒有把他狠狠再教育一頓反而是跟他說什麼總有一天他會變成NO.1之類的話?
  就在他胡思亂想的當下,後腦勺冷不防被巴了一下,褚冥漾捧著暈眩的腦子才有種「某人終於正常了」的感覺。
  「嗤,就你欠揍。」
  
   *
  
  他並沒有搞清楚過,眾人相傳著高高在上的、被神靈寵眷的「暴風雨之子」是怎樣、是如何?別人口中說的、靈師教導的、書本裡記載的、所有被口耳相傳記誦下來的,都不比眼前這一幕真實。
  暴風雨之子將一片鹿群殺死,用凜冽的罡風切劃過牠們的脖子,鮮血濺灑在周遭的植物上,綠中綴紅,腥紅氣味瀰漫在鼻腔,他瞪大眼睛、渾身顫抖卻跑不動。
  然後他被那雙金色眼睛捕捉。
  然後他又看見那片紅色天空、黑色大地和金色世界。
  潑灑了一整地的生命金,籠罩在黑土之上,有一些冉冉上升成為紅色,有一部分滲入黑色之中,剩下的、覆蓋於金色之上,使金色更加濃郁、使那片金色無比茁壯。
  然後他恍然有種領悟——不管是怎樣的生命體,在暴風雨之子眼中,全部都是、一樣的。
  是真正的,沒有差別、全無貴賤、一視同仁。
  黑色眼底倒映著那一大片金色,褚冥漾恍惚的站了很久很久,才慢吞吞的回宿舍,跑進房間用被子把自己捲起來,還有點微微發冷。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頭傳來敲門聲,褚冥漾裝死得把頭縮進被繭裡假裝自己是條毛毛蟲,敲門聲停止,四周靜了一下,接著,重重的「磅」一聲,門被狠狠踢開了。
  踹門者毫不意外是冰炎,在門口睨了一眼龜縮房間床上的人,拍拍衣襬走進來,坐到床邊,低頭看著動也不動的被捲,察覺到褚冥漾身上山雨與狂風的氣息更加濃厚。
  像是暴風雨即將形成。
  「看見什麼了?」
  「就……也沒什麼……只是覺得,在世界本質裡……沒有存在感……?」被繭蠕動了下,悶悶的聲音細細傳來,讓人有些聽不清楚。
  應該說,沒有存在的意義。
  「總覺得……那樣子……」縮在被子裡的褚冥漾不知道冰炎有沒有在聽,但他也只是想說出口而已,於是繼續慢吞吞說道:「……很詭異,而且、難以言喻。」
  一想到所有生靈在暴風雨之子眼中都是一樣的,但其實這樣的想法並沒有錯誤,只是,他就覺得……可怕又彆扭得要命吧?
  語畢,很意外的,他聽見冰炎笑了起來,還搞不懂對方在笑什麼,他就被揪出來,冷不防對上那雙紅色眼睛,恍惚間又看見那片紅色天空,但卻又非常不同,比起來,那片天空還缺少了一些——
  咦?
  緩緩瞠大眼睛。
  看著褚冥漾恍然大悟旋即又帶了更多問題的表情,冰炎彎了彎嘴角。
  「對於萊( )利亞這個人,你怎麼想?」
  神出鬼沒、寡顏面癱、金色眼睛、氣勢壓迫感、那個名字不能說的人!腦中立刻跑出一常串有的沒的。
  發現冰炎挑眉等著他答案,褚冥漾停止腦殘,開始正經思考,努力找出一個形容詞來描繪那個人,「啊呃——嗯、就是,大概有點像是沒有感情的那樣吧?」
  對於暴風雨之子來說,這世界沒有一點私情。
  是說,他覺得最奇怪的是冰炎談論暴風雨之子的方式,總覺得很像在討論隔壁家的誰誰誰今天考幾分的口氣,感覺很微妙。
  
  之後,褚冥漾再遇到暴風雨之子時,對方正低頭看著腳邊一朵花,小小的、孤獨的生長著。
  暴風雨的停駐必然有意義,不過他還是快點走人好了,等下又看見對方大殺特殺怎麼辦?
  轉身的瞬間,眼角晃過一雙冷冷金眸,褚冥漾心臟一跳,完蛋了……
  眼前絢爛到吃掉大半黑色的金色讓他目瞪口呆,張狂的宛若要吞噬其他,那只不過是一朵不起眼的小花。
  然後他眼睜睜看著萊斯利亞伸手將那朵小花拔除,瞬間,眼前一片沉寂,被掐斷的金色滲入黑土,厚重的黑色緩緩恢復,看著對方隨手一丟,那殘餘的金色就被捲入紅色之中。
  好、好像又看到什麼不得了的事了……他真的只是想做個普普通通平安長大的靈之子啊!
  這不曉得是他第幾次哭喪著臉站著動彈不得,別無他法,只能原位等待救援,本來以為對方拔完小花就會走掉,沒想到這次卻直直朝他走過來。
  褚冥漾嚇得差點靈魂出竅。
  萊斯利亞低頭垂眼注視著靈之子略微驚恐的臉,伸手碰了碰,感覺像是微風和細雨。
  「風雨醞積、世界震盪,幼小的靈之子將——」
  驚恐地瞪著眼睛盯著暴風雨之子張合的唇,他一定是瘋了!
  
  ——與我匹配。
  
  脫出之後,褚冥漾一臉恐慌的跑回宿舍,不管會不會被揍就用力敲開冰炎的門衝進去,結結巴巴的說:「學學學學學、救救救救、他他他他他、嗚啊呃呃呃喔喔唔唔——」
  腦袋混亂、說了一堆外星語的某人被冰炎一拳揍回正常模式。
  「怎麼回事?」
  「他他他他他他他他說說說、要跟我呃呃呃、咿!」聲音像被噎住一樣,褚冥漾深吸了好幾口氣才憋出一句:「——匹配咿咿呃呃呃!」
  冰炎深深的望著他,問道:「你怎麼說?」
  「我當然是……」是要拒絕……?
  挑眉,看著學弟糾結的臉,冰炎嗤笑一聲,說:「在你收下暴風雨賜予的東西後,就沒有拒絕的可能。」
  「什麼?那那那那、那個耳飾?」這根本強迫推銷還兼強迫中獎!他要投訴!讓他去投訴!
  「褚,儀式宣成後,你將是與他相配的靈之子。」
  褚冥漾啞口無言。
  這意味著,此後他們將相輔相成,他成為溝通萬物的引導,而他為萬物帶來風雨潤澤、破壞新生。
  
  山雨欲來,風滿樓。
  
  謠言已來,人貴自救。
  「既然事實已成,就落實到底。」冰炎淡淡的這麼說著。
  於是震驚到神智恍惚又面無表情的褚冥漾跟著冰炎來到校區外、暴風雨之子的校外宿區,三位靈長也已經到了。
  扇靈長轉頭看著他,手上折扇甩得啪啪響,嘴邊笑容笑得他渾身發毛,呵呵笑道:「小傢伙來啦。」
  「呃,三位靈長,安好。」
  鏡靈長只是微微一笑,點頭當作招呼,面無表情的傘靈長雙手攏著袖子靜靜的看了他一眼。
  三位靈長各自站在陣法中「暴」、「風」、「雨」的三相位,冰炎把他送了進去,叮囑一句:「不要亂動,破了陣,你就完蛋。」
  「嗚呃……」能講點激勵人心、振奮精神的話嗎?
  暴風雨之子站在對角跟他遙遙相望,冷冷的金色眼睛卻映出一片沉黑,是廣漠大地的色澤,他卻沒發現自己的眼底襯出大片燦金,是暴風雨之子最純粹的代表色彩。
  陣法開始轉動,四周逐漸變得朦朧,褚冥漾鮮明感受到雨水降臨前的悶意、越吹越狂烈的風中帶來大量濕氣,然後,滂沱大雨沓然而至。
  他瞪大雙眼看著成片雨水垂成的幕簾,金色的,是金色的雨。
  金色雨水被紅色天風吹散,落在地面變成黑色的土,土中長育出一脈金色生命。
  有一個孩子在這場暴風雨之中出生。
  「萊、斯利亞……?」
  像是一個信號,原本隔離在外的瀑然雨水驟然打在他身上,他以為會非常痛,可是他想錯了,雨水砸落、化成柔軟的薄膜包覆著他,層層疊疊緊密交織,親密而熱烈。
  萊是紅色天風,利是黑色地土,中介詞斯與亞,代表天地之間萬物相生。
  從一開始就被誤解了,萊斯利亞的名字中,沒有真正的雨水。
  雨水才是真正的「萊斯利亞」,金色的、能夠賦予生命的,透過通引萬靈的靈之子,將生命的光彩照耀放射。
  掌握正面循環與反面亂像的暴風雨之子必須與溝通萬物生命的靈之子,匹配而成,靈之子將會是此後唯一呼喚他而不會召來風雨的人。
  天地萬物、萬象生命中,僅此一人、為此一聲。
  從陣法中出來的褚冥漾,眸中漾著淺淡金色波光而後消褪,耳垂上掛著暴風雨之子給他的那枚耳飾。
  
  在罡風吹過之後、驟雨來臨之前,他喚出一生中最重要的名字——
  萊斯利亞。
  暴風雨之子為此招來和風細雨,萬物在潤澤中蓬勃而生。
  
  
  END
  
   *
  
  對,最後還是回歸好想談戀愛模式了。
  要解釋這篇的背景好麻煩,總之整理幾點:
  *萊斯利亞的名字是天生具來的
  *所謂解釋都是世界生靈賦予的意義(所以名字是被誤解的)
  *只有在世界本質當中萊斯利亞這四個字能獲得完整
  *進入世界本質可以當作是「進入」一種狀態←
  *言靈能夠豐富萊斯利亞在世界的不完整性(就是為他帶來生機的意思)
  最近腦袋中就是這種奇怪的東西,沒辦法再解釋了,請大家盡可能得去理解ㄅ(乾)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