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3、第一次迎接實習生
  
  「所以小漾漾你要不要接接看呢?」扇揮著實習生名單說道。
  「……只有我嗎?」
  「雖然你是直屬負責人,但是整個組都會幫你的啦!」
  講得很輕鬆的樣子……
  「那就決定是你啦小漾漾!」
  「欸——我還沒說好啊!」不要擅自決定啦!!!!!
  發現多說無益,褚冥漾一臉沉痛的拿著實習生資料回到辦公室,等著對方打電話過來確認實習程序,一切就緒後就等著後天迎接實習生了。
  褚冥漾心慌的睡不著,當實習生到來後,他領著人在部門內繞了一圈再回辦公室,然後很慎重、很慎重的說:「丹恩,你有保意外險嗎?高額的那種?」
  對方奇怪的看了他一眼。
  「我不想被你哥哥砍,所以我要先跟你說一件事:當你遇見姓『羅耶伊亞』的人,務必要立刻馬上轉身就走或繞道而行。喔還有,就算是實習生也可以投意外險,我覺得你去保一下比較好,我們院內支付的金額不錯,就醫還有全免優惠。」
  丹恩的表情像是看到神經病。
  褚冥漾又講了幾個緊急狀況讓丹恩一定要、務必要、絕對要記住。
  「一定要跑,懂嗎?」
  「知道了,前輩。」
  他知道『羅耶伊亞』,一個不怎麼光彩但又非常出名的姓氏,鬼才一般的家族,丹恩應了下來,並沒有多放在心上,他進來實習的目的主要是因為他哥哥也在這家醫院工作,他只是想離哥哥近一點而已。
  褚冥漾戰戰兢兢的保護著實習生脆弱的小生命,他看的出對方並不怎麼在意,而所謂天降大任——或者說是天要亡我——就是指現在這種狀況。
  
  「院內緊急狀況999!請全體人員、啪滋……」廣播突然中斷了,只留下一陣刺耳的噪音。
  
  褚冥漾跟丹恩正要到樓上的住院部,聽到廣播他臉色大變,抓起丹恩就往最近的安全區跑。
  一臉跑了兩個都被其他部門的占滿了,褚冥漾急的要命,拉著丹恩轉身就跑,邊跑邊低聲問:「丹恩,你有寫過遺書嗎?」
  「什麼東西!」緊張又壓抑的氣氛讓他也跟著神經不已。
  「如果現在要你寫遺書你能在五分鐘內寫完嗎?啊不不不還是留遺言好了!」褚冥漾邊跑邊從口袋裡掏出錄音筆打開,丹恩幾乎被弄得幾乎要崩潰,這間醫院到底怎麼回事!!!
  丹恩覺得自己神經已然繃斷,停下腳步,雙腳像戳在地板上一樣動不動,任憑褚冥漾怎麼拉都拉不動。
  「快啊!」
  「我不走!」
  「一定要走啊!」
  「說清楚不然我不走!」
  「等說清楚就沒命了,你這……」怒到極點的褚冥漾突然覺得全身發涼,聽見了走廊上的腳步聲。
  「到底——」
  「閉!嘴!」使盡全身力氣把想找死的人往安全門後拖,對方卻不配合。
  兩人拉扯的時候,一聲陰森森的輕笑響起。
  「兩隻復健部的小貓……呼呵呵呵……」
  「丹恩——」
  這是丹恩印象中最後一個畫面,前輩瞪大眼睛、表情驚恐的叫他:「快逃!」然後他就什麼都不記得了,再度醒來,他是跟褚冥漾躺在一間雙人病房裡,對方還在昏睡。
  「醒了?」冷冰冰的聲音從另一張床邊傳來,他這才注意到褚冥漾床邊坐著一位銀髮紅眼的青年,胸口別著腦神經外科的醫師識別證。
  「現在可以告訴我怎麼回事了吧?」冰炎拿出一隻錄音筆按下播放,是他跟前輩在拉扯的時候。
  最後錄音在前輩的一聲「快逃」後突然安靜下來,過了好幾秒,有細碎的腳步聲傳來,最後是一陣輕輕的笑聲,笑的他全身發寒。
  「嘻嘻嘻嘻……復健部陣亡囉~」喀。錄音結束。
  冰炎雙手環胸、臉色不善的看著丹恩。
  很久很久之後,丹恩才緩緩開口:「……請問,實習生……可以投保院內的意外險嗎?」
  
   *
  
  4、傳說中的
  
  「病床邊會有資料卡,主治醫生要記好,有問題找阿長聯絡。」褚冥漾帶著丹恩跑病床,看著實習生認真的樣子不禁感慨的懷念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自己。
  被某主治醫惡狠狠教訓了一頓還被迫跟著巡房一個月,先不說他只是個實習生,再說他連醫學系和護理系的專業名詞都不認識幾個好嗎?一個復健科的實習生跟著巡什麼房啊————
  現在想起來心中還是有諸多怨言和陰影,不過那一個月確實讓他學到了不少。
  突然間,病房裡的內線響了起來,丹恩一愣,褚冥漾見怪不怪的接起,應了幾聲,露出驚訝的表情,最後放下電話,對著丹恩說:「走,帶你去見主治。」
  主治醫生想見實習生?不解。
  到了護理站後,丹恩看見一位熟人,身著白大褂的冷淡銀髮男子,一雙紅眼先是在他身上掃了一圈後將視線放到他的指導老師身上。
  「學長。」
  見到丹恩有些疑惑的表情,褚冥漾將對方介紹給冰炎:「這是部門的實習生,丹恩,萊恩的弟弟。」
  「嗯,見過。」冰炎淡淡點頭。
  「啊?學長什麼時候見過的?」
  不想回答這個問題,冰炎轉而問道:「病床都跑完了?」
  「剛跑完。」褚冥漾點頭,看見對方表情後一臉戒備的說:「學長你要做什麼?」
  「跟我到2-A血腫大樓跑幾床新病人。」
  「2-A現在不是我負責的……」褚冥漾有點猶豫,2-A大樓的病人都不好搞,偏偏現在輪值的是夏碎學長,他實在不想過去面對那個被病人弄到黑氣滿滿的前輩。
  一眼就看出對方的猶豫,冰炎說道:「夏碎現在在1-C,下午才去2-A。」
  「咦?」
  「千冬歲今天到1-C輪值。」
  「喔。」兄弟倆甜蜜的跑病房真是——
  一旁的丹恩只是安靜的聽著,聽到2-A時他忍不住挑起眉,「傳說中的那個2-A」啊。
  從哥哥那邊聽說過沒事最好別去2-A,那是個會讓人作惡夢的地方,如果輪到那邊……回家多燒香吧,另外還有一個傳說要他小心,但是哥哥並沒有說清楚,只叫他自己多注意。
  看樣子昨天前輩肯定沒燒香。
  「實習生沒事就帶上吧。」正想叫丹恩回去休息的褚冥漾聽見冰炎淡淡的說了,而後又接了這麼一句:「早點去見識見識也好。」
  褚冥漾表情嚴肅緊張,回過頭問丹恩:「你買了保險沒?」
  回應他的是丹恩一個狠瞪和咬牙切齒的一聲:「買、了!」
  「買幾份?」
  「……」管那麼多!
  
  經過了半天愉快的2-A血腫大樓一遊之後,丹恩深刻體會到前輩踏進大樓前那句語重心長的「保護好自己」是什麼意思,他已經決定回家後要買十份保險,而且還要天天上香拜拜。
  到底遭遇了什麼他不想說也不想回憶,倒是對冰炎臨亂不危、褚冥漾虛弱尖叫的景象異常深刻。
  2-A真的不是人待的!
  
  虛弱地回到復健科門診部,丹恩坐在辦公室休息了好一陣子後,準備要寫份見習報告給褚冥漾,才想起他把紀錄紙夾在對方的外出箱裡。
  起身去外面找人,左右找了幾遍,最後才繞過部門最後一個轉角,看見前輩跟冰炎醫師的背影,然後——沒有然後了。
  他終於知道傳說中的那個指的不是2-A血腫大樓中發飆的夏碎前輩,而是門診部無處不在的可怕閃光彈。

  
  END
    
   *
  
  血腫大樓=血液腫瘤大樓。
  應該是隱藏式TBC,有梗就寫,沒梗就算了~
  感謝鍵閱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imei0529
  • 我想知道2-A到底有什麼人在!!【打滾
    還有九瀾你到底對兩個可愛的孩子做了什麼?為什麼會昏倒OAO?
    難道內臟被搶了嗎?還是冰炎阻止了?
    丹恩你好可愛啊啊啊【滾來滾去
    ...我如果每篇都留言會不會很煩人呢【沉思
  • 就是一群難纏又熱情的病人(大笑)
    九瀾什麼都不用做就能--任君想像?(欸
    &如果你能做到每篇都留言,那我也非常非常佩服(深沉

    布丁控 於 2014/09/16 20:28 回覆

  • 默默
  • 我好喜歡這個系列啊啊~
    感覺很貼近生活(到底
    希望有機會可以看到其他品種的治療師(什麼
  • 這系列所有的治療師都在做相同的事:
    玩小孩或被玩(。
    就是很休閒的日常,看我想起什麼就寫什麼XDDDDDD
    (不排除全部忘光光的情況(幹

    布丁控 於 2016/09/18 23:4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