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這裡的空間很雜亂,隨時都在重疊交替,如果迷路了就握緊引燈在原地等我。不要跟任何生物說話。絕對不要。』
  
  一向衰光環加身的某人,光榮地,跟冰炎走散了……
  於是此刻,鵪鶉上身的褚冥漾正跟一位金色長髮碧藍色雙眼全身籠著飄逸紡紗般的女……神對看。
  如果他沒有耳殘聽錯的話,剛剛好像聽到了……
  「請問你掉的是金色的引燈還是銀色的引燈呢?」
  「呃……金色的……」還有我掉了一隻身高一百七十六銀髮黑袍的紅眼殺人兔請問妳有嗎?附帶的買一送一就不用了謝謝。
  女神笑了笑,笑容美好而光明,溫柔的說:「你很誠實,所以我把迷路的指引告訴你。」那雙纖白細嫩的手往旁邊一指,褚冥漾看見一位全身照著黑漆漆長袍的身影窩在角落,乍看之下很像什麼、你知道的,會被嚇到的那個。
  「不用謝我啦呵呵呵呵——」女神眨眨眼,笑咪咪地離開,連帶著把引燈也帶走了,那迅疾奔走的速度他連喊都來不及喊,聲音噎在喉頭裡消亡。
  「小娃娃,過來。」那漆黑袍子下傳來一道、可以稱之為「空靈」的嗓音,褚冥漾感覺到背脊一涼,不由自主地走過去,對方摸了摸他的手,褚冥漾感覺到一種異常冰冷的溫度透進肌膚、滲進骨頭裡,忍不住狠狠打了個冷顫。
  「冷嗎?喝湯吧。」
  不知道哪裡出現的一口鍋,咕嚕咕嚕地煮著湯,對方盛了一碗遞給他,褚冥漾恍惚地接下,一口一口的喝掉,漸漸有種昏茫的感受襲上來,整個人都開始恍神,好像看見很多畫面又忘記了很多東西。
  「好喝嗎?老婆子煮的湯。」
  「……好、好喝……」個鬼!剛剛感覺都快上天堂了好嗎!
  褚冥漾趕緊把碗還回去,要不是對方出聲打斷他那種茫然,他現在大概已經飄洋過海回老家了吧!這什麼玩意兒太兇殘了吧!這樣在路邊隨便端給別人喝真的好嗎——
  「你挺有意思的,來路不明的東西都敢隨便喝。」
  不是你讓我喝的嗎……到底招誰惹誰了……
  「拿去。」黑袍人揮揮衣袖,一盞金色的小巧宮燈就出現在他眼前,褚冥漾立刻抱緊。
  「謝、謝謝!」蒼天有眼——引燈回來了啊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小娃子快去把事情辦一辦吧,讓人等了那麼多年喲。」
  褚冥漾一楞,正要開口詢問時,對方揮袖一推,他就被轉移到另一個地方去,眼前是青山綠水藍天白雲,好美麗啊……如果水不要在天上流、山不是倒過來的、藍天白雲裡不要有奇怪的生物出沒就好了。
  死命抱緊引燈,神經緊繃到快斷線的褚冥漾站在原地不敢動,眼前的景象不斷變化,大概是冰炎說過的空間不斷在變換導致的,直到變成一條長長的小路,路的盡頭走來一道撐著紙傘的白色影子。
  黑髮黑眼,白衣白傘。
  褚冥漾往後縮了縮想要假裝自己不存在,免得又被奇怪的傢伙纏上,正當他拼命告訴自己「跟萊恩一樣透明」時對方停在他面前,遲疑又驚喜的說道——
  「您是、神明嗎?」
  「……」我是空氣、空氣不會說話;我像萊恩,透明無存在感。
  那人不顧他放空的表情,合起傘,在他面前跪下,深深地跪拜他,說:「吾是第一百三十八代神旨傳人,白罔市,見過神明大人,白村已經一千年沒有神明大人的消息了。」
  褚冥漾整個都嚇傻了!
  回過神第一件事就是吐槽對方名字:誰會沒事叫白罔市這麼折壽的名字啊啊啊!長這麼好看叫這種名字真的不要緊嗎?你媽媽怎麼會給你取這種名字啊啊啊?
  腦袋一片空白的褚冥漾就這樣跟著對方走了,畢竟他沒有看見一個大活人恭敬地跪在他面前還假裝不知道的本事。
  幸好對方不知道那句「愛卿,平身」是什麼意思,要不然他肯定會想把自己敲昏埋起來,這筆帳記在西瑞頭上!
  褚冥漾小心翼翼地跟在對方身後,看著紙傘邊緣垂下的白色流蘇墜,又看了看對方腳下踢躂的木屐,有種微妙之感。
  「神明大人,到了。」
  路的盡頭是一座村子,真的是一座村子,去掉整個色調都是白帥帥的這點,看起來很像原世界南部的農村,新舊不一的草屋和木屋,有些還塌了一半,不去修真的好嗎?啊啊啊那什麼?剛剛那是雞嗎?有一隻很像雞的生物慢悠悠地走過去了……那是雞吧?是雞嗎?他從沒看過全白的雞欸……
  「神明大人請隨吾來。」
  白罔市帶著褚冥漾來到一座很像神殿的地方,這是整座村子唯一不是白色的地方,石屋上點著青苔,看起來比較有生命力。
  「神明大人曾說過,若是您再度來到這裡,請帶您這裡。」白罔市恭恭敬敬的說道,推開門,內部擺設簡直出乎意料的現代化,還有電視,異度空間真的接收的到訊號嗎?
  褚冥漾完全不知道該從哪裡吐槽起,於是決定保持沉默,只是手上抓著引燈的力道又大了幾分。
  「神明大人若有吩咐,喚吾名即可。」白罔市引著他坐到沙發上後退出去關上門。
  褚冥漾無意識的拿起遙控器按下,電視還真的開了,還真的有訊號!!!雖然內容完全聽不懂。
  關掉電視,抱著引燈開始思考這詭異的一切。
  從白罔市的話聽來,以前曾有個「神明」來到這裡,然後可能會再度光臨,所以蓋了這間屋子?一千年沒有消息了?這現代化的擺設到底又是怎樣啦?要瘋了!對方肯定是把他跟那位「神明大人」搞錯了!可是他完全沒種否認,誰知道對方會不會滅口或對他怎樣!
  思緒簡直要打成死結,褚冥漾縮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只能捧著引燈祈禱冰炎快點來把他隨手拎走!
  可惜等了很久,一點動靜都沒有。
  褚冥漾瞪著電視上的倒影看,瞪到自己眼睛發酸,眼睛一轉,悄悄打量起屋內的擺設,卻發現了一個眼熟但是想不起來的飾品,思考了很久很久都沒想起是什麼。
  就在他思考時,那飾品突然飄浮在半空然後發光,褚冥漾下意識放聲大叫,奇怪的是他的慘叫竟然沒把白罔市吸引進來。
  白光中有一道身影浮現,越看越覺得、眼熟,直到那黑髮黑眼的深色人影輪廓清晰後,褚冥漾差點腿軟跪在他面前喊一聲「老祖宗顯靈啦——」……靠!西瑞的帳再記一筆!
  「我的血緣繼承人。」
  「是!」褚冥漾下意識的從沙發上跳下來立正站好。
  「這裡是白村,是我偷來的『時間』,這裡的一切都是浮動的、虛假的。」
  「嗄?什麼?」傻眼。
  「請你讓時間回歸。」凡斯垂下眼,像是很倦怠一樣,影子越來越淡,語氣冷淡的繼續說道:「該怎麼做你知道的。」
  說完,那雙黑色的眼眸突然抬起,直勾勾看著他,讓他彷若有被刺穿的感受,眼前的身影即使僅僅是一段記憶,都是蘊藏著時間和力量的,光只是現身都會對他的時間造成影響。
  「時間不多了,盡快完成吧。」淡化的影子終於消失,留下褚冥漾一個人傻站在房間中。
  
   *
  
  偷來的時間?
  該怎麼讓時間回歸?剪下貼上可以嗎?
  到底要怎麼做啊啊啊啊啊————
  褚冥漾抱頭縮在沙發裡,內心各種崩潰。
  「神明大人,您還好嗎?」
  不好不好不好很不好呃呃呃呃!
  走投無路的褚冥漾小心的開口叫了一聲:「那個……白罔市?」
  「是。」
  「可以進來一下嗎?我有點呃、問題想問你。」
  白罔市推門而入,正經八百的跪坐在褚冥漾面前。
  褚冥漾深吸了一口氣將問題問出口,白罔市眨了眨眼,一五一十說出來,他真的覺得很怪,白村歷代來都只有一個神旨傳人在,那蓋其他屋子幹嘛?整個村子裡只有一個人感覺超詭異的好不好!
  而且既然只有一個人在,那是怎麼生出下一代繼承人的?石頭裡蹦出來的嗎?
  「神明大人賜給我們一棵樹,我從樹上誕生,在樹下長眠,初生之時,新一代會傳承舊一代的記憶。」
  「啊?」轉過頭,褚冥漾很想問對方是認真的還是在唬爛,卻在看見對方帶著淺笑的溫柔神色時,恍然間,記憶中好像閃過一張臉。
  在得到褚冥漾的同意後,白罔市帶著他在村子裡走動,介紹周遭的屋子,是哪代傳人蓋的、蓋的時候還倒了幾百次、某代的傳承者擅長做飯、哪代的喜歡到處遛雞……等等,這種無關痛癢、彷彿真的是農村生活的感覺。
  只是,聽完之後,整個心情微妙、說不出哪裡怪,神思恍惚間,褚冥漾看見一間歐式小木屋,全身猛然一震。
  「等等、等等!那間、是哪代蓋的?」
  「是一百三十七代留下的。」白罔市有些疑惑的看著褚冥漾,對方正直勾勾的看著他,表情帶著震驚和不敢置信。
  「白罔市,你、你知道上一代,叫什麼名字嗎?」
  「……咦?」白罔市緩緩瞠大了眼睛,呢喃著:「我、我不記得,樹沒有告訴我……」
  「你一出生,就知道自己叫白罔市?」
  白罔市慢慢點頭,帶著遲疑。
  「為什麼,你會知道,自己叫白罔市?」
  
  名字,是最基礎的言靈,你呼喚、他回應,構成最簡單的「真實」,擁有名字,你才存在於這世界,不管是什麼種族或什麼生命體都一樣。
  ——既然擁有名字,那就不可能獨自游離於世界之外。
  
  褚冥漾看著表情恍然的白罔市,心底越來越確信這個可能,沒想到凡斯會做出這種事,也難怪重柳一族總是要追殺著妖師,是因為妖師能夠提取時間當中的可能性,只要「能行」,不管如何,都可以為妖師使用。
  而凡斯正是將這點運用到最極致的。
  白罔市深深看著褚冥漾,黑眼裡帶著難解的情緒,只一瞬又消失,笑了,虔誠地將雙手交叉胸前、對他下跪說:「神明大人,您的聲音即是吾的指引,聽您所言、從您所語,吾為第一百三十八代神旨傳人,白罔市。」
  事情至此他不做點什麼好像說不過去,只要開口了,所有事情都能快樂的黑皮ending,但是褚冥漾卻不知所措。
  「帶我……看完這個村子吧……」
  「好的。」白罔市起身領在前頭,繼續介紹著村子裡曾經的趣事。
  直到太陽轉為深深的紅,隱沒在地平線那端,泡完溫泉的褚冥漾回到現代小屋,白罔市恭謹彎身道:「明天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請您好好休息。」
  門「喀噠」一聲闔上,過了好一陣子,躺在床上的褚冥漾忽然聽見白罔市輕聲地,說:「謝謝您,神明大人。」
  褚冥漾拿手遮住眼,深深吸了一口氣,才低聲應道:「嗯……晚安。」
  從此以後,祝你,夜夜安好,晚安。
  那天晚上褚冥漾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從事情開始之初、到終結之前,每一道白衣黑髮的身影都深深刻印在他心底。
  
  醒來時,天色已經很亮了。
  
  瞪著床頭邊的引燈看了好一會兒,才起身往外走,門口已經放了一盆水,沒見到白罔市,洗漱完之後,褚冥漾在村子裡獨自走動,在那棵巨大無比的樹下看見打著白傘的白罔市,他一下又一下的撫摸著樹皮,上頭的枝葉似乎隨著他的觸碰而緩緩搖曳。
  稀疏的光點灑下來落在他臉上,好像是他身上自帶光芒一樣。
  「日安好,神明大人。」
  褚冥漾抿唇,看著那笑咪咪的臉,心裡揪成一團,忍不住想:『如果學長在這裡、就好了。』
  「請您不要露出這樣的表情。」
  「能跟我說說你記得的——『神明大人』嗎?」
  「是一個,很好的人,提供庇護於我、教授知識於我、豐富生命於我,雖然總是冷著臉,但其實並不像看到的那樣。」
  「好像無所畏懼。」
  「似乎真的無所不能。」
  「說出的話,都會實現,很神奇。」
  「就像『神明』一樣。」
  心情複雜的看著表情開心中帶著些微激動的白罔市,褚冥漾心想,這大概是所謂的死忠腦殘粉了吧?
  轉身看了看寂靜卻又帶著安寧氣氛的村子,那隻像雞又不像雞的白色生物正在走來走去,時不時伸脖子在地上啄著,行為表現都像一隻雞,但是就是因為這樣才更加詭異,褚冥漾選擇徹底忽視,還是來辦正事吧!
  「在這裡,就行了吧?」褚冥漾不自在的問道。
  白罔市站在傘下笑咪咪地點頭看向他。
  褚冥漾退了幾步,閉上眼睛,感受著周遭力量的流動,喚起隱藏在其中的時間之力,讓它隨著自己的意念移動,直到構成一個圓圈將整個村子都包覆其中,而後緩緩開口說道:「以妖師部族之名義,順歸隱藏的時間之力,我賦予的名字、聽從我所想與我的聲音。
  被野放孤寂太久的時間之力狠狠扭轉著,似乎不願順從,褚冥漾皺起眉,口氣嚴厲:「命令你,順歸於我!過往一切順於時間之流,現在一切歸於世界,未來一切將無限可能。我為第八種族、兵刃之力。以妖師之名,將此地消失散落的時間填補回去。
  時間之力乖乖的順著褚冥漾所說的運轉著,將這裡構築的一切崩壞再重造,將時間之流遺落的時間一點一滴填補回去,屋子倒塌、地面陷落,白雞不知所蹤,褚冥漾和白罔市卻不為所動。
  時間一點一點的回收這失竊的過往,褚冥漾緩緩睜開眼,時間之力開始侵蝕白罔市和他身後的大樹,卻看見白罔市還在笑,姿態輕鬆清雅,讓他心臟緊緊縮起,忍不住開口——
  「如果,能再相見,來找我。」
  「神明所言,必極為真。」
  
  幾個眨眼後,眼前一切全部消失,褚冥漾又抱著引燈站在當初跟冰炎失散的地方,周遭各種異色身影走動,而他已經沒有多餘心思驚慌失措了。
  「褚。」
  轉過身,語氣哀怨:「學……長……」
  冰炎只是看了他一眼,拿過他手中的引燈,裡頭的焰火已經熄滅,點頭說道:「你做的很好。」
  至此,褚冥漾再不知道這是任務就枉費被冰炎打罵教育的這幾年了!
  「小娃娃事情辦完了?」
  對著黑袍人點頭,有點有氣無力的感覺,冰炎斜他一眼,對著黑袍人躬身行禮,說:「冒犯了,謝謝您的提點和幫助。」
  「無事,老婆子也是受人之託。」
  「謝謝。」冰炎壓著褚冥漾一起行了個禮後離開。
  拖著腳步走在冰炎身後,心情像灌鉛一樣沉重,村子傳導給他的記憶和感情真實地不可思議,每代傳人的成長、快樂和等待,一起見證那棵樹從苗長成參天大樹。
  「世界不會將曾經的時間抹煞,終將會以不同形式再見到他的。」冰炎開口,見對方依然低落的要命,抬手揉了揉那低垂的腦袋,又道:「即使你不去,那裡的時間已經不足以支撐了,總有一天會崩塌毀滅,是真正意義上的消亡,不會被時間所承認、不會被世界記錄。」
  「所以,你做的很好。」
  過了好久,褚冥漾才應了一聲,帶點悶悶的哭聲:「嗯……學長,那隻雞……」
  「嗯,是白川主。」
  「……」他要討厭雞一輩子。
  「白川主瞞下黑山君去維護時間很不容易。」
  「……喔。」還是要討厭雞一輩子。
  冰炎張開傳送陣,將人丟回校門口叫他乖乖在這裡等人來接,自己帶著引燈去公會回報。
  蹲在地上像一座石雕一樣,校門口的雕像紛紛投以打量視線,發現這傢伙沒有什麼戰鬥力之後就不管了。
  心情還沉浸在剛剛的情緒裡無法平復的褚冥漾突然聽到一道聲音,猛然抬起頭,見到一個身穿白衣執著白傘、黑髮黑眼的少年。
  
  「請問,這裡是Atlantis學院嗎?」
  
  
  END
  
   *
  
  使時間回歸=使時間真實(貼合世界),因為時間是偷來的所以一切都是虛浮不定的,意指時間隨時會快進或者變慢,而且會到處漂流、不被任何世界承認也不能被承認(畢竟是偷來的),算是一個獨立小空間,小到不會被發現(只要夠小心)。
  對凡斯做過的事,我是建立在他等待亞那這點,他打散了許多意念分散到世界各處,期望有一天能被觸發、願望能被完成,所以他挖了一點時間、創造了一個小小世界,等到那千萬分之一的奇蹟。
  他的意念可能被時間消磨亡佚,但是只要堅持的下去,總會等到的XD
  
  關於白罔市,其實就是第一代一直輪迴到第一百三十八代,所以是同一個人的意思,這點從名字就可以看出來,因為他出生時就知道自己是白罔市,不是記得上一代叫白罔市。
  他是凡斯在戰後流浪時撿到的孤兒(自我設定),笑起來很像亞那一樣純粹,所以——(攤手)
  
  金髮碧眼的女神=湖水女神,只是想惡搞。
  黑袍老婆子=孟婆,中西的地府交流不行嗎?(乾)她先後接收過凡斯和白川主的拜託,凡斯拜託她把後人傳送到白村、白川主拜託她將意志傳給後人。
  希望大家有看懂,只是想寫一個溫柔(?)的故事。
  感謝鍵閱QUQ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smile99sw
  • 叫漾漾不要討厭雞QQ(意味不明
    是個讓人溫暖的故事嚶嚶嚶 
  • 漾漾難得任性一下嘛!(X
    想要寫一個看起來很高冷但是其實很溫柔的故事,不過最後還是變成這樣軟軟的,就覺得算了吧不強求,這樣也很好XDD

    布丁控 於 2014/07/06 00:50 回覆

  • 靜狐
  • 欸欸欸...
    原來有部落格~太好了,看別人說鮮網現在只差伺服器合約尚未到期,一旦到期了就會整個掛掉了,害我急得到處找眾家寫手們的第二春。

    話說這一篇我有點看不懂欸,除了漾漾很可愛、白川主很欠揍(?)和學長很路人(被揍)。
  • 一直都有啊wwwwwww
    鮮網真的要倒啦,真是炒基捨不得的ry

    哪裡不懂,可以問ODO?

    布丁控 於 2014/07/08 21:08 回覆

  • 靜狐
  • 嗯啊,鮮網搜文功能雖然不好用,但是可以集中搜尋大量的各類CP文這一點目前還沒有找到其他更好的網站

    這文我比較看不懂的是凡斯為什麼要偷時間來等待亞那呢??@ @
    他不是應該知道亞那被他詛咒後就活不久了嗎?
    然後為什麼要喝孟婆湯啊?|||||那個喝了應該就可以直接去彼岸報到了囧
  • 對鮮網是各種愛與恨交織的心情←

    就是,應該說就是因為明知道不可能,所以才希望有任何一種可能性能夠去達成這個願望的感覺?
    那時候還沒能徹底體會的後悔感覺,還有在時間流逝之後,可能會有某種不為外人所能知道的矛盾想法,所以才去偷了時間創造出這個小小的地方,等的到也好、或許更大機會是等不到,想去實現這種矛盾的可能性,所以如果能實現,大概是可以稱之為奇蹟之類的吧?
    總之,看起來就是一個相互矛盾的感覺,這就是我對凡斯對詛咒亞那&亞那說不會責怪他後的內心想法最大的猜測←
    孟婆湯喔,褚冥漾去的那個地方是神明國度,所以在那邊都是一堆金手指,大家誰也不干涉誰但是也不會去那邊妨礙社會秩序(?),所以孟婆不會真的到去那邊煮孟婆湯,她煮的那鍋比較像是加了一點迷魂散的熱水(?)喝了不會散魂放心XDDD
    比較像是路邊賣礦泉水的那種感覺←

    布丁控 於 2014/07/18 22:31 回覆

  • 靜狐
  • SOGA~
    這樣一說神明國度感覺很像各路神鬼擺小攤位賣東西的地方XD
  • 真的XDDDDDDDDDDDDDDD
    我一直覺得特傳裡的人物就是這樣(到處賣安麗)啊XDDDDDDDDDDDD

    布丁控 於 2014/07/18 22: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