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節快樂
  
   *
  
  褚冥漾一臉悲慘的躺倒在黑館門外,從一開始的驚慌失措到現在放棄掙扎,已經過去兩個小時了吧?
  完全沒人注意到他在這裡。
  平常喜歡到處亂跑的黑袍呢?一沒看見他就會闖進黑館抓著他闖天涯的雞呢?
  人呢?都——去——哪——裡——了————————
  「哎。天氣真好……」褚冥漾眼神迷濛的望著天空的柔和光線,流下了淚水,學長一大早也不知道跑去哪裡了……
  「我的學長怎麼還不回——家——」
  「叫我?」
  「學長!」驚喜的看著突然冒出來的冰炎,褚冥漾正要喊救命時,看見對方悠閒神色腦中冒出一個想法,遲疑問道:「學長……你一直都在……?」
  冰炎盤胸點頭,看著褚冥漾動彈不得的樣子,笑了笑。
  「挺有趣的,我還在想你要多久才會叫救命。」
  「你……」你這惡劣的紅眼殺人兔!聲音哽在喉頭。
  「聽說今天原世界端午節要吃粽子?」冰炎打涼了全身上下都被超大竹葉裹得緊緊變成人肉粽的褚冥漾,腰上還有一條細繩打成一個精緻的愛心結。
  輕笑一聲,冰炎一臉愉悅地扛起褚冥漾就往黑館走。
  被扛著上四樓期間接受眾人無數目光洗禮的滋味褚冥漾這輩子絕對不是第一次也絕不是最後一次知道。
  「小可愛終於脫困了嗎?」途遇奴勒麗,對方笑呵呵地抱著胸晃著尾巴尖勾了勾他下巴,紅唇彎起一個略微不懷好意的邪氣笑意。
  褚冥漾瞪大眼睛,震驚望著奴勒力和對著舉起酒杯致敬的蘭德爾,等等所以大家都知道他被綁在外面嗎——居然不去解救他,還有心情看他好戲這群沒人性的——惡魔!吸血鬼!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別哭啦小漾漾,唉唷,姊姊我可捨不得呢。」奴勒麗迎向冰炎不悅的瞪視,勾起一抹美艷的笑,直接把褚冥漾勾過來親了一口,喜孜孜的說:「這樣子的小傢伙真是可愛呢,嘻嘻嘻,嫩嫩白白的,真好吃的模樣。」
  腰上被狠狠一勒,褚冥漾感覺胃好像要從嘴巴裡噴出來,無奈動彈不得行動不便,只能淚眼朦朧的看著笑呵呵的奴勒麗離去。
  為什麼別人造的孽要他來受!被親又不是他願意的!嗚嗚嗚嗚嗚嗚嗚他苦啊————
  
  眼見房間越來越近,路上冰炎卻一句話都沒說,褚冥漾心中有了極端不好的預感。
  
  不妙!太不妙了!敵方與我方的戰鬥力懸殊!
  
  咚一下被丟到床上,褚冥漾在床上扭來扭去試圖掙脫。
  「學長——唔!」唇上被輕輕咬了一口。
  「褚,端午節快樂。」手上一扯,剛剛不論怎麼掙扎都沒有變化的細繩消失在空中,化成一捧亮粉,排成一列字:端午節快樂唷,小傢伙♥
  他不快樂啊啊啊啊啊啊————————
  「有意見?」舔了舔褚冥漾的嘴唇,冰炎看著底下臉上紅紅眼睛水汪汪的人。
  「……」不敢反駁,只好摀著嘴側過身裝死。
  「不鬧了,起來。」冰炎起身下床,換了一套便裝。
  褚冥漾還在疑惑冰炎這麼簡單就「放過」他,對方又爬上床,把他拉起來親了一下,側頭在他頸側聞了聞,蹙眉低聲說道:「味道還在……」
  「嗯?」
  「快去洗澡,帶你回去。」
  「嗯?嗯嗯?」什麼狀況?
  褚冥漾抱著被塞進懷裡的衣服又被丟進浴室,傻站了一下後才慢吞吞地脫衣服洗澡,對於冰炎的變化還想不清楚,本來他就是想趁放假回去過端午節,沒想到才剛走出黑館就被迎面撲來的一片翠綠色襲擊,好不容易等到冰炎來救他又被綁回黑館,以為要被……的時候卻被推進來洗澡?
  什麼跟什麼啊?
  洗好澡跨出浴室,冰炎已經等在外面,彈指催乾他頭髮,拎起一個盒子就踏出房間。
  走出黑館的一瞬間,褚冥漾微微警戒了下,怕又被來路不明的粽葉捆起來,見狀,冰炎嗤笑一聲,道:「現在才想到要防備也太晚。」
  誰知道啊!
  褚冥漾帶冰炎一路帶著走到學生餐廳,裡面已經有人在排隊,他好奇地看了看隊伍盡頭,似乎是在發送什麼。
  「因應原世界端午節,學校有免費發送粽子點心。」冰炎解釋道,將盒子遞給他,示意他去排隊。
  學長就送佛送上西吧——褚冥漾悲慘的看著長長的隊伍。
  「去。」瞪了他一眼,某人馬上乖乖排起隊,看了看被塞進手裡的盒子,上面印了一個數字:三,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隊伍前進的速度很快,很快就輪到他。
  「同學,請出示您的盒子。」
  遞出去,得到對方驚訝的眼神,見他一臉不解,笑笑的說明道:「沒想到三號盒子被同學領走了,前三個盒子有附加天使一族的特殊祝禱,吃了能夠平心靜氣、壞事不侵身喔!祝福您一年平安。」
  褚冥漾領到一份各種顏色的粽子點心,上面透出淡淡光芒,散發出一股舒適的氣息。
  「學長,你一早就是去拿這個?」撓了撓頭,褚冥漾有些不好意思。
  冰炎應了一聲,又揉了揉他的頭,牽起他的手往外走,帶他回原世界,路上人不多,太陽非常大,要不是有冰炎,他應該會被曬死在路上。
  回到家敲起門,不意外又是自家姊姊來應門,看到他手上提著的盒子時似乎翹了下嘴角。
  「都過中午了,還以為你不打算回來。」慢悠悠拋下一句,意味深長地讓褚冥漾紅了一張臉。
  「漾漾!快來幫忙包粽子!」媽媽的聲音從廚房傳出來,褚冥漾只能進去。
  「媽,漾漾的學長也來了,說沒包過想一起幫忙。」褚冥玥悠然地說了這麼一句。
  「咦?姊!」
  冰炎與那雙銳利黑眸對看一會兒,轉而對忙碌的白陵慈說:「麻煩了。」
  天崩地裂,誰來救命!
  「那真是太麻煩你了,冰炎包完也拿一串回去吃吧?」白陵慈一邊說一邊捆了一個粽子,動作俐落,還一邊笑兒子的笨手笨腳、東漏西掉。
  在旁邊觀看、練習了一下,冰炎上手的第一個粽子居然跟白陵慈包的沒什麼兩樣,粽葉包的結實又密合。
  「這簡直……太沒天理……」褚冥漾不敢置信的低喃傳進冰炎耳裡。
  「呵。」某人低笑一聲。
  「嗤,得意。」某大姊冷哼一句。
  四人一邊包一邊說話,點點滴滴、細碎的生活,冰炎一邊包粽子一邊應聲,那架勢看起來還真的有幾分煮夫的感覺,讓褚冥漾有微妙的恍惚感,以至於粽子包得更醜了。
  「褚冥漾你包的醜粽子你自己吃。」白陵慈看了自家兒子慘不忍睹的手藝,再看看冰炎包的,一個一個幾乎都像是量過一樣精巧漂亮,動作也毫不含糊,不禁讚嘆道:「說第一次包絕對沒人相信!」
  「是阿姨教的訣竅好。」
  出現了出現了!高級社交性詞彙!媽不要被騙了啊!
  兩人和樂融融的談話,完全不把褚冥漾的苦瓜臉當一回事,包完之後,冰炎的那串粽子被白陵慈打包好準備讓他帶去學校吃,而褚冥漾的醜粽子則是眾人的晚餐。
  幸好,雖然醜,但是味道沒有什麼差。
  白陵慈開心的拿出褚爸爸寄回來的禮物分發,等褚冥漾拿完,她又拿出一個包裝的精緻的小盒子遞給冰炎,說:「叔叔和阿姨很謝謝你在學校這麼照顧我們家漾漾,一點小禮物,祝你端午節快樂!」
  褚冥漾瞥見冰炎一瞬間有些不知所措的臉孔,而後又恢復了原本的笑容,嘴角忍不住微微勾起。
  「便宜你。」褚冥玥趁著白陵慈又轉頭訓斥弟弟時,對冰炎低聲說道,語氣充滿不悅,語末還附贈一聲輕哼。
  「……謝謝。」冰炎淡定自若地道了謝,視線看向褚冥漾被罵得苦哈哈的臉,忍不住彎唇一笑。
  見狀,褚冥玥也翹了翹嘴角。
  飯後,眾人分掉了天使族加持過的粽子點心,褚冥漾看見淺淡白光縈繞在媽媽身上,形成一層護膜之類的東西,感覺很舒服而且安寧,他和姊姊不在時也能放心一點了。
  洗過澡後,冰炎睡在客房,褚冥漾在房間裡翻來翻去,莫名有點睡不著。
  「你是蟲嗎?」
  「學長?」突如其來的嗓音嚇了他一跳。
  「睡過去一點,別擠到我。」
  「咦?咦咦?」
  「真擠。」
  「……對不起喔。單人床嘛,呵呵。」
  「這樣就不擠了。」冰炎將他抱進懷裡,親密的姿勢讓褚冥漾心跳不已。
  一段時間後,圍繞在身邊的香冷氣味讓他有了睡意,忍不住打了一個又一個的哈欠,意識矇矓間,聽見冰炎輕輕地說:
  
  「……很高興……晚安。」
  
  溫柔的吻印在額頭上。
  晚安。
  
  
  END
  
   *
  
  端午節,別問我最後為什麼又溫情派了。
  帶褚冥漾回來是出於對褚冥漾的喜愛,與褚家無關←
  我一直在思考冰炎對褚家的態度,其實就是陌生人,他對褚冥漾好、對褚冥玥的尊敬跟白陵慈其實沒關係,所以要說他「接受」褚家,大概要滿頻繁的來往吧,至少逢年過節都要把他往褚家帶XD 所以這次沒成功,下次再努力啊~總有一天冰炎會放開心胸撤掉他的高級社交微笑的(X)
  感謝鍵閱啦w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