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蜂巢惡童話
  *怎麼這麼剛好重柳是一隻蜘蛛
  *怕蟲請繞道
  
   *
  
  在新女王上任的第二個梅雨季,蜂巢裡來了一隻蜘蛛,帶著他的殺意和毒,誓言要殺死這個巢裡的女王。
  背上八隻白皙的近乎透光的節肢、面頰上的紋路透著妖秘而古老的氣息,眼神冷漠地注視著圍繞著他的蜂群。
  此起彼伏的翅膀振動嗡鳴,各式各樣的兵器握在手上,兩方對峙,蜂群感到棘手,眼前站的是獵蜂蛛重柳,即使是單身闖入蜂巢也讓人不敢小覷,殺掉女王、毀掉蜂巢就是他們生而存在的意義。
  新巢的結構還不完善,除了舊巢留下的老蜂,新蜂基本沒什麼戰鬥力,女王身邊除了幾隻特殊蜂外並沒有額外衛隊。
  新生而又弱小的巢,覆滅只是一瞬間的事。
  「嗡嗡嗡嗡嗡」迅巧而輕快的振翅聲傳來,從王穴出來的是女王近期新生的特殊蜂烏鷲,那一雙金色的、不懷好意的雙眼直勾勾看著來人,看似可愛的臉上露出一抹笑。
  「蜘蛛,你想殺漾漾?」
  蜂群微微低下頭、後撤,見狀,重柳一字不發,淡色的眼珠轉也不轉地直盯著烏鷲,淡漠開口:「孕育出特殊蜂的蜂巢,是錯誤的。」
  烏鷲只是搧了下翅膀,腳下的陰影猛然延伸出去化成銳利的足鐮,差點就將重柳切成兩段。
  仰頭看著撐掛在上方的蜘蛛,纖細的白色節肢輕巧的在頂部移動,那八隻腳越看越討厭,烏鷲不高興地哼了一聲,聲音像是染了最醇厚的蜜一樣、甜到發澀:「討厭的八腳醜蟲,烏鷲討厭你。」
  四面八方狂暴而起的黑色影子將蜘蛛徹底包圍,扯住那八隻腳、用力一扭,只勘勘折斷一足,重柳依舊臉色不改,帶起他的刀切開眼前黑幕,直衝到烏鷲面前,然後被一片火紅色包圍,一瞬間,背足斷了兩肢。
  
  轉頭,又是一雙金眼。
  
  來人一頭豔紅長髮,臉頰上火色的玫瑰印記昭示著身分不凡,冷漠的金眸看了下旁邊的烏鷲,見他毫髮未傷轉身就走,接著,一個銀髮紅眼的特殊蜂制住了蜘蛛。
  從王穴傳來一陣輕緩的振翅聲,是女王的訊息。
  銀髮紅眼的蜂微瞇起眼,將蜘蛛綁起來,期間烏鷲還不時釋放陰影在他身上割出一道道傷口,銀白色的血濺到蜂巢,微微腐蝕出一個一個小坑,確定他動也不能動後,直接丟出巢外,任憑傾盆大雨淹沒他的身影。
  
  一整個梅雨季,女王都被限制在王穴裡。
  那隻蜘蛛不斷入侵蜂巢,好幾次闖進育巢裡殺死幼蟲,四處都鋪滿捕獵蜘蛛的蜂蠟,常常前次看沒事,再去看卻留下了細微的足印,弄得巢裡上下充斥著危險的氣氛。
  
  褚冥漾一天又一天地感受著緊繃的氣氛,每天不是跟冰炎或萊斯利亞大眼瞪小眼(基本上是單方面),就是被烏鷲纏著「玩耍」,偶爾出去透氣還會被九瀾以各種理由纏上,那陰森帶著趣味的視線不斷在他翅膀上打轉再加上低沉的詭異輕笑,實在讓他難以消受。
  聽到蜂巢裡四起的示警聲,慌亂的嗡鳴傳進耳中,還有多足動物輕巧踏在蜂蠟上、一沾即去的細微響動,蜂巢裡的動靜他都知道,但是他被禁足了,望著王穴出入口的硬質蜂蠟,褚冥漾臉色一陣扭曲。
  恍神間,輕巧的細小足響已經來到王穴附近,隔著硬質蜂蠟,褚冥漾見到了那隻讓巢裡上下頭痛不已的蜘蛛,只一眼,他的心臟就緊緊縮了起來,翅膀不安的摩擦震動。
  萊斯利亞靠在褚冥漾身邊冷冷看著外面的身影。
  「是壞蜘蛛!」烏鷲的聲音跟著傳來,一連幾道黑色的暗影瘋狂巢蜘蛛撲去,褚冥漾看見那白色蜘蛛被暗影吞沒。
  白色細足劃開影子,身上帶了點銀白色的東西,轉過頭就抽刀往烏鷲頭上一劈,被橫過來的銀色長槍一擋,發出響亮的脆聲。
  「擋到烏鷲了!」黑髮金眼的特殊蜂攀掛到冰炎身上,試圖阻撓他。
  「別礙事。」冰炎不耐地甩開烏鷲。
  「你也一起死算了……」金色眼底開始醞釀起陰沉惡意,「反正你也是跟我搶漾漾的討厭鬼!」
  褚冥漾就這樣看著三個人打成一團,焦躁地振了振翅膀,萊斯利亞漠然注視著蜘蛛,看著他身上越來越多傷口,銀白色的血液濺到蜂蠟上,蝕出一個個小點,烏鷲的陰影無差別性的攻擊著冰炎和蜘蛛,冰炎一邊擋重柳一邊防烏鷲,脾氣都上來了。
  猛然伸手揪住烏鷲的衣領,狠狠甩到牆上、凍住他,放著他揮舞手腳叫罵,反手將長槍插進重柳肩膀,換來一刀,手臂上開了一條長長的血口。
  總算是困住大鬧的蜘蛛。
  「嗚呼呼呼呼終於抓到了蜘蛛啊♪」九瀾帶著笑走過來,將躺在地上無法動彈的蜘蛛帶走。
  重柳冷冷看著那深藏在眼鏡後的眼眸,又是一雙金眼,而且還是舊巢的蜂。
  
  「值得嗎?」
  
  九瀾笑了,「跟你什麼關係?這可是個新巢……呵呵呵……」
  將全部足肢死死綑縛、四肢也被五花大綁的蜘蛛丟出巢外前,九瀾抓著他衣領,翹了翹嘴角,語氣陰森地說道:「你只是被時間困住的蜘蛛。」
  
  哪懂得什麼值不值得。
  
  重柳看著映在眼中的灰色天空,伴隨著雷聲炸響,傾盆大雨瞬間而下,摔在濕軟的泥草地,雨水沖掉身上的血跡,將附近的草地沾染上淺白色。
  閉上眼睛回想起那張猶帶著些許青澀的臉孔,黑髮黑眼,好幾年以前,他曾見識過舊巢的那位黑髮黑眼的女王,極其耀眼而美麗,卻也冷淡而無情。
  將前去獵殺蜂王的蜘蛛趕出蜂巢,還帶著親衛隊進蛛穴,殺了不少留守的蜘蛛。
  『有你們在,我們就不能安心。』冷淡的聲音說著,而後振起翅膀發出尖銳的聲波。
  那一次,族裡死傷近半,雖然有留下新生蛛卵和幼蟲,但是受到女王蜂的攻擊後,活力急速下降,接連死了好幾顆卵,本就不多的族人,此後情況變得更加困難。
  而現在,他聽聞上任女王已然離巢、新巢剛建立起秩序,帶著銳意和毒素來到這裡,將要殺盡所有巢裡的蜂。
  只差一步就能除掉女王蜂,崩潰蜂巢。
  思緒轉著,嗡嗡嗡的振翅聲從天而落,重柳睜開淡色眼眸,看見那還不知天高地厚的單純女王正站在他三足節之遙,然後一步一步緩緩靠過來,近在他足以獵殺他的距離。
  雨水已經打濕他全身,那張臉上閃過一抹恐懼和迷茫,在離他一翅之遠時,蹲下來,低低地說:「我知道你,蜘蛛,我的舅舅……」記憶裡,那溫柔的蜂被冰冷的白蛛絞殺,而後他跟隨上一任女王搬離了那個充滿恐怖記憶的巢。
  見眼前表情恍惚的蜂王,重柳想著,終有一日這稚嫩的女王會成長強大,成為蜘蛛的惡敵。
  「發什麼呆?」冰炎冷冷的聲音敲醒褚冥漾,頻繁振翅甩去翅膀上的水珠。
  「烏鷲可以殺掉蜘蛛嗎?」烏鷲眨著金眼,直盯著一動也不動的重柳。
  「不行。」褚冥漾站起身,抹掉臉上的水,拍了拍烏鷲的頭,低頭看向那張蒼白又沒表情的臉,喃喃道:「還是把你看在巢裡……會比較安全吧?」
  「九瀾大哥說有辦法能壓制你。」
  重柳冷冷注視著褚冥漾,那雙在雨水潤澤中的黑色眼睛異常明亮。
  「敢動漾漾就殺了你!」烏鷲抱著褚冥漾大腿,閃爍惡劣光芒的金眼對著蜘蛛淡漠的眼。
  萊斯利亞和冰炎卸了他身上的束縛,盯著他往蜂巢裡走。
  「呼呼呼呼歡迎你啊,蜘蛛。」九瀾站在巢口,咧開一抹笑迎向重柳。
  
  垂下眼,此後,他成為蜂巢裡的蜘蛛。
  
  
  END
  
   *
  
  問九瀾「值得嗎?」是指跟隨新女王值不值得,比起來舊女王確實強大非凡,新女王非常弱,而且可能帶有更強大的能力(看他第一隻蜂是特殊蜂就知道),所以重柳想一舉除掉女王,這是家仇跟天生的不對盤。
  雖然在原文裡重柳是問褚冥漾「值得嗎?」但是更像在反問自己。這裡呢,他的意思大概是「為什麼追隨?」這種感覺吧。
  依舊是莫名其妙的設定。
  可以把重漾看成未來進行式←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mi
  • 重漾未來式啊啊啊啊啊((噴鼻血((喂
    感謝餵食wwwwwwww
  • 是的就是未來式哈哈哈哈哈哈哈(寫完才發現這件事(乾

    布丁控 於 2014/05/30 21:1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