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蜂巢惡童話
  *ALL漾
  *有點生子的意味
  *地位翻轉
  *三觀注意
  *有任何不適請趕快關掉本篇(誠懇)
  *蜂巢分工有改動
  
   *
  
  這是個剛換血的新蜂巢,上一任的女王蜂已經離開了。
  「嗡——」一聲翅膀振動傳遍整個蜂巢,是新任女王的第一隻成熟幼蟲。
  又是一陣淺淺的空氣振動盪開,女王賜給他名字:萊斯利亞,生來帶著紅色戰意的幼蟲。
  剛回到巢裡的冰炎就接收到這樣的訊息,將集蜜袋遞給一旁的蜂,走向育蜂室,育幼蜂米可雅正等著萊斯利亞撕裂包膜,出來的那一瞬間,強烈的冷冽壓迫感傳來,讓冰炎皺起眉頭。
  「冰炎。」像是春天花蜜一樣溫柔的聲音,來人笑了笑說道:「你也來看新蜂嗎?」
  點點頭,紅眼看向膠格裡帶著火紅色長髮的赤裸新蜂,那雙冷漠的眼睛對上他,面對上級蜂全然沒有情緒波動,擦掉身上的溼滑水液,隨便從一邊拿起一套黑色衣物就穿上,振翅從通道直上王穴。
  按往例,新蜂要去晉見女王,何況這是新女王首隻羽化、被賜名的蜂。
  那道身影消失後,兩人同時轉過頭離開,「接新任務了?」
  「蜜巢說春天要釀百花蜜。」冰炎從隨身袋裡掏出一片刻著許多細紋的薄薄蜂蠟,對方接過去,指尖在蜂文上摸索,將任務內容讀過。
  「還不打算去見新女王?」
  「你很囉唆。」紅眼一瞪。
  將蜂蠟書投進隨身袋裡,看著搭檔冷冷抿唇的樣子,微笑著換了一個話題:「你採的蜜量夠了嗎?」
  「還差一次。」
  「走吧。」
  帶著集蜜袋往巢外走,從巢口跳下去振翅起飛,飛了一段距離後,看見地面有朵豔色大紅花,冰炎收起翅膀落在葉面上,從隨身袋裡抽出銀紅雙色的長槍狠狠往莖幹上一插,花瓣抖了抖,花心裡探出一根根軟黃色的蕊柱,看起來憨弱無力,卻在下一瞬間猛然暴起往冰炎的方向纏去。
  「夏!」隔開蕊柱,冰炎槍尖往上挑,挑斷幾個柱頭,斷口撒出了淺黃色的粉末。
  紫色影子閃過眼前,伴隨黑色長鞭一甩,纏住了蕊柱,冰炎輕巧躍上蕊柱,順著走向花心探手伸進去,將躲在深處的嬌嫩雌蕊掐斷,整朵花瞬間軟了下來,已然死去。
  掐了所有的蜜後,冰炎掂了掂集蜜袋的重量,瞇眼望向太陽,回巢。
  
  上任女王蜂留下的蜂巢很大,但其實巢內住的蜂數量不多,有些地方被女王改造了,但更多空間只是空著不用,等著新女王去開發。
  新女王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把分散的蜜巢重新組織在一起,圍著王穴繞一圈,就像一朵花一樣,花心是王穴,花瓣是蜜巢,圍著蜜巢的是一圈療巢,因為新女王是個在巢裡走動都會撞得自己滿頭包的白癡(語自冰炎),索性把療巢搬到王巢附近,就近療傷。
  「學長好!」育幼蜂米可雅從餐巢裡走出來,對著上級蜂行禮,身後跟著新蜂,所有人都在好奇打量他。
  冰炎淡淡點頭,視線落在錯了一翅距離的新蜂身上,臉頰上印刻著一朵紅色的玫瑰花印記,特殊蜂種,與生俱來就有跟女王的交配權,想到這裡,紅眼微冷。
  前一個特殊蜂種是……九瀾,那個長了他一級、行事妖詭陰森的蜂,現在跟療蜂提爾成為療巢和育幼巢的兩大執行蜂。
  萊斯利亞靜靜看了他一會兒後走向他,伸手撩起他垂在頰側的紅色髮絲,捏在指尖輕輕摩娑,垂眼凝視著,冷聲說道:「是天生的。」說完就鬆開手,看著髮絲落回他胸前。
  冷冷的金眸看著他,空氣細細的震動,是其他蜂在騷動,在細碎的震盪中傳來一道漠然嗓音:「你也是特殊蜂,只是舊的。」這句話掩蓋在空氣震盪中,沒有被發現。
  兩人轉頭看向騷動的地方,是女王蜂來覓食了。
  承襲了上一任女王的黑髮黑眼,身上卻還帶著剛上任的青澀和不知所措,但是天生的蜂王氣質自接任起就逐漸顯現,現在那氣質愈加明顯。
  「是女王!」米可蕥雙眼閃亮的看著那道身影。
  蜂巢裡的蜂天生就對女王蜂有仰慰、欽慕感,縱然不是女王誕下的蜂依舊如此,整個餐巢裡沒有多餘交談聲,只有細微的興奮振翅響動。
  女王蜂尷尬的撓了撓臉,振了振翅,示意大家自由活動去不用伺候他,餐巢裡的蜂才恢復活動,但暗地裡討好親近的視線還是追隨著女王。
  直到女王端了一杯蜜匆忙離去,餐巢才恢復原本的氣氛。
  冰炎注意到萊斯利亞的臉色從女王出現到離開都沒有絲毫變化,依舊冷漠無波,可是那雙冷凝的金色眼睛卻沒一刻離開過女王。
  
  蜂巢以女王為核心在運轉,只有女王安好,蜂巢才能持續不懈,特殊蜂就是因此誕生的,從生下來那一刻就只圍繞著女王、傾盡所有、將一切奉獻給女王。
  不同於工蜂仰望高高在上的王巢,特殊蜂能任意進出王巢,在得到女王的許可後與之交配。
  萊斯利亞跟著米可蕥離開,冰炎領完蜜,回到自己的巢格休息。
  勤懇勞碌的工蜂能為了滿足女王而無所怨言,但他不只是想要這樣,為了破格成為特殊蜂,冰炎必須付出更多才能達到那個與女王同處的位置。
  特殊蜂的出生凶殘狠戾,他在卵時就侵蝕其他蟲卵,破卵後噬盡其他幼蟲,成蛹前釋放毒素毀壞其他育幼室的卵、幼蟲和蛹,成為整個育巢裡的唯一成蟲。
  新女王的第一隻成蟲就是特殊蜂,意味著極度不平凡,而且揣懷著對同類的極端惡意成長至此,對女王懷抱著強烈佔有的念頭。
  森冷的冰霜在巢格裡緩緩蔓延開來,同時又有烈火般的炙熱溫度在翻騰,冰炎感受著身上冷熱交替的痛苦感受,抬手看了看,銀色和紅色的紋路從袖子裡露出來。
  
  失衡了。
  
  療蜂破開巢格的蜂蠟,闖進被冷霜和高溫破壞的不成樣的巢格,迅速將意識昏沉的冰炎送進療巢,而後一抹黑色從視線裡晃過,讓冰炎心臟一縮,隨後陰森森的笑聲在耳邊響起,打斷他的思緒——
  「呵呵呵呵呵呵是冰炎啊,這次就成為我的收藏品如何?」
  九瀾看著皺眉忍耐的冰炎,笑呵呵的將他身上的衣服剝掉丟進療池裡,池頂用蜂蠟封起。
  冰炎隔著模糊的蠟層看向上方身影,身體裡冷熱失調的溫度被療池緩緩吸收,分導成兩股力量再慢慢輸回去,整個療程至少要好幾個日出日落。
  「嘻嘻嘻睡吧小工蜂,等你醒來就好了呵呵呵。」那輕笑聲似乎帶著某種說不出的意味,療癒讓冰炎產生睏倦,無法多加思考。
  閉上眼之前,似乎看見了幾道人影出現在蜂蠟之上,然後,沉睡。
  再睜眼,有一個人在上面晃蕩,冰炎想都沒想就迅速伸出手打破蜂蠟一拳揍翻對方。
  「小冰炎——」
  意識清醒後,撇嘴,不管蹲在地上摀著鼻子的人,從療池裡坐起來,旁邊傳來一道陰森的聲音:「果然冰炎的本能就是暴力呵呵呵。」
  另一名紫髮黑眼的人抿唇微笑不語,表情卻帶著贊同的意味。
  「夏碎。」視線接著落在他手上的集蜜袋,微微蹙眉,那是他的。
  「你欠我。」晃了晃手上的集蜜袋,夏碎微笑著走出療癒室。
  療池裡的液體變得很黏稠,九瀾抱著胸口,顯然沒有幫忙的意思,冰炎逕自起身擦乾身體,套上衣物,看見療池旁邊擺了一束快要乾掉的小白花。
  「那是可愛的小蜂王送給你的早日康復花束,還是親自送來的呢!」擦掉鼻血站起來的療蜂提爾嘿嘿笑著搭上冰炎的肩,而後被狠狠摔了出去。
  拿了花束對著九瀾點頭後就離開,提爾流著鼻血爬起來,一把抹掉洶湧的血跡,望著冰炎背影突然笑了起來。
  「要破格可不簡單啊。」
  九瀾挑了挑嘴角,陰森森的笑了起來。
  
  之後,工蜂冰炎破格成為特殊蜂。
  再之後,巢裡第四隻特殊蜂誕生,女王賜名為:披戴著夜色出生的烏鷲。
  
  
  END
  
   *
  
  今天看見蜜蜂在採蜜,覺得很可愛,就想寫了(乾)
  有點NTR的概念,但是其實也可以看成ALL漾,基本上兩個概念在這篇是相通不衝突的,如果你覺得不舒服,請務必趕快關掉。
  
  米可蕥不認識褚冥漾,千冬歲還沒出生,萊恩是出巢歷練的特殊蜂但是迷路後就定居在褚冥漾的蜂巢裡。
  特殊蜂有交配權,工蜂破格成為特殊蜂是以下犯上的觀念,所以萊斯利亞對冰炎(可能)抱有惡意。
  夏碎不是CP之一,九瀾曾經是(看你怎麼解釋「曾經」這個說法)。
  上一任女王帶走了冰炎的父親(亞那也是特殊蜂)。
  冰炎沒有跟上一任女王交配過。
  冰炎怎麼認識褚冥漾我不想寫,總之算是一見鍾情吧。
  反正都是寫在文之後的設定了,我開心怎麼寫就怎麼寫啦~
  
  就這樣啦,感謝鍵閱!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geimei0529
  • 好有愛!!!天哪!
    萊斯利亞和九瀾果然才是我的真愛////
    烏鷲也是////
  • 我都真愛U//////////////U(真愛黑啦真愛#

    布丁控 於 2014/05/06 20:47 回覆

  • YUMI
  • 新文!!!!!!!!!!!!!!!!!!!!!!!!!!!!!!!!((吵
    萊斯利亞霸氣啊啊啊啊小蜂王好可愛XDDDD
    萊漾絕配啦wwwwwwwww
    感謝餵食wwww
  • 不謝啦wwwwwwwwww
    對萊斯利亞決逼是真愛(腦殘粉一輩子

    布丁控 於 2014/05/09 20: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