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寶這邊走:http://www.pixiv.com/users/3777592
  
   *
  
  咬籠子是吳邪小時候的壞習慣,現在則變成休閒消遣。
  「喀噠。」
  聽見這聲音的黑瞎子心裡也跟著「喀噔」一聲,轉頭一看,看見吃飽睡好挺著小肚子攀掛在籠子上的吳邪正在找好下嘴的地方,終於讓他相中一個好的欄杆條,嘴一張,便是一連串不停歇的「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
  頻率是一秒三次,每次可持續三分鐘至五分鐘不等。
  見同居的楓葉鼠完全沒要阻止甚至是很「欣慰」的看著掛在籠子上的另一半,黑瞎子立馬站起身趕到籠子邊,伸手點了下小傢伙的鼻尖尖。
  「?」瞎瞎?小傢伙停下來,微微仰頭用黑溜溜的大眼睛看著主人。
  無聲的交流了一會兒,黑瞎子眼見已經跟小傢伙溝通完畢便愉快的站起身,才剛轉身,那令人頭皮發麻的聲音又傳來。
  「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
  轉身又戳了下小傢伙鼻尖,小傢伙不滿地「吱」了一聲。
  「喲?敢兇我了?」
  蹲籠子邊,就這樣跟吳邪耗上了。
  覺得牙齒癢癢的吳邪再次張嘴往「硬條條」上啃時,突然頓住、嗅了嗅,聞到了黑瞎瞎的味道,回頭衝小哥吱了一聲。
  正哄小孩的張起靈也啾了一下,表示:『別理他,啃!』
  吳邪放心地張嘴,「喀噠喀噠喀噠」地在籠子上啃個不停。
  黑瞎子伸手又點了下吳邪的鼻尖尖,每當他要啃的時候就戳一下,次數多了吳邪也要不開心了!
  「啾!」
  「做啥呢?我可還沒戳到啊嘻嘻嘻。」黑瞎子手指又靠近他的鼻尖尖,還沒碰到呢,吳邪又吱了一聲,頗有點氣急敗壞的意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吱啾!」吳邪被戳了一個倒栽蔥。
  「唉呀小傢伙!」黑瞎子趕緊收手,打開籠子就想把小傢伙撈出來看看,可有道影子更快。
  張起靈把吳邪護在身後,黝黑的圓眼睛恨恨瞪了黑瞎子一眼,轉身輕輕地幫吳邪揉鼻子。
  「沒事,揉揉就好。」
  「嗚嗚嗚嗚嗚小哥窩的牙此癢癢嗚嗚嗚嗚……」
  「……」當我死的啊?你們這兩隻不知好歹的小傢伙!
  看著又抱成一團吱吱啾啾講個沒完的小毛球,黑瞎子默默地關起籠子門,假裝什麼事都沒有發生般回房睡覺。
  
  隔天起床只見小傢伙們的籠子上滿滿都是抓啊撓啊啃啊咬的痕跡,黑瞎子心裡悲傷氾濫得無法遏止。
  「老子剛上好的漆啊……嗚嗚你們兩個小惡魔……」
  
  
  END
  
   *
  
  剛剛我就這樣玩我家的小傻逼(壞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