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殘注意
  *OOC注意
  *偷借曜希&梅子的弱智對話梗(乾)
  
   *
  
  「啪嗖」一聲,吳邪的考卷被捅出兩個洞,還剛好都捅在66的圈圈裡。
  還來不及發飆就聽到淡淡一聲:「吳邪,看我。」
  一疊考卷整齊擺在他面前,角度剛好露出右上角的分數,清一色棍子打雙球,吳邪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操!你他娘的張起靈什麼意思,想找小爺打架是嗎?」吳邪撩起袖子直接一拳往張起靈那看似漠然但隱隱面帶得意的臉孔上打去。
  「你聽我說。」張起靈往後一縮,雙手包住吳邪的拳頭,黑眸定定看著氣急敗壞的同桌,想要開口解釋什麼卻又被打斷。
  「滾蛋!」爆氣中的吳邪已經什麼都不想聽了,直接撲上去與張起靈扭打在一起,當然有眼睛的都看得出來張起靈有多努力地在抵擋——要讓吳小爺解氣又不讓他看出來是在放水是個技術活,總而言之一個願打一個願受,其他的干卿何事?
  張起靈一向是個神秘傳奇,課堂時間除了睡覺和睡覺還有睡覺外就是在打盹,偏偏這樣的人是班級第一年級前十、號稱的學霸張的傢伙,興趣愛好是睡覺、打盹、繞桌弄吳邪。
  就在兩人打得火熱的當下,女孩子驚聲尖叫從不遠處的女廁飆了出來,還有那張狂的笑聲——
  「啊哈哈哈哈哈哈走錯了走錯了真不好意思啊!」毫無歉意。
  正揪著張起靈衣領準備在他眼眶上開拳的吳邪咂嘴,鬆手丟開手裡的人,看著那笑的亂不正經的人倚在窗邊對他打招呼:「喲,今兒感情還是這般好啊?」
  「感情火氣大呢!」吳邪撿起被捅了兩個洞的考卷,忿忿收進書包裡。
  來人對著拉整衣領的張起靈投去一個眼神——投了什麼眼神別人瞧不清楚,誰叫這人一天到晚掛了副大墨鏡在臉上招搖,但顯然學霸張接收到了訊息,於是二人一陣眉來眼去後,綽號黑眼鏡的人抱著肚子哈哈大笑離去,看樣子是溝通完畢了。
  隨著笑聲離去,女學生的驚叫聲源源不絕於耳,想也知道那傢伙一定是邊走邊撩著女學生裙子過去的。
  黑眼鏡走後,一道身影從天花板上躍下來,扭了扭胳膊再轉了下脖子。
  「……呼,可走了。」
  「小花啊,你到底在躲他什麼?」
  「還不是……」勾人鳳眼一轉,眼角淚痣因這一笑而明媚生輝,聲音裡帶了點嬌滴滴的道:「為了小邪你啊。」
  習慣了發小時不時上身的戲癮,吳邪只是掏掏耳朵,「咋整了我?」
  「喲~花兒爺~」那本該離去的人突然冒出來。
  「匡磅!!!」
  回應他的是一套飛起的課桌椅,伴隨著一聲慘叫:「靠!那是我的桌子!」
  小花趁著黑眼鏡打碎桌子、接下椅子的當下,像靈蛇般從窗戶溜走,臨走還不忘對吳邪回以一笑。
  「桌椅明天賠你,掰。」
  吳邪揮了揮手,自動把發小的桌椅搬過來用,看著黑眼鏡拎著椅子走到窗邊,望著窗外遠去的小花吹了聲口哨,然後也跟著追出去。
  「借張椅子用用啊哈哈哈哈哈——」
  「媽蛋!!!那是我椅子啊你個王八蛋————————」吳邪衝到窗邊大喊。
  「吳邪。」
  「做啥呢!?」口氣極差的回頭衝張起靈吼。
  張起靈略帶不好意思的——吳邪想那一定是他看錯了——指了指自己的桌椅,雙手比劃了什麼,吳邪再度暴怒。
  「我操!!!!!尼馬的你一半我一半,智商分一半,今生不會散!老子今天就跟你散!」二話不說直接撲上去又把人往死裡揍——當然只有吳邪單方面認為。
  是說吳邪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哪方面的認知錯誤其他人也不會找死到去提醒他,於是誤會依然美好的延續下去。
  當向來有「五人壓陣頭」之稱的潘子帶著吳邪的點心回來時,就只看見吳邪正拎著張起靈領子發狠揍人。
  「小三爺怎了?」他出教室的這五分鐘裡又怎麼了?
  「花日常的第一百零八齣啦。」
  潘子也沒再多說,把地上散成一堆的考卷撿起來整齊疊好收進吳邪包裡,其他人看了就是搖頭啊嘆氣啊,然後繼續津津有味的看下去。
  「天真啊~胖老大我來啦!我可跟你說啊——唉唷又夫夫吵架啦?」
  「吵!你!妹!」吳邪覺得自己一口老血吐了又吐。
  「……」張起靈用眼神表示他的高度讚揚。
  兩人嘰哩呱啦巴拉巴拉,潘子安定的拿起吳邪的點心遞過去,然後把一直躺在地上裝死妄想博得吳邪視線的張起靈拉起來,再拿了把椅子給胖子,任勞任怨沒有怨尤……果然是家庭小精靈、不,壓陣頭一般的存在,一出馬立刻搞定所有人。
  少年的青春就像考卷上的紅筆一痕,也像是天邊浮雲風吹就清澈,更像是奧特曼打小怪獸,願打願挨歡喜做。
  
  
  END
  
   *
  
  感謝阿萌和離希今天轉述的梗(笑爛我)
  純粹博君一笑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