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褚冥漾聽到這消息的時候整個震驚不已。
  開學已經一陣子了,別人都在跟直屬和樂相處(或是針鋒相對),而他卻一直沒有學長姐來認他,他以為是他又衰小沒被抽中,結果……得到的消息竟然是他的大二直屬前陣子過世,所以目前是由大三的阿利學長來帶他,如果他堅持的話,是可以再找個大二直屬,不過可能還要再一段時間才能確定人選。
  「學弟?」
  「我……我、我沒事,只是有點……震驚……哇……那學長他們家……還好嗎?」褚冥漾整個腦中都是空白的,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胡言亂語什麼。
  阿利只是笑著拍他肩膀,拉來一旁黑髮紫眸的男生說:「這是大二的夏碎,你有問題可以先找他。」
  「你好。」夏碎微笑,紫色眼睛微微彎起,溫潤有禮的樣子。
  「學長好。」
  「哼。」冷冷的聲音突兀響起,褚冥漾心臟一跳,想說誰這麼沒禮貌,卻發現另外兩人像是沒聽見一樣,依然繼續交談,臉上表情都是笑著的。
  咦?
  頓了下,褚冥漾還是沒講出來,只是順著兩人的話回應著,心思已經不在這裡。
  「怎麼了嗎?」
  「沒事……」褚冥漾遲疑,看著夏碎依舊淺笑的面龐,說:「只是耳鳴而已。」
  接下來就沒再聽見那個聲音,褚冥漾想了想,大概是幻聽而已吧?
  剛開學的第一個星期幾乎沒什麼上課,都是老師在認識學生或大家彼此熟悉、推派幹部,上了大學,他的衰運也一如以往的正常運作著——哎,他不該期望上大學之後衰運會有所改善,只是經常會戲劇性的化險為夷。
  他以為的幻聽在聽到的次數多到已經讓他麻木時,他開始考慮去看精神科了。
  能聽到「那個聲音」的事褚冥漾一直沒有講,只偶爾會跟姊姊提說今天在外面又被「他」幫了幾次等等。
  然後,選好的日子也近了,他的婚期。
  
  那天跟平常一樣是個豔陽高照熱死人的好天,白天無風無雨也無雲,晚上星星月亮還特別明亮,他坐在房間裡等著被迎娶。
  看著佈置的有點不倫不類的房間,褚冥漾表情微扭曲,回想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他居然這麼平靜的就接受這件事,感覺……非常不可思議,雖然心裡有點兒微妙,也沒升起反抗的心思,大概是習慣了不敢反抗老媽和老姊了吧。
  想起來總有種淡淡的淒涼。
  ……套句老姊說的,以後就是夫家人了啊……
  褚冥漾嘴角一抽,視線轉到窗外,外面一片烏漆嘛黑只有路燈冷冷亮著,萬籟俱寂的夜晚沒事就應該睡覺打電動啊!可是他現在居然坐在這裡發呆?
  看了眼時間,都已經凌晨兩點多了,褚冥漾淚往肚裡吞,他想睡覺啊——
  時鐘滴答聲響在房間中異常明顯,耳邊還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突然,心臟毫無預警緊縮了下。
  「叩叩。」
  褚冥漾猛拍胸口,看向突然出現推門而入的姊姊,對方表情淡然,用眼睛示意他快出來,褚冥漾趕緊起身下樓,腳下小心翼翼,連呼吸都不敢用力。
  整個儀式下來也不過半小時——比他想像中的還簡單,只不過都沒聲音沒音樂也沒客人。
  在姊姊示意下捧著照片坐上車,褚冥漾看見亞那坐在副駕上對司機點頭,車子安靜滑過街道來到一間異國風情的小別墅,還來不及發揮一下鄉巴佬心態就被亞那帶到一扇銀白色的門前,扣門而入,裡頭空曠又簡單,簡直是貧瘠。
  這個晚上他要跟、嗯,新婚夫相對無言一整晚。
  褚冥漾將新婚夫的照片立在指定的位置,然後搬來一張沙發椅坐在「他」面前。
  所有人都出去後,房間裡只剩下他和他的新婚夫……的照片,上頭還用布罩著,要等時辰到才能揭開。
  熬了這麼久,到了人最疲憊的時候,剛剛還不覺得睏倦的褚冥漾突然累了起來,雙眼半瞇,頭也一點一點的,腦子已經糊成一團。
  半睡半醒之間,他夢到自己被推著走過一個又一個的夢境,散亂模糊又毫無關連,但是在某一個瞬間猛然回頭,對上一雙紅色眼睛、飄過眼前的銀色長髮,那人眼中透出些微驚訝,然而只在霎那就經過了那個夢,再來他就突然驚醒,天已經微亮了。
  「慘了慘了我忘記……」慌張的坐直身體、看向眼前照片,話語梗在喉嚨,布料已經揭開,照片上是一名銀髮紅眼的好看男子。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心,總覺得好像被瞪了……
  瞪著照片看了很久很久,直到窗外陽光透進來染在相片外的玻璃鏡面上,褚冥漾才低喃了一句:
  「原來是你……」
  
  
  TBC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