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天,剛進舞團的小新人褚冥漾拿到一份劇本,是從老人到小孩都耳熟能詳的《小紅帽》,正想著下次公演是不是要上演這齣時,翻開第一頁,他就無言了。
  CAST:
  小紅帽/夏碎
  大野狼/冰炎
  正當他疑惑不解為何卡司只有兩人時,他翻到下一頁……
  『從前從前,有一座大大的@lantis小鎮,住了一個喜歡穿紅色斗篷的小女孩,大家都叫他小紅帽。
  有一天,住在森林裡的外婆生病了,媽媽很擔心,就讓小紅帽帶了蘋果和肉派還有洋蔥濃湯去探望外婆,不斷叮嚀小紅帽千萬不要跟陌生人說話、也不要隨便跟別人回家。
  小紅帽跟媽媽道別後,在森林裡走啊走的,她遇見了一隻大野狼——』
  褚冥漾又翻到下一頁……
  『小紅帽看著大野狼,然後——』
  請問,小紅帽遇見大野狼之後會發生什麼事?
  請大家多多提供意見喔>W< 喵喵和庚庚愛大家,啾~
  啊,原來是改編啊!所以後面的空白是要大家自己寫囉?褚冥漾恍然大悟,也難怪卡司表除了主角幾乎都未定!
  看著那充滿童趣的簡短前言,褚冥漾提筆緩緩寫下一句話。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喵喵你們要不要考慮直接換個故事或是換角啊?OxO
  
  把紙條折好投進箱子裡,褚冥漾就趕緊去新人訓練室報到了,要是晚了又要拉腿一個小時,他這次絕對會死。
  這個舞團的宣言只有一句,在進團後的一個月內每天要對自己默念一百次。
  ——「前輩是神,所以不要試圖跟神講道理。」
  之後,小新人褚冥漾體會了一個月之後,又默默加上一句:神只會埋了你。
  會進入舞團是褚冥漾這輩子想都沒想過的事,這件事就要回溯到當年吃完酸便當抱病考完大考還填錯志願了。
  於是他不明不白的讀了七年的藝校,只差沒有碩博直升而已。
  @lantis藝校最有名的就是舞蹈系,這個系真是……什麼都要學什麼都要通,所以類型的舞蹈不一定要精通,但是每種都要涉獵,每、一、種。
  是的,他至今依然無法適應在跳完天鵝湖之後突然被逼著跳街舞的強烈雞皮疙瘩的違和感。
  但是他的直屬就是這樣的人,「全舞蹈之神」——冰炎,你沒辦法想像這樣一個銀髮紅眼長相漂亮到要逆天的男子能把芭蕾民俗舞街舞跟國標舞結合在一首歌的時間裡,那種震撼讓褚冥漾一輩子都忘不了,嗯、各種方面的震撼。
  畢業之後在他還在茫然於要去做舞蹈老師還是去舞團的時候,他偉大的學長冰炎二話不說就直接把舞團的入團申請丟給他並且限他一個小時內辦好所有手續,於是他一不愁食宿二不愁薪水了。
  「褚。」在他拉開門的那瞬間,穿著黑色練習服的冰炎面無表情的轉向他,說:「快入隊。」
  「打擾了——」
  見褚冥漾衝到自己位置以標準姿勢站定,冰炎才收回視線,無聲的任新人以標準姿站了十五分鐘不動後,拍了拍手表示可以放鬆。
  所謂了「可以放鬆」不是任你隨便爛成泥坐在地板上,而是要保持優雅又毫無破綻的姿態維持肌肉最低張力成自然站姿。
  簡單來說就是你可以全身放鬆但是在外人看起來你要站得很漂亮。
  七年前剛進藝校的褚冥漾在站完之後非常自然的爛成泥攤在地板上時,他的好友千冬歲跟喵喵還有萊恩對他投以非常非常同情的目光,然後他就被叫去一邊拉筋,那過程……讓他至今回想起來都會連續做三天全身被拆卸的噩夢。
  一般的新人訓練都是基礎訓練,比如:美姿美儀、情緒表達、柔軟度、肌肉訓練等等,但是那是指「一般」,不要忘記了@lantis有一群比變態還變態的前輩,很不幸的還有一條宣言這麼說:「前輩是神,所以不要試圖跟神講道理。」
  於是神說了——
  「上次被點到的出列,繼續。」
  褚冥漾抖了一下後踏出去,然後下腰,臉上表情、定格在空姐露齒八顆的完美微笑,這個姿勢,要保持十分鐘。
  他的衣服掀了起來肚子很涼,但他不是擔心肚子涼而感冒是擔心……
  「漾~你的腰怎麼一點一點紅紅的?」一旁金雞獨立還要保持悲傷(褚冥漾覺得比較像哭喪)表情的西瑞突然盯著他的腰這樣說。
  天。要。亡。我。
  緩緩從新人面前走過還一一指導糾正的冰炎聽到這句話,嘴角歡快的翹起來,說:「是被什麼了嗎?多保重呢,學弟,你下個新角可是要露腰勾引王子的舞姬哪。」
  那你就不要咬!!!!!
  任憑褚冥漾內心悲憤欲絕,臉上依然要保持完美微笑,冰炎心情更好了,輕飄飄落下一句:「訓練結束後來找我。」
  西瑞迅速的撇了下嘴,用更加淋漓盡致的哭爸、不對,悲傷臉部表情表達出對友人的憐憫——節哀吧漾~
  解散後,褚冥漾跟友人稍微排練了一下、互相矯正幾個姿勢後才收拾東西到冰炎的舞室去。
  冰炎的舞室很簡單,除了超大長沙發跟後來褚冥漾搬進來的小茶几之外,只有基本配備:鏡牆、冰箱跟浴室,沒有任何家具或裝飾,一眼看盡的貧瘠空間。
  「學長,有什麼事嗎?」褚冥漾撥了撥汗濕的瀏海。
  「趴上去,把衣服脫掉。」
  「嗄?」
  「下午要排練,你的腰那樣怎麼排?」
  「……」那樣?哪樣?你以為是誰害的?
  褚冥漾拉起衣襬露出後腰乖乖趴在超舒服的沙發上,軟墊均勻分攤掉身上的壓力,剛剛練習完的痠痛少了一些,正當他舒服的想打瞌睡時,痠痛藥膏的味道鑽進鼻子裡。
  接著,褚冥漾感覺到對方的手覆在他腰上揉捏,老實說冰炎的按摩真的很舒服,以前好幾次他都是被按到睡著然後被一巴掌巴醒。
  「啪。」不輕不重的巴掌拍在他後腰上。
  「喔喔我醒了……」褚冥漾有點恍惚的應聲。
  「去沖澡。」
  褚冥漾迷迷糊糊的進了浴室,洗完澡後出來,看見了他們舞團中總是特立獨行的超視覺系藝術總監正要離開,那雙冷漠的金眸淡淡瞟他一眼後連招呼都沒打就走了。
  「過來。」看出褚冥漾的疑惑,冰炎補上一句:「遮瑕。」
  喔喔對……他不能見人的腰……
  弄完之後褚冥漾跟冰炎一起到1-C舞台,王子已經在開場了,他換完戲服後也差不多該上了。
  露出腰的戲服真是……要人命。
  褚冥漾再三確定後腰上的奇怪痕跡都被遮掉後才上場對戲,照最初的劇本上來講,王子會選中他,然後跟家人鬧翻之類的假言情劇,在他看來就是很八點檔的劇情用很藝術的方式演出,不過@lantis的編劇也都是怪人,會叫舞者即興然後他們再大修劇本。
  基本上他是沒有什麼即興演出,再怎麼樣也只是跳的舞不同而已,所以這次即興的應該是冰炎,普通鄰居但最後卻悲傷滅國的隔壁家王子。
  冰炎上場的時候那套戲服就很抓人眼睛,更不用說那像是月光落水、沉凝如冰的氣質,就是這種感受才會讓之後的反差更大。
  然後今天,鄰國王子不曉得發什麼神經,調戲了他這小舞姬——雖然優雅氣質依舊,但就是讓他有種「完!蛋!了!」的預感。
  結果那天,編劇們哭喊得聲嘶力竭,場邊叫好聲不斷,而他一臉想死的被冰炎帶回家。
  鄰國王子一反原本的劇情不滅國了,反而富強起來、到處征戰(簡單來說就是見人就咬),最後褚冥漾所在的國家滅亡了,他也被搶走了。
  結束。
  ——再之後,這個劇本就面目全非了。
  
  
  END
  
   *
  
  本來只是很短很短的小劇場,但是昨天晚上突然醒來,半睡半醒之間就把劇情補完了。
  總之,感謝鍵閱~
  你現在看到我更新如此勤快絕對是錯覺,因為之後我又會無限期裝死^^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