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發燒了!
  老梗XD




  
  
  * * *
  
  
  昏昏沉沉的,腦中有點空空的、亂亂的,很難思考,連腦殘都想不到要腦殘什麼。

  好像從下午之後,就覺得渾身懶洋洋的,頭腦昏昏脹脹的,整個很不想動,像爛泥一樣一直癱在位子上。

  「漾漾~你怎麼了?臉紅紅的,是沾到什麼嗎?」喵喵的臉在眼前放大,但我覺得眼神渙散,很難聚焦。

  「漾漾,你不舒服嗎?」千冬歲推了推眼鏡,眉頭微微皺著。

  基本上,我看見他們的嘴巴在動,但是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嗯,是說,他們有在說話嗎?

  「喵喵、千冬歲...我看見萊恩了欸!」我好像開口說了什麼,但是聲音很模糊,聽起來很遙遠的感覺。

  「漾漾你在說什麼?」喵喵擔心的看著我。

  「我看見萊恩喔!」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覺得好好笑,忍不住一直嘻嘻笑著,「你們看!是萊恩欸!」我用手指著我正前方。

  他們兩人順著我的手看過去。

  「砰!」我感覺到我的頭好像撞到了什麼。

  「漾漾!」喵喵尖叫著衝到我旁邊。  
       
  「嗯...?」我模糊的應聲,「喵喵妳好吵...頭好昏,想睡覺了...晚安...」然後就閉起眼睛,不省人事了。
  

  
  轉為第三人稱。
  「漾漾!」喵喵尖叫著衝向突然趴倒在桌子上的褚冥漾。

  「喵喵...妳好吵...頭好昏,我想睡了...晚安...」褚冥漾含糊不清的咕噥幾句後就閉起眼,昏沉的睡去了。

  「喵喵,快點把漾漾帶去給提爾輔長看!」千冬歲也衝到桌子邊,小心扶起褚冥漾,手心貼上他的額頭,「他發燒了。」語氣擔憂。

  「喵喵馬上帶漾漾過去!」手忙腳亂的從口袋掏出移動符,「保健室!」

  一陣光亮後,三個人已經從位子上消失了。

  「...歲?喵喵?」一個人型的模糊東西浮現,原來是剛剛被褚冥漾看見的消失的萊恩,「奇怪?怎麼消失了?」萊恩聳聳肩,又與空氣同化了。

  (作:老大,我想你搞錯了,會搞消失的只有你!)
  

  
  「輔長,」喵喵眼眶中轉著淚花,「漾漾昏倒了!」

  「昏倒?」提爾馬上一臉緊張的蹦過來,「怎麼昏倒了?是中了什麼陣法嗎?還是被校鐘撞倒?唉唷!這麼燙?!是什麼詛咒嗎?」

  「不是,是發燒了。」在場唯一冷靜的人推了推眼鏡打斷提爾的發神經,「好像有點燒過頭。」

  「發燒?」提爾苦哈哈的搔了搔捲毛辮子頭,「這我也沒什麼辦法啊,我是醫療班的只會治外傷內傷中毒詛咒... 如果是病毒引起的話我就沒辦法了...」提爾苦惱的攤手聳肩。

  「怎、怎麼、辦?」喵喵一邊哭一邊問。

  「只能用原世界那邊的方法囉,」提爾在櫃子裡翻找,拿出毛巾臉盆跟冰枕,「吶,這個裝冰塊!那個裝冷水,現在先想辦法讓他退燒吧!快點動作啊!不然他會燒壞腦子的!」

把冰枕拋給千冬歲,毛巾臉盆給喵喵,自己則丟下傳送陣不知道跑哪去了。

  「喵喵快去吧,要不然漾漾會不舒服。」千冬歲輕輕的安慰道,然後拉著喵喵一起去準備後事...喔不是,是照顧發燒病人的前置作業!
  
  
  * * *
  
  
  「...不舒服......好一點...暴力......感冒......」隱隱約約有人在我附近說話,是蓬毛土著。

  「...笨...燒......重...」聲音聽起來雖然冷涼低柔,卻讓我感到安心、很想睡...

  那就睡吧......有人這麼說,然後,一隻涼涼的手放到我頭上,好舒服...晚安...
  
  

  就像之前的每次發燒過後,渾身無力不說,張開眼睛就覺得一陣酸澀乾痛。

  我閉著眼睛伸手摸向床頭,摸來摸去都找不到我想找的那個小罐子,不得已,坐起身,微微睜開酸痛的眼,緩緩看向床頭...

  「...藥水呢?」聲音低啞難聽。

  「什麼藥水?」一把淡漠的嗓音在附近響起,然後手上被塞了一個杯子,「喝掉,賽塔為你調的。」

  「...」喔學長啊,你好。身體詭異的不適感讓我沒多餘的力氣去想要怎麼使用敬語。

  沒什麼異議的喝掉杯子裡溫潤甘甜的飲料,這次的發燒讓我全身無力,果然是安逸太久了。

  喝掉賽塔的愛心飲料(?)之後,感覺原本軟趴趴的身體漸漸的有了力氣。

  「呼...」吐了口氣,將杯子放在一旁的櫃子上,倒頭,拉上被子蒙頭大睡。

  「褚,」學長拉住我的被子,「等一下。」

  「...啥?」剛睜開過的眼睛現在閉上反而更痛了,但是這股刺痛感卻沒辦法舒緩,因為眼睛已經痛到連眼淚都流不出來了,突然我感覺到一隻微涼的手覆上我的眼皮,學長低聲唸了幾句,某種涼涼的感覺拂過眼皮,眼睛的灼熱刺痛感消失了。

  「好了。」

  「謝謝學長,」我微微笑了,「晚安。」

  「嗯。」
  
  
  
  
  END
  
  
  * * *
  
  
  是的,END了,你沒看錯。(正坐)
  沒有後續沒有交代,就是這樣,晚安。(逃)
  
  
  好啦,我再來想想看有沒有學長視角的發燒嘛~(委屈)
  你們幹麻這樣強迫人家?!(從頭到尾只有妳在自HIGH吧?!)
  
  
  好啊,會END在奇怪的地方是因為...我覺得漾漾已經崩壞了,他最好會是這種反應啦!(指)
  學長也不像學長...他不可能會溫柔的幫漾漾舒緩眼睛疼痛啊~~~(掩面)
  他一定是直接先巴下去再叫獅頭來做治療啊!Q口Q(淚)
  所以,來,大家跟我一起把雙手壓在臉上,用力擠壓,然後,用盡力氣大聲尖叫:「這不是學長不是學長不是學長----這不是漾漾不是漾漾不是漾漾-----」
  ---吶、懂了嗎?(踹倒)
  
  
  請原諒作者無能。真的真的請原諒。(跪RZ)
  
  
  對了,漾漾在找的是眼藥水,呃,其實也不是藥水啦,是生理食鹽水,眼睛很乾的時候很好用喔!
  因為上了大學之後每天都在吹冷氣,吹的我眼睛好乾好痛!(用力揉)
  哈哈,被我拿來這樣猛滴還真是有點蹧蹋!(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