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萬歲!(歐)
  ※我的設定是學長回來了之後的設定,所以漾漾高三了喔~(或許吧?!)
  ※因為我不會寫丹恩,所以這邊的漾漾不是代導人,很對不起想看丹恩的各位大家!(鞠躬)
  
  
    
  
  
  * * *
  
  
  「冰炎,」夏碎溫吞的微笑著,「今年的聖誕節怎麼樣?」
  
  「什麼怎麼樣?」皺眉瞪向搭檔,到底是搭檔講的話太意謂不明了還是自己被褚傳染變笨了?
  
  「唉,」夏碎無奈的嘆口氣,像是對搭檔的不開竅感到無力,「我是指,你有什麼打算?」
  
  「打算?」頓了一下,開始仔細思考這個問題。
  
  『喔終於開始思考了!』無奈的笑著想。
  
  「你呢?」突然偏過頭詢問。
  
  『想當參考?』夏碎微笑著接下這記直球,並狠狠回擊:「我跟歲約好要一起去原世界過節了。」
  
  果然狠狠命中紅心!
  
  「嗯。」紅紅的眼瞇起,不知道在計算什麼。
  
  「褚,應該是要回家的吧?」善意的提醒,「畢竟是團圓的節日啊。」
  
  「嗯。」因為前幾天就開始聽他在那裡腦殘著不回家耳朵會被擰下來煲湯之類的......
  
  「那你有什麼打算?」夏碎循循善誘著。
  
  「沒有。」挑眉看了夏碎一眼,像是在說:想套話?
  
  「唔、」夏碎也不再苦苦相逼,只是寓意深遠的笑道:「那你最好要快點,我聽歲說,褚打算一個人帶著冰冰回家過節。」
  
  冰炎狠狠的被打擊到了。
  
  夏碎不顧友人已經僵化的表情,雲淡風輕的說:「情人節那次並不算告白吧?充其量不過是『心意』而已。」
  
  冰炎瞪著惡劣的搭檔,無法言語。
  
  
  * * *
  
  
  幸好後天的聖誕節學校沒有辦任何詭異的活動!我暗自慶幸。
  
  前年的聖誕節簡直是災難全武行啊...誰叫那隻雞差點把人家聖地整片燒掉!那是聖地欸!我囧!這樣亂來真的不會被詛咒嗎?!
  
  不過幸好這一年來,我都沒有發生什麼不好的事,扣掉平常被其他人拖來拉去、被學長抓去出奇怪任務以及老是想吃掉我的美人魚雕像之外,其實這是很平安順遂的一年。自從跟大家在一起之後,我就沒有繼續衰下去了,這都是大家的功勞吧!
  
  我忍不住微笑。
  
  「......那漾漾呢?」喵喵漂亮的臉冷不防的在我面前放大。
  
  「咦咦咦?」我嚇的往後跌了好幾步,幸好一直默默的在後面的萊恩接住了我。
  
  「漾漾有什麼聖誕節計畫嗎?」喵喵眨著眼睛問。
  
  「沒有,那天我要台中。」說到這個...「那個、喵喵,妳有沒有那種可以馬上治好傷口的藥膏?」
  
  「嗯?漾漾受傷了嗎?」喵喵擔心的問,「要不要喵喵幫你看一下?」
  
  「呃、沒有啦!我沒有受傷啦!我只是怕回原世界又受傷不能馬上到醫療班治療。」順便預防萬一啦!要不然耳朵被老媽擰去丟廚餘可不是好玩的!
  
  「嗯!喵喵有很多!」喵喵開始往她那通往三度空間的異次元百寶袋掏著,掏出好幾種不一樣的藥膏塞到我手上,「這個擦上去不管傷口多深都可以馬上癒合、這個擦了可以治肚子痛、這個擦頭痛、這個是酸痛、這個防蚊蟲叮咬......」林林總總十多條藥膏,我囧笑著留下治傷口的跟治肚子痛的。
  
  「所以,漾漾要回家囉?」
  
  「嗯,」我微微苦笑,「已經太久沒回家了,我怕我媽會忘記她還有個兒子。」
  
  「那冰冰呢?」
  
  「冰冰?當然也要一起回家啊!」我可不敢把他托給那群黑袍或是輔長,誰都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一天之後身上多了個「什麼東西」吧?啊沒想到我已經被完全制約了,才幾天而已就從寵物變成「我的孩子」了!我汗!
  
  還是自己帶比較好!
  
  「漾漾,你都沒有特別打算嗎?」喵喵歪著頭問。
  
  「特別打算?」我頓了一下,「我想我會帶冰冰去看看我們那邊的聖誕節吧!我記得每年都會有一些特別的節目...喵喵你們要一起來看看嗎?」
  
  「喵喵也要回家~抱歉了漾漾~」喵喵不好意思的說。
  
  「我跟夏碎學長有活動,抱歉了。」千冬歲推推眼鏡,微紅著臉說。
  
  「我要去找限量飯糰...」萊恩的聲音很飄忽,語氣卻帶著莫名的執著,「抱歉...」
  
  「這樣啊,」大家都有活動啊!「祝大家玩的愉快囉!」
  
  「嗯!也祝漾漾、千冬歲、萊恩聖誕節快樂!」喵喵很開心的說。
  
  「你們也聖誕節快樂!」我笑著回道。
  
  
  * * *
  
  
  聖誕節前一晚。
  
  我牽著冰冰,抱著盥洗用具跑去敲學長的門。
  
  「叩叩叩。」
  
  「進來。」
  
  小心的開了門,看見學長穿著便服坐在沙發上看蟲字書。
  
  真可怕,火星人就是不一樣,居然可以在出完任務後還這麼認真的看火星書!
  
  「褚!」紅紅的眼瞪過來,「你到底要不要洗澡?」然後在看到冰冰的時候皺了下眉。
  
  那種語氣大有你再不閉腦去洗澡,我就把你丟給黑館的......和......!讓聖誕節變成你褚某人的忌日!
  
  「既然知道怎麼還不閉惱?」
  
  「學長對不起吵到你了!」我馬上抱起冰冰溜進浴室。
  
  
  
  冰炎看著褚冥漾抱著那隻礙眼的小鬼迅速的溜進浴室,不禁有點懊惱加火大,錯失了問話的時機。
  
  
  
  一邊給冰冰沖著熱水,我一邊開始對今天發生的事做個例行性總結,嗯、就是腦殘。
  
  嗯、對了,冰冰的耳朵不曉得可不可以讓輔長下個咒把它藏起來?或是戴那種很可愛的毛線帽?現在剛好冬天,戴帽子也不會很奇怪,但是折到耳朵會不會不舒服?所以還是下咒好了?
  
  我戳戳冰冰的耳朵,困擾的皺著眉。
  
  「漾~會癢~」冰冰咯咯笑著壓住我搔弄他耳朵的手。
  
  「抱歉,我剛剛在想事情。」我笑著看向笑的眼彎彎的冰冰。
  
  正當親子(?)氣氛正好的時候...
  
  「砰砰砰!」門突然被大力的敲著,我嚇了一大跳,冰冰抖著耳朵看向門口。
  
  又、又怎麼了嗎?
  
  「褚!洗澡安靜一點!」
  
  呃、是...連想點事情都不行,而且不是說已經收回監聽的能力了嗎?根本騙人!欸不對啊!我怎麼到現在才注意到學長沒有收回監聽的能力?囧!
  
  「褚!!」學長暴躁的在門外喊。
  
  是說,學長你都不怕嚇到小孩嗎?
  
  「褚------」
  
  對不起我腦誤!
  
  接下來的時間我真的一點都不敢亂想,完全的發呆放空,要不然我大有可能光溜溜的被丟到黑館樓下被那些......玩死啊!
  
  「學長謝謝我好了!」走出浴室後,我牽著冰冰迅速道謝,抱起臉盆就要走,省得等下又莫名的惹到學長!
  
  「等一下。」正當我成功的碰上門把時,卻又被學長叫住。
  
  我的天啊啊啊------儘管我心裡在用力尖叫著想逃跑,但為了日後小命著想,我還是乖乖的去面對學長。
  
  「什麼?」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的問,然後偷偷的把冰冰護在後面,很怕學長等下真的對我施行鞋底的教育的時候會傷到冰冰。
  
  不能怪我這樣啊!誰教最近的學長太奇怪了,老是有意無意對我放冷氣、三不五時有殺氣,我真的會怕啊啊啊---
  
  「褚,你、可、不、可、以、安、靜?!」學長額冒青筋說,然後用力的瞪了我腳邊一眼,我眼角一瞄,冰冰正在對學長吐舌頭扮鬼臉。
  
  天啊啊啊!!冰冰冰冰----
  
  「褚!安靜!!」
  
  瞬間閉腦。
  
  我一安靜下來,學長又不再說話,只拿紅紅的眼睛瞧著我。
  
  「學長有事嗎?」你不說話我怎麼知道你在想什麼?我又不會讀心!而且沒事的話我想趕快回房間了,我怕冰冰會感冒。
  
  「他沒那麼脆弱!」學長冷冷的拋出一句。
  
  「就算是守世界的人,再怎麼說,冰冰也是個小孩吧!」我對學長那種不在乎的語氣感到有些生氣。
  
  「嗯嗯!漾說的對!」冰冰用力點頭附和,大大的眼睛不甘示弱的瞪住學長。
  
  我囧!冰冰你不要這樣啦!要是等下你被學長抓去怎樣怎樣我也救不了你啊!誰打的過火星人啊?!
  
  學長瞇眼看著我,像是在考慮要不要把我打死,那眼神看的我怒氣全消,很孬的想逃走。
  
  「褚,」就在我真的想不顧一切帶著冰冰拔腿就跑的時候,學長開口了,「聖誕節要怎麼過?」
  
  「欸?」我搔搔頭,話題太跳tone我有點跟不太上。
  
  「我聽夏碎說你要回原世界?」
  
  「是沒錯啊,」我看了依然瞪著學長的冰冰一眼,「順便帶冰冰去玩玩,而且學長不是早就知道了嗎?」老是偷聽我的心聲的人怎麼可能不知道?
  
  「是嗎。」學長淡淡的說了之後就沒再開口了。
  
  怎麼......聽起來不像是問句喔?呃、那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
  
  學長又看了冰冰一下才點點頭,我馬上帶著冰冰逃回房間!
  
  最近的學長果然很詭異!
  
  
  * * *
  
  
  「所以說,」把一直揉著眼睛說要幫忙卻老是礙手礙腳的小亭妹妹送上床後,夏碎慢吞吞的捧了茶具開始泡茶紓壓,柔和的沖開茶葉,說話的語氣相當緩慢而且詭異,「你就這樣把褚放回家了?」
  
  「嗯。」冰炎煩躁的應了一聲,隨手拿起夏碎泡的綠茶,一口飲盡。
  
  「茶不是那樣喝的。」半夜正好眠卻被挖起來的夏碎,看見號稱天才的無敵搭檔如此煩悶後,心裡那口悶氣總算消了一點,便悠哉的捧起茶杯啜了一口。
  
  「囉唆!」紅紅的眼瞪了一下幸災樂禍的搭檔兼友人。
  
  「所以你的問題是什麼?」夏碎瞇眼悠閒的開口,「怕那隻小兔子會對你構成威脅嗎?」
  
  「才不是!」冰炎煩躁的開口,皺著眉卻不知如何解釋。
  
  「喔~」唇畔很故意的挑著一抹刺眼的微笑,「是因為褚、還、不、開、竅嗎?」
  
  「對!」發現否認沒用而且還會被個性很差勁的搭檔嘲笑兼調侃之後,冰炎索性乾脆的承認了。
  
  「這很簡單啊,」夏碎溫吞的笑了,「告白你懂吧?」
  
  「...」冰炎看著笑的很無辜的夏碎,暗暗的覺得以後不要在半夜把這位起床氣極重的搭檔挖起來討論人生大事了。
  
  
  * * *
  
  
  『告白你懂吧?』
  
  「我當然懂...」小小聲的咕噥,「但是不開竅就是不開竅啊...教育了那麼久也沒看他變的多聰明...」
  
  「偉大的黑袍殿下的興趣就是站在人家門口像女人一樣碎碎念嗎?」身後傳來水晶般冷淡剔透的聲音,轉頭一看,果然是褚家大魔女--褚冥玥。
  
  「妳好。」側身讓開,淡淡的打個招呼,不失禮貌,但也沒多熱絡。
  
  「來找那個笨蛋?」褚冥玥一手提著一個大袋子,一手推開大門,「他剛剛帶著那隻紅眼兔出門逛街了。」
  
  那句紅眼兔怎麼聽怎麼刺耳!不曉得是在暗示什麼?!
  
  看著冰炎神色自若,但嘴角微微抽動,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被什麼刺激到,達到捉弄目的的褚冥玥微笑的問:「要進來等嗎?放心吧,我媽我爸今天不在,他們去健行爬山促進感情了。」
  
  「那我就打擾了。」冰炎微微頷首。
  
  果然是大人物呢,做事俐落不拖泥帶水,雖然脾氣差了點,但知所進退,懂的忍耐,那小子的眼光不錯!雖然他本人毫無自覺!真是個蠢蛋!
  
  褚冥玥揚著一抹算的上溫柔的笑容,領著偉大的黑袍殿下進門了。
  
  
  
  「我回來了!」我抱著走路走累了的冰冰,對著玄關說。
  
  「回來就好!」老姊站在我面前盤著胸,「有你的客人,去招待一下。」
  
  「咦?」喵喵他們不是都要各自回去過節嗎?
  
  「客人?喵喵姊姊嗎?」冰冰歪著頭問。
  
  「不是喵喵。」老姊楊起一抹幸災樂禍(詭異?)的笑容,「去看了就知道了!快去啊,讓人家等太久不好!」
  
  「呃?」除了他們之外我想不出還有誰會來拜訪我,不過,誰都好,千萬不要是西瑞!
  
  「還發什麼呆?!」老姊用力的巴了我的頭一下,這習慣真的很糟!
  
  「喔好啦!」我摀著頭。
  
  「我要出門去,你和你的朋友等下自己解決晚餐。冰箱裡有蛋糕和巧克力,桌上有餅乾,自己拿去吃。」說完就很帥氣瀟灑的出門了,連幾點要回家都沒說。
  
  我把冰冰放下,走到客廳,看到一個我這陣子很不想看到的大魔王!
  
  「誰是大魔王?」退去偽裝的紅色眼睛帶著濃重的殺氣瞪向我。
  
  「呃、腦誤腦誤!」我一秒道歉。
  
  「漾~他怎麼會在這裡?」冰冰鼓著臉頰,不滿的問。
  
  呃、對啊,學長你怎麼來了?今天沒有任務嗎?不用回去無殿陪扇董事或是你師父嗎?
  
  「他們不用人陪。」學長淡淡的說,「你還要在那裡站多久?」
  
  「呃、喔!」怎麼在自己家,我反而比較像個客人?
  
  我拉著冰冰坐到學長斜對面,不太敢跟學長面對面,總覺得最近的學長真的不是普通的怪。
  
  「褚。」學長直直看著我,好像是有什麼重要的事要說,我不自覺的正經起來。
  
  「你......情人節那次,是真心的嗎?」
  
  「咦咦咦?」我一瞬間反應不過來,等暸悟到學長說了什麼之後,臉克制不住的紅了起來。
  
  「褚。」學長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低低的、帶有笑意。
  
  耳邊?我轉頭一看,差點沒被放大的俊臉嚇死!什、什麼時候坐過來的啊?冰冰呢?冰冰呢?
  
  「少沒情調了!」學長沒好氣的說,「現在換你聽我說了!」捧著我的臉不讓我轉頭。
  
  「我也是真心的,」學長很認真的看著我,「褚,我是認真的、很認真的。你也是嗎?」
  
  真心、真心什麼啊?!
  
  我的臉整個紅到不行,視線亂飄就是不敢對上那雙紅眼。
  
  「褚,我是真的喜歡你的。你的回答呢?」
  
  學、學學長------你在說什麼啊啊啊啊?!今天是聖誕節欸欸欸欸---不要這樣玩好不好?!
  
  「我說了我是認真的!」學長用力強調,然後頓了一下,「你再亂腦抽你試試看!」
  
  是是是----!!!!
  
  「所以答案呢?」
  
  「呃......」我莫名想起那個奇怪巧克力店老闆的話:『特別的人。一個很特別、很特別的人。會讓你常常想到他...』
  
  「所以答案呢?」學長的紅眼微瞇,嘴角翹翹的,可惡!他一定聽到的我的想法!我整張臉紅到脖子去!
  
  「......喜歡...」我小小聲的回答,聲音顫抖。
  
  「我沒聽見!」學長惡劣的笑著。
  
  「......呃、」我被逼到淚水都要流出來了,然後不顧羞恥的大吼:「我喜歡啦!!!」
  
  「呵呵。真不錯。」意謂不明的笑著。
  
  「咦?」學長的臉在我眼前放大,我眼睛瞪成鬥雞眼,瞪的頭好暈。
  
  「閉眼。」
  
  我乖乖的閉起眼,享受學長難得的溫柔。
  
  分開之後,學長微笑著靠到我耳邊說:「我收到你的聖誕禮物了,聖誕節快樂,褚。」
  
  很惡劣,這個人。我脹紅著臉想。
  
  事後,我的臉整晚克制不住的發紅發燙。
  
  
  
  
  「呵呵,希望冰炎成功了!」夏碎看著窗外的雪說。
  
  「我也希望漾漾能夠發現自己的心意。」千冬歲與夏碎並肩坐著,嘴角微勾的說。
  
  「嗯,聖誕節快樂,歲。」夏碎轉頭對著親愛的戀人微笑。
  
  「聖誕節快樂。」不自在的微微紅了臉。
  
  夏碎輕笑著把他微紅的臉蛋勾起,輕輕的甜甜的印了一個吻。
  
  「メリー クリスマス。(聖誕快樂)」夏碎輕輕的說。
  
  
  
  
  
  END
  
  
  * * *
  
  
  呀~~終於完成了!(滾來滾去)
  但是結尾好虛喔!(歐)
  整個就是清淡如水啊!沒有激情!(再歐)
  
  
  我承認最後的碎歲是我的小小私心XD
  還有那句日文,是我最近在玩web-kare時的愛的標語!(歐爛)(並不是)
  
  
  總之,謝謝大家的觀賞,希望大家不管喜歡或不喜歡都留言一下喔!
  有沒有人可以跟我說要怎麼讓文章激情起來?QAQ
  (激情苦手啊我!!)
  
  
  喔我的激情不是指H啦!(汗)
  是熱情啦!!!(用力澄清)
  
  
  還有褚爸褚媽那個「健行促進感情」是真的!我同學的爸媽真的在聖誕節去爬山健行促進感情!=口=
  我當時聽到整個笑翻了欸!!!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