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漫長的洗澡之旅~(歐)


  
  
  * * *
  
  
  是說,我神經再大條,也沒辦法泰若自然的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吃蛋糕啊!你們兩個真的有過節是不是?除了不小心長了「有點」像學長你之外,我想不到其他惹火你老大的理由啊!
  
  「褚!」學長紅眼瞇過來,我馬上撇開視線、縮起脖子。
  
  「你對漾那麼凶幹麻?」冰冰嗆回去的同時,不忘把頭上會蓋掉他氣勢(?)的毛巾拉下來。
  
  「關你什麼事?」學長毫不客氣的跟冰冰對嗆起來。
  
  然後兩個用目光開始廝殺,殺氣節節上升,讓我個路人甲很怕啊啊啊啊啊-----眼見學長已經要把爆符抽出來,冰冰已經要衝上去時,我眼一閉心一橫,反正學院裡死不了人,了不起會很痛而已!
  
  「米納斯!」我拍拍手環叫出米納斯,「把冰冰包起......」
  
  「碰!」一個爆炸聲響起,我傻眼的看著眼前的XL號冰冰突然變回XS號了!衣服散了一地,冰冰光溜溜的坐在沙發上對我眨著眼睛。
  
  「冰、冰冰!」我馬上把他抱起來,用我這輩子最快的速度撿了一件衣服把他包起來,然後左看右看,不管我怎麼看,就是跟之前的小冰冰一樣!怎麼會這樣?這是什麼副作用嗎?還是冰冰又哪裡不舒服?
  
  我用額頭輕碰他的額頭,手摸向他的脖子,體溫都正常啊!身上也沒多個東西或少個什麼啊!那到底是怎樣?不會是學長房間的人偶跑進浴室亂搞什麼惡趣味,故意對冰冰惡作劇吧?!果然跟學長一個樣!可惡的死人偶看我轟爛你!
  
  已經顧不得腦聲被聽到會不會被學長拖去種樹滋養黑館了,我現在只擔心冰冰又怎麼樣了!
  
  「漾~」冰冰眨著紅眼看著我,小小的耳朵抖了幾下,「冰冰變回來了...」
  
  「怎麼會這樣?」我真是欲哭無淚了,冰冰好不容易熬過那種不舒服的變大過程,現在一秒就變回原來樣子是怎樣?
  
  「因為漾不喜歡冰冰變大啊...」冰冰眼眶開始凝聚水氣,紅潤小嘴也顫抖著,好像就快哭出來了,「所以冰冰就跟蛋蛋精說冰冰不要變大...」
  
  「蛋、蛋蛋精?」那是什麼?奶粉嗎?還是什麼麵粉糊??那到底是什麼欺騙(?)我家小孩的無良東西啊?!
  
  「但是蛋蛋精說冰冰已經長大不能變回原來的冰冰,所以冰冰就跟蛋蛋精說,晚上變小冰冰,白天當大冰冰,這樣就可以晚上跟漾睡覺覺,白天也可以跟漾去學學了...」越說,小臉垂的越低,聲音也跟著降低。
  
  「呃......」基本上,就是晚上變小、白天變大就是了!?
  
  「漾生氣了嗎?因為冰冰不乖...?」冰冰的軟嫩聲音因為情緒低落而有點不穩。
  
  「唉!」我嘆口氣,抱著冰冰坐下,揉揉他的小臉,「沒有啊,我沒有生氣喔。」一手揉揉他半乾的銀髮,一手摟著他,給予安慰。
  
  「真的嗎?」冰冰仰起小臉看著我,紅眼用力的眨著,「因為蛋蛋精說這樣不好,冰冰以為漾會很生氣很生氣、很生氣很生氣...」還連續用四個很生氣勒!我有這麼壞嗎?
  
  「我沒有生氣啦,我只是很擔心你又......嗯、不舒服啊,像今天那樣啊,冰冰身體冷冷的、不舒服啊!」我實在拿他很無奈,但是沒辦法啊,他還是個小小孩子啊!唉,教養果然很重要!
  
  「冰冰不喜歡今天覺得冷冷的,」他吸了吸鼻子,小手揉揉眼睛,「但是喜歡漾抱抱、唱歌...」
  
  喔真是太可愛了!我忍不住摟緊他,「不哭不哭,冰冰不哭~我真的真的、真的真的沒有在生氣!」
  
  「嗚嗚嗚~~~~漾~~~~」冰冰用力摟住我的脖子,小臉埋在肩窩,全身微微顫抖,我已經感覺到淚水濕透了肩膀,幸好我等下就要洗澡了!
  
  「嗯嗯,不哭不哭喔~」嘴中喃喃唸著一些無意義的安慰話語,一邊微微苦笑著,「我不會討厭冰冰的,也不會隨便對冰冰發脾氣的,因為我喜歡冰冰啊!」小手環的更緊,耳朵在我頸邊微微顫抖,搔的我好癢,忍不住縮了一下。
  
  拍著冰冰小小的背,我忍不住笑了,就是這麼可愛、這麼讓人放不下心啊!你說你去上課之後,我該怎麼辦?
  
  
  
  冰炎的臉色已經是鐵青到一個極致了。
  
  望著眼前感人非常的親子天倫小劇場,他覺得自己沒啥耐性的脾氣已經快爆發,連不斷放冷氣想凍他們也沒用!因為冷氣一靠近他們方圓兩公尺就會被不明的「粉紅暖氣」消融!
  
  冰炎頭一次覺得自己的血緣之力弱掉了......
  
  紅眼緊盯著那討人厭的小兔子坐在學弟的懷裡,要哭不哭的樣子很讓人火大!
  
  一邊看著感人肺腑的親子天倫戲碼,一邊聽著學弟腦廢,真的讓人很不爽很不爽、很不爽很不爽!靠!什麼叫惡趣味?!還有那隻是怎麼回事?!!居然得、寸、進、尺的攀到褚身上!!!!還說什麼喜歡抱抱唱歌?!!!!
  
  某黑袍的青筋猛冒,但某學弟不但沒察覺,還不斷散發「粉紅親子光線」(?)刺激冰炎脆弱的理智。
  
  更刺激的是,雙方不斷傾吐愛意(?!)讓冰炎更是上火!差點想換出烽云往那隻兔子身上戳下去!
  
  這已經是第二次自家學弟因為那隻討厭的兔子而嚴重忽略的冰炎,讓冰炎有種想踹死他再送去給提爾復活的衝動!
  
  冰炎深深覺得再不打斷這齣詭異的親情劇,等一下真的會忍不住先種了那隻兔子,再巴死那愚蠢到家的學弟!
  
  
  
  「褚!」學長冷冷的、不耐煩的說,「你不是要洗澡?再不去你明天就別想準時爬起來了!」
  
  「啊!」我用力的跳起來,肩上的冰冰不小心被我撞到下巴,「喀!」一聲滿大聲的......
  
  「冰冰!」我飛快的把冰冰放到沙發上,捏住他小小的下巴,「嘴巴張開!」
  
  冰冰眨著淚水快要溢出來的紅眼,抿著嘴唇死命搖頭。
  
  他快哭出來,我也急的快哭出來了,「冰冰,嘴巴張開讓我看一下,好嗎?」
  
  冰冰很不情願的微微張開小嘴。
  
  「啊啊啊啊啊啊-----」我看著那破洞開始慘叫!「學長學長學長學長學長-------破洞了破洞了破洞了破洞了啊啊啊啊------」
  
  冰冰合起小嘴,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我又看著學長。
  
  「閉嘴!」學長起身走過來,用盡全力往我後腦巴下去,然後捏住冰冰下巴瞇眼往他嘴裡瞧,「不過就是個洞!」
  
  「是個很大的洞!」我用力強調。
  
  都流血了啊.....一定很痛......我心疼的看著冰冰。
  
  「流這一點血死不了的!」學長低聲唸著百句歌,「好了!」臭著臉鬆開冰冰下巴,然後站起來環胸看(瞪?)著冰冰。
  
  我抱起冰冰,揉揉他的小臉,「還會痛嗎?」
  
  「不會了,」冰冰搖頭,然後彆扭的轉向學長,「謝謝......」
  
  「哼!」學長冷哼一聲後再順手巴了我一下,「大驚小怪!」就回到位置上繼續看書。
  
  「喔!」我揉著後腦,「冰冰、我要去洗澡了,你要一起嗎?剛剛哭的身上都黏黏的了。」我摸摸他的小臉和脖子說。
  
  「嗯!」冰冰含著眼淚點頭。
  
  我帶著冰冰走向浴室,然後學長半途把我攔住,伸手抱(搶?)走我懷裡的冰冰,「學長?!」你不是很討厭冰冰的嗎?!
  
  「你去洗,我幫你顧著。」學長自顧自的把冰冰拎回沙發,把那盤我還沒吃的蛋糕塞到冰冰手上。
  
  「呃...」我對於學長粗暴但是不得不勉強自己溫柔的舉動感到很不解。
  
  「還站著幹麻?」學長用力的瞪著我,「去洗澡啊!」
  
  呃、但是我很不放心冰冰......還有,他還小,不太會用叉子,學長你幫我餵他一下...?
  
  「囉唆!」學長粗魯的搶過冰冰手上的叉子,冰冰瞪了他一眼,學長也凶回去,兩個人就這樣僵持不下。
  
  我無奈。
  
  「冰冰,來,我們洗澡吧!蛋糕明天再吃。」我對冰冰伸出手,冰冰馬上從沙發上跳下來,咚咚咚的跑過來牽上我的手,仰頭開心的看著我,天啊!好可愛!
  
  「喀!」一聲,好像有什麼東西斷掉的聲音,我回頭一看,學長安穩的在沙發上看他的磚塊書,嗯、是我聽錯了吧!
  
  
  
  「喀叩!」浴室門關上的那一刻,褚冥漾沒注意到的是冰炎狂冒青筋的臉,以及地上折成兩節的銀製叉子。
  
  
  * * *
  
  
  我拉下冰冰身上包的亂七八糟的布料,轉開浴缸的水,抱著冰冰小心的坐在浴缸邊緣,一邊等水滿一邊先幫冰冰洗頭。
  
  一邊哼著洗頭歌,一邊輕輕的搓著冰冰的頭髮,小心的不要去碰到耳朵,為了不讓冰冰耳朵進水,我練習的好久才抓到訣竅,剛開始的前幾天老是讓冰冰耳朵泡到水,現在就不會了,所謂的駕輕就熟嗎?
  
  小冰冰也很開心的玩了滿手泡沫,我突然有個疑惑.........
  
  「冰冰,你還記得變大的時候嗎?」
  
  「嗯、記得喔!」冰冰很開心的說,「冰冰全~都記得喔!」口吻中滿是「漾快稱讚我漾快稱讚我」的語氣。
  
  「好厲害!」我笑了,「那冰冰為什麼要跟學長瞪來瞪去呢?」
  
  「冰冰不喜歡有人跟冰冰搶漾!」耳朵晃了兩下,思考著要怎麼形容比較好,「那個人老是、老是...欺負漾!」
  
  「學長兇歸兇啦,但是還是會幫我啊!」
  
  冰冰晃著兩隻小腳,耳朵有點半垂,可憐兮兮的樣子。
  
  「我沒有生氣喔,」我澄清,「只是想知道為什麼冰冰不喜歡學長。」
  
  「冰冰也不知道!」噘著小嘴,紅眼不滿的瞪著自己的小手。
  
  「這樣啊......」我看只能問大冰冰了!問學長一定問不出來!
  
  
  
  門外的冰炎坐在沙發上,狠狠的瞪著門板,每聽他想一句就冒一個青筋,氣褚冥漾那個白痴不懂,同時又慶幸現在的小兔子還搞不清楚狀況,但是變大的那隻就很難說了......想到剛剛互瞪時那燦紅的眼神就令冰炎不自覺的想皺眉。
  
  希望事情不要太複雜......無奈的垂眸繼續看書。
  
  
  
  「漾~冰冰明天也要去學學!」我一邊幫冰冰沖去泡沫,一邊聽他開心的說話,「冰冰變成大冰冰去跟漾上學學!」
  
  「但是我跟冰冰不同年級,冰冰會在國中部,我是高中部。」一邊沖水一邊輕輕按摩的冰冰的頭皮,「也不同教室、不同地方。」說到這裡我就有點擔心了......冰冰跟學長長相一模一樣,除了個性完全不同之外,根本毫無差別,這樣讓他去上課真的好嗎?寵物會有幻武嗎?
  
  「冰冰有幻武嗎?」我關掉蓮蓬頭,忍不住問了。
  
  「幻武?」冰冰歪頭,「沒有,冰冰不能跟幻武訂契約,冰冰已經用生命跟漾訂契約了,冰冰不能有兩個契約喔~」
  
  「這樣啊,」我皺眉看著冰冰,「怎麼辦?」
  
  「冰冰會保護自己喔~漾不用擔心~」冰冰拍拍我的手,認真的說。
  
  「......」這要我怎麼不擔心?!
  
  「冰冰變大冰冰的時候可以用符符喔!」很認真很認真的強調。
  
  「咦?」我是真的嚇到了!可以用符嗎?我沒教過你欸!你怎麼會的?!這是自動設定好的嗎?!
  
  「所以漾不要擔心、好嗎?」
  
  看他很認真的樣子,我點頭,然後我又想到一個問題,「冰冰,『ㄉㄢˋㄉㄢˋㄐㄧㄥ』是什麼?」
  
  「蛋蛋精就是冰冰的蛋啊~漾不是知道嗎?」冰冰很困惑的歪著頭,小手劃了一個大圈,「一個金色的蛋蛋啊~」
  
  「嗄?!」我囧到了!
  
  
  
  
  TBC
  
  
  * * *
  
  
  太好了,冰冰終於要去上學了!(癱)
  勢必會引起一陣(大大大大大)騷動!
  總之,就看明天了!(癱倒)
  
  
  呼!洗個澡也要拖那麼久,真討厭!(喂!誰寫的啊?!)
  
  
  是說,有沒有人知道現在的狀況是怎樣?(擔心)
  當小小冰變成(白天的)大大冰的時候,他會從原本的5歲心智變成14歲,所以表達能力、行為動作都會比較成熟,所以才會說話那麼流利(犀利?);而5歲的小小冰比較可愛,什麼都不懂(包刮感情...?),只喜歡膩著漾漾,這樣的設定OK嗎?了解嗎??
  (我很怕有人不懂啊!)
  
  
  好了,照例感謝看了這篇文的大家!(正坐)
  (是說、那些鑑閱是怎麼回事啊啊啊啊啊------)
  
  
  錯字請糾正,不合邏輯請糾正,語法錯誤請糾正!謝謝!(鞠躬)
  (喔這篇字數爆多的!ˊˋ)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