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啊、在學校要乖啊!不要亂來(?)啊!QˇQ(何淚?)
  要不然我很難寫啊!(淚)


  
  
  * * *
  
  
  陽光刺激我的眼睛,我愣愣的張開眼睛,眨了眨,腦袋根本還糊在一起,但是不忘往懷裡看一眼。
  
  「呃、冰冰...?」沒有在睡覺,那是在哪裡?吃早餐嗎?還是去樓下跟那群恐怖黑袍玩?那保佑他千萬不要遇到奴勒麗和那惡趣味伯爵......
  
  我癱在床上緩慢的做著醒腦運動,然後慢吞吞的起身,下床。
  
  是說......我房間的窗簾怎麼自己拉開了?.........................又是那隻恐怖人偶嗎?我不是叫他乖乖待在浴室等我出門再出來活動嗎?
  
  「漾!」學長突然在我眼前出現,跟我貼的很近,我倒退了三步!
  
  「漾,早!」紅眼笑的彎彎的。
  
  「............冰冰、早啊。」我愣了很久才反應過來。
  
  「漾怎麼了嗎?」冰冰擔心的皺眉,「雙眼無神、人也呆呆的。」
  
  「不、」我遮著臉打了個呵欠,「我沒睡好......」
  
  「又打電動熬夜嗎?」冰冰不贊同的直皺眉,耳朵也晃著晃著。
  
  「............................................................我擔心的睡不著。」等下就要去登記了,學長說登記完就可以直接去上課了,一點緩衝時間或是適應期什麼的都沒有嗎?
  
  「不用擔心,」冰冰眨眼笑了,摸摸我的頭,「我會保護自己的,簡單的逃命符咒我也會!」
  
  愣愣的看著他的笑容,漂亮的手拍著我的頭,我發現不管是哪個都會讓我臉紅。
  
  「褚!你還在幹麻?!」學長用力的踢開門版,氣勢磅礡的站在門口,「不是要去、登、記?」
  
  學長這麼一吼,我馬上從呆愣中回神,趕緊抱了盥洗用具就往學長房間衝。
  
  學長拜託下次請敲門啊啊啊-----
  
  
  * * *
  
  
  登記啊,我還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冰冰真的變大了冰冰要去上課了、冰冰真的變大了冰冰要去上課了、冰冰真的變大了冰冰要去上課了...........................以下重複N+1次。
  
  「啪!」學長用力的貼上我後腦,「你夠了沒!」
  
  呃、感慨一下也不行喔......真是越來越喜歡動手動腳了......
  
  「褚!」紅眼瞇過來,我趕緊看向旁邊乾笑。
  
  學長和我就站在水晶塔前等,因為手續要本人去辦,冰冰又不讓我陪,於是我只好傻愣愣的站著等他。
  
  「你也知道自己蠢!」學長惡意的微笑。
  
  ......學長你跟我一樣沒睡飽嗎?唉、我真的滿擔心冰冰的,那張臉......怎麼好死不死偏偏長的像學長!
  
  「你是有意見嗎?」學長睨著我,但是卻沒巴我踹我,真詭異!而且心情好像很好!
  
  「這麼想被巴被踹?」
  
  不用了謝謝!
  
  「擔心這麼多幹麻?」學長嘖了一聲,「景族的寵物不是好惹的!他們說有辦法就是有辦法,你要相信他!」
  
  我看著學長,學長你今天真的怪怪的!怎麼這麼、呃、和善?平常不是一提到冰冰就翻臉嗎?
  
  「囉唆!」語調有種詭異的愉悅,我寒了!
  
  「漾!我好了!」冰冰從後面抱住我揉蹭,就像小小冰一樣喜歡亂蹭我的臉和脖子。
  
  「好了就好!」我有點不自在的想退開,但是又覺得退開會傷害冰冰,所以只好無奈的任他揉蹭。
  
  「走了!」學長扯住冰冰後領,毫不客氣的把他拖走!奇妙的是冰冰也沒反抗就這麼任學長拖著走。
  
  是說我現在才注意到冰冰穿上制服了,好奇妙的感覺啊,好像看到國中版的學長......我忍不住感慨。
  
  「褚、安靜!」
  
  喔是!.........那個、學長?這樣揪著人走路很不好,把冰冰放下來吧...?
  
  「囉唆!」學長不耐的嘖了一聲,鬆開冰冰衣領。
  
  冰冰理理衣領,拉拉襯衫,但是看不到的地方就沒拉好了。
  
  「冰冰來。」我幫他拉好領帶,折好後面翹起來的嶺子,很順手的把他垂下來的頭髮撥到後面去,一切都很自然......廢話!要不自然的話我這幾天是照顧假的嗎?
  
  「褚、他夠大了,自己會整理。」學長隱忍的聲音從旁邊傳來。
  
  我愣了一下,對欸!這個冰冰不是那個小小冰,我這樣會不會讓他覺得很窘,畢竟青春期也到了啊?...... 嗯、寵物會有青春期嗎?等下去問問輔長好了!
  
  「會。寵物會有。」學長神色複雜的說。
  
  我看著冰冰漂亮的臉,呃?那不就會開始搞叛逆?我實在沒辦法想像冰冰搞叛逆!
  
  「謝謝。」冰冰笑著說,然後像小時候一樣,在我臉上親一個,我摸上冰冰親吻的地方,感覺...有點奇妙。是說,給小冰冰親不會怎樣,但是給大冰冰親就覺得好怪!
  
  「走了!」學長不耐煩了。
  
  啊是!我順手牽起冰冰,才發現,現在這個冰冰不用人牽,但是現在突然放手也很奇怪...不放手我感覺更怪!
  
  「沒關係!」冰冰回握我的手,微笑著說,「我喜歡給漾牽。」
  
  媽呀呀呀呀呀-----殺傷力太大了啊啊啊啊啊------我臉紅了!
  
  「安靜!」學長一邊罵一邊朝我扔出一個不明物體,我驚恐的看著那東西要撞上我的額頭時,冰冰把它接住了,我愣了一下,倒是學長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我說了,景族的寵物可不是好惹的!夠了沒!米可蕥不是在等你吃早餐嗎?」
  
  啊對!我一秒從呆愣中回神,匆匆忙忙的牽著冰冰走到學長身邊。
  
  下一秒,傳送的光亮起,我們已經到了熱帶餐廳。
  
  
  * * *
  
  
  「漾漾、學長這邊!」喵喵很歡樂的招手,千冬歲、萊恩和夏碎學長都已經到了。
  
  「早安。」我在喵喵左邊拉了兩張椅子,習慣性的先讓冰冰坐好之後,自己才坐下,學長坐到夏碎學長旁,臉色變得很差。
  
  「漾漾...這是誰?」喵喵眨著眼睛,「跟學長長的一樣!」
  
  「喵喵姊姊,我是冰冰啊!」冰冰一邊說,一邊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
  
  「真的是冰冰?」千冬歲不敢置信的說,「我沒想過冰冰會一下子長這麼大。」
  
  「跟冰炎學長一樣...」萊恩緩緩的開口說道。
  
  「哼!」學長重重的哼了一聲,伸手拿了果醬吐司和牛奶。
  
  「呃...」我搔搔臉,不知道該說什麼。
  
  「冰冰要去上課嗎?」千冬歲推推眼鏡問。
  
  「嗯,國二C班。」冰冰突然轉頭對我笑的很燦爛,「漾,那些人剛剛跟我說我會有一個代導人幫我習慣學校生活,是大學部的學長!」
  
  「咦?」我正要在吐司上抹上巧克力醬,愣著,然後轉頭看向學長。
  
  「不是我,帶一個你就夠麻煩了!」
  
  「我也不希望是他。」冰冰拿走我手上的吐司和巧克力醬,慢條斯理的均勻抹上,動作非常優雅漂亮,讓我看呆了。
  
  他將抹好醬的吐司遞給我,我愣著接下,然後他又倒了杯牛奶推到我面前,這些平常都是我在做的,但是我常常把果醬抹的亂七八糟不平不均,而冰冰抹的很漂亮,連吐司邊也沒有弄髒。
  
  「謝謝!」我呆呆的道謝,咬了一口之後才想到,「那冰冰的代導人是誰?」
  
  「嗯、」冰冰一邊抹著草莓果醬,一邊瞇眼回想,「席雷.阿斯利安。」
  
  「欸?阿利學長?」才剛說完,附近亮起一個傳送陣,從光芒裡踏出一個高高瘦瘦的人影,人影迅速跑過來,然後.........
  
  「漾~~我的小弟~~好久不見了!!我去出任務的時候你有沒有想我啊~~」五色雞撲掛在我身上。
  
  「咳、咳咳!」我被吐司嗆到了!
  
  冰冰把五色雞拉開,輕輕在我背上拍著。
  
  「你怎麼變成兔子了?!」五色雞瞪大金眸看著冰冰的耳朵。
  
  「不良少年,你瞎了嗎?」千冬歲優雅的擦拭嘴巴,毫不客氣的嗆著,「冰炎學長本人在那邊。」
  
  「那這是誰啊?」西瑞瞇著眼睛瞪著冰冰,「不會是漾的小孩吧?!」
  
  「噗---!!」我口中的牛奶噴出來,噴到對面的學長身上。
  
  我說你這隻五色雞真的有病!任何人看到冰冰的樣子第一個想到都會是學長而不是我吧吧吧--------
  
  冰冰不慌不忙的遞了張紙巾給我。
  
  「褚!」學長即時閃開,帶著殺氣瞪著我,夏碎學長忍不住輕笑了起來。
  
  「你眼睛瞎了連腦袋都壞掉了嗎?」千冬歲冷冷的說,「喔我都忘了雞是不會思考的!」
  
  「書呆想打架就說!」五色雞已經甩出獸爪,興奮的等著千冬歲拿著破界弓跟他好好打上一場,但是礙於夏碎學長在場,千冬歲不像平常一樣衝上去就打,反而平靜的坐在位置上冷冷的看著西瑞。
  
  正當我想叫西瑞不要再丟臉了大家都在看這邊了的時候,又一個傳送陣亮起。
  
  「嗨、早安,各位學弟學妹!」阿利學長帶著燦爛的笑容問安,然後無視五色雞的獸爪,推著他到萊恩跟夏碎學長中間的一張椅子上坐下。
  
  「阿利早!」喵喵很有精神的說,「阿利坐這邊、這邊!」
  
  「謝謝啦!」阿利學長坐到喵喵的另一邊去,看著我旁邊的冰冰,「就是你吧?聽戴洛說的時候我還不相信,竟然真的跟冰炎學弟長的一樣呢!」
  
  「你好,席雷學長。」冰冰笑著打了招呼。
  
  「你好,冰冰!叫我阿利就好!」
  
  嗯、如果是阿利學長的話我就很放心了!幸好不是蘭德爾學長!要不然冰冰中途被......了那我該怎麼辦!?
  
  「阿利學長,請多多指教了。」我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啊、不會不會!真是有趣呢!!」
  
  我搔搔頭,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事情我已經聽賽塔和安因說過了,我會盡力幫助冰冰的。」阿利學長爽朗的笑著說。
  
  「真的很謝謝你!」我只能微笑著說。
  
  
  * * *
  
  
  學長、冰炎學長、我和冰冰四個人來到國中部,是說、這是我第一次踏進國中部呢!感覺好青春洋溢啊!呃、不對不對,這樣說的我好像老人一樣!
  
  「褚、安靜!」學長壓低的嗓音在我身後冷冷響起。
  
  對不起!
  
  「啊就是這裡了!」阿利學長看著門牌,敲了門,然後拉開門,「大家早啊!」
  
  裡面的人或站或坐,有些好奇、有些目光不善、有些驚訝,然後一個很像是班上發號施令的人走過來,「請問各位大學部及高中部的學長有什麼事嗎?」聲音清冷。
  
  「是這樣的,這位呢,是今天要轉到貴班的冰冰,我是帶他來了解狀況的!」阿利笑著說。
  
  「你好。」冰冰燦笑著。
  
  然後班上紛紛響起不明的抽氣聲,「他跟那位大學部的冰炎殿下長的好像!」
  
  呃!我僵住了。
  
  「不會是他弟弟吧?」
  
  不是啊......
  
  「好帥啊!」
  
  欸、這位同學,麻煩口水擦一擦吧?
  
  「他的耳朵是真的嗎?」
  
  是真的。
  
  「嗯、不好意思,」冰冰眨著紅眼,晃了下耳朵,「我跟那位冰炎的殿下一點關係都沒有。」
  
  「騙人!」女同學紛紛尖叫。是說,為什麼要一邊尖叫一邊露出可惜的表情?
  
  「是真的。」學長踏進教室,冷冷的表示。
  
  「啊啊啊-----」
  
  「是冰炎殿下!」
  
  「冰炎學長!」
  
  霎時間,尖叫聲差點衝破屋頂,不管男生女生都在瘋狂尖叫,那畫面真是恐怖!我不禁慶幸我只是小小的一名路人甲!但是這樣會讓我很擔心冰冰以後的生活,看學長就知道冰冰以後會過著什麼樣水深火熱的生活了,他又不像學長光冷著一張臉就可以嚇跑一堆愛慕者...怎麼辦?我皺眉看著燦笑著的冰冰和冷著一張臉的學長。
  
  「安靜!」學長冷冷的說,「吵死了!」
  
  全班鴉雀無聲。
  
  果然很恐怖!
  
  「你也是!」紅眼殺過來,我馬上道歉。
  
  「啊呀呀,看來大家都很歡迎你呢!」阿利笑著,「那你也要好好跟人家相處哪!」
  
  「嗯。」冰冰點點頭,走過來,拉起我的手,臉湊到我面前,在我頰上輕吻一記,「漾再見。」
  
  「嗯...再見......」我的臉整個爆紅。
  
  這是我每天去上課前跟冰冰的道別方式,但是那時候冰冰還是小小冰而不是大大冰,而且我是親額頭不是親臉頰啊啊啊啊----
  
  「那個人是誰?」
  
  「高中部的學長?」
  
  「好眼熟......」
  
  「好好喔~可以被親臉頰~我也要~~」
  
  呃、你們可以不用在意我沒關係,我只是個小小的路人甲,真的不要在意我沒關係,拜託可不可以不要這樣一直看著我啊啊啊啊----
  
  「你們感情真好呢!」阿利學長帶著清爽的笑容說,「那冰冰要自己加油囉!有事可以打我手機或是到大學部找我.........」在阿利學長還在交代叮嚀冰冰的時候,學長臉色難看異常的拉著我走掉了。
  
  呃、學長?怎麼回事啊?突然就臉色這麼差,是真的沒睡飽嗎?還是因為最近任務太多太操勞?就跟你說當黑袍容易爆肝吧!要是不舒服就去給蓬毛看看吧!好歹他也是醫療班的頭頭,雖然喜歡給人家亂繡花...還有,為什麼要用走的?不是有傳送陣嗎?而且學長你是大學部的不是嗎?我可以自己去上課的!
  
  「......褚,」學長停下腳步,轉頭,一臉複雜的看著我,「真的很遲鈍。」
  
  雖然早就知道這是事實,但是被學長毫不留情的戳破更讓人覺得沮喪!
  
  「我不是說那種遲鈍...」學長無奈的說,「算了,要上課了,不想追教室就趕快去吧!」
  
  喔、那我走了,學長再見,還有謝謝你幫了我這麼多。
  
  「沒什麼。」學長淡淡的說。
  
  「我去上課了。」掏出傳送符一丟,下一秒已經到了教室了。
  
  
  
  「唉...真是遲鈍的要命!」冰炎對著空無一人的走廊嘆息。
  
  
  
  
  TBC
  
  
  * * *
  
  
  終於去上課了冰冰。
  我好累,日更好累啊!(倒)
  是說以後可能不會在這麼殘害自己了...對不起啊。
  而且我覺得我有越來越不知所云的狀況了!(汗)
  
  
  好吧,接下來就是學園大作戰了!(歐)
  我已經沒梗了呢.........(嘆)
  接下來可能換更短篇部分吧!對不起了!
  
  
  感謝看完這篇的各位!(鞠躬)
  (感覺冰冰變大的也變的比較冷淡(←對外人)成熟有禮貌了!)
  (放心吧!對小冰冰有殘念的各位,晚上大冰冰就會變成軟嫩嫩的小小冰了ˇˇˇ)
  (阿利終於上場了!XDDDDDDD)
  
  
  總之,還是謝謝大家啦!(正坐、鞠躬)
  錯字請糾正,不合理請糾正,語法錯誤請糾正!謝謝!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