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哈哈,取名無能,請忽略!(轉頭、乾笑)
  而且詭異的是,這篇跟新年一點關係都沒有!
  (PS:冰冰還沒變大設定有=ˇ=)


    
  
  * * *
  
  
  元旦,好個元旦!我已經無言到一個境界了!我抱著冰冰,努力空出一隻手調整好他歪掉的毛線帽,拉好脖子上的圍巾,務必把冰冰包的密不透風。
  
  「人好多~」冰冰眨著偽裝成黑色的眼,四處看著,「冰冰很冷!」冰冰一邊說身體一邊顫抖。
  
  「再忍耐一下好不好?」我摟緊冰冰,商量似的說,然後補上一句,「那些不是『人』。」聽學長說是什麼異界的居民還是什麼的,對原世界的人有危險性,所以要強制驅離。
  
  話說啊,我現在會跟冰冰傻愣愣的站在這裡吹冷風......全、都、是學長的任務害的!誰會在元旦的時候接任務啊!這個任務狂!我本來還打算趁這四天的連假回家一趟的,現在都不用了啦!學長什麼任務好接不接,偏偏接一個為期三天的任務!
  
  本來想帶冰冰回家一趟,結果變成被學長拖來出任務!
  
  夏碎學長不在學長也可以一個人完成它啊!何必拖我一個路人甲?而且我這次還完全幫不上忙!先不說要驅除那些詭異的東西我根本不敢,要是一個弄不好變成我被附身怎麼辦?再說,我帶著冰冰是要怎麼去驅魔啊啊啊啊啊啊----
  
  我抱著冰冰待在老頭公架設的結界裡,一邊吐槽一邊看著學長快速的穿梭在那些怪怪的黑影裡。因為剛剛「談判」(驅除)不成功,所以學長決定直接動手,是說,剛剛直接這樣做不就好了?
  
  「漾~很冷很冷...」冰冰偎在我頸畔,小手把我的脖子環的緊緊的,軟嫩的身子也直往我懷裡鑽。
  
  我拉開大衣,把冰冰裹在大衣內,「這樣呢?」
  
  「嗯、溫暖!」冰冰舒服的蹭著,小臉漸漸紅潤起來,紅眼也漸漸瞇了起來,小手撥開黏在臉上的頭髮,「想睡覺...」
  
  我將冰冰調整到一個舒適的角度,輕輕的搖,「那就睡吧!」
  
  「晚安...」冰冰含糊的說。
  
  「晚安。」
  
  「褚。」抬頭一看,學長不知何時已經將那些異界居民通通「請」回去那個異次元大洞,身上的黑袍除了有點髒之外,沒半點損傷。

  結果據說要三天的任務,被學長濃縮到只用三小時就完成了!
  
  「好了?」我撤掉結界,小心翼翼的走到學長身邊。
  
  「睡著了?」學長皺眉,「真麻煩!」
  
  冰冰還只是小孩子啊,能熬到這麼晚已經很了不起了,平常他都是十點就睡了!
  
  「哼、那跨年怎麼辦?」
  
  呃、我忘了...我都忘了喵喵跟我約好要在原世界跨年這回事了!還剩多少時間?
  
  「一個小時。」
  
  夠了啦,我可以把冰冰先帶回黑館再去跨年啊!
  
  「嗯。」學長掏出傳送陣準備要回黑館時,紅眼突然瞪大,然後把我推到一邊,我腳步踉蹌,但是為了冰冰我硬是ㄍㄧㄥ住沒跌倒。
  
  我回頭一看,沒看見學長的身影,只看見一個燒焦的、糊糊爛爛的東西,但是我敢用我十八年背到極點的運氣肯定那絕對不是學長!
  
  「學長?」我不安的叫著,不會是掉進那個詭異的黑洞了吧?怎麼可能能能能----
  
  「褚。」一個稚嫩的聲音叫著我,我低頭往懷裡的冰冰看去,他睡的香甜,唇角還微微翹著。
  
  「褚,這裡!」我過了五秒才發現不耐煩的聲音來自我腳邊。
  
  「學長-----!!!!!」請原諒我的失態兼失禮!
  
  我瞪大眼睛看著我腳邊的銀髮紅眼、小小孩,跟冰冰是一個樣的翻版,只差在頭上沒有耳朵。
  
  「學長...」我小心的蹲下身,欲哭無淚的說,「你怎麼會變成這樣?」
  
  「剛剛被暗算。」一個小小孩卻用超級無敵冷靜的嗓音跟我說話。
  
  「囉唆!總之先去醫療班!」學長習慣性的伸手要巴我,但是發現手不夠長,所以就放棄了。
  
  喔。
  
  我看看學長又看看冰冰,看看冰冰又看看學長,然後伸手將地上的黑袍裹在學長身上,遲疑的牽起學長,學長沒有甩開。
  
  學長,麻煩,傳送陣。
  
  「嘖!」學長小手一拋,亮光包裹住我們,下一秒就來到醫療班。
  
  
  * * *
  
  
  「褚小朋友~」一張臉在我眼前瞬間放大。
  
  「不要過來!米納斯!」水藍色的蛇身女人出現,做了一個泡泡包住我們。
  
  「你跟冰炎越來越像了...」輔長哀怨的看著我,我不禁全身起了雞皮疙瘩,「冰炎呢?怎麼沒跟你一起?」
  
  「學長喔...」我低頭看,「學長、他...」
  
  銀髮紅眼、裹著黑袍的小小孩用力的瞪著獅頭,小嘴緊緊抿著,那樣子跟冰冰生氣鬧彆扭的時候好像!我忍不住笑了起來,笑到差點抱不住冰冰。
  
  「閉嘴!」用力的踩我的腳板,我痛到想尖叫都不行,因為冰冰在睡覺。
  
  撤了防護,我把冰冰先放到一旁的無人病床上,把冰冰身上的帽子圍巾都折好放到一旁,拉好棉被之後,就看見輔長跟學長正在大眼瞪小眼,呃不、應該說輔長進行單方面的騷擾。
  
  「這個小小孩又是誰?沒有耳朵的冰冰?」輔長笑的一臉很變態的想伸手摸向學長。
  
  學長重重的拍開那隻鹹豬手,紅眼氣勢洶洶的瞪著輔長,但是配上那體型和臉蛋,就感覺什麼氣勢都沒了!
  
  紅眼瞪住我,額際冒出了小小的青筋。
  
  我看學長好像沒有要坦白的意思,為什麼?剛剛不是書要來醫療班找輔長嗎?我不懂學長在想什麼。
  
  「漾漾,這個小朋友又是誰啊?該不會真的是冰炎吧?」
  
  「欸?!」
  
  「真的是冰炎?!」蓬毛土著的眼中爆出了許多小星星,笑的很噁心的伸手要抱起學長,我趕緊衝過去搶在學長爆發前抱起他。
  
  「是學長沒錯...」我遲疑的說,「他剛剛出任務的時候出問題的...我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沒看見。」
  
  我發現土著根本沒在聽我說話,臉上掛著微妙的笑看著我。
  
  「漾漾都沒發現自己抱的很順手嗎?」
  
  「!」看向懷中的學長,那一秒有了要把學長丟開的衝動。
  
  「你敢丟你試試看!」
  
  對不起我不敢!
  
  「唉呀!聽你這樣說,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啦,只是那些異界居民的小小惡作劇,不用擔心啦!」輔長揮揮手,「而且這樣的小冰炎沒有殺傷力,很可愛啊!」還附贈一計噁心的媚眼。
  
  等學長恢復了你就知道什麼叫殺傷力了,而且你剛剛真的有聽我在說話嗎?我無言的吐槽。
  
  「漾漾就先把冰炎帶回黑館吧,要不然這樣子在外面走動不太好。」
  
  「喔。」我放下學長走向床邊,輕輕的抱起冰冰。
  
  「嗯~~漾~~?」迷濛的紅眼微睜,小手用力的揉著眼睛,用力的打了個哈欠。
  
  「嗯、冰冰睡沒關係,晚安。」我輕聲的說。
  
  「晚安......」打個小小的呼嚕,又蹭進我懷裡睡著了。
  
  走回學長身邊,意外的,學長將小手伸向我。
  
  「欸?」我愣愣的看著學長,學長沒有把手收回去,持續沉默的看著我,我遲疑的握住,那瞬間我看見低下頭的學長小臉微紅,唇角微勾。
  
  下一秒,學長面無表情的仰頭看著我,「看什麼?」
  
  果然是我看錯了!是說,學長,你現在已經是小小孩了,不要用這種表情說話,很恐怖!
  
  「囉唆!」稚嫩的童音聽起來很沒殺傷力,小手一拋,丟出傳送陣回到黑館。
  
  
  * * *
  
  
  我安靜的把冰冰抱到我房間的床上,再打電話給喵喵告訴他我和學長不去跨年了,聽到喵喵失望的聲音我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她下一秒突然開朗起來的說:「那漾漾就和學長一起甜蜜的度過2008年的最後一天吧~」,我發誓我不知道她在說什麼。
  
  我走到學長房間,敲敲門。
  
  「進來。」
  
  我進去,看著裹著黑袍坐在床上,瞇著眼在思考著什麼的學長,嗯、年齡五歲、心智十九歲。
  
  學長、那你現在要怎麼辦?
  
  「我先去洗澡。」學長皺著眉拉開黑袍,我趕緊別開眼。
  
  對了,學長你沒有衣服穿不是嗎?冰冰的先借你一下?
  
  「........................嗯。」心不甘情不願的。
  
  我又跑回房間,很努力的挑了一件不那麼可愛的樸素衣服給學長。
  
  「這是什麼?」學長面無表情的用食指拇指捏著那件印著「I LOVE U」的白色T-shirt。
  
  「學長你就將就一點吧...」我僵硬的說。
  
  難得學長沒有發飆,只是默默的斜看了我一眼,然後捏著那件上衣、拎著褲子進去洗澡了。
  
  難道說變小了脾氣也變好了?
  
  「褚!」這絕對是警告!!
  
  我安靜的坐在沙發上,聽著浴室裡嘩啦嘩啦的水流聲,腦袋越來越頓重,最後我打了個哈欠,索性睡在學長房間的沙發上,為什麼要這麼做,我也不懂,大概,大概啦,只是不希望那個小小學長,發生事情的時候找不到人。
  
  
  
  我感覺到我的臉被人輕輕的拍著。
  
  朦朦朧朧的視線中出現一張小臉,「冰冰......怎麼不睡了呢?咳、咳咳。」我咳了幾聲,讓聲音不要那麼沙啞。
  
  嗯、我都忘了,冰冰睡覺的時候喜歡抱著我睡,不抱著我睡的話,他會睡不好。
  
  坐起身,輕輕抱起他,回頭看向學長的床上,有一團小小的隆起,嗯、睡了...那就好,我也要睡了......
  
  我抱著冰冰,一邊打呵欠一邊走回房間,連澡也懶的洗了,而且就算想洗,我也不想吵醒那個在睡覺的紅眼殺人小小兔,明天再洗,嗯、反正明天放假。
  
  拉開被子,抱著冰冰躺了上去。
  
  「晚安冰冰。」我讓他在我懷裡喬好姿勢,輕輕的在他額上輕一個,「明天、幫你洗澡...」
  
  「......晚安,」冰冰也在我臉上輕吻一記,「褚...」
  
  嗯、褚?我聽錯了吧......再打了個哈欠,閉起眼睛,睡著了。
  
  
  * * *
  
  
  「嗯......」好擠!
  
  我不情不願的睜開眼睛,一撮紅髮在我眼前,我眨了眨眼,想動手去撥開,發現手被壓住,低頭一看...冰冰?!那我眼前的那個是誰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要一大早就吵!」那人睜開有點想睡的紅眼瞪著我,「我很累還想睡,你最好安靜!」
  
  「學、學學、學長?!!!」我控制不住的尖叫。
  
  「不要吵!你想吵醒他嗎?」紅眼用力的瞪著我。
  
  我馬上閉嘴,不想被學長一早踹下床,也不想吵醒冰冰。是說、學長你怎麼會睡在我房間?你不是睡在你房間睡的好好的嗎?
  
  「......」紅眼閉起來,沉默了一下,「你昨晚把我抱回來的。」
  
  咦咦咦-----我、我?!!我昨晚抱的是冰冰啊!!!
  
  「............」這次沉默更久,「我洗完澡看見你睡在沙發上,把你叫回去睡的時候,你把我當成那隻兔子抱回來的。」
  
  我用力的挖著腦袋中模糊的記憶,只記得昨天有抱了個小小孩回來睡覺,但是卻不記得是抱了誰......搞不好真的抱到學長也說不定......總之先道歉就對了!
  
  「學長對不起。」我小小聲的說。
  
  「...」學長拿一隻紅眼瞧著我,「嗯。」
  
  這樣是原諒我的意思嗎?
  
  「......嗯。」學長應了一聲。
  
  那、就不吵你了,呃嗯、現在應該說早安吧......?
  
  「嗯、早安。」學長閉起眼睛繼續睡,我放鬆了全身,感到睡意又湧了上來,小小聲的打個哈欠,微微挪了一下位置,摟好冰冰,閉起眼,又睡了。
  
  寧靜。
  
  早安。
  
  
  
  
  END
  
  
  * * *
  
  
  好啦新年快樂!(樂)
  根本沒說到有關新年的事,只是想寫冰炎變小變的有一點點點點坦率XD
  (畢竟可以利用自己年紀小的優勢去撒嬌而不會感到尷尬啊!)
  
  
  喔,是說這篇獨立來看就行了,跟「聖誕節」那篇一樣。
  請千萬不要、刻意去對照本文,因為本文裡沒有任何跡象=ˇ=|||||||
  
  
  好了,謝謝大家的鍵閱!(鞠躬)
  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的地方請幫忙糾正!謝謝!
  
  
  以下,還有一點點。
  請愉快欣賞XDDD
  
  
  
  
  * * *
  
  
  冰冰揉揉眼睛,感到一陣涼意,沒有平常那安心又暖呼呼的環抱,感覺非常不習慣。
  
  迷濛不清的紅眼看見眼前有一顆銀色的腦袋,皺了皺小小的眉。
  
  不是漾......
  
  滑下床,繞到另一邊,果然看見他親愛的漾睡的正熟,但是懷裡抱的不是他,而是了一個跟他長的一樣的小孩!
  
  討厭!
  
  冰冰擠上床,從中間把他們兩個擠開,自己舒服的窩進褚冥漾的懷裡,完全不管另一個小孩的死活。
  
  冰炎睜開眼,凶狠的瞪著那討人厭的兔子,但是怕吵醒褚冥漾,不好發飆,只好自己挪了個可以偎向褚冥漾的位置。
  
  閉眼,睡覺。
  
  晚安。
  
  
  
  
  EN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呣呣
  • 冰炎變小也好可愛喔,還會跟冰冰吃醋,冰炎你進步了(恩恩 馬上變冰雕一柱
    漾漾你辛苦了(拍肩~

  • 因為他是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冰冰啊~\OAO/
    冰炎就算惹ry(欸

    布丁控 於 2013/03/12 19:1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