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越來越不知道要幹什麼了。(攤手)
  完蛋,要是哪天變成棄坑就死定了!(踹走)



  
  
  * * *
  
  
  我有點擔心,整個早上我都沒辦法好好上課,偏偏今天上的又是陣法,看樣子只好找安因補習去了。
  
  理智上非常清楚的知道他不是小冰冰了,學長也說過他可以自保沒問題,我也要相信他可以,但是......唉,終於知道那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了,楊貴妃嫁進宮裡的時候,她老爸也是這種牽牽掛掛的感覺吧!我在亂七八糟的想些什麼啊啊啊----又不是要出嫁嫁嫁----
  
  我嘆了一口氣,就是忍不住一直想嘆氣啊!
  
  「漾漾今天怎麼一直嘆氣呢?」喵喵看著我問。
  
  「我在擔心冰冰啊。」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矛盾的感受,但是一想到冰冰獨自一個人,我就覺得很捨不得,我想,其實真正不安的人是我而不是冰冰吧!
  
  「不用擔心。」千冬歲推推眼鏡說,「景族的寵物過了幼年期就會有自保的能力,現在的冰冰絕對有足夠能力的,雖然不熟練,但是可以的,漾漾可以放心。」
  
  「雖然沒有幻武,但是我聽說他們的自保能力不錯......」萊恩用緩慢、輕飄飄的語氣說。
  
  「嗯、謝謝你們!」聽了這些,我打起精神,但還是有點擔心。
  
  我只能說,上午的課我都是恍恍惚惚、失神分心間度過,完全不知道老師上了什麼,好幾次還差點因為被自己不專心畫出來的陣法吸進去異空間。
  
  「漾漾!」萊恩揪住我的領子,免的我被吸進去,冰冰從此孤單終老,千冬歲把陣法破壞掉。
  
  第N次恍神畫出黑洞陣法,第N次害教室被黑洞吞掉一大半,第N次被陣法老師叫過去關切。
  
  「漾漾...」千冬歲推推眼鏡,難得看他欲言又止,連喵喵也是無措的站在一邊,用碧綠的大眼看著我,萊恩默默的站在千冬歲旁,隔著過長的瀏海擔憂的看著我。
  
  「對不起。」我只能道歉,除此之外我真的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我去醫療班好了,再這樣下去,我會害整個3-C不見,到時我會被歐蘿妲和臣追殺的......」我微微苦笑。
  
  「那喵喵幫你請假,漾漾你趕快去吧!」喵喵貼心的說。
  
  「謝謝。」我二話不說像逃難似的丟下傳送陣就離開了。
  
  
  * * *
  
  
  「褚小朋友~」獅頭很有精神的跟我打招呼,還附贈一記學長稱之為變態的超閃亮笑容,「嘿!怎麼了?很沒精神喔~」
  
  「輔長......」我有點猶豫,土著平常詭異歸詭異,但是正經時刻還是派的上用場吧?
  
  「看你一臉很煩惱的樣子,是因為那個小小朋友嗎?」輔長帥氣的丟下屍體復活的工作,洗洗手後把我帶到比較安靜的病床進行心靈輔導(媽媽心靈輔導?)。
  
  「我不知道該怎麼說,雖然學長和千冬歲都已經跟我說絕對沒問題了,但是我還是會擔心,擔心他會受傷、被欺負、應付不來...幾乎所有能煩的我都煩過了,而且不只一次在想,我真的覺得好煩。」煩躁的抓亂頭髮,撫上左手的手環,輕輕的繞著。
  
  「這是必經的成長歷程啊~~」蓬毛輔長突然用很誇張的語氣說,那種語調讓我想到被掐脖子的老母雞,「小朋友也開始有了媽~媽~的煩惱啊~~」
  
  是爸爸!還有為什麼媽媽兩個字要特地拉長音?我默默的吐槽。
  
  「有時候呢,親眼去看看也不錯喔~」輔長拍著我的肩膀眨著眼對我笑,然後轉頭對簾子外面說:「聽了這麼久也該出來的吧?」
  
  學長拉開簾子走進來,紅眼瞟了我一眼,很明顯的就是在說「膽子很大嘛!敢翹課?」
  
  我縮了一下,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冰炎小親親~」輔長軟趴趴的倒向學長的肩膀,又是還沒碰到就被踹出去,「漾漾小朋友就交給你了~」黏在牆壁上還可以說話真神奇!
  
  「走了。」學長拋下一句轉身就走。
  
  欸?去哪?
  
  「你不是擔心?」紅眼瞟了我一下,「既然擔心,去看看也無妨,省得等下真的把教室變不見。」
  
  呃、我也不是故意要那麼擔心的啊,就自然而然的會這樣想很多...
  
  「褚,你越來越吵了,」學長唇角微彎,我不確定他是不是在笑,「越來越像媽媽了!」
  
  ......我確定他剛剛是在笑了。惡劣。
  
  「囉唆!走了!」學長巴了我一下後拋下傳送陣,來到了國二C教室。
  
  一雙雙瞪大的眼睛錯愕的看著我們。
  
  我說學長,下次麻煩挑好要傳送的地點好嗎?教室有那麼多地方讓你挑,幹麻挑講台?還是挑講桌!
  
  「吵死了!不然下次你來挑!」學長俐落的跳下講桌,手伸向我。
  
  讓我來挑的話我們肯定卡在教室的牆壁或天花板!學長你手伸這麼長幹麻?我不明所以的看著那隻手。
  
  「嘖!你下不下來?」學長粗魯的握住我的手,讓我扶著他跳下來。
  
  謝謝!
  
  「我可不想看到你白痴的跳個講桌也會見血!」學長鬆開我的手後,涼涼的說。
  
  我收回前言!
  
  教室一片沉默,連那紫袍的講師也瞪著我們。
  
  「呃、那個......不好意思,我們只是...呃嗯、移動陣出了點問題...」我支支吾吾很久,才講出一個爛到家的理由。
  
  「嗤!」學長在後面冷冷的嗤笑一聲。
  
  見死不救的惡鬼!
  
  「總之、你們繼續上課不要理我們沒關係!」我拉了學長就往教室後面跑,一邊在教室裡搜尋冰冰的身影,我看見他在笑,笑的很燦爛,還對我眨眨眼。
  
  中、午、一、起、吃、飯?他嘴型這麼說。
  
  我點點頭,回他:白、園、見。
  
  丟臉之下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搶了學長的傳送符就地一拋,回到醫療班。
  
  
  * * *
  
  
  終於熬到中午,其實也才不過兩個小時,更正確來說,是一個小時又四十三分鐘,我已經無聊的到一直在數時間啊啊啊啊-----趴倒桌上抱頭慘叫。
  
  「漾漾,吃飯了,你不是一直在等著要跟冰冰吃飯嗎?」千冬歲捧著便當看著我。
  
  「嗯...」早上那樣一鬧,我覺得我有點不好意思看到冰冰。
  
  「有什麼好不好意思的?走了!」不知何時出現的學長用力的把我從椅子上拽下來,拖著我走進傳送陣,唉,我還真是沒人權可言!
  
  光芒一閃,瞬間來到微風輕氣氛好的白園。
  
  「嗤!要什麼人權?」學長回頭看了我一眼,冷笑一聲。
  
  對不起我錯了!我不該在火星人的地盤上替微小的地球人爭取人權的!
  
  「啪!」後腦勺受到重擊。
  
  腳步微微顛了一下,幸好有一個人扶住我,轉頭一看,是笑的很開心的冰冰。
  
  「漾,你今天早上是來看我嗎?」劈頭第一句就是提起那我很不想回憶起的事。
  
  「嗯...」轉身,習慣性的牽起他的手,「我只是有點擔心...對不起,這樣好像很不相信你。」
  
  「沒關係的。」冰冰笑著,「要是漾擔心,我不介意漾來看看。」他牽著我坐在喵喵旁邊。
  
  「嗯...」感覺有點差。
    
  

  一群人在白園內氣氛愉快的享受喵喵的手藝,夏碎學長和千冬歲坐在一起大放閃光,萊恩在一旁安靜的吃著飯糰,喵喵很歡樂的一邊用閃亮亮的眼神看著冰冰一邊跟他聊天,半途加入的阿利學長也拉著冰冰聊天,學長難得沒有對我的腦殘動手動腳,於是我就放心的繼續一邊腦殘一邊吃飯,但是後來五色雞過來之後,我對冰冰的看法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漾~我--的--小--弟--」某個五彩頭遠遠飛奔過來,一路喊著不明所以的稱呼,害我差點被我口中的壽司哽住。
  
  很神奇的,下一秒他就出現在我眼前,很順手的搭住我的肩膀,指著遠方,說出了意味不明的話:「漾~讓我們一起朝太陽奔跑吧!」
  
  啥?你最近又看了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微微扭動肩膀想擺脫掉那隻很具威脅性的手,但是五色雞的手就像黏住一樣,不管我怎麼動他那隻手都很服貼(!)的黏著我。
  
  「放開漾。」冰冰微微皺眉說。
  
  「喔喔!是小兔子啊!」五色雞好歹你說話也好聽一點,不、我怎能要求一個會把頭髮染成奇妙五彩的人會說出好聽話呢?
  
  「別叫我小兔子!」冰冰額際微微冒出一個青筋,那樣子看起來真的跟學長一模一樣啊啊啊----五色雞你快放開我啊啊啊啊----
  
  「那就打一場怎麼樣?」
  
  「你別亂來!/好啊!」我和冰冰同時說。
  
  「冰冰...」我簡直要噴淚了。
  
  「我會沒事的。」冰冰拍拍我的頭,把五色雞的手從我肩上扯掉,走向不遠處的空地。
  
  「冰冰加油!」喵喵待在夏碎學長為大家架起的結界裡,很熱情的支持冰冰。
  
  千冬歲對冰冰點點頭,夏碎微笑著對冰冰說:「好好的打一場吧!」
  
  萊恩默默的看著,學長微瞇著紅眼,很仔細的觀看。
  
  都沒人想阻止他們就是了!
  
  「閉腦!安靜看!」學長巴了我一下。
  
  我看著五色雞躍躍欲試的表情就覺得很想哭,冰冰倒是一派冷凝,紅眼專注的看著對手。
  
  下一秒五色雞衝上前,我忍不住開始尖叫,「閉嘴!」學長狠狠的往我頭上巴下去,你沒良心!都不怕我咬斷舌頭嗎?
  
  「死不了人的。」
  
  惡鬼!
  
  「安靜看!你不是很擔心那隻兔子的實力嗎?」紅眼直直注視著不遠處拿著爆符變成的長槍的冰冰。
  
  我有點不敢看,但是......出於某種衝動,我抬頭,看著那拿著黑色長槍的背影,會不會,有一天他也跟學長一樣站在我面前?
  
  「別想那麼多,時間到了,他就會做他該做的事。」學長淡淡的說。
  
  嗯。
  
  
  
  冰冰的動作很流暢優美,滑順如流水,跟學長那種「敵人?殺了就對了!」的暴力美學是不一樣的,而五色雞的攻擊非常凌厲猖狂,一邊打還可以一邊叫著小兔子小兔子的.........換作是我也很想打他!
  
  長槍擋下五色雞的爪子,爆炸,「喂喂!你就只有這點實力啊?」
  
  冰冰看著五色雞,又甩了幾張爆符水符變成小刀,通通往五色雞那顆頭射過去,「醜死了!」
  
  「說的好。」千冬歲捧著茶,啜了一口。
  
  「嗯,西瑞的頭的確有點......過於五彩了。」夏碎學長笑著同意。
  
  「很閃...」萊恩這句話不知道是針對那對兄弟還是五色雞的頭。
  
  「很沒藝術感!」喵喵一邊評論一邊拿影像球記錄著冰冰人生中的第一場戰鬥。
  
  「礙眼!」學長下了個簡單明瞭的結論。
  
  「居然說本大爺的頭礙眼!你那銀毛才礙眼勒!」喂喂、你這樣一次罵到兩個人喔!我打死不敢看向旁邊泛著寒氣的學長。
  
  冰冰趁著西瑞又往他身上撲過來時,突然一閃身,伸手在他身上輕輕碰一下,五色雞就華麗麗的變成一個冰雕了。
  
  「咦?」冰的能力不是只有學長才有的嗎?
  
  「你仔細看,他身上被貼了一張符。」學長瞇著眼,嘴角微微勾起。
  
  在冰冰碰觸的地方真的有一張符!
  
  「冰符啊,真不簡單。」夏碎學長嘆氣般的說,「那可是相當高階的水與風的混合陣法呢。」
  
  「早就聽說景族的寵物對陣法和符咒很有一套。」千冬歲推推眼鏡說,嘴角揚起一個漂亮的笑容。
  
  「欸?!」我呆滯。怎麼我就不知道?!
  
  「所以就說不用擔心了。」學長涼涼的拋下一句。
  
  我愣愣的看著冰冰走過來,坐在我旁邊,眨著紅眼對我笑,「這樣漾還會擔心嗎?」看看被冰成閃亮冰雕的五色雞,再看看冰冰的笑容.........
  
  「不會了。」我笑著說。
  
  
  
  
  TBC
  
  
  * * *
  
  
  好難打啊,我根本不會打打架的場面,所以就隨意帶過了,不要打我!
  話說怎麼字數有越來越多的傾向?這不是我的本意啊啊啊啊啊-----對不起看的很不耐煩的大家了Q口Q
  
  
  是說,冰冰的實力也確定了,很強。
  所以應該會跳級吧!(遠)
  那就請大家期待囉!(笑)
  
  
  依然感謝看了這篇文的大家!(鞠躬)
  錯字、語法和不合理請糾正,謝謝啦!(樂)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