喔喔喔邁入堂堂第九大關即將進入十了!(巴XD)
  好吧,多說無益,請欣賞XD


  
  
  * * *
  
  
  冰冰很有一套,真的很厲害!我為他由衷的感到開心。
  
  看著裹在被子裡,睡的香甜的冰冰,畢竟中午跟五色雞鬧的有點過分了。
  
  嗯、冰冰會想去考袍級嗎?但是,沒有幻武要怎麼考啊?我輕輕的摸摸冰冰的臉,順手把他臉上的髮絲撥開。
  
  
  
  『冰冰絕對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所以漾漾不用再擔心了。』我想起千冬歲講的話,『以冰冰的能力來看,不用幾個禮拜就可以跳上高中部了。』
  
  『高中部?』我疑惑。
  
  『到時候冰冰可以跟我們同班喔!』喵喵一邊把影像球小心翼翼的收好,一邊很樂的說。
  
  『咦?』那他不就要跟我們一起選那些莫名奇妙、課程意義不明的課了?!
  
  『阿利學長會幫他,你擔心什麼?』學長的紅眼直直地看著我。
  
  擔心什麼?我不知道,就是.......................呃、擔心。
  
  『無聊的媽媽心態!』學長嗤笑一聲。
  
  什麼媽媽!那爸爸誰?你要當爸爸嗎?
  
  『......』學長那時沒說話,也沒巴我頭,只是很奇怪的看著我。
  
  
  嗯、總之,不用擔心了。
  
  我笑了。
  
  輕柔的搔了搔小小的兔耳朵,我跟著躺進去,抱住軟呼呼的冰冰,一起睡了。
  
  
  * * *
  
  
  過沒幾天,冰冰升上國三,除了幻武之外,嗯不、即使不會幻武,武藝一樣能精進!話說,自從那天中午被冰在白園三天才能走出他完美的第一步時,五色雞就常常跑來跟冰冰打架,打到冰冰武技、格鬥技想不好都很難,一切都很容易就上手,就像是學長一樣,萬能型的。
  
  五色雞謝謝你彌補了冰冰的不足,呃、這樣說好怪,總之感謝你出了不少力,你可以安心的去了!在心裡默默的加註。
  
  於是,一路急起直追,連翻四級,已經跟我同班了。
  
  同班是很好,原本不會可以去請教千冬歲,但是最近夏碎學長黏的很緊,很難約,安因是行政人員不好意思打擾太久,雖然安因總是笑著說不會,但是總會有那麼一點點不好意思,所以,同班真的很好!只要..................不要黏緊緊的就都很好。
  
  「漾!」冰冰笑著走到我面前,那張過份愉快的笑臉,讓我有種想捏下去的衝動,我變的惡劣了......
  
  「一起吃飯吧?」冰冰輕輕拉起我的手,「喵喵姊姊,我們先去餐廳了。」開了傳送陣,一亮,人就閃的不見蹤影。
  
  
  
  「最近冰冰黏的很緊......」萊恩突然開口。
  
  「因為最近冰炎學長逼的很緊。」千冬歲收好了課本,推推眼鏡說。
  
  「感情真好,喵喵好羨慕~」喵喵不知所云的感慨。
  
  「走吧,」千冬歲揚了揚嘴角,「冰炎學長跟夏碎哥應該也過去了。」
  
  「走吧走吧!」喵喵很歡樂的領頭,一邊蹦蹦跳跳往餐廳去,一邊拉著千冬歲聊天說話,萊恩則是保持沉默,偶爾應個一兩聲。
  
  到了餐廳,不意外的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瞧著裡邊那桌的情況,有些興味,有些嫉妒,有些淡然,有些不明所以,因為那桌,坐了四個很奇妙的人。
  
  先不說那鼎鼎大名的黑袍、冰炎的殿下,那長的跟他一模一樣但多了對兔耳的大男孩是大家最為好奇的,他的出生、來歷都不明,唯一知道的是,他與那名妖師的後人走的很近。
  
  溫柔的紫金眼眸的藥師寺少主噙著一抹興味的微笑,看著那兩個略帶殺氣的人和兔(?),小學弟被夾在中間很為難,一邊怕說不好話會讓小小(兔子)學弟傷心,又怕說錯話會遭人巴,左右為難,不知如何是好。
  
  
  
  「漾漾~」喵喵很有精神的打招呼,是說我們才剛分開沒多久吧?
  
  「啊、喵喵!」不管怎樣現在只要有人來打破這微妙的氣氛,即使是五色雞來鬧場都好!
  
  學長狠狠的瞪我一眼。
  
  「喵喵姊姊、千冬歲、萊恩。」冰冰很有禮貌的打招呼,然後又伸手夾了一塊日式蛋捲放到我唇邊,我哭笑不得的張口咬下。
  
  「冰冰,你吃就好,我會自己夾。」會不會是因為我老是這樣餵他,所以他也學起來了?我一邊思考一邊張嘴吞下冰冰餵來的食物。
  
  「褚,」學長開口叫我,卻冷冷的瞪著冰冰,「不要再亂想一堆有的沒的,快點吃!」手中被粗魯的塞進一副筷子。
  
  呃、學長最近脾氣變的越來越暴躁了......
  
  「閉腦、吃飯!」
  
  是!
  
  我看著滿桌的菜色,其實根本不用自己動筷子,冰冰就一直餵過來了,而且很巧的都知道要吃什麼,絕對打死不碰什麼,嗯、雖然有點窘。
  
  「冰冰我自己來就好了!你也吃飯吧!」我嚥下口中的山椒菜,據說是守世界很有名的季節蔬菜,吃起來就像是滑蛋A菜的感覺,不要問我這種口感是什麼,你吃吃看就知道了。
  
  「我有吃啊。」冰冰咬著筷子說。
  
  「不要咬筷子。」我拉著他的手,「我怎麼沒看到你吃?」
  
  「喔~因為啊......」冰冰突然笑的很燦爛,燦爛到我有種毛起來的感覺,好像看到三天沒睡覺的學長一樣!
  
  「我還是吃飯好了!」我用力的捂住冰冰的嘴,手上的筷子終於開始動了。
  
  過了一會兒,我發現只有我和冰冰在吃,其他人都用很詭異的眼光看著我。
  
  「怎麼不吃?」
  
  千冬歲和喵喵互看一眼,由喵喵來發話,「漾漾和冰冰都會像剛剛吃飯嗎?」
  
  「剛剛?」我想了一下,「沒有啊,之前都是我餵他啊。」
  
  「嗯,都是漾餵我。」冰冰點頭。
  
  千冬歲瞄了一下我旁邊,然後馬上把頭轉開,我往旁邊一看,嚇!
  
  「學、學學學、學長、你、不、吃飯?」我結結巴巴的問,沒辦法啊啊啊啊----學長的氣勢(磁場?)超恐怖的啊啊啊----
  
  「有任務,不吃。」詭異了,學長明明看起來很想巴頭巴到我死,但是語氣平靜到我全身發毛!
  
  是說,在這種詭異的氣氛下我很難吃飯啊!不要一直盯著我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漾漾,你知道今天下午有妖獸馴服課嗎?」千冬歲的話解除了我的窘境,但是就某種層面而言是把我推向另一個深淵。
  
  「等等、那是什麼?怎麼之前都沒聽過?」我都快哭了!
  
  「今天的陣法課臨時改成妖獸馴服課,老師說想看班上的同學上課專心度,所以他會帶幾隻黑魔鴉來給我們試試『鎖陣法』。」千冬歲推推眼鏡說,「放心吧,只要不去刺激牠們,黑魔鴉沒有危險性,可以說是相當溫和的妖鴉一族。」
  
  聽起來好像沒有問題。
  
  「你有把護符帶著吧?」學長突然問。
  
  有啊、我哪敢不把救命符帶著啊!
  
  「那就好。」學長的聲音聽起來很滿意,推開椅子,站起身,不耐的看著一旁拉著弟弟的手交代一些有的沒的搭檔。
  
  學長要去出任務了?那要多久?
  
  「快一點的話兩天就夠了,手伸出來。」
  
  我愣愣的伸出手,學長把房間鑰匙交到我手上,「我不在的時候自己去開門,有問題去找安因,睡不著去找賽塔,不准熬夜打電動,出門記得戴護符。」
  
  學長......你怎麼突然跟我說這麼多?
  
  「省得每次回來都要到醫療班找你!」學長順手一個巴掌下來。
  
  喔學長不要再巴了!
  
  「接下來有兩天的時間巴不到,不趁現在多巴一點,怎麼回本?」學長笑著,笑的超級無敵霹靂邪惡!
  
  「褚,」學長笑的更開心了,「你越來越大膽了嘛!」
  
  就像學長說的,兩天不見,不多罵一點怎麼回本?
  
  於是,某黑袍順手又是一巴,某學弟又是可憐兮兮的捂著頭在心裡狂罵學長無良暴力。
  
  
  
  第三人稱視角。
  
  很閃。
  
  不管是哪邊都閃的要命。
  
  一對是互相告白之後的甜蜜兄弟,很閃;另一對是毫無自覺的學弟跟暗戀悶騷學長......狂閃!
  
  喵喵湊到冰冰旁邊小小聲問:「冰冰都不會吃醋嗎?」
  
  「我會啊,」冰冰也小聲的回,「但是呢,並不是那種吃醋。我的喜歡跟冰炎的喜歡是不一樣的。」
  
  「咦?但是冰冰表現的很像是那種喜歡啊~」
  
  「哪能讓冰炎那麼簡單就把漾抱回家呢?」冰冰輕輕的笑了起來。
  
  「嗯~也對啦~」喵喵點點頭,「但是漾漾很遲頓喔~」
  
  「所以冰炎要更努力啊!」冰冰笑看著毫無自覺的褚冥漾,「明明都已經這麼自然的接受對方了,為什麼總是不開竅?」
  
  「因為漾漾非常遲鈍啊!」喵喵燦笑著說,「對吧萊恩?」
  
  「嗯、遲鈍又沒自覺,老是愣愣傻傻的......」萊恩一邊啃著飯糰一邊輕緩的說,「但是很溫柔......」
  
  「對啊。」冰冰瞇眼看著褚冥漾,「很溫柔。」嘴角挑著一抹笑。
  
  
  
  後來,那堂妖獸課的黑魔鴉因為褚冥漾的大失誤全被吸進黑洞,一隻都不剩。
  
  就某種層面上來講,褚冥漾的黑洞陣法用的很不錯,而且威力有越來越強的趨勢。
  
  (作:誰叫他之前都不專心練習,畫了一堆黑洞陣法,還翹課去看冰冰!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上課要專心!好孩子不可以翹課喔~)
  
  
  
  
  TBC
  
  
  * * *
  
  
  好極了!終於有冰漾了!QˇQ
  太好了太好了,我要開始慢慢收尾了~(巴)
  我希望教養能在十五前就END,要不然我會很苦惱的!(笑)
  
  
  依然很感謝看了這篇文的大家!(鞠躬)
  同樣的,錯字、語法、不合理的地方請糾正。謝謝!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