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我覺得這個題目好好笑,每次看到有人寫特傳的情書就很想點進去看腦殘漾漾。(巴)
  副標:情書的定義不同作用也不同


  
  
  * * *
  
  
  我抓著頭盯著那鬼畫符的陣法,一邊臨摹一邊歇斯底里的碎碎念。
  
  正在我都快把頭髮抓禿的時候,一個小型傳送陣在我面前開啟,白色的信封出現在我面前。
  
  「啊?情書?」
  
  不是我有透視眼的,而是有人在信封上大大的標上這兩個字,我想裝做不知道都很難。
  
  敵不動我不動。
  
  「啪!」不知道何時走進我房間的學長迅速且毫無保留的給我一個後腦貼。
  
  噢!很痛欸!
  
  「你又在幹麻?不是在唸書?」學長狠狠的瞪我一眼。
  
  我是在唸書沒錯啊,但是這個怪東西突然傳到我房間我當然會想要思考一下啊!我一手捏著「情書」,一手捂著後腦。
  
  「情、書?」學長一個字一個字的唸,咬字不知怎麼著,非常清晰正確。
  
  「啪!」
  
  這次連投給我鄙視的眼光都懶了,逕自抽走那封「情書」就走了。
  
  欸?那不是給我的嗎?
  
  「上面又沒寫名字。」學長冷笑的揮了揮那封「情書」。
  
  .......................................麻煩下次請那位同學記得寫名字好嗎?就算是送錯房間,好歹也寫個冰炎學長收或是安因收啊......
  
  
  * * *
  
  
  今天學長跟夏碎學長去出任務,安因又跟賽塔不曉得跑到哪裡散步去,所以變成我跟千冬歲、萊恩一起唸書,至於喵喵,她到醫療班幫忙了。
  
  「歲...」萊恩指著攤開的符咒課本,「這個是什麼?」
  
  「移送陣的畫法。」千冬歲似乎對萊恩的符咒遲鈍症狀不陌生,很有耐心的教萊恩畫最簡單的移送陣。
  
  「所以、那個也是基本型的傳送陣?」萊恩指著桌面說。
  
  「是...」千冬歲皺眉說,「漾漾有人傳東西給你?」
  
  「呃、應該是...?」我不確定的看著這個似乎很眼熟的陣型,好像前幾天才剛看過?
  
  「沒看過的傳送陣呢。」千冬歲推推眼鏡說。
  
  接著是一個很眼熟的東西。
  
  「情...書...?」萊恩緩緩的唸著那醒目的大字,「漾漾收到情書...怎麼不是飯糰...?」
  
  「................................................」我默默的看著那封「情書」,發現在左上角的地方有個小小的字體寫著:褚冥漾 收。
  
  真的是給我的?就在我恍神時,千冬歲速迅的把它抽走。
  
  「咦?」怎麼又一個枉顧我人權的傢伙?好歹那也是寫給我的吧?
  
  「漾漾不要碰,上面有詛咒。」千冬歲垂眼看著那封情書,呃不、現在已經變成詛咒信了。
  
  「歲......那上面...」
  
  「你說是吧?萊、恩?」千冬歲晃著那封信。
  
  「嗯......」萊恩小小的應了一聲之後,乖乖的開始(異常)認真專注的臨摹著移送陣和簡單結界陣法,一副天下無大事的樣子。
  
  呃嗯、是說你就不怕詛咒到你身上嗎?
  
  「這個詛咒只針對漾漾,」像是看出我的疑惑,千冬歲微笑著說,「所以漾漾下次要小心喔!」一邊微笑的同時,信一邊慢慢的在他手中火化。
  
  「嗯!謝謝你千冬歲!」我用力點頭,用感激的眼神看著他,再怎麼離譜、機率再怎麼小的事都可以讓我這個萬年大衰人遇到,我當然信!
  
  「沒什麼。」千冬歲撇過頭,看樣子是不好意思了。
  
  
  
  接下來的幾天,那封情書都會在很固定的時間用傳送陣送到我手上,但是我很怕被詛咒,所以都是一秒就逃的遠遠的,讓學長或是千冬歲、喵喵幫我處理掉。
  
  
  
  就這樣,一追一逃(?)的模式進入第十天。
  
  千冬歲、喵喵、萊恩、我、學長和夏碎學長以及不請自來現在跟千冬歲打的很歡的五色雞,七個人在白園,喔不、更正,是五個人吃便當,兩個人作肢體感情交流的時候,那詭異的傳送陣又出現了。
  
  「學、學長!」我一秒伸手拉住學長的黑袍,緊張的盯著那個傳送陣,它為什麼一直出現?那封信就這麼想詛咒我嗎?!
  
  「緊張什麼?了不起就是送給提爾去復活。」學長很惡劣的笑著。
  
  「學長...」不要再玩我了啦!我簡直要噴淚了!
  
  等信出現之後,大家的表情都變的很精采,千冬皺著眉推推眼鏡、喵喵有點不安的眨著眼睛、學長也不悅的擰著眉,只有夏碎學長依然微笑、萊恩依然安適的吃著飯糰,至於那隻五色雞則不曉得被千冬歲打到哪裡去躺了。
  
  我看著那封信,沒什麼不同啊,還是一樣寫著大大的情書跟小小的褚冥漾收啊,只不過今天的信封是紅色的,跟之前的白色不一樣。
  
  嗯?紅色的情書?感覺超詭異!是說、之前的白色也沒比較好啊!
  
  「那個、怎麼了嗎?」今天都沒人要處理掉它嗎?
  
  「褚你自己去拿。」學長很無良的扯開我的手,把我往詛咒情書那邊推。
  
  學長你真的很惡劣!明明知道那是詛咒信你還叫我去碰!
  
  「今天不是詛咒信!快去拿!」學長硬是把我踹到那封信旁,「你要是不拿後果會更糟糕!」
  
  我遲疑伸手要拿起那封信,突然那封信自己動了起來,蹦到空中深吸了一口氣... 是我眼睛壞掉了嗎?他真的做了「深呼吸」這個動作嗎?
  
  「來了!」學長瞇著紅眼看著那封正在深呼吸的信。
  
  「褚冥漾!我要跟你決鬥!」那封信尖聲大喊,那聲音就是莉莉亞的聲音,我嘴角微微抽搐,這個...是咆哮信嗎?
  
  「褚,你知道喔?」學長有點驚訝。
  
  我當然知道!這不就是哈O波特裡的老是用來罵人的信嗎?!
  
  「褚冥漾你竟然敢把我的『情書』都毀掉!你、完、蛋、了!我要和你決鬥!」吼完之後信就燒掉了。
  
  「就這樣?」我愕然,「沒有詛咒?」那之前幹麻阻止我?而且是莉莉亞啊,又不是什麼怪怪的人!
  
  「哼。」學長冷哼一聲,撇頭。
  
  「漾漾,」千冬歲推推眼鏡說,「接到『情書』的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逃脫或規避對方提出的要求,所以之前才會一直要讓你避開。但是今天莉莉亞用了只限定本人可以開,而且不開的話還會自動大聲朗讀信的內容的『咆哮情書』......不然,是可以一直逃避下去的。」
  
  「等等!你的意思是說我要和莉莉亞打一場?」靠!這什麼鬼情書?!「而且情書不是用來告白用的嗎?!怎麼會變成這樣?這是挑戰書吧?!」
  
  「咦?」他們露出吃驚的表情。
  
  咦什麼?該咦的是我吧.............
  
  「褚、你剛剛說『情書』是用來幹麻的?」學長直勾勾的看著我。
  
  「情書?用來告白的啊!哪是用來下戰帖的啊!?」我崩潰!
  
  「告白?!」同時對我著大喊。
  
  「本來就是了......是你們對情書的定義有問題好不好!」我哭,「現在怎麼辦啊?我不想跟莉莉亞打啊...」
  
  我已經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學長、救我...」我只能向號稱最強的黑袍求救了,如果你的黑袍不是拿假的就會有辦法吧?!
  
  「哼!你認命吧褚!」學長很無情的對我說。
  
  啊啊啊啊----------我招誰惹誰了啊啊啊啊啊-------
  
  
  
  在褚冥漾看破世間冷暖(?)的同時,火星世界的眾人們也學到一件事:原來原世界的「情書」是用來告白用的啊!
  
  某黑袍更是暗自記下,牢記在心。
  
  
  
  
  END
  
  
  * * *
  
  
  哈哈哈,真的被我惡搞了!(歐)
  咆哮信那段真的好智障,連我自己都覺得好蠢!(倒)
  
  
  感謝鑑閱!(揮手)
  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的地方請糾正!謝謝!(鞠躬)
  
  
  那些鑑閱是怎麼回事啊?!囧
  超恐怖的啊!!!!!!!!
  (這樣妳也要叫?)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曾翊菁
  • 看到紅色信封馬上就想到咆嘯信是怎樣?(哈利波特中毒太深......
  • 對啊ry是那個沒錯啊ryyyyyyyyyyyyyy(淦

    布丁控 於 2012/08/14 20:01 回覆

  • 霧雨
  • 原來情書是拿來告白用的(恍然大悟)
    我以為是愚人節用的
  • 是告白啊~
    很真情流露不是嘛XDDDDDDDDDDDDDDDDD?

    布丁控 於 2012/09/06 19: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