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偏著頭笑了一會兒我才想到,「那個、冰炎?千冬歲和提爾老師都說達成協議之後要簽訂契約,你要跟我簽契約了嗎?」
  
  「嗯。」他乾脆的把左手伸出來,「願與褚冥漾簽訂終生契約。」
  
  手心上浮現一個陣法,緩緩旋轉,發出藍光,我小心的踏上去站在中間,很慎重的開口,「褚冥漾願為冰炎效勞終生,契約簽訂!」
  
  在我說完誓詞之後,陣法發出強烈但不刺眼的柔軟銀紅交雜的光束把我包覆住,我緊張的吞了吞口水,光束像是絲線一樣纏繞到我身上,最後匯聚在我脖子的地方,形成一個漂亮的銀色鑲紅色的項鍊。
  
  我低頭拉了拉項鍊,「這就是契約完成嗎?」這還是我第一次簽契約,不過,我一輩子也只能簽一次契約啊!
  
  「嗯。」他躺到床上,合起眼睛休憩。
  
  很累嗎?那我要做什麼?我現在要開始整理打掃了嗎?但是這樣會吵到冰炎主人、喔不是,冰炎,這樣不好吧?
  
  「褚,安靜。還有,不用打掃沒關係。」
  
  欸?真的不用打掃?
  
  「對,只要你安靜就好。」
  
  安靜?我都沒有講話啊?
  
  「但是你一直在心裡想東想西的,很吵。」微微掙開一隻紅眼瞪著我。
  
  好兇!我剛剛還以為冰炎很好!而且你怎麼知道我在想什麼?
  
  「......你不知道?這是你的契約的附加功能,可以聽見你的心聲。」
  
  咦咦咦?那我的......呃、那叫...隱私權是吧?那我的隱私權呢?
  
  「認命吧,你現在是我的了。」冰炎懶洋洋的說,「我要睡一下,你安靜。」
  
  啊、是...我好可憐喔......沒有隱私權......我委屈的看著冰炎,看著看著就恍神了。
  
  真的很漂亮呢!如果不要凶巴巴就好了!但是很漂亮,好開心!
  
  我靜靜的坐在桌子上,一邊看著冰炎睡覺,一邊想自己的事情,完全忘了冰炎要我安靜。
  
  呼...哈啊~我也想睡了......我就地睡倒在桌上,反正提爾老師說小精靈不會感冒,那就晚安了......
  
  
  * * *
  
  
  陽光射進我的眼簾,我揉揉眼睛,腦袋頓頓重重的起床,千冬歲說要做早操,我一邊迷迷糊糊的想著千冬歲的吩咐一邊開始做操。
  
  「醒了?」
  
  嗯?誰啊?我睜著愛睏的眼睛,呆呆的轉過頭,呃...............冰炎主人?
  
  「不用加主人。」他站在床邊環胸看著我,「要吃早餐嗎?」
  
  「要...」才剛說完,就把我拎起來拎到外面的茶几上,上面放著香香的切成小小小塊的烤吐司和溫牛奶。
  
  給我的?我歪著頭看著冰炎。
  
  「對。」他一邊看報紙一邊說。
  
  謝謝!我一邊咬著吐司一邊坐晨間例行的醒腦思考。
  
  我剛剛睡在哪裡?好像是床上?我怎麼會睡到床上去?我不是睡在桌子上嗎?而且我本來只想睡一下下的,怎麼會睡到早上?我這樣是不是很不好?我微微皺起眉。
  
  「是我把你抓到床上的,雖然不會感冒,但是會冷不是嗎?想睡就睡,沒什麼不好,不用覺得自己失職,因為你的工作並不是幫我整理房間。」冰炎一邊啜著牛奶一邊解釋。
  
  但是千冬歲說要隨時保持高度警戒不可以隨隨便便睡著......想到這裡我不禁有點難過,因為我不但失職還睡的跟豬一樣......
  
  「他說的那些是通則大綱,並不是絕對適用於所有的小精靈。」冰炎伸出食指揉了揉我的頭。
  
  嗯......但是心情還是不太好。悶悶的啃著吐司。
  
  「吃飽了嗎?」
  
  「嗯。」所以現在我要做什麼?我直直的、有點期待的看著冰炎。
  
  「跟我去上課。」他勾著嘴角說。
  
  「咦?」
  
  「定了契約之後,小精靈不可以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距離主人五十公尺以上,所以你要跟我一起去上課,這就是你要做的事。」
  
  每天跟你上課就是我要做的事?
  
  「對。」冰炎拎起我的衣領,手一揮,一個高級傳送陣就出現了。
  
  好厲害!
  
  「哼。」嘴角微微一勾,踏進傳送陣裡,白光一閃,來到一間教室。
  
  嗯、好乾淨的教室,是說,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冰炎的背景欸,這樣很失職吧?
  
  「的確很失職。」冰炎把我放到桌上之後,拉開椅子坐下,挑眉看著我,「我讀高中部二年級A班,全高中部唯一的黑袍,有時會接公會的任務。」
  
  「公會?」我聚精會神的抄著筆記,因為千冬歲說記不起來就要抄筆記,然後回去要複習。
  
  「管理袍級的公會。」
  
  我一邊寫下袍級公會一邊問著,「那任務是做什麼?」
  
  「不一定,看委託人的要求。公會應委託人的要求然後派有能力能處理的袍級去解決,袍級除了能力最大的黑袍之外,還有白袍、紫袍,專門蒐集情報的紅袍和醫療專用的藍袍,一般來說藍袍幾乎都由鳳凰族來擔任。」
  
  我一邊努力抄寫著一邊仔細聆聽,抄到鳳凰族的時候,我突然愣了一下,鳳凰族?不就是提爾老師的主人嗎?那個喜歡使喚(語自提爾)提爾老師的鳳凰族長琳婗西娜雅大姐嗎?
  
  「對,就是她。」冰炎點點頭。
  
  「早安,冰炎。」
  
  「早。」冰炎簡短的回應了一聲。
  
  那是一個深紫色半長髮、笑的很溫柔的男生,他的眼睛很特別,是紫色然後有金色的光在轉,好漂亮!我忍不住一直盯著他的眼睛看。
  
  「漾漾,早。」
  
  「啊、千冬歲!」我開心的跑過去拉他的手,「千冬歲的主人是誰啊?」
  
  「藥師寺夏碎。」千冬歲推推眼鏡說,「就是這位。」就是剛剛那位跟冰炎打招呼的紫頭髮男生。
  
  「你好。」他微笑著向我打招呼。
  
  「啊、你也好!」我笨拙的鞠了個躬。
  
  「不用鞠躬沒關係,我和冰炎都不注重那套的。」哇、好好的人喔!笑起來也很溫柔!千冬歲的主人看起來跟冰炎一樣很好的樣子!
  
  「你叫什麼名字呢?」
  
  「我、我叫褚冥漾。」我的臉微微紅了。
  
  「褚冥漾?你跟千冬歲是好朋友?」
  
  「對,他是我很好很好的朋友!一直幫我!」我笑著說,「所以千冬歲很重要!我很喜歡千冬歲!」
  
  我瞄見千冬歲的臉轉過去,但是耳朵紅了。
  
  「這樣啊。」千冬歲的主人笑著說,「也請你多多指教囉。」伸出修長白皙的食指到我面前,我遲疑了一下,然後有點不好意思的拉住。
  
  「請、請多多指教,千冬歲的主人。」
  
  「叫我夏碎就好。」食指輕輕揉了我的臉一下。
  
  「嗯!」揉揉臉也很舒服!我笑著。
  
  經過一番你好來我好去的介紹跟問候之後,我們互相認識了,冰炎也把訂定契約的過程說給夏碎聽。
  
  順便一提,他們都喜歡只叫我褚,只有千冬歲叫我漾漾。
  
  
  * * *
  
  
  「這是什麼意思?」我坐在課本上,拍著眼前那怪怪的符號問。
  
  「這是水元素的符號,這是風、火、土、木、光、闇。」
  
  「喔!」我努力的抄著。
  
  「抄什麼,不會的話我教你。」冰炎捏住我的腰帶把我提起來,紅眼對上我,「浪費時間。」
  
  這才不是浪費時間!這是認真學習的好榜樣!
  
  「那你看千冬歲在幹什麼?」
  
  我努力轉過頭看隔壁位置的夏碎,眨眨眼,再看向夏碎桌面上的千冬歲。
  
  「千冬歲在喝茶。」我乖乖回答。
  
  「那你在幹麻?」
  
  「抄筆記。」又是乖寶寶式的回答。
  
  紅眼看著我,好像有點無奈。
  
  「呵呵,冰炎的小管家真是盡責啊。」一旁傳來夏碎的輕笑。
  
  「漾漾很認真。」千冬歲補充了一句。
  
  你們兩個搭的真好......我愣愣的看著那對主僕,是說我到現在才發現千冬歲跟夏碎長的好像!這是那個什麼...什麼、呃、夫妻臉嗎?
  
  「不要亂想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把我放回課本上,「愛抄就抄吧。」
  
  喔!那這個又是什麼?我拍著課本上的怪怪圖案說。
  
  「這是水與風的混合陣,它的發動會產生類似冰凍的效果。」
  
  喔!我又開始在筆記上抄抄寫寫。
  
  抄到一個段落之後,我抬頭看著冰炎,為什麼冰炎沒上課還懂這麼多?
  
  「因為我是黑袍。」他看著手中厚厚的書本,頭抬也不抬的丟給我一句。
  
  那為什麼夏碎也不用上課?我疑惑的望著正在跟千冬歲下將棋的夏碎。千冬歲以非常標準的正坐姿式、非常嚴肅的態度在下棋,小小的手指揮著應該是主人的夏碎幫他放棋子。
  
  「因為他是我的搭檔。」
  
  搭檔?
  
  「出任務時候的搭檔。」
  
  喔!那一定很厲害了!
  
  「哼。」
  
  好厲害喔,我和千冬歲的主人都好厲害!我忍不住笑了。
  
  「笑什麼?好笨的臉。」伸出食指揉揉我的頭,我享受的瞇起眼睛,「像隻寵物。」
  
  
  
  
  TBC
  
  
  * * *
  
  
  夏碎視角。
  
  那對主僕(?)真有趣。
  
  手上一邊跟千冬歲下棋,一邊偏頭看著自言自語的冰炎和一直眨著眼睛望著冰炎的褚冥漾。
  
  「因為我是黑袍。」正在看書的搭檔突然迸出一句。
  
  看樣子是在跟用心聲「講話」的褚說話。
  
  「因為他是我的搭檔。」褚面露疑惑的樣子。
  
  「出任務時候的搭檔。」冰炎補上一句。
  
  不知道想到什麼,褚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後冰炎面露無奈的伸指揉揉他的小臉,褚笑的更加開心,瞇起眼睛好像是寵物一樣。
  
  「笑什麼?好笨的臉。像隻寵物。」冰炎表情溫柔的說。
  
  我有點看傻了,那個冰炎居然會有這樣的表情?
  
  「夏碎主人?」千冬歲清亮、柔軟的聲音拉回我的神智,他露出有點擔心的表情。
  
  「我沒事,不用加主人。」看他那可愛的樣子,忍不住伸指揉揉千冬歲的小臉,他立刻脹紅的小臉,不自在的垂臉推推眼鏡。
  
  千冬歲也很有趣。
  
  而且,很可愛。
  
  
  
  
  END
  
  
  * * *
  
  
  一篇文裡有兩對CP已經是我的極限了!(癱)
  還有,這絕對是冰漾跟碎歲!絕對絕對絕對沒有夏漾沒有夏冰!囧(用力澄清)
  (學長壞掉了.........(淚))
  
  
  是說叫名字好不順手,每次打一打都會很順手的打成學長!囧
  (到底要不要加主人啊......... (望天))
  
  
  感謝鑑閱的人。
  不嫌棄的話請糾正錯字、語法和不合理的地方。謝謝!(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楓一郎
  • 好可愛的故事啊~~~很懷念學長這個稱呼阿(冰炎好不順口)
  • 對啊我那時候在寫這篇的時候還有種彆扭的感覺ryyyy
    後來就習慣了(等等#

    布丁控 於 2013/01/13 16: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