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不應該在打文前看悲文的!(囧)
  搞的現在心情低落腦中一片空白啊!

  是說、這篇是碎歲喔!(笑)

   
  
  * * *
  
  
  千冬歲視角。
  
  「千冬歲,這個是什麼?」漾漾指著筆記本上畫的一團糟的東西。
  
  我推推眼鏡,伸手指著圖形開始解說,「這是水元素、這個是風元素,還有,漾漾你這裡少畫一筆。」
  
  「嗯!」他一邊聽一邊抄寫一邊點頭,很忙碌,「那這個勒?」
  
  「這是......」頓了很久,「對不起,漾漾這個我看不懂。」
  
  「咦?」他瞪大眼睛,很疑惑的看著我,然後低頭看著那個圖案,抓起那本筆記本,歪著頭,東看西看。
  
  「那是古老的精靈文。」一隻大手一把拿走他的筆記,瞇眼看著,「怎麼抄的亂七八糟的?」
  
  漾漾仰頭看著那人,笑了,笑的很燦爛,「冰炎!」
  
  「您好。」我站起身行禮。
  
  「不用行禮,不用加您,叫我冰炎就行了。」
  
  「不用覺得灰心,看不懂古老精靈文是正常的。」把筆記還給他之後,漾漾的主人,冰炎,突然說了一句。
  
  「嗯嗯!」漾漾抱著筆記本歪頭看著我,「對啊,就算冰炎常常教我,我還是一直看不懂,所以千冬歲不要難過。」
  
  冰炎挑眉,伸指揉了揉漾漾的臉,「你太笨了,教都教不會,只會吃跟睡,你還會做什麼?」
  
  口吻非常諷刺,但是動作卻很溫柔。
  
  「我有認真的在學,但是字都扭來扭去的我老是搞錯。」漾漾一邊嘟嘴抱怨一邊蹭著冰炎的手。
  
  感覺好像看到什麼不該看的畫面了。我推正眼鏡,撇過頭。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收拾好筆記,再度對冰炎行個禮,「容我先走一步了。」雖然他說不用使用敬語,但我堅持。
  
  「啊、千冬歲!」漾漾拉住我的手,眨著眼睛問,「等下一起吃飯嗎?」
  
  「好啊。」看見他這個樣子就忍不住想微笑摸摸他的頭,漾漾一直都很單純又很可愛,所以總是忍不住想多照顧他一點,現在這個工作已經由他的主人(飼主?)接收了。
  
  
  
  招出小精靈球,緩緩往夏碎主人房間的移動,途中一邊思考一邊整理目前為止收集的情報。
  
  冰炎。
  
  第一次見到他我還在擔心,那麼一個冷漠的人,耐性又差,會對漾漾好嗎?
  
  沒想到我錯了,那個人對漾漾好的不得了,還弄了一個儲藏櫃給漾漾放他最愛的甜食,容忍漾漾的小小缺點,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反倒是夏碎主人......該說他深不可測嗎?
  
  總是在微笑,反而讓人不知道他到底是有禮還是表面功夫。
  
  是本性如此還是後天造成?
  
  我該慶幸還好我當初先選的是夏碎主人嗎?
  
  推正眼鏡,讓小精靈球落在房間走廊前,思緒一轉,小球「啵」一聲就消失了。
  
  跟著他不算累,相反的,他是個非常好相處的主人,好到有點太過分了。
  
  因此,就某種方面上來講,這樣很累。
  
  「唉...」輕輕嘆口氣。
  
  「怎麼了?我的小精靈在嘆氣呢。」一抬頭就看見那經年不變的微笑。
  
  「不是什麼大事。」唔嗯、說錯話了。
  
  手掌心放到我面前,是個無言的邀請......有點像是威脅?
  
  我踏了上去,跪坐下來。
  
  「到底怎麼了?」金光流轉的紫眸直勾勾盯著我。
  
  不自在的推了推眼鏡,低頭避開那過於直接的眼神。
  
  「......真的沒什麼事。」
  
  「是嗎...」
  
  為什麼要嘆氣呢?是我做錯了什麼嗎?不讓主人擔心是錯的嗎?我抬頭看著夏碎主人。
  
  「歲沒有錯,是我不好。」看穿我的疑惑,夏碎主人微笑著解釋。
  
  「...」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好,這是誰對誰錯的問題嗎?
  
  到底從什麼時候開始,主人就只叫我「歲」?一開始還搞不清楚他在叫誰,直到他輕輕點了一下我的頭,帶著一臉無奈的笑容看著我,我才知道他在叫我。
  
  「既然沒事,那就開始今天的進度,歲覺得怎麼樣呢?」
  
  「好。」我點點頭。
  
  也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夏碎主人每天會抽出一個小時教我咒術跟陣法的運用。
  
  我不懂,為什麼總是微笑著呢?
  
  
  * * *
  
  
  漾漾一邊啃著喵喵做的飯糰,一邊拉著我嘰哩咕嚕的講個不停,因為今天早上冰炎給了漾漾一塊他想要很久的限定蛋糕,獎勵他終於學會精靈族招喚水精靈的口訣,他很開心。
  
  萊恩坐在喵喵旁邊,很高興的吃著喵喵為他做的新口味飯糰。
  
  我小口小口的咬著飯糰,一邊聽漾漾說話,一邊想著夏碎主人的事。
  
  到底為什麼總是微笑著呢?
  
  「千冬歲~千冬歲~」
  
  「嗯?」我趕緊回神,看著一臉擔憂的漾漾,「怎麼了嗎?」
  
  「千冬歲在發呆...怎麼了嗎?」
  
  「我在想『解咒陣』和『反陣法』的事。」
  
  「解咒?反陣法?」漾漾眨眨眼。
  
  「解除對方施加在你身上的咒語,還有把別人施加的咒語反彈回去的陣法。」
  
  「喔!」漾漾露出「哇~好厲害喔~」的表情。
  
  我微笑,漾漾就是這點可愛。
  
  單純。
  
  
  * * *
  
  
  一個人的時候,就喜歡坐在紫館的廊簷下喝茶,思考。
  
  「歲。」
  
  我微微一愣,抬頭,「夏碎主人。」站起身想行禮,但是被輕輕按住了。
  
  「我說過不用了,不是嗎?」優雅的端坐在我旁邊。
  
  我低頭,不自在的推了推眼鏡。
  
  「歲只要不自在就會推眼鏡呢。」
  
  「...」不知道該不該反駁,我捧著茶杯啜了一口,眼角瞄見夏碎主人彎起一抹興味的笑。
  
  看他捧著茶杯,垂眸喝茶,那畫面很美。
  
  為什麼總是微笑呢?
  
  「嗯?什麼?」紫眸看著我,我驚嚇了一下,趕緊轉開視線。
  
  「歲,」夏碎主人輕輕的把我的臉扳向他,「有話就說,我記得我的小精靈可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喔。」
  
  我感覺到臉頰開始微微發燙,主人是在說上次被丟到亞里斯的不良雞頭莫名奇妙跑來說要帶著漾漾私奔,卻被我趕走的事吧!
  
  「歲。」輕聲喚著,語氣中有著堅持。
  
  躲不過,真討厭。
  
  「為什麼、為什麼總是要微笑?」我一股腦的說出來。
  
  「...........................................................」
  
  一片長長的沉默。
  
  我撇開臉,沒想到夏碎主人卻直接把我放到他掌心上,舉到眼前,紫金交錯的眼,帶著笑意盯著我,「歲。」很溫柔的那種叫法。
  
  太不公平了,居然這樣.........我的臉更紅了。
  
  我低下頭,抿著唇,捏著衣擺。
  
  下一秒,指尖親暱的觸上我的臉,緩緩的、柔柔的。
  
  忍不住瞇起眼睛,真的很舒服,全身都放鬆了...難怪漾漾這麼喜歡......
  
  「我微笑,沒什麼特別原因。」一邊揉著我的臉,一邊緩緩解釋。
  
  「唔...」輕輕的應了一聲。
  
  「但是,我不知道歲這麼在意呢。」露出一抹不同於往常的笑。
  
  「才不是...」很沒說服力的反駁。
  
  「歲好可愛,害羞了。」
  
  一聽到「可愛」,不管什麼主人不主人了,我瞇眼瞪他。
  
  「真的很可愛呢!」指尖繼續輕揉著。
  
  好討厭、思緒都被擾亂了...
  
  「如果歲在意,那我以後不要對你微笑了。」
  
  不再對我笑......?我瞬間清醒,瞪大眼睛。
  
  「不再對我笑?」
  
  「不再對你『微笑』。」輕輕的說。
  
  『微笑』......我又全身放鬆,享受著這親密的感覺。
  
  「歲覺得好不好?」
  
  「好......」
  
  聽到我這麼回答,那雙紫眸彎起,嘴角揚著。
  
  笑的跟漾漾的主人一樣......
  
  
  
  後來的後來,我才知道那種笑容叫「寵溺」。
  
  
  
  
  TBC
  
  
  * * *
  
  
  本人正在突破自我的極限啊啊啊-------(尖叫)
  我打了碎歲文碎歲文碎歲文啊啊啊----------(一邊尖叫一邊轉圈)
  
  
  這篇會產生都是因為晴川想看千冬歲的揉揉=ˇ=
  所以很順便的把它當作正文的一部分!(巴)
  要不然每次都打冰漾也滿對不起專欄的各位,好歹我有把碎歲掛上「我想對你說」的【主要配對】啊!(遠)
  所以,第一次挑戰碎歲,還用千冬歲視角XDDDDDD
  (真是太極限了!)
  
  
  總之,謝謝鑑閱。
  錯字、語法和不合理請糾正,謝謝。(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