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漾漾加油!」卡到了......(遠)
  所以就來更短篇了!(跪)
  (拜託不要斷頭啊!(淚))


  標題詭異請忽視!


  
  
  * * *
  
  
  難得的假日,我難得回到台中,想說要好好感受一下家的溫暖,沒想到才剛踏進家裡就又被老媽丟出來跑腿。
  
  我看著清單一邊核對一邊碎碎念。
  
  醬油、還指定要龜X萬的勒!老姊的可爾必思...老姊買可爾必思是要幹麻?她又不喜歡喝這種東西...X意的一天葵花油、米...重死了!垃圾袋、水桶...青菜、魚丸...嗯、這樣就都買齊了吧!
  
  我正要提起兩大袋購物袋時,手一輕,咦?
  
  轉頭一看是學長。
  
  「學長,你沒事了?」
  
  「嗯。」一手看似很輕鬆的拎著那裝滿米啊油啊青菜啊有的沒的超重袋子。
  
  學長你不會覺得很重嗎?
  
  「還好。」
  
  果然是火星人!
  
  「啪!」
  
  我捂著後腦,腦暈。
  
  是說、你怎麼做到的?你不是一隻手扠在口袋裡一隻手提著袋子嗎?
  
  「囉唆!你媽叫你快點不要拖拖拉拉的!」學長咬牙切齒的說。
  
  「咦?」學長你去了我家啊?
  
  「嗯、快點!」學長不耐煩的催促。
  
  是真的很重吧!我趕緊跟了上去。
  
  
  
  快到家的時候,我才想到家裡附近有個工地,要回家就一定要經過那裡,除非繞遠路,但是如果我在這個節骨眼提出繞路的話,一定會被學長巴死!
  
  我皺眉,腳步緩慢的經過那處工地。
  
  「怎麼了?」學長轉身,挑眉。
  
  「嗯、我在考慮要怎麼經過。」因為以前經過工地的經驗都不怎麼愉快,像是被跌進水泥裡、摔到沙堆上、差點被倒塌的鷹架壓死、差點被莫名奇妙掉下來的鋼筋打到、差點被突然煞車失靈的工程車撞扁...甚至還有一次是被工地裡的阿飄纏上,莫名奇妙昏迷了三天......嗯、反正還滿多的啦!再怎麼不可能的事都會被我遇上!
  
  「你的經驗真是豐富。」學長挑眉,有點風涼的說,「走了,有我在你能怎樣?」
  
  嗯、也是啦!至少可以在危急時候拉我一把!好歹也是個火星人黑袍啊!雖然現在頭髮眼睛都變成黑色,但是這改變不了你是火星人的事實的!
  
  「啪!」
  
  對不起我錯了!我眼眶含著淚水道歉。
  
  我緊緊跟在學長身邊,深怕一個落單就會成為工程意外下的犧牲品。
  
  但是我忘了,學長擋的了人禍,卻擋不了天災(?)。
  
  一陣強風吹來,捲起滿地砂石。
  
  「咳咳、咳咳咳!好痛!」我一邊眨著眼睛一邊捂著嘴咳嗽。沙子跑進眼睛裡好痛、超痛的!而且剛剛不小心灌了一口冷風嗆到了!
  
  「你是笨蛋嗎?!」朦朦朧朧的視線中只看見學長黑色的髮絲,被淚水佔據的視線看不清學長的臉,但是聽口氣就知道他一定很生氣。
  
  我用力眨眼睛,很想伸手去揉。
  
  「敢揉你試試看!」
  
  可是很痛啊!痛到我眼淚一直流!到底是哪個騙人的書上說什麼只要流眼淚就可以把眼睛裡的異物沖出來的!根本騙人!
  
  「不要再眨了!頭抬起來!」學長扳起我的臉,極為靠近的距離讓我清楚的看見學長偽裝過的黑眸和擔心的臉。
  
  學長的手輕輕撫過我的眼皮和眼角。
  
  學長快點啦!很痛欸!而且這個動作超容易讓人誤會的你快點啦!
  
  「吵死了!」語氣超級無敵粗魯,但是動作很小心。
  
  輕輕的撥出砂石,再吹一下。
  
  「好了。」
  
  我眨眼,果然沒有剛剛那種刺刺沙沙的感覺了。
  
  「謝謝學長。」
  
  「你們在幹麻?」這個聲音,好像、似乎、大概是老姊的樣子...吧?
  
  我轉頭一看,老姊挑眉環胸看著我和學長。
  
  「沒有在幹麻啊...」我眨著還有點不適的眼睛說。
  
  「那你幹麻流眼淚?」
  
  「我剛剛眼睛進沙,學長幫我把沙子弄出來。」根據我在Atlantis三年的經驗下來,這時候如果不把主詞動詞和代名詞搞清楚說明白,很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誤會。
  
  「是喔。」
  
  當然,不然妳以為呢?
  
  「不然我以為呢?」老姊挑眉,露出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我還以為你們兩個在、接、吻。」
  
  囧!老姊!這種事是不能亂說的吧?!而且妳會看不出來我們在幹麻我才不相信!
  
  「不然你看看旁邊的人。」
  
  我傻傻的照做了,發現旁邊的媽媽阿姨姐姐妹妹都用微妙的眼光看著我和學長,特別是年輕的女生都用一種跟喵喵一樣的閃亮亮眼神緊盯著我們兩個,看了覺得很刺眼,而且莫名詭異......
  
  「哇~好帥~那個男生剛剛在親那個男生的眼睛欸!」
  
  我囧!
  
  「我也看到了!好美的畫面啊~」
  
  等等!我只是一個路人甲啊!!
  
  「喔~~我此生無憾了~~」
  
  妳會不會太誇張了啊?!
  
  「現在的小孩真是大膽,當街就直接......」
  
  我不是!我沒有!
  
  「不過那個長的帥帥的,這個也不差啊,古錐古錐的啊~」
  
  這位媽媽,被講「古錐」我一點都不會感到開心!
  
  「你還要發呆多久?」學長扯著我的手往前走。
  
  「唉唷~還牽手~~」
  
  瞬間,一堆意義不明的小花星星亂灑亂飄。
  
  ......................................................................................我囧了、我默了。
  
  
  
  就在他自暴自棄的自腦自殘的時候,褚冥漾漏看了冰炎臉上那抹詭異的微笑。
  
  後頭的褚冥玥挑挑眉,也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END
  
  
  * * *
  
  
  因為還想不出「漾漾加油!(五)」所以很壞心的跑來更短篇!(巴)
  (等我、我一定會想辦法更出來的!(應該吧......))
  
  
  感謝鑑閱!(正坐)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了!(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