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我坐在冰炎的頸窩--我的專屬坐位,一手拉著他的髮絲一手揪著底下的黑袍,不讓自己掉下去。
  
  「冰炎、冰炎,最近有什麼活動嗎?」我看著教室裡騷動的學生,每個人臉上都帶著興奮、躍躍欲試的表情。
  
  「後天學院要慶祝新年,辦了一個對抗賽。」
  
  「什麼對抗賽?」我疑惑的指著旁邊不知道為什麼打起來然後被教室「吐」出去的兩個人,「像那樣的嗎?」
  
  「不是,是這個。」冰炎不曉得從哪裡變出一本厚厚的手冊,封面上用華麗的金字印著:「Atlantis學院賀新年之紅白大對抗活動手冊(PS:摔書者,不論袍級有無,一律處以......刑!)」
  
  嗯、怎麼覺得那句括弧是針對冰炎來的?
  
  「哼、的確是沒錯。」冰炎環胸哼了一聲,「不摔它,那總可以不、看、吧?」最後幾個字頗為咬牙切齒。
  
  那麼這時就是我派上用場的時候了!身為小精靈管家,必須滿足主人的每個需求(?)!既然冰炎不想看,那我就用唸的唸給他聽!
  
  我跳到桌子上,仰頭看著冰炎,拍了拍那本厚重的手冊。
  
  「...麻煩一下?」
  
  冰炎挑眉,伸手翻開手冊,順便把我放到書面上。
  
  「『規則一:主辦人為傘董事。(所以小冰炎不可以找我算帳唷~)』、唔?」我歪著頭想了很久,然後仰頭問冰炎:「這個括弧是什麼意思?」
  
  「就是要我不要找、錯、人算帳的意思!」
  
  「喔!」繼續看第二條規則,「『規則二:採兩人一組制,有搭檔者與搭檔一組,沒有搭檔者學校隨機配對,兩人為生命共同體,同生同死同進退。』冰炎、冰炎!你跟夏碎一組欸!」我興奮的拍著冰炎擺在桌上的手。
  
  「嗯。」冰炎嘴角微彎,揉揉我的頭。
  
  「『規則三:所有人(不論有袍或無袍、老師或學生)皆強制參加此賀年活動!(By傘董事)』」
  
  「哼!」冰炎重重的哼了一聲,我仰頭看他。
  
  怎麼了?我唸錯了?
  
  「沒有,繼續唸。」指尖有一下沒一下的揉著我的臉頰。
  
  「『規則四:主人的任務就是找出被藏在學院各個角落的小精靈,並殲滅敵隊的小精靈、拯救同隊的。殲滅一個可得十分,拯救一個可得十五分,找到自己的小精靈可得二十分。同隊者的積分總和為此隊伍的分數。惡意殲滅同隊的小精靈者,個人積分倒扣五十分並公佈其姓名及個人詳細資料。』」我換了好幾扣氣才唸完長長一串規則,但是我完全不懂規則的意思。
  
  「冰炎,」我拉拉他的手指,「這是什麼意思?」
  
  「不用管那麼多,我會找到你的。」一邊說一邊揉著我的臉,「這種手冊不看也罷。」說完順手丟到教室外面。
  
  「摔書不是會被......嗎?」我緊張的揪住他的衣袖。
  
  「我沒有用『摔』的。」
  
  喔、這樣也可以?皺眉,不懂。
  
  
  
  正當我很認真的思考對抗賽的事的時候,有人拍拍我的肩膀。
  
  「千冬歲!」我自然的漾開一個笑。
  
  「漾漾知道對抗賽的事情了嗎?」
  
  「知道!我剛剛有看手冊!」
  
  千冬歲彎起一個微笑,「我們同一組,真是太好了!」
  
  「嗯!」我用力點頭。
  
  「冰炎,你有什麼樣的打算嗎?」夏碎微笑著問。
  
  「能有什麼打算?是敵人就殲滅掉!」
  
  「果然是冰炎式的作風。」
  
  「哼!不然呢?」挑眉。
  
  
  * * *
  
  
  對抗賽當天。
  
  小精靈都被強制要求使用小精靈球,然後被學校隨機傳送到校園各處,主人要嘛就先找到自己的小精靈,要不然就是先殲滅敵隊(或敵隊的小精靈)再去找自己的小精靈。
  
  話說,我被傳到一個很漂亮的水池裡,四周都是亮晶晶的水精靈,他們很高興的圍在我旁邊唱歌跳舞。
  
  「哇~~~」我嘴巴張開開的看著他們,只能在他們唱完一曲又一曲之後用力拍手。
  
  
  
  另一方面、路人甲視角。
  
  學院說為了公平起見,有袍級者,皆不能使用幻武,而且,扇董事還親口說了一句叫大家為之瘋狂的話:「對抗賽視為正式挑戰,有袍級者若在對抗賽中輸給無袍級,將被剝奪袍級由對方取代。」於是很多人想趁機打敗平日看不順眼的敵對袍級。
  
  冰炎殿下因為是有袍級(還是黑袍!),所以成了很多人的目標,大家群起而攻之。
  
  因為被限制只能用符咒和陣法,不能使用幻武,所以殲滅敵人的速度慢了一點......騙人!他根本是用很暴力的方法跟很恐怖的速度在把紅隊的人通通秒掉!
  
  我哭!
  
  為什麼學校不把這對恐怖搭檔拆掉啦!那個紫袍夏碎也很恐怖啊!光用風符放出的龍捲風就不曉得做掉多少對手了!
  
  不對,應該怪我的手,怎麼這麼倒楣抽到紅隊而不是白隊?你看!白隊的人多輕鬆,只要跟在那兩位的後面就可以平安無事,反倒是我們這邊,擋路者死,不擋路......還是會死......哭泣啊我!
  
  不過還好我們這邊有黑袍實力的阿利學長跟那位黑袍妖精殿下,以及惡魔黑袍大姐跟一位用綠眼睛把對手控制住的漂亮學姊,要不然我們真的會全軍覆沒啊啊啊啊-----
  
  
  
  冰炎、夏碎視角。
  
  「嘖!」冰炎的爆符使用率達到前所未見的高,「人還真多!」
  
  「的確有點困擾。」夏碎優雅的將風符丟出去,一個巨型龍捲風瞬間清光右手邊的紅隊,「有點妨礙到我尋找他們的氣息。」手心上有個小型的金色法陣緩緩旋轉。
  
  「嗨,冰炎學弟!」突然,阿利爽朗的聲音傳進耳裡,「你好像很急?」
  
  冰炎皺眉,「學長...」真想叫他不要擋路。
  
  「冰炎學弟的小精靈聽說叫做褚冥漾?」
  
  「......」到底想幹麻?
  
  因為擔心,因為焦躁,因此在一槍刺穿某個想從背後偷襲的傢伙的胸膛後,毫不心軟(?)的將他甩的遠遠的。
  
  「我只是想問問而已,沒什麼,再見啦學弟!」逕自說完就跑掉了。
  
  還以為要打上一場......
  
  「夏碎!」揚聲喚道,「找到沒有?」
  
  「找到了,褚在清園。」
  
  「嗯、我知道了。」順手將手上的黑色長槍往敵陣丟出去,迅速的開了一個傳送陣到清園去。
  
  
  * * *
  
  
  我微微皺著眉,癱躺在小球裡。
  
  冰炎好慢......
  
  「褚!」
  
  咦?
  
  「褚!」
  
  是冰炎!是冰炎!
  
  「我在這裡在這裡!」我仰頭看著水面,舉著手在小球裡跳啊跳的,很怕冰炎找不到我,「冰炎!冰炎!」
  
  「褚!」冰炎的模糊的身影映在水面上,下一秒毫不猶豫跳進來,潛到池底,把我撈起來。
  
  小精靈球在離開水面那瞬間啵一聲的消失了,我開心的撲上去,一直蹭著明明沾到水卻還是很乾爽的白色運動服,「冰炎冰炎冰炎冰炎----」
  
  冰炎揉揉我的臉,輕輕的嘆了一口氣,把我放他肩上,我喜孜孜的拉著他垂落的銀髮。
  
  「千冬歲呢?」
  
  「夏碎去找了。」
  
  「贏了嗎?」
  
  「還沒,」冰炎看著手腕上不斷跳動的數字,「看樣子是還沒有。」
  
  一個傳送陣亮起,夏碎捧著千冬歲出現。
  
  「冰炎找到褚了,那就回去吧!」
  
  夏碎一彈指,眼前一亮,瞬間就來到一個很大的廣場,有許多紅色跟白色衣服的人,到處都在打打殺殺,下一秒我的眼睛就被遮住了。
  
  「不能看嗎?」我抓著那隻遮住我視線的指頭問。
  
  「不好看。」
  
  「千冬歲也不要看。」夏碎的聲音飄進我耳中。
  
  「是。」
  
  「就說了不用使用敬語。」聲音有點無奈。
  
  怎麼覺得......好像有點悠哉?
  
  「褚,你敢在我說可以之前睜開眼睛就一個禮拜沒蛋糕吃。」
  
  「咦咦!」我用力的捂住眼睛,「為了蛋糕我絕對不會偷看!」
  
  「乖!」語氣怎麼有點不以為然的樣子?
  
  「夏碎。」
  
  「............嗯。」
  
  要幹麻?夏碎的聲音聽起來很心不甘情不願?
  
  「不准睜眼。」
  
  「嗯嗯嗯!」我捂著眼睛用力點頭,死也不敢放手。
  
  過了一下,我感覺到身邊的氣溫突然下降了好幾度,不禁打了個冷顫。
  
  「可以了。」
  
  我放開手,發現我們置身於一片亮晶晶的冰的世界中,之前的那些人都被冰封住了,只有一些黑袍和紫袍逃過一劫。
  
  「哇~~冰...」我轉頭要跟冰炎分享我的喜悅時,看見他的臉上漫開一種銀色紅色交錯的紋路,「冰炎?!」
  
  重重的跪倒,我不小心從肩上摔下去。
  
  「冰炎!」我顧不得屁股痛的爬起來,仰頭看著被夏碎支撐的他,皺著眉,冷汗滑落,明明很痛苦的樣子,卻還是伸手揉揉我的臉。
  
  「不要、擺出笨臉...」
  
  「嗚哇~~夏碎、夏碎~~」我大哭出聲。
  
  「不要擔心。」夏碎微笑著。
  
  然後賽塔出現了,把我從地上捧到手心上,微笑著對我說:「漾漾不要擔心。」
  
  「日安。」一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黑衣古裝小孩對著賽塔打招呼。
  
  「您好。那就開始吧。」
  
  然後賽塔把我放到夏碎的手上,千冬歲過來拍拍我的背要我不要擔心。
  
  他和那個黑衣小孩兩人在冰炎身邊站好,一個奇怪的陣法浮現,過了一段時間,我看見冰炎身上的奇怪紋路開始消退,人也不再那麼不舒服了。
  
  我不顧一切的想衝過去,要不是千冬歲拉住我,我可能已經摔下去了。
  
  「千、千冬歲...不要拉...」我一邊抽泣一邊想把千冬歲的手掰開。
  
  「漾漾...」千冬歲為難的看看我又看看夏碎,「夏碎主人...」
  
  夏碎伸指輕揉千冬歲的臉,然後把我拎到冰炎身上。
  
  我一邊哭一邊揪緊他的上衣,「冰炎......」
  
  「笨臉...」一邊罵一邊揉我的臉,「明天可以吃限定蛋糕。」
  
  我用力搖頭,「不要!冰炎睡覺!限定蛋糕要很早去排隊,排隊要好久......」
  
  一片安靜,只聽見我吸鼻子的聲音。
  
  「唉唷~~我的小冰炎親親~~」突然,提爾老師誇張的聲音傳來。
  
  我這才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已經被傳到醫療班。
  
  「提提、爾、老師...」一邊哽咽一邊說話很累。
  
  「小漾漾~~~別哭嘿~~提爾老師明天就還你一個跟新~~的一樣的冰炎喔~~」
  
  「我不、不要、新的、我只要冰炎!」死命揪住,不讓提爾老師把我從冰炎身上拔開。
  
  「你幹麻!」冰炎瞪著提爾老師,一手將我護著。
  
  「好好好、病人最大!」提爾老師攤手,「你好好休息,我讓小小漾陪你。」說完,難得正經的稍做檢查之後,拉上簾子就走了。
  
  「冰炎...」我揉著眼睛,很不想哭的,千冬歲說哭是沒用的,但是看到冰炎剛剛那樣子我就忍不住哭了。
  
  「好了,睡覺。」把我拎到枕頭的一角,紅眼閉著,「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嗯......」
  
  很累,但是我又不敢閉起眼睛。
  
  「睡覺,我沒事,我保證。」
  
  揉揉,捏捏,搔搔。
  
  嗯、舒服...
  
  「睡覺吧。」
  
  嗯...............................
  
  
  
  
  TBC
  
  
  * * *
  
  
  我先聲明:阿利真的只是來插花而已!(認真)
  你想想,如果今天來的是惡魔大姐或是摔倒王子的話,絕對沒完沒了的!囧
  所以就派阿利上了!(歐倒)
  
  
  話說這篇很沒內容,只是想寫冰炎失衡而已。(巴)
  
  
  感謝不嫌棄的各位大家看完它!(掩面哭泣)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正坐、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