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大回饋!(巴)
  (為什麼總是不好好更正文一直跑來更番外?)
  
  
  ※還沒變大設定有=ˇ=
  ※灑糖設定有。(笑)


  
  
  * * *
  
  
  (一)冰炎的休閒和漾漾的娛樂
  
  「夏碎,你那邊處理的怎樣?」冰炎有些疲憊的詢問搭檔,這次為期十天殲滅......的任務耗了不少精力。
  
  「差不多了,把最後一個出入口封印起來就完成了。」一邊說手上一邊打印,淡淡的柔和的藍光夾雜銀光流轉,在那個不明的黑洞周邊拉成一圈又一圈美麗流暢的咒文。
  
  冰炎倚著樹幹微瞇著眼。
  
  「你在擔心嗎?」夏碎微微撇過臉微笑著問。
  
  「十天,很難不擔心那個笨蛋毀了我房間。」撇嘴。
  
  明白自家搭檔的嘴硬心軟,夏碎輕笑了聲,有眼睛的人都知道那位冰炎的殿下疼寵著那個有點傻傻的單純小精靈。
  
  「放心,賽塔會照顧他們的。」不徐不急的回了一句,冰炎重重的嘖了一聲。
  
  手上緩緩的進行收尾,藍銀交雜的陣法逐漸覆蓋住整個黑洞,一陣閃亮光芒之後,黑洞消失了,四周的景象也變了,清澈的溪水輕快流動,小花也開滿整片綠野,扶疏樹木隨風搖曳枝葉,風精靈四處玩耍,水精靈開心的從葉尖滾到溪面。
  
  「真漂亮。」夏碎輕嘆口氣,「真想讓歲親眼看看呢。」
  
  冰炎挑挑眉。
  
  「別露出這種表情,我當然知道這種任務不適合他們。」夏碎攤手說道。
  
  「走了。」冰炎走向夏碎,彈指,瞬間來到公會。
  
  「任務報告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一步。」冰炎將報告書交給夏碎後就馬上離開了。
  
  大概知道搭檔要去做什麼,夏碎也只是好脾氣的笑笑,不多說什麼,逕自走了進去。
  
  
  
  冰炎快步走向左商店街某知名蛋糕店,結果已經有許多人在排隊了。
  
  「嘖!」皺了皺眉,也排進隊伍裡。
  
  
  
  黑館。
  
  「冰炎好慢~~~」褚冥漾倒在大大的床上,翻來滾去的,「夏碎都已經回來了,為什麼冰炎還~沒~回來勒?」
  
  剛剛他正在跟千冬歲在黑館大廳裡認真複習的時候,賽塔帶著夏碎進來把千冬歲帶回紫館了,還說冰炎再一下就回來了,叫他先回房間等,結果等了好久,冰炎都還沒回來。
  
  褚冥漾在冰炎的床上滾到自己頭都花了,他的主人還是沒回來。
  
  「冰炎好慢~~是路上太累睡著了嗎?」皺著眉自言自語。
  
  想像了一百種可能,卻都不可能發生在冰炎身上。
  
  「好~~慢~~!!」褚冥漾決定與其浪費時間抱怨不如趁現在再繼續複習。
  
  
  
  左商店街。
  
  「請問黑袍有什麼需要嗎?」店員小姐漾著異常燦爛的笑容招待著這位俊秀的年輕黑袍。
  
  紅眼看向menu,隨手指了幾款巧克力蛋糕問:「這些很甜嗎?」
  
  「可以試吃看看喔!」其實根本沒有這項服務,但是看帥哥跟被店長ㄉㄧㄤ比起來,當然是前者勝過後者太多!
  
  小姐勤快的叫出了剛剛冰炎指的六款巧克力蛋糕,親手遞上叉子,雙眼眨啊眨的直勾勾看著冰炎。
  
  冰炎早已習慣,先嚐了一口滿是巧克力膏的「魂牽夢縈」,入口的甜味雖不是很甜,但也讓冰炎很不能接受了。
  
  再吃一口抹茶跟巧克力搭配而成的「綠毛蟲」,抹茶的香味跟巧克力微甜的香氣混合,吃起來意外爽口。
  
  接下來又連吃了四款巧克力蛋糕,最後包走了三款跟一杯招牌巧克力奶茶。
  
  「可以切塊嗎?」冰炎開口問。
  
  「切塊?」店員小姐疑惑的眨眨眼,瞬間又揚起笑容,「可以,請問您要切多小?」
  
  「切的跟小指甲的一半一樣小。」
  
  「呃、好的,請您稍等一下。」
  
  又是一段時間的折騰,好不容易滿足了這位年輕黑袍的各種無厘頭要求,小姐依依不捨的送走了他。
  
  「謝謝光臨!歡迎再度光臨!」
  
  冰炎連門口也懶得走出去了,直接在店內拋下傳送陣回黑館。
  
  
  
  床邊,熟悉的亮光亮起,褚冥漾開心的拋下手邊的筆記,一頭往床邊衝。
  
  「冰炎~~~~~」剛好撲在那風塵僕僕的黑袍上,也不管髒不髒,埋頭就是一陣亂蹭。
  
  冰炎無奈的笑了笑,揉揉那張興奮過度的小臉,「褚,我回來了。」
  
  小小的臉漾著燦笑仰頭看著冰炎,「我好想你喔~~」
  
  拎起自家小小的精靈,走到外面的沙發上,將手上的紙盒和褚冥漾一起放到桌面,「約定好的蛋糕和奶茶。」
  
  「哇哇哇!!」褚冥漾繞著紙盒開心的打轉,閃亮的大眼睛開心的看著冰炎,「冰炎謝謝!」
  
  「嗯。」微微撇過臉,不讓褚冥漾看見自己現在的表情,「等我一下。」
  
  「好好好!冰炎快一點喔!」
  
  無奈的嘆了口氣,迅速的盥洗更衣過,然後來到客廳,坐上沙發,傾身將紙盒打開,讓他選了一塊,其他冰進冰箱。
  
  從頭到尾,那雙寫滿開心與期待的黑眸沒有離開過冰炎。
  
  冰炎捏著小叉子,一口又一口的餵飽自家愛吃的小精靈。
  
  「好好吃、好好吃~」小臉上幸福滿滿的樣子,十來天的疲憊全都消散,表情也柔緩了下來。
  
  「吃慢一點。」輕輕拭去那軟嫩臉頰上的巧克力醬,含入口中,「好甜。」皺眉。
  
  「冰炎好好吃好好吃~」
  
  「我不好吃。」無奈的糾正自家小精靈詭異的語法,一邊逗著揉著他的小臉,一邊一口一口慢慢餵著他吃蛋糕。
  
  「吃飽了?」收拾了盤子叉子,取了本書坐上沙發。
  
  「嗯!」小手掩嘴打了個嗝,滿足的瞇了瞇眼。
  
  「吃飽了就睡覺。」冰炎輕輕拎著褚冥漾放到膝上,一手輕輕緩緩的揉著他的面頰,一手翻開書開始閱讀。
  
  褚冥漾瞇起眼睛,睡意濃厚的說:「冰炎午安......」
  
  「嗯。」輕輕應的一聲後,更加放緩指尖的動作,讓那小小的人兒舒服的睡著了。
  
  
  * * *
  
  
  (二)夏碎的興趣和千冬歲的嗜好
  
  「歲。」夏碎一邊泡茶一邊喚著。
  
  「是?」推推眼鏡正經的回道。
  
  「要喝茶嗎?」
  
  「...」千冬歲輕輕點頭。
  
  夏碎看了微笑,伸手一翻,翻出一個迷你小巧的茶杯,輕輕放在千冬歲面前。
  
  「歲想吃什麼茶點嗎?」夏碎一邊倒茶一邊問道。
  
  「......和果子。」小小聲,似乎有點害羞。
  
  「什麼口味?紫蘇梅還是櫻花?」
  
  「......」皺了皺小小的眉,難以決定的樣子。
  
  「你吃櫻花、我吃紫蘇梅好嗎?這樣還可以交換吃呢!」夏碎眉開眼笑的說。
  
  「好。」臉上微紅。
  
  起身為千冬歲端來一盤粉嫩紅的迷你小巧糕點。
  
  「謝謝。」低頭推了推眼鏡,輕聲的說。
  
  「不客氣,我的歲。」指尖輕揉了下那白皙嫩軟的頰。
  
  整張小臉瞬間紅透,捧著茶杯,紅潤的唇抿靠著杯緣,像在逃避什麼。
  
  夏碎見狀輕聲笑了,惹的小小人的臉更加潤紅。
  
  伸出小手,優雅的拿起叉子,切下一口粉色糕餅放入口中,淡淡的清香化開,滿足的瞇起了眼。
  
  「喜歡嗎?」夏碎笑望著那彎起的小小嘴角。
  
  「嗯!」咬著叉子點了點頭。
  
  真可愛。
  
  夏碎也伸手拿起叉子切下一角紫蘇梅和果子,放入口中,味道不濃不淡,不油不膩,好吃的讓他瞇了瞇眼,「歲。」
  
  「嗯?」仰起的小臉上少了平光眼鏡的遮蔽,露出了那雙少見的黑眸,此刻因茶氣的蒸潤而有些迷濛,微彎的紅潤唇角,看起來真是很可愛,有點想把他現在的表情遮住,因為那令自己有點失控。
  
  「要吃紫蘇梅的嗎?」失神過後,彎起一抹笑。
  
  「嗯。」小巧的人兒站起身走到那與他同高的糕點前,微微歪著頭,露出不知所措的表情。
  
  見狀,夏碎挖了小小一口,放到千冬歲面前。
  
  千冬歲微微猶豫了下,還是張口吃掉了。
  
  才剛嚥下口中的和果子,下一口又餵過來了,「咦?」
  
  「歲不想吃了嗎?」
  
  「......並不是。」張口又吞下叉子上的和果子。
  
  「這支叉子對歲來說太大了,我去換一支。」夏碎準備起身再去取一支千冬歲專用的小叉子,千冬歲喚住了他。
  
  「不用那麼麻煩了...」越講越小聲,「用我手上這支就行了... 」
  
  將手上的小叉遞了出去,夏碎漾出一抹不知該如何形容的笑,「謝謝。」
  
  「嗯、不客氣。」垂下小臉,吞吞吐吐的回。
  
  這種情況怎麼想都很奇怪!好像被設計了一樣!
  
  千冬歲乖乖的微仰著臉等著夏碎餵來下一口。
  
  但是、又想不出什麼時候被設計了!
  
  夏碎看著那張思考時會微瞇起眼的小臉,嘴角露出一抹帶有幾分奸詐的笑容,一邊繼續若無其事的餵食他的小精靈。
  
  看起來很精明,但是其實有點小遲鈍。
  
  藥師寺夏碎,帶著無害的笑容,狠狠的算計了他的小精靈。
  
  
  
  
  END
  
  
  * * *
  
  
  對、只是想寫被餵食而已。(歐)
  好吧,我必須說我覺得更番外比更正文有趣多了!(巴)
  把夏碎寫的有點腹黑是我的錯,但是這樣超好玩的!(打爛)
  
  
  總之,感謝鑑閱啦!(揮揮手)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喔!謝謝!(鞠躬)
  (我覺得再這樣(墮落)下去我的正文會寫不完!)


 

  * * *


  (補)小小漾噎到版XDDDDD

  正當小小漾被餵食的很歡樂的時候,他突然瞪大眼睛用力的拍著胸口。

  「褚!」冰炎丟下叉子,慌張的起身查看。

  褚冥漾的臉脹的通紅,然後用力的嚥下喉中的蛋糕塊後,趴躺在桌上喘氣。

  「褚!」冰炎心疼的撫著他小小的背,「怎麼樣了?」

  「冰、冰炎,好痛...噎到......嗚嗚嗚...」褚冥漾撫著胸口,「噎到好痛...」眼眶滿是淚水,吸著小小的鼻子,握著冰炎的指頭,抽泣著。

  「不要哭了、不要哭...」冰炎低聲的安慰,紅眼瞄了一下蛋糕,發現蛋糕塊比預計的大上一些,也難怪褚冥漾吃一吃會噎到,一個彈指,把吃到一半的蛋糕移走。

  該死的蛋糕店!居、然、沒、有切成小指甲一半大小!

  一邊怒火狂燒,一邊還心疼的半死,看著那小小的黑髮人兒一手握著自己的指尖,一手可憐兮兮的揉著眼框,心裡是萬分不捨。

  小心的將褚冥漾移到掌心,輕輕的、緩緩的揉著他小小的胸口。

  「這樣好多了嗎?」

  「嗯...」扁著紅潤的小嘴點頭。

  那該死的蛋糕店!

  冰炎在哄完褚冥漾之後,看著泛著淚光的眼角,紅眼微瞇,一個彈指,冰箱裡好不容易排隊買來的蛋糕一瞬間清空,決定以後死都不去那家蛋糕店。

 


  END


  * * *


  這是應晴川的要求放上的XDDDDD
  本人也覺得很有梗所以就加上了!(巴)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