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說喔,這篇以冰炎視角為主XD
  所以不要覺得奇怪喔!(笑)
  
  
  ※劇情前後差異大有。
  (跟不上請反應,謝謝!)

  
  
  * * *
  
  
  微瞇起眼,仔細審視著眼前的臉蛋,然後輕嘆了口氣,自己並沒有賴床的習慣,於是決定像平常那樣起床盥洗等他睡飽。
  
  為了不吵醒枕邊人,輕輕的、悄悄的挪了挪,動作輕巧的滑下床,那人突然翻了個身,以為自己吵到了那人,僵在床邊,發現他沒有醒來的傾向,應該是昨天太累了。
  
  放緩腳步,走向浴室,安靜的盥洗後,迅速的走出門外。
  
  床上的人卻突然翻身坐起,迷濛的眼看著那準備要走出房間的人影,「冰炎......?」
  
  握上門把的手緩緩縮回,紅眼無奈的看著那不甚清醒的黑髮人兒,「不繼續睡嗎?賽塔說你這幾天都沒睡好。」
  
  「嗯......」黑眸半瞇起,伸手招了招,「我查過了,冰炎沒事,沒任務,所以睡覺。」
  
  冰炎皺了下眉,即使不贊同,還是走回床舖,坐在床沿,伸手遮蓋他眼睛,「睡覺。」
  
  兩手抓住那隻遮蓋自己眼簾的大掌,「嗯、你不能走。」
  
  「嗯。」一手輕撫那柔軟的黑髮,傾身輕輕的在額際印了個吻。
  
  
  
  看著大人型態的褚冥漾,冰炎心中有說不出的感慨,想到自己早上起床看見長大的褚時,那震驚的表情一定很蠢。
  
  誰會想到一早起床,睡單人房的自己,眼前突然多了一張靠的很近的臉?
  
  小心的將臉移開後,卻發現那人不只臉靠的近,連手和腳都纏在自己身上!
  
  看著那張睡的酣甜的臉,心中湧起無言的感覺。
  
  雖然知道自家小精靈有亂抱東西睡覺的習慣,但是以前的size只要隨便給他一條手帕或是棉被的一角,他都可以抱的很歡,但是現在變成大人了,似乎不能隨便給個東西抱了。
  
  所以要去買個什麼給他抱嗎?像是原世界的那種叫做抱枕的東西?還是再跟賽塔拿個枕頭棉被就好了?
  
  ............................不對、我怎麼染上這個笨蛋的晨間腦部活動的習慣?
  
  突然驚覺到自己正在做某種被(自己)嗤笑為「腦殘」的「運動」,不禁愣了幾秒。
  
  回過神,瞇了瞇眼,看著眼前不算漂亮的臉,如果要形容,應該叫做平凡無奇吧!但是不知道怎麼回事,在自己眼中就是耐看,看不膩。
  
  忍不住伸手偷摸了一把。
  
  比起以前的軟嫩,多了一點彈性,捏起來很有快感!
  
  ..........................................................我在做什麼......?
  
  紅眼微瞇,再看了一眼那張臉蛋,輕輕的撥開抱緊緊的手腳,迅速輕巧的滑下床。
  
  雖然一切過程都是無聲,但還是吵醒了那睡的香甜的人,或許是少了抱枕吧...
  
  冰炎回過神,一邊暗罵自己又開始「腦殘」,一邊看著掌心下那張透著紅暈的臉頰,唇角微微勾起。
  
  ......其實褚長的還不錯。
  
  
  * * *
  
  
  「冰炎...我變大了欸...」看著自己的手腳,視野突然變高變廣了,感覺很奇怪!該怎麼說...這叫心情複雜嗎?還有...怎麼了?為什麼我變不回去?千冬歲、喵喵和萊恩都可以變回原本的樣子,為什麼我變不回去?看著自己的身體,褚冥漾有些發慌。
  
  「吵死了!變大就變大還吵什麼?」冰炎皺眉,一把將還在床上磨蹭的人拽下來,把衣服塞進他懷裡後丟進浴室,「快點!」順手用力甩上門。
  
  「..........................冰炎好兇...」以前都不會這麼兇的...
  
  接收到褚冥漾內心的想法,冰炎微微愣了一下,其實並不是刻意的......只是......好像有什麼地方變了。
  
  聽到開門的聲音,冰炎回過神,看著眼前那人套著過大的襯衫和牛仔褲,無辜的眨著眼睛,那樣子明明就和小時候(?)沒兩樣,為什麼自己卻有兩種態度?
  
  「冰炎?」疑惑的語氣,微微偏著頭的樣子,都跟以前無異,為何自己卻這樣?
  
  「冰炎、冰炎?」
  
  冰炎回神,不著痕跡的退了幾步,瞄了下那鬆垮的衣褲,一個彈指,size合身的穿在褚冥漾身上。
  
  「冰炎謝謝!」泛著笑意的黑眸,還是像以前一樣只看著自己,那為什麼自己卻不自在的想遮掩?
  
  「走了。」
  
  「嗯!」褚冥漾並肩站到冰炎身邊,猶豫了下,而後伸手抓住冰炎的黑袍,仰頭笑著,「還是這樣比較習慣!」
  
  習慣嗎?
  
  撇嘴,拋下傳送陣來到保健室。
  
  「冰炎,你受傷了嗎?」褚冥漾緊張的揪住冰炎的袖子。
  
  「沒有。」
  
  「冰炎小親親~~~」提爾照例又是在還沒碰到黑袍衣角前被踹上牆壁。
  
  褚冥漾眨著眼,看看冒著青筋的冰炎,再看看被踢上牆的提爾,怯怯的喚了聲:「提爾老師早...」
  
  提爾把自己從牆壁上救出來之後,豪邁的抹去鼻血,問:「今天又怎麼了?」
  
  「褚。」冰炎不改習慣的拎著褚冥漾的衣領,放到診療椅上,「他說他變不回來。」
  
  「變不回來?是還不習慣嗎?」提爾一雙手摸上褚冥漾的臉頰,捏捏揉揉,「還是跟以前一樣好捏嘛~~」
  
  「提爾!」冰炎低聲警告。
  
  「別那麼兇嘛!」提爾把褚冥漾拉起來,「來,站到這裡來。」把他拉到一個較為空曠的地方後,一個彈指,一個銀藍色的法陣包成球狀覆住褚冥漾,咒文不斷在球狀法陣表面閃動縈繞。
  
  「嗯、沒什麼大問題,只是小朋友的體內水元素的平衡沒跟上轉換期,所以暫時變不回去。」提爾彈彈指頭,法陣輕輕貼上褚冥漾的肌膚,逐漸消失。
  
  「覺得怎樣了?」
  
  「嗯、比剛剛舒服多了......體內的元素有補回來的感覺。」
  
  「那就好,剛剛那個法陣會幫助你平衡水元素,這幾天不要動用體內的水元素,包括不要用到小精靈球或是任何形式的元素驅動,百句歌、精靈元素歌謠都不要使用,有事叫冰炎就好了。」提爾仔細的對褚冥漾說道。
  
  「謝謝提爾老師!」用力的點頭,臉上掛起燦笑。
  
  「唉唷~~小朋友還是這麼可愛~~」提爾忍不住就要抱上去,被冰炎狠狠一腳踹開。
  
  「說話就說話,動手動腳做什麼!」
  
  明明最喜歡動腳的是冰炎......
  
  「褚!」紅眼狠狠一掃。
  
  對不起啦!
  
  「嘖!走了!」冰炎一把拎起褚冥漾的衣領,丟下傳送陣,速速離開那討厭的花痴獅。
  
  
  * * *
  
  
  「所以、漾漾只是元素不平衡而已?」坐在夏碎旁邊,同樣轉成大人型態的千冬歲,嫻雅的捧起茶杯抿了一口。
  
  「對,連小精靈球都不能用。」苦哈哈的說完,被塞了一口飯,嚼嚼嚼。
  
  「人遲頓就算了,連元素平衡也遲鈍!」冰炎夾起一個淡金色的小蛋捲,「張嘴。」一口塞進褚冥漾嘴裡。
  
  「我可以自己吃!」褚冥漾怨懟的瞟了冰炎一眼。
  
  「你已經把你自己的便當灑了,你還要灑我的嗎?」冰炎又塞了褚冥漾一口飯後,淡淡的說。
  
  「那是不小心的...」因為我不會用筷子啊!所以才不小心打翻便當!
  
  「嗤!」
  
  「漾漾多練習就好。」千冬歲微笑,沒有拒絕夏碎餵來的蝦球,只是從眼鏡底下偷偷瞪了夏碎一眼。
  
  呃、千冬歲不是向來最奉行主人至上的格言嗎?
  
  「吃飯!」冰炎又塞了一口炸肉丸進褚冥漾嘴裡後,自己隨意扒了幾口白飯。
  
  其實只是一時改不了習慣而已,習慣餵著那小小的小白癡,即使變大了,還是改不了自己的習慣。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才一時不能適應?
  
  紅眼看著那一邊嚼著肉丸一邊在心裡抱怨個沒完的人,唇角微微彎起。
  
  其實還是什都沒變的,可以繼續對他好、照顧他,只是size改一下而已。
  
  「吃飯就安靜吃飯,習慣真差!」冰炎一邊冷哼一邊塞給他一個一口飯糰。
  
  只要不要連腦殘也跟著「升級」就好。
  
  
  
  
  TBC
  
  
  * * *
  
  
  對、這篇很短,我只是想交代漾漾長大跟冰炎的心境變化而已XDDD
  從一開始不自在想逃避到最後的調適成功,只有半天的時間,所以我說黑袍果然都是鬼!(歐)
  (所以我就說前後差異很大吧!(樂))
  或許下一篇就會開始進行重點情節了吧!(啥?)
  哈哈、是說,這篇又是餵食欸~~~(笑很大)
  
  
  總之感謝鑑閱!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鞠躬)
  (這篇又有騙鑑閱騙更新的嫌疑!(巴XD))
  (PS:對不起最近期末考有點忙。)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