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哈哈哈。
(笑屁!?)


※冰炎自言自語有!(笑翻)


  
  
  * * *
  
  
  輕輕推開那扇虛掩的門,卻發現房間的主人正在睡覺。
  
  啊、都忘了學長剛出了任務回來,連黑袍都還沒換下來......算了,去請教安因好了!省得等下又因為被叫醒不高興一直巴我!
  
  床上的人眼睫微搧,瞧了一下那離開的身影後,又緊緊閉起,繼續補眠。
  
  驀的,紅眼瞪大,迅速起身盥洗,換上便服,開門,大步流星的往同住四樓的天使室友房間走去。
  
  
  
  『冰炎小親親~~你不在的這幾天啊~我聽說小朋友跟天使走的很近喔~~再不注意點小心小朋友被搶走啊!』
  
  『冰炎學長,您好。找漾漾嗎?他跟安因先回黑館了。』
  
  『冰炎、回來了啊。找褚嗎?我聽千冬歲說褚最近常常去找安因請教陣法的問題,所以不在房間是正常的,你現在要找他嗎?』
  
  
  
  開什麼玩笑啊!
  
  銀髮紅眼的年輕黑袍伸手輕敲了那扇門板。
  
  不一會兒,門被打開了,天使露出好看的笑容問安:「是冰炎啊,很少會看你來找我呢,有事嗎?」
  
  「安因,」有禮的先問候,「褚呢?」
  
  「漾漾他在準備期末考,冰炎有事要找漾漾嗎?」安因溫和的笑著問。
  
  「沒、錯!」紅眼用力瞪著躲在內室一邊窺看一邊亂腦殘的學弟。
  
  「請稍等。」安因步向室內,再出來,臉上帶著不好意思的笑容,「漾漾說他想專心準備期末考,冰炎晚點再找他。」
  
  「他、堅、持?」冰炎瞇起紅眼,不是沒聽見安因特意強調了「請」字。
  
  「嗯,不好意思,冰炎。」安因露出有點不自在的笑說。
  
  狠狠瞪向房間內那躲著偷聽的身影,「很、好,那就打擾了,安因。」微微欠身之後便離開了。
  
  「安因,學長走了嗎?」褚冥漾小心翼翼的從房間探出頭。
  
  「冰炎看起來很生氣呢。」安因對著褚冥漾微微苦笑,「這樣真的好嗎?」
  
  「嗯!」褚冥漾用力點頭,「因為我現在還不太想碰到學長...」
  
  「冰炎又對漾漾... 呃、施暴嗎?」安因斟酌著用詞。
  
  「............」褚冥漾詭異的沉默著,臉上泛起非常不自然的紅暈。
  
  「如果漾漾不想說也沒關係,」安因體貼的笑著,「那我們繼續上課吧?」
  
  
  * * *
  
  
  期末考之後學校宣布放寒假放到三月一日。
  
  冰炎一進門就看到褚冥漾用自己畫出的傳送陣將行李傳回台中的房間,心裡有點不是滋味。
  
  「不怕行李卡在哪個異空間嗎?」有點惡意的說。
  
  「咿!」褚冥漾嚇了一跳,不小心咬到自己的舌頭,「搞噢(好痛)!」
  
  「你是笨蛋嗎?」冰炎捏住他的下巴,看著那微微慎出血絲的舌尖,「 風之音、水與葉相飛映,貳貳傷回癒。」
  
  舌尖上的小口癒合,褚冥漾微微扭了下,想掙開冰炎的手。
  
  「那個、學長,可以了吧?」
  
  紅眼狠狠瞇起來,捏著那益發削尖的下顎,更加不悅的問:「你最近在躲我?為什麼!」
  
  「噎!」褚冥漾縮著肩膀,不敢看向冰炎,眼神四處飄啊飄,眼中的思緒也是一片混亂,冰炎無從讀起。
  
  「褚!」
  
  「學長對不起!」
  
  「理由!」冰炎更加逼近那張泛起紅暈的臉。
  
  「......」腦中思緒更加奔騰,冰炎皺著眉忍耐他的腦殘。
  
  「吻?什麼吻?」紅眼惡狠狠的瞪著學弟無辜的黑眸,「你被誰吻了!還是你吻了誰?」
  
  又是一片混亂的腦聲。
  
  「夢到被吻?就為了這個?那有什麼好躲我的?」冰炎鬆開那被捏紅的下巴,改為輕挲,唇角挑起一抹惡質的笑,「又不是沒吻過!」
  
  那張臉全紅透了。
  
  「喔?是那種『吻』啊...」指尖輕輕摸上那柔亮的潤澤紅唇,再輕輕貼上那微微顫抖的嘴角,滿意的揚起一個弧度,「不會討厭。」
  
  褚冥漾瞪大眼睛,臉已經紅到一個極致。
  
  「要不要試試看?」說完不給他回話的餘地,貼上那微微顫抖的唇瓣,不輕不重的舔舐輕咬,紅眼專注的看著那逐漸迷濛起來的黑眸,輕笑了聲,趁著懷裡的人失神之際,偷偷的開了傳送陣傳回他台中的房間。
  
  「褚冥漾!你回來...抱歉打擾了。」褚冥玥迅速的關上門。
  
  「沒有啦媽,漾漾他剛回來在換衣服啦!」褚冥玥的聲音傳到他耳中,回過神,用力的推開自家惡劣的學長。
  
  「學長你幹麻啦!」氣急敗壞的吼著,「這裡是我家欸!」
  
  「我當然知道是你家。」冰炎懶洋洋的坐在床沿邊,「要不然你以為傳送陣是誰開的?喔、不錯嘛!行李都傳回來了,一件都沒少。」
  
  「冰炎!」褚冥漾氣的大吼。
  
  「漾漾?你換好衣服了?你在跟誰說話啊?叫的那麼大聲?」白鈴慈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最後,毫不客氣的打開自家兒子的門,「漾...抱歉打擾了。」一秒迅速的關上門。
  
  褚冥漾於事無補的推開冰炎,雙眼漫著水氣,紅脣微啟,喘著氣。
  
  「學長你沒睡飽嗎...?」顫抖的聲音跟誘人的表情,都讓人很想好好的欺負。
  
  「沒有,只是覺得為了一個爛夢被無視很不高興。」像個任性的小孩一樣,拉住褚冥漾的手,「反正你媽你姊都知道了,那就繼續吧?」一把扯過瞪大眼睛要抗議的褚冥漾,不容拒絕的吻上那可愛的唇。
  
  褚,我可愛的褚。
  
  
  
  
  END
  
  
  * * *
  
  
  小小補充
  
  褚冥漾在房間裡翻來覆去,就是睡不好。
  
  拎起學長給的房間鑰匙,摸黑溜到隔壁那`主人般清冷的房間去。
  
  窩上大床,用染了冰炎氣息的棉被把自己層層包裹住。
  
  「學長......」幽暗房間裡,溢出一聲長長的嘆息,「你什麼時候才回來......」
  
  那晚褚冥漾在自家學長的床上做了一場(他認為)很旖旎的夢。
  
  隔天,他滿面通紅的醒來,在床上用棉被遮著臉,喃喃自語著:「那種夢也太變態了吧......」
  
  又過了幾天,從獅頭那裡聽聞學長將要回來的消息,不知怎麼的,褚冥漾想起那場詭異的夢境,滿面通紅,支支吾吾的丟下一句「我去找安因上課了!」就慌慌張張的跑掉了。
  
  在場精明的紅袍友人、陽光的藍袍女孩跟白袍的同學,以及唯恐天下不亂的醫療班獅頭,看見他的反應之後漸漸往偏的方向想,導致某黑袍一回來就聽了不少流言。
  
  「哼!褚哪有這個膽?」穿著有些破爛的黑袍,在治好傷口之後,不但不道謝,甚至送了那碎嘴的傢伙一腳,「敢亂講話就不要怕被清算!」帥氣的丟下傳送陣離開,某嫉妒卻不肯承認的黑袍準備等補眠完再去找學弟好好溝通。
  
  
  
  
  小小補充END
  
  
  * * *
  
  
  好了就這樣!只是想寫點色氣的東西!(毆打)
  是說、這已經是我最大的尺度了不好意思啊!
  (不要問我漾漾做了什麼夢啊~(馬上裝死))
  

  最後,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正坐、鞠躬)


  ※感謝雷雅(自以為很熟的叫法XD)跟晴川幫我修稿!
   安因我對不起你!(淚跪)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
  • 咦?
    我以為學長不能用治療術.
    只能用轉移耶...

    再查一下好嘞
  • 是啊是啊XD我印象中他不會用治癒術喔XD
    但是他會唱百句歌啊www百句歌依靠的是自然的力量而不是本身喔(?
    所以不算是治癒術XD(欸)

    布丁控 於 2010/10/15 13:3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