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第三人稱。
  
  褚冥漾合起眼睛倒進冰炎懷裡,很深沉很深沉的睡著了,柔軟的嘴角微微翹起。
  
  「褚,晚安,願好夢。」冰炎輕輕的說。
  
  夏碎和千冬歲,一個瞇眼微笑,一個推眼鏡。
  
  冰炎托著褚冥漾,將他交給等在一旁的水人,「麻煩您了。」
  
  水人那柔和的深藍色眼眸瞇起,彎起一個溫柔的微笑,「樂意之至,冰炎的殿下。」
  
  輕輕的揮了揮手,四周的水緩緩的托起冰炎手上的褚冥漾,柔柔的纏繞在他身上,包覆成一個大球,在半空中緩緩漂浮,裡頭的人安然沉睡,只有嘴角邊一串串的水泡有規律的冒出。
  
  「這樣就放心了吧?」夏碎笑著搭著搭檔的肩膀,一同仰望半空中那顆水藍色的大球,「走吧,土妖精的事還沒處理好呢。」
  
  「嗯。」淡淡的應了一聲,對著水人彎身行禮,「謝謝您。」
  
  「不,是我們才要謝謝您和您的搭檔夏碎閣下,以及您們的管家小精靈。」水人也輕輕的回禮。
  
  夏碎和千冬歲也跟著回禮,然後根據著水人的只是來到族內根據地的一片由水而生成的水森林。
  
  閃閃發亮的水色藍光,將陽光折射的很美麗,但這片美麗卻被一群到處亂蹦亂跳的土黃色小毛球給破壞了。
  
  「土妖精們,回去你們所在的地面,水的世界不是你們的地方。」冰炎舉著爆符槍對著某團特別亮黃的大毛球說,「帶著你的族人離開。」
  
  土黃色大毛球看著(?)爆符長槍的槍尖,動作明顯的僵硬起來,很像是被冰凍住的毛線球一樣。
  
  「滾。」
  
  土黃色大毛球馬上啵一聲的消失在眼前,然後其他毛球一看,也跟著消失,不一會兒,四周又恢復原本的寧靜,再過一下,許多小水人紛紛從水森林中探頭,看見沒有那些礙事的小毛球之後,開心的在空中轉圈。
  
  空氣中盈滿輕亮柔軟的笑聲,許多小水人跟冰炎以獻舞的方式道謝,輕輕蹭著著千冬歲的手,圍在夏碎身邊轉圈。
  
  「謝謝、謝謝、謝謝......」
  
  
  * * *
  
  
  我緩緩睜開眼睛,感到全身舒暢。
  
  「醒啦小小漾~」提爾老師的聲音在耳邊轟隆轟隆的響著。
  
  好...大聲......
  
  「碰!」
  
  「你很吵!」冰炎壓低的聲音也傳到我耳中,「醒了?」
  
  我呆呆的仰頭,露出一個笑容,「冰炎...早安...」我變回來了......
  
  「是晚安。」冰炎輕輕的捏捏我的臉,「覺得怎麼樣?」
  
  「很舒服...」我覺得我的聲音有點剛睡醒的鼻音。
  
  「嗯。」然後,冰炎轉頭對著還在牆壁上的提爾老師吼,「還裝什麼死!」
  
  「真兇啊~~」很神奇的,提爾老師突然從牆壁上自己把自己拔起來,然後很...那叫什麼?呃嗯、瀟灑嗎?對、很瀟灑的把鼻血抹掉,然後又叫出那個銀藍交織的法陣,「嗯、全好了,不得不說淼族真是個神奇的種族!」
  
  陣法跟之前一樣貼上我的皮膚,然後慢慢消失掉。
  
  「那個很多水的地方很舒服...」我瞇著眼睛回想,那種柔柔的感覺,有點暖暖的,總之、很舒服。
  
  「嗯。」冰炎輕輕的拎起我,眼前光芒一閃,回到黑館的房間,將我放到枕頭上後也躺上床。
  
  我掩嘴打了個哈欠,蜷成一個舒服的姿勢,伸手拉了一撮冰炎漂亮的銀髮抱在懷裡輕輕蹭著,「冰炎晚安...」
  
  「晚安。」一邊說一邊輕輕的揉了揉我的肚子。
  
  又打了個哈欠,我閉起眼睛睡著了。
  
  
  * * *
  
  
  眼前黑黑的,我眨了眨眼,我伸手摸向四周,沒有摸到冰炎的頭髮,也沒有摸到軟軟的黑袍。
  
  「冰炎?」
  
  沒人回應我。
  
  「喵喵?」
  
  沒有聲音。
  
  「這是哪裡?」
  
  一片沉默。
  
  「冰、冰炎...你不要弄黑黑的啦...」我縮著肩膀,「我不喜歡黑黑的...」
  
  平常黑館裡的房間就算晚上燈全關掉,也會有點亮亮的光,不會像現在這樣整個黑黑的,而且現在明明就還是白天。
  
  我很努力的回想著為什麼會變黑黑的、冰炎又去哪裡、為什麼喵喵跟她黑色的仙人掌主人也不見了?
  
  
  
  我乖乖的坐在冰炎的肩膀上,一手抓著頭髮一手抓著黑袍,聽著冰炎跟喵喵黑色的仙人掌主人說話。
  
  「褚,無聊的話去跟米可蕥玩沒關係。」冰炎把我拎到旁邊的桌子上。
  
  「嗯嗯!」我用力點頭,頭仰高高的看著喵喵黑色的主人也把喵喵放到桌子上。
  
  「漾漾最近好嗎?」喵喵一邊問候一邊用力的撲上來,掛在我的脖子上。
  
  「哇啊!」我站穩腳步之後,「很好啊。」
  
  「是嗎?給喵喵看看!」喵喵放開我的脖子,拉著我的手,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前前後後的看了個仔細,「嗯、漾漾看起來很可口喔!」
  
  「嗯...謝謝?」可口是說我很健康的意思嗎?
  
  「千冬歲呢?」喵喵晃著我的手問。
  
  「跟夏碎去圖書館了。」
  
  「那漾漾等下有要做什麼嗎?」喵喵湊上那張可愛的小臉,眨著綠色的大眼睛問。
  
  「去吃蛋糕。」
  
  「去哪裡吃?喵喵可以跟九瀾主人一起去嗎?」
  
  「好啊!我們要去左商店街的蛋糕屋吃喔!」我笑著歪頭,「冰炎說我可以吃兩個蛋糕!兩個喔!」
  
  然後等冰炎跟喵喵的黑色主人說完話之後,黑色的仙人掌主人說他不能去,喵喵去就好,所以冰炎帶著我們到蛋糕屋,然後,我點了巧克力慕斯跟草莓果凍布丁,還有一個冰淇淋,吃到一半的時候......
  
  我敲敲頭,怎麼想不起來?
  
  我皺著眉很努力要想,但是都想不起來。
  
  「欸欸、那個小東西醒了欸!」有個壓低的聲音傳到我耳朵裡,「快去跟米奇說!」
  
  「我看不到你、你是誰?」我縮著身體,覺得很害怕,想要遠離那個聲音。
  
  「咦?糟糕!他看不到!怎麼辦?我們把他弄瞎了!」那個聲音很慌張的感覺,然後有個東西碰到我,我用力往後縮。
  
  「走開!我要冰炎!」我努力讓自己不要哭,但是沒成功。
  
  「糟了他哭了!」然後有個東西碰到我的臉,感覺像是衛生紙的東西。
  
  「走開、走開!」我撥開那一直擦我的臉的衛生紙,「走開啦!」
  
  「怎麼辦?」
  
  「讓他哭一下就好。」另一個聲音說。
  
  「呃、欸...」
  
  「冰炎、冰炎、冰炎......」我一直停不下來。
  
  
  
  
  TBC
  
  
  ***
  
  
  對不起我知道這樣很壞心,但是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停在這裡的!(跪)
  今天就這樣吧!
  (因為接下來的劇情要好好的想一下!放心!小小漾很快就會重回冰炎懷抱!=ˇ=)
  (希望大家喜歡今天這篇水汪汪的文章XDDDD)
  
  
  祝各位寒假佳節愉快!(歐)
  感謝鑑閱!(正坐)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大力糾正!謝謝!(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