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第三人稱。
  
  「冰炎、冰炎…」褚冥漾不斷的哭泣,一直喃喃唸著自家主人的名字。
  
  「欸、怎麼辦?那位殿下疼寵自家小精靈的事蹟可不是一天兩天的事,米奇這樣胡搞瞎搞的……」
  
  「妳管她?」聲音總是淡定冷漠。
  
  「不、我擔心的是那位殿下的報復,我才不在意米奇怎麼想。」煩躁的抓抓頭髮,看著那縮著肩膀哭個沒完的小精靈,感到非常頭痛!
  
  「找到了,他會瞎掉是因為…喔……這可慘了。」明明是很嚴重的事聲音聽起來卻一點不在乎,「『管家小精靈會因為受到過度驚嚇、吃了不好的東西、沾染上骯髒的元素或是主人虐待,而造成失明、聽障、聾啞或是身體各部位的殘疾,要醫治的方法就是提供與其性質相符的純粹元素修補其缺陷,或是尋求小精靈公會協助。』吶、就是這樣。」闔上書,把書丟給一旁乾著急的人。
  
  「過度驚嚇…」捧著書,她覺得自己也開始有過度驚嚇的感覺了,「完了,總之我們就是把他弄瞎就是了……」
  
  「那可不干我的事啊,誰叫妳要用那麼激烈的手段把他綁來。」隨手又抽了一本書,翹腳坐在泡泡椅上輕鬆翻閱著。
  
  呆呆的捧著那本「小精靈傷殘注意事項及治療方法」,看看那悠閒的友人,又看看那哭的很傷心的小精靈,最後望向窗外,開始祈禱自己不要被那位殿下清算的太慘。
  
  
  * * *
  
  
  「夏碎!你家小精靈借我一下!」冰炎送走了帶著哭個不停的喵喵的九瀾之後,馬上打電話給友人。
  
  「咦、發生了什麼事嗎?」
  
  「褚不見了!」冰炎暴躁的說,「米可蕥說他被抓走了!」
  
  「咦?你在哪裡?我們馬上過去。」
  
  「左商店街蛋糕屋。」
  
  收線的下一秒,夏碎的傳送陣就出現在冰炎面前,千冬歲焦急的踏出傳送陣,一邊走向冰炎一邊摸向手腕上的契約手鐲。
  
  「與我訂定契約之鐲,請為我顯現雪野千冬歲以血、以生命起誓而結為搭檔之人,褚冥漾,隱匿的蹤跡!現!」一顆淡紫紅的光球緩緩從手鐲上浮現,然後展開成一張地圖,「在距離這邊不遠的地方。」
  
  冰炎看了一眼地圖,手一揮,下一秒,全部的人全移到那個地方,一片空曠的原野。
  
  「這裡,有結界。」千冬歲在附近繞一圈之後,指著眼前某個定點。
  
  「與我訂定契約者,讓隱匿者見識你的狠。」冰炎叫出烽云凋戈之後狠狠往千冬歲指的地方敲下去,霎那間結界碎裂,一間形狀詭異的屋子出現在眼前。
  
  「碰!」冰炎狠狠的踹倒大門,率先衝進去。
  
  「喂!你很沒禮貌!」裡面一個正在泡茶的小女孩尖叫。
  
  「褚在哪裡?」
  
  「你不知道要先敲門嗎?」小女孩無視於鼻尖前的槍頭,依然氣的蹦蹦跳。
  
  「囉唆!!」冰炎真的是火大了,寒氣以他為圓心散發出去,屋內的物品一件件變成冰雕。
  
  「無殿出身的殿下真是沒禮貌!借一下你家的小精靈會死啊?」小女孩一邊躲寒氣一邊尖叫。
  
  冰炎懶的跟她講了,因為他已經聽到他家那個白痴小精靈的哭個沒完的聲音,還可憐兮兮的不斷叫著他的名字,逕自踢開內室的門走進去。
  
  「喂!沒禮貌沒禮貌!」小女孩指著那瀟灑離去的背景叫個不停。
  
  「不如我代他向您賠罪如何?」一邊說的同時一邊喚出冬翎甩抵上對方纖細的頸項,一旁的千冬歲也默默的拿出風符。
  
  「藥師寺閣下也很沒禮貌!你家的雪野小精靈也是!」小女孩被迫坐在被凍住的椅子上解釋「綁架原因」。
  
  
  
  「褚!」踹開最後一扇門,冰炎無視裡頭一男一女,逕自拎起那縮在桌面上聳著肩膀哭個不停的小精靈。
  
  「冰炎冰炎冰炎冰炎冰炎───」褚冥漾伸長的小手胡亂揮動著。
  
  「褚?」冰炎發現他的異樣,皺眉。
  
  「冰炎……」褚冥漾縮回已經舉到手酸的小手,抹著小臉,悶悶的說,「我看不見…他們說我『瞎掉了』…」
  
  冰炎轉過身,狠狠瞪著那石化的女孩子,「怎、麼、回、事?」
  
  「就不小心…害他驚嚇到了…所以就失明了…」吞吞吐吐、戰戰兢兢。
  
  「不、小、心?」紅眼狠狠瞪著那抖個不停的女孩,有種把要掐死她的衝動。
  
  「請殿下也不要太為難我們,我們只是聽命行事而已。」男孩懶洋洋的從椅子上站起,「有事請找米奇。」
  
  「米奇?」瞇著紅眼看著那悠閒的男孩。
  
  「就是外面那個老不死小女孩。」
  
  「又一個跟扇一樣的混帳!」冰炎嘴上狠狠的罵著,手指卻輕輕揉著那還在抽噎的褚冥漾的小臉。
  
  「其實就是扇董事跟米奇說冰炎的殿下的小精靈很可愛,所以米奇才會想借一下來看看。」男孩靜靜的說,絲毫不介意出賣了自家主人。
  
  「很、好!」冰炎咬牙,紅眼看著男孩,「還有事嗎?」
  
  「無殿的殿下,若是想救治您小精靈的雙眼,必須去尋求小精靈公會的協助,希望這對您有所幫助。」男孩輕輕的欠身。
  
  「哼!」炫風般的往外颳去。
  
  「真是位沒耐心的殿下。」男孩又換了一本書,坐在椅子上,「米奇要倒大楣了。」
  
  而女孩從頭到尾都在一旁發抖。
  
  
  * * *
  
  
  「老妖婆!」冰炎回到不知何時已經解凍的客廳,看見那叫做米奇的「小女孩」與自家搭檔正悠閒的喝茶聊天。
  
  「喔小傢伙殿下啊!」
  
  「閉嘴!」
  
  「真是沒耐性,本來要找你喝茶聊天的,氣氛都被你破壞光了!還是藥師寺小朋友比較可愛!」
  
  「您過獎了。」夏碎優雅的舉杯,啜了口熱茶。
  
  「雪野小朋友也很可愛呢!」
  
  「謝謝您的稱讚。」拿下眼鏡喝茶的千冬歲彎著嘴角說。
  
  「妳到底要綁架褚做什麼?」隨手拉來一張椅子,將褚冥漾放在手心上一邊逗著,一邊任他抽抽噎噎的拉著自己的手指哭。
  
  「我可不是故意害可愛的小朋友哭的!」米奇文不對題的回答,「來~不哭不哭喔~」一手向那還在啜泣的小小傢伙伸去,想摸摸那可愛的小花臉。
  
  「走開、壞、壞人!」褚冥漾拉著冰炎手指擋住自己的臉。
  
  「哼。」冰炎挑了抹惡劣的笑,「惹人嫌。」
  
  「小小朋友要不要喝茶啊?」米奇不氣餒的倒了杯茶放到冰炎手邊,茶香誘惑著褚冥漾,「要喝茶要先變大(給我看一下)才能喝喔~」
  
  失去視力的褚冥漾不安的握緊冰炎指頭。
  
  「沒關係的。」冰炎伸指碰碰他的臉,把他放到地上。
  
  淡藍色的閃光後,褚冥漾站在原地直眨眼。
  
  「這裡。」冰炎握住他的手,牽著他坐下,然後把茶杯放進他手中,引著他的指頭套進杯耳裡,「已經不燙了,喝吧。」
  
  「嗯。」緩緩的捧起茶杯碰上唇緣,小心翼翼的啜了一口,「好喝。」
  
  「漾漾要吃餅乾嗎?」千冬歲看著那視線不知道擺到哪去的友人問。
  
  「嗯?千冬歲?」微微偏頭,追尋著千冬歲的聲音。
  
  「嗯、放心,已經聯絡小精靈公會了,他們會盡快派人來處理,所以漾漾不用擔心。」
  
  「嗯!」唇邊終於彎起一抹笑。
  
  「漾漾想要吃什麼口味的餅乾?」
  
  褚冥漾聞到空氣中的香味,「抹茶…」
  
  「吶。」冰炎挑起一塊深綠色的餅乾塞到褚冥漾手裡。
  
  「兩位的小精靈還真是可愛的不得了呢!」米奇偏頭看著冰炎對待褚冥漾的態度和夏碎跟千冬歲之間相處的模式後,一邊咬著餅乾一邊看著千冬歲和褚冥漾說,「這樣容易惹來麻煩喔~」
  
  「謝謝您的提醒。」夏碎微笑著道謝。
  
  「哼!」冰炎垂眼喝茶,「不用妳說。」
  
  「呵呵呵,真是值得!」米奇笑著點頭。
  
  
  
  除去先前緊張的「綁架」不說,這的確是場令人愉快(?)的午茶約會。
  
  
  * * *
  
  
  喵喵、千冬歲,嗯、我猜還有萊恩吧!他們一起陪我待在學校醫療班的獨立診療室等著公會派的人過來,冰炎、夏碎、喵喵的黑色主人、萊恩的溫柔主人跟提爾老師都在外面的隔離區等。
  
  雖然提爾老師有試著要幫我治療,但是還是沒用。
  
  「所以漾漾現在還是看不到?」喵喵問著。
  
  「嗯、對啊,眼前都黑黑的!」我伸手摸向前方,「感覺有一點點恐怖…」
  
  「沒關係!喵喵在這裡!」喵喵牽住我的手,然後摸摸我的頭。
  
  「公會說他們已經派人來了。」千冬歲的聲音從我左邊傳來,我將耳朵微微轉向左邊聽著他說話,「派掌管監察督導部門的重柳一族來了。」
  
  「為什麼會是重柳族來?不是一般都會讓醫療部門來嗎?」喵喵的聲音聽起來很猶豫。
  
  「不知道…」千冬歲的聲音聽起來也很不知所措。
  
  這也是當然的,畢竟監察督導部門向來就是負責監督小精靈有沒有失職,若是失職或是被判定對其主人沒有益助,就會強制解約,並送回公會再訓練,而其主人將會再重新指派小精靈去接替原小精靈的工作。
  
  我低著頭,我不想跟冰炎分開……但是我好像老是在給冰炎惹麻煩……冰炎一直照顧我也很辛苦,要是這次公會確認我失職,我就會被遣送回去,然後冰炎也會有其他更好的小精靈去服侍他……這樣會不會比較好?
  
  「喔!好痛!」我摸著額頭。
  
  「漾漾不要亂想。」千冬歲平靜的說,一點都沒有打一個、呃失聰?不對、是…失明的人的愧疚感,「冰炎不會喜歡漾漾這樣亂想。」
  
  「嗯、但是…我覺得我沒用…」
  
  「但是漾漾很善良…」一直都沒說話的萊恩摸著我的頭說。
  
  「漾漾會百句歌、所有元素召喚歌謠、賽塔和冰炎教的精靈歌謠也全都會,符咒跟陣法也比一般的小精靈強太多了。」千冬歲一件一件的數給我聽,「這樣還叫沒用嗎?」
  
  「漾漾總是對所有的人都很好、很和善,是喵喵看過最善良、最最善良、最最最善良的小精靈了!」還拉著我手的喵喵用力強調。
  
  「嗯…謝謝你們!」我揉揉熱熱的眼眶,快要哭了。
  
  「提爾老師也說過,漾漾是最適合冰炎的小精靈,絕對沒有其他小精靈能夠像漾漾一樣跟冰炎相處的那麼好、那麼有默契!」千冬歲拍拍我的頭說。
  
  「嗯…」我也覺得他們是很好的人!大家都對我很好!我老是跌倒和撞到也不會罵我,大家都對我很好很好,所以我要對他們更好更好!
  
  「咳、打斷你們感人的友情大見證。」一個陌生冷淡的聲音,「我是重柳的督,督導的督,請各位多多指教。」
  
  「你好。」我笨拙的朝向出聲的地方微微鞠躬。
  
  「您好。」千冬歲淡淡的回道。
  
  「你好。」喵喵稍稍握緊我的手說。
  
  「你好…」萊恩的聲音輕輕緩緩的響起。
  
  「想必各位都知道我所屬的部門是在做什麼吧?」
  
  「是的。」我全身繃緊。
  
  「那麼,我今天就是來解除褚冥漾與冰炎的契約。」
  
  「不行!」喵喵他們三個緊張的大喊。
  
  「…」我僵住,不知道該說什麼。
  
  「還請你們體諒。」不為所動的淡定嗓音。
  
  怎、怎麼辦?
  
  
  
  
  TBC
  
  
  * * *
  
  
  對不起,我真的很壞心。(掩面)
  (對不起,讓重柳一族演壞人了!(跪))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大家的支持!(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