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對我來說,褚早就已經不只是褚了。
  
  我和夏碎家的小精靈都發現的很早。
  
  他是自己慢慢領悟到的,但是他卻因為貪戀那份美好,而割除一切的想望,而我是被他點醒的。
  
  那是在我和褚訂完契約的第三個月。
  
  
  
  「冰炎,你去圖書館啊?」夏碎笑笑的帶著他家那有禮冷淡的小精靈,剛從紫袍的專屬圖書館出來。
  
  小精靈是擁有可以跟主人進出圖書館的權利的。
  
  「嗯。」
  
  「您好。」他站在夏碎掌心上對我欠身,我也對他點點頭回禮。
  
  「嗯、我和千冬歲要去茶屋喝茶,冰炎和褚要一起來嗎?」
  
  「嗯,好,茶屋見。」我記得茶屋裡有一款黑袍限定的抹茶蛋糕。
  
  「我們先走一步了。」夏碎微笑著捧著他家的小精靈踏進傳送陣。
  
  「嗯。」
  
  夏碎帶著他家小精靈離開之後,我馬上用傳送陣傳回黑館,正好看見那個小笨蛋起床,然後轉頭看著我,一臉蠢樣的叫著「冰炎~」。
  
  「睡醒了,先去洗臉。」我拎起他的後領,帶進浴室,沾濕了他的小毛巾,抹著那張睡意惺忪的小臉。
  
  「冰炎~~」他仰頭對著我笑。
  
  「嗯。」我伸手揉揉他的臉頰,不知道為什麼他很喜歡這樣,「走吧,夏碎邀請我們去茶屋喝茶。」
  
  「喝茶!」他眼睛一亮,小臉上露出開心的表情,「配蛋糕!」
  
  我就知道。
  
  「抹茶蛋糕。」
  
  「有蛋糕有蛋糕!」他開心的握住我的手指一直蹭。
  
  我拎起他,放進上衣口袋。
  
  「冰炎我想坐肩膀。」他在口袋裡伸了長手,指著我的頸窩。
  
  「…」我挑眉,拎著他放到肩膀上。
  
  他一手揪住我的頭髮一手揪著底下的衣服,「吃蛋糕吃蛋糕!」
  
  真是個小笨蛋。
  
  
  * * *
  
  
  「冰炎,還有褚,午安。」夏碎一邊倒著第三杯茶一邊對著我微笑點頭,然後把茶杯推到我面前。
  
  「您好。」夏碎家的小精靈,千冬歲跪坐在桌面上對我彎身,面前放著一杯還在冒煙的熱茶。
  
  「夏碎,千冬歲,下午安。」褚搖搖晃晃的從我肩頭站起來,微微鞠了個躬,然後很奇妙的絆到自己的腳,從我肩頭摔下去。
  
  「啊呀。」那個千冬歲小小的叫了一聲。
  
  我伸手接住他,他一臉驚嚇的倒在我掌心上,「不准哭。」
  
  他用力咬住嘴唇,真的很努力的在讓自己不哭。
  
  「好醜的臉,算了,哭也沒關係。」然後他就撲到我身上揪著我的襯衫嗚嗚噎噎的哭起來。
  
  下一秒,桌面上就冒出的三四盤剛剛褚指名要吃的蛋糕。
  
  「蛋糕來了。」褚可憐兮兮的揉著眼睛從我身上跳下去,淚水沾的我身上都是,我彈指,水分馬上消失。
  
  「我要吃那個。」褚指著抹茶蛋糕。
  
  「囉唆!」我端來那盤綠色的蛋糕,用叉子切下一小角塞進那張小嘴裡。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餵他吃飯已經成為很理所當然的事了,第一次看他用筷子吃飯,我真的很想拿筷子敲他頭,怎麼有這麼笨的傢伙,吃了十分鐘才吃了一口飯!後來我搶過他的筷子,一口一口餵他,自從那次之後,他就常常要我餵他。
  
  已經成了某種習慣了。
  
  「冰炎對褚真好。」夏碎放下茶杯微笑著說,一邊把千冬碎嘴邊的糕點碎屑撥掉,他不自在的推推那副過大的眼鏡,夏碎更是好笑的揉了揉他的臉,看他略紅了臉就輕輕笑了起來。
  
  「你也一樣。」我挑眉。
  
  「彼此彼此。」
  
  「哼!」看了眼那張沾了點糖霜的小臉,伸手把糖霜拭去。
  
  其實只要千冬歲那天不說破,我和褚或許就會這樣一直走下去,不明不白的走下去。
  
  「不要吃這麼快,喝茶。」我把那小小的茶杯推過去。
  
  「冰炎謝謝!」他端起茶杯,一口氣喝乾,然後重重的吐了口氣。
  
  「……」我無言的看著他把茶水當開水一口氣乾掉。
  
  「褚,喝茶不是那樣喝的。」夏碎苦笑著說。
  
  「咦?提爾老師說,只要一口氣喝掉就好了啊!」
  
  教育失敗!我腦中瞬間閃過這四個字。
  
  「茶要怎麼喝?」
  
  「要用心慢慢喝。」
  
  「我不懂。那我可以跟你去看看別人怎麼喝嗎?」褚偏著頭問。
  
  「啊、可以嗎?」夏碎詢問的眼光看向我。
  
  「冰炎、我可以去看看別人怎麼喝茶嗎?」褚仰著頭問。
  
  「嗯,注意一點,別給夏碎添麻煩。」我揉揉他那張嫩臉。
  
  「不會的。」他對我揚起一個大大的笑臉。
  
  很難說。
  
  
  
  於是包廂裡只剩下我跟千冬歲,我們兩個都不多話,一時之間就這樣默默無語,倒也還好,還不會感到尷尬。
  
  「漾漾的主人。」
  
  「嗯。」我抬眼看著那端正坐姿直視著我的小精靈。
  
  「請問您對漾漾是怎麼樣的感覺?」
  
  「很笨。」
  
  「嗯、我同意。」千冬歲捧著茶喝了一口,「除此之外就沒有了嗎?」
  
  「你指什麼?」
  
  「依賴的感覺。」
  
  「……」
  
  「或是喜歡的感覺,那種除卻主人與小精靈的喜歡,是您本身對褚冥漾的喜歡。」
  
  「………」
  
  「有嗎?」他推了推眼鏡問。
  
  「……問這個有什麼目的嗎?」
  
  「單純為好友幸福著想。」
  
  「……」
  
  「如何?」
  
  「有。」
  
  「有什麼?」嘴角彎的弧度戲謔的有點令人討厭。
  
  「有依賴、有喜歡,我喜歡褚。」
  
  「冰炎的殿下真是果決明快。」
  
  「……」我怎麼聽不出來這是讚美?
  
  「希望你能好好對待漾漾,他很笨,很單純,不會想,死心眼,喜歡就是喜歡了,如果要跟您分開,我想他會很難過的。」
  
  「我知道。」因為上次我要出一個淨化……的任務,怕他又跟第一次一樣染上不乾淨的髒污元素,所以不讓他跟,他竟然在房間裡哭了三天,賽塔怎麼安撫都沒辦法讓他停下來,最後是千冬歲把哭到昏倒的他送進醫療班。
  
  「小精靈七歲的時候會有變化期,您有什麼打算嗎?」
  
  「……」打算問到底就是了?「我沒有打算,如果對褚來說這樣就已經夠了,那就夠了。」
  
  「即使一輩子?」
  
  「即使一輩子。」我看著他眼鏡後的黑眸。
  
  「漾漾有您這種主人是他的福氣。」他彎起唇角笑了。
  
  「那你呢?」我有點故意的反問。
  
  他沉默的推了推眼鏡,「我要賭,賭七歲的變化期。」
  
  「喔。」我啜了口茶,「夏碎那傢伙滿奸詐的。」
  
  「……………我知道,而且遲鈍。」過了很久很久,他才小小聲的回答。
  
  我揚起嘴角,然後垂眼看著桌上的蛋糕。
  
  一輩子,只要在一起,我就可以等待,等待他懂了、明瞭的那天,我不會逼他,慢慢來就好。
  
  
  
  
  END
  
  
  * * *
  
  
  只是想寫冰炎的覺悟心境歷程而已!XD
  感謝鑑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