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熱帶雨林餐廳。
  
  「什麼口味?」冰炎指著冷藏櫃裡大約一百多種口味的蛋糕問。
  
  「……」褚冥漾很認真的打量著,從左邊走~走~~走~~~到最右邊,又走~走~~走~~~回最左邊,然後仰頭看著冰炎,「我覺得都很好吃…」
  
  「囉唆!」冰炎速迅的指了三種,然後拎著自家依依不捨的望著冷藏櫃的小精靈來到位置,放到桌上。
  
  「結果漾漾選了什麼口味的蛋糕?」喵喵率先開口。
  
  「草莓奶油、抹茶紅豆…」褚冥漾扳著手指,皺著眉回頭問,「最後那個是什麼?」
  
  「巧克力奶酪。」冰炎喝著溫牛奶,順手又倒了一杯塞進褚冥漾懷裡。
  
  「哇~~好好喔~~巧克力奶酪是黑袍限定蛋糕欸~~」
  
  「喵喵黑色的主人也是黑袍不是嗎?」一邊啜著牛奶,一邊小心翼翼的瞄了一眼那個背景黑暗陰沉的、黑色瀏海過眼的黑色仙人掌。
  
  「但是九瀾很忙,而且不喜歡出來。」喵喵說。
  
  「應該說他一出來大家都會很害怕吧!」千冬歲默默的吐槽。
  
  褚冥漾看著那心情很明顯的呈現兩極的友人,不禁關心的問:「千冬歲怎麼了?」
  
  「……」推了推眼鏡,「沒有。」
  
  「是嗎?」褚冥漾歪頭看著千冬歲和夏碎。
  
  不順利嗎?可是又不像是那樣…??
  
  「別管那麼多,張嘴。」冰炎塞了一口巧克力奶酪進那張小嘴。
  
  冰炎知道嗎?褚冥漾一邊吃著蛋糕一邊在心裡提問。
  
  「詳情我不清楚,但是總之就是成功了。」一邊伸指抹掉他臉上的奶酪順手舔掉後,一邊說。
  
  喔!可是千冬歲看起來…很不高興?
  
  「你很囉唆,管那麼多幹麻!」伸手捻來一顆草莓塞到褚冥漾手上,「草精種的草莓,不趕快吃會融化掉。」
  
  喔!褚冥漾抱著那比自己還大上一點的草莓開始啃了起來。
  
  「歲不喝嗎?這是茗族種的湘茶喔。」夏碎倒了杯茶推到面向自己端坐的千冬歲面前,「櫻花糕也很好吃喔。」
  
  「嗯。」輕輕的捧起茶杯喝了一口,微微臉紅,「真的很好喝…」
  
  「好喝吧?」夏碎突然拿掉他的眼鏡,「既然好喝那就不要戴眼鏡喝吧!」
  
  什麼邏輯!黑眸瞪向夏碎。
  
  沒想到後者居然很臉不紅氣不喘的說:「這樣才可以看到歲的表情啊!」
  
  「……」千冬歲紅了臉。
  
  「歲要不要吃櫻花糕?」微笑的切了一口粉紅色的糕點送到千冬歲唇邊,「很好吃的。」
  
  千冬歲張嘴咬了一口,原本氣憤(?)的臉上露出開心的表情,「嗯、真的很好吃!」
  
  「歲喜歡就好了。」夏碎彎起一抹寵溺的笑,「還要再吃嗎?」
  
  「我可以自己來,你不要只顧著我,你都不吃嗎?」千冬歲輕皺著眉仰望著夏碎。
  
  「嗯?可是我想餵你啊。」偏頭露出一個有點抱歉的笑,「我造成歲的困擾了嗎?」
  
  「………」千冬歲低低罵了聲「犯規」後,瞇著不服氣的黑眸接受夏碎的餵食。
  
  
  
  一旁的萊恩、庚、喵喵和九瀾。
  
  「好像更加閃耀了……」萊恩一邊吃著飯糰一邊說。
  
  「這是難免的吧。」庚優雅的勾起茶杯,啜了一口紅茶,「情人節果然是迅速加溫的節日。」
  
  「喵喵覺得他們很相配欸~~」喵喵開心的看著那不斷飄過來的莫名小花和粉色愛心說。
  
  「兩位小精靈也很努力啊……」九瀾想起之前自家小精靈跟那兩隻在黑館廚房奮鬥的樣子,「真可惜…如果是那兩位…就很難得手了…一次少了兩個收藏真是讓人難過…」
  
  「不對、應該說就算還沒告白,他們也會不自覺的出手保護他們。」庚微笑的說。
  
  「這樣以後就吃不到歲的日式飯糰了…」萊恩陰沉的說。
  
  「喵喵可以做給你吃啊!」喵喵很熱切的握著萊恩的手說。
  
  「嗯、謝謝!」萊恩一邊開著小花一邊說。
  
  「……」庚啜著茶,對於小精靈視(嗜?)飯糰如命的個性已經不想多說什麼了。
  
  算了,總比喵喵老是要阻止九瀾去偷器官來的好。
  
  九瀾一邊喝著紫色冒泡的不明液體一邊把玩著不離身的手術刀,就某種意義上,這也讓人覺得很「閃亮」很「刺眼」。
  
  
  * * *
  
  
  守世界,褚家。
  
  「褚冥漾去給我買醬油!」白鈴慈氣勢洶洶的站在廚房門口大吼。
  
  「我去就好。」在客廳裡應聲的人卻不是褚冥漾。
  
  「啊呀!」白鈴慈小小的驚呼一聲,有點無奈,「漾漾又睡著啦?」
  
  「他昨天跟我去任務見習,有點累。」冰炎走向門口,圍上圍巾。
  
  這幾天雪精靈巡迴各地,讓整個守世界都下雪,氣溫也急遽下降,雖然冰炎一點都不怕冷,但是褚冥漾看了就覺得很冷,所以死命拜託他一定出門要穿暖。
  
  「不好意思又要麻煩殿下了。」
  
  「不會。」勾著笑。
  
  「冰炎要出門了…?」一個睡意濃厚的聲音傳來。
  
  「褚你不多睡一點?」
  
  褚冥漾裹著被子搖搖頭,「剛剛被媽媽嚇醒,我跟你出去,等我一下。」說完就光著腳跑上樓去換衣服。
  
  「嘖!也不穿鞋子…」冰炎小小聲的咕噥。
  
  「殿下真的很不好意思,過去這十多年,我們家漾漾讓您費心了。」白鈴慈帶著溫暖笑意看著樓梯口,「以後,等我們都不在了,漾漾還是要繼續麻煩殿下您了。」
  
  「請不要用敬詞,我承擔不起,而且,照顧他是我喜歡這麼做的。」冰炎淡淡的笑著。
  
  白鈴慈笑出來,「前幾年冰炎上門的時候,我真的是嚇到了,不知道漾漾的主人竟然會是這麼個偉大的人,很怕那個又笨又傻的兒子會做不好被退貨呢!我和他爸也勸過他,要是被退貨,就不要再找主人了,趕快跟公會簽訂終止契約,然後回來讓我們養還比較實在。」眼神帶著一點回憶的感覺。
  
  「沒想到那個笨漾漾居然跟我們說他已經跟冰炎告白,冰炎說可以跟他一起一輩子,那表情就跟玥玥一樣堅決強勢呢……」
  
  「褚有跟你們提過啊…」
  
  「有啊、那表情像是我們不答應他就要哭出來一樣…」白鈴慈輕輕嘆口氣,「那時候我們才驚覺到漾漾已經長大了啊,真是捨不得哪。」
  
  「好笑的是,每次回家,說的總是殿下的事,冰炎怎樣冰炎又怎樣,從來就不說他自己怎樣,我們問他的時候,他還說:『我都跟冰炎在一起啊!』」白鈴慈哈哈笑了出來,「那理所當然的表情啊…」
  
  「那麼的理所當然哪…」
  
  冰炎靜靜的微笑傾聽。
  
  「真的很讓殿下費心了。」白鈴慈深深的鞠躬,「勞煩了,冰炎的殿下。」
  
  冰炎也深深鞠躬,「我會的,也很謝謝您。」
  
  「碰碰碰!」腳步聲重重的傳來。
  
  白鈴慈和冰炎終止談話,看著樓梯上那厚重的身影,褚冥漾把自己用大衣層層裹住,圍上大圍巾,戴上手套,還穿了毛襪子。
  
  「你穿這麼多幹麻?」
  
  「外面很冷啊!」褚冥漾一邊套上鞋子一邊說。
  
  「我不是有給你一塊炎晶?」
  
  「……」褚冥漾愣愣的仰頭,露出一個憨憨的笑,「對欸、但是我放在黑館欸…」
  
  「……」對他的遲鈍已經習慣了,伸手牽住他的手,「走吧。」
  
  「媽我出門了!」褚冥漾用空出的手揮了揮。
  
  「路上小心一點,走路看路、小心地面的坑洞石頭、天上掉下來的也要注意一下欸!不要去撞樹撞燈撞壁撞到奇怪東西啊!」白鈴慈一口氣交代許多注意事項。
  
  「跟冰炎在一起很安全啦!」褚冥漾無奈的說。
  
  「請放心。」冰炎輕輕頷首,然後牽起他的手往超市走去。
  
  白鈴慈看著那並肩的背影,微微笑著。
  
  就一直走下去,路上都有人會一直牽著你的手,即使最後我們都不在,你還是可以依靠著那個人。
  
  
  
  
  冰漾篇END
  
  
  * * *
  
  
  守世界,藥師寺家。
  
  「少主…」剛繞過轉角就看見夏碎一邊仰頭望著雪花一邊輕撫著膝上人兒的頭。
  
  「噓。」食指輕輕的按著唇,在空中一揮,一串字跑出來:有事嗎?
  
  那個家僕也機靈,跟著用咒術對話。
  
  最後那家僕輕輕的欠身離去。
  
  「……走了?」
  
  「歲醒了啊。」夏碎微笑著看向膝上掩嘴打了個呵欠的人。
  
  「你不是早知道了?」黑眸慵懶睨向上方的人,翻了個身,合起眼睛,「又怎麼了?你家的小亭又逃課?」
  
  「不…」手指在那柔軟的黑髮間穿梭。
  
  「不是?」微微睜開一隻眼。
  
  「不只。」唇邊笑意濃厚。
  
  「又怎麼了?」重新閉上眼。
  
  「她把老師嚇跑了,用咒術。」
  
  「吶、很不錯啊。」千冬歲懶洋洋的說,「這表示平常我教的她都有在聽啊。」
  
  「歲很壞心眼。」夏碎彎身在那櫻紅的臉頰上輕吻。
  
  「嗤。」千冬歲哼笑了聲,「到底誰壞心還不曉得呢。」
  
  「又要給她找個新老師了…這年紀的女孩真叫人頭痛哪!」夏碎發出老父感慨。
  
  「少裝老。」千冬歲坐起身,靠在夏碎肩上。
  
  「十多年了也不年輕了。」夏碎瞇眼看著雪花,「前幾天你和褚去見習的怎麼樣?」
  
  「嗤,都被冰炎擋掉了。」
  
  「喔?那些妖花不就全被燒光?」夏碎笑著問。
  
  「嗯、不過因為漾漾不讓冰炎用火的能力,所以冰炎是用火符慢慢燒的,耽擱了點時間。」千冬歲也瞇眼看著雪花飄落,「去處理發情期的妖花亂攻擊附近的族群的時候,她們好死不死偏偏看上漾漾,一個個死命巴上漾漾,你也知道漾漾屬性是水,妖花毫不客氣的大肆吸收著漾漾的水元素,害他差點因為短缺而昏死…所以,冰炎很火大,就把我和漾漾丟在結界裡,自己一株一株的處理掉。」
  
  「嗯…」千冬歲輕笑了起來,「說起來我也是沾了漾漾的光呢,要不然妖花對我來說也很棘手…」
  
  「嗯哼。」夏碎拉著千冬歲的手站起身,「走吧,我們去找小亭聊聊。」
  
  「嗯、也好,該是時候教育一下她新的東西了,老是用那些了無新意的招數趕人。」
  
  夏碎輕拉著千冬歲,來到房間,拉開櫥櫃的拉門,看見那黑髮金眼的少女正縮在裡面偷吃東西。
  
  「藥師寺亭、妳一天是要吃多少啊?」
  
  少女仰頭看著黑髮紫金眼眸的儒雅男子和黑髮黑眸穿著紫羅蘭色繡金邊的和服的秀氣青年,「啊、父親、小爹,午安。」
  
  「吃夠了沒?懇親時間到了!」千冬歲說。
  
  「啊、又要懇親啊…」
  
  「今天要教妳一些新招!」
  
  「小爹你人真好!」小亭撲到千冬歲的背上。
  
  「跟妳說過多少次,我不是『人』!」
  
  「唉唷!小爹幹麻這麼計較?」小亭掛在他背上,一邊勾著他脖子一邊拉著他和服下襬,「穿起來真漂亮!」
  
  「藥師寺亭妳夠了沒?」
  
  見自家愛人開始惱羞成怒(害羞XD),夏碎把小亭拉下來,吩咐下人備好茶具糕點,在廊簷下泡茶賞雪一邊進行「教學」。
  
  千冬歲的存在不是沒引起過爭議。
  
  不只是對藥師寺一族,對雪野一族也具有很大的影響。
  
  雪野一族經各長老表決之後決定將雪野千冬歲除名,並除掉他的族長一職,由族裡最好的弟子接任,做的也不錯,所以千冬歲也毫無記掛,偶爾以客人的身份回族裡看看玩玩也很自得其樂。
  
  藥師寺一族因為怕斷後,不斷的逼迫夏碎娶妻生子,後來夏碎不堪其擾,用血液培養出一名繼承人,論血統論身分,藥師寺亭都是最有資格的人,誰叫她的「血統」是「最純正的」藥師寺夏碎繼承人?
  
  等她一滿二十,藥師寺家即將辦理繼承儀式,她也會是藥師寺一族第一位女性族長。
  
  她的教育由夏碎負責,但是學的東西可是由千冬歲親自傳授的,混合了一點雪野氏的風格,把藥師寺一族不足的全都由雪野的補足,雖不正統,但是不得不說的確很強。
  
  「小爹、那個點心盒上次帶的那個很好吃,可不可下次再叫他們來家裡啊?」
  
  「妳就只想吃嗎?」千冬歲挑眉,「妳不怕那位冰炎又把妳吊起來打嗎?」
  
  「當然怕啊!但是點心更重要啊!!!」小亭理直氣壯的喊,然後又小小聲的替自己辯解,「而且我只是不小心把要惡作劇那些老古板老師的咒術丟到點心盒身上而已啊,誰知道冰塊臉會那麼生氣啊…」
  
  「……夏碎你確定在製造她的過程真的沒有出錯?」千冬歲轉頭看著夏碎問。
  
  「嗯、步驟應該都對啊…但是這是我第一次做,我也不知道這樣是成功還是失敗…」
  
  「父親!小爹!」小亭噘嘴。
  
  雪的世界裡,或許清冷,但是遇上夏天的暖陽,也能化成溫柔春水。
  
  
  
  
  碎歲篇END
  
  
  * * *
  
  
  結束了,完完全全結束了!(笑)
  有人看不懂嗎?看不懂請提問,在這裡解釋的話,太佔空間了,而且這篇已經爆字數了。
  
  
  感謝大家對小小漾&小小碎的一路支持!(幹麻?突然想搞造勢喔?!囧)
  (如果有想看什麼番外篇可以提出來喔,我會「考慮」寫看看!XDDDD)
  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真的謝謝大家!!!(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禦离
  • 大大~~~小的正在翻您的文時,看到了這篇好久以前的文><
    ((忠實讀者吶…
    好喜歡這種感覺,最喜歡那篇巡司的半日遊!!!!!!!!
    很好看,雖然最後千冬歲的家族那邊感覺有點可惜((為毛要除名啊QHQ
    但是總的來說,真的是相當有魅力的一篇文啊!!
    是說…好想看喵喵阻止黑色仙人掌偷器官的愉悅日常(?!
    而且…賽安神馬的超萌。:.゚ヽ(*´∀`)ノ゚.:。。:.゚ヽ(*´∀`)ノ゚.:。。:.゚ヽ(*´∀`)ノ゚.:。((自重不能
    (謎:妳這賽安本命的傢伙在冰漾碎歲裡面萌賽安真的是可以的嗎……
  • 其實我也忘的差不多了(好意思#
    應該是因為他們要在意起就必須先從家族裡脫出吧,畢竟千冬歲和夏碎的家族都很有勢力又比較守規矩XD

    如果可以我倒是希望這篇永遠沉在底下就是了啦~

    布丁控 於 2013/09/20 20:1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