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配對,惡搞成份很大!
  
  
  
  
  * * *
  
  
  Atlantis蔥園裡,有一棵很奇妙的…蔥?蒜?還是水仙花的?隨便!總之有一棵很奇妙的偽.蔥,蔥葉的顏色是比大海還深幽的藍,而且末端微捲,整個散發出一種貴族般的不協調氣息,長的位置也非常奇特,就長在蔥園的水池邊十公分,很像水仙花會長的位置,但是偏偏他又不開花,所以只能說他是一棵偽.蔥。
  
  這天褚冥漾又跟他的冰炎蔥來到蔥園讀書,明明是棵蔥,懂得卻比褚冥漾這個人還多!
  
  「所以、這個陣法是這樣的意思?」一邊抄著筆記一邊問著身邊的蔥、呃,人。
  
  「嗯。」紅眼瞄了一眼,隨意的躺在他的腿上,開始打盹。
  
  「起來一下好不好?我想去散步。」
  
  「又散步?」紅眼嗤笑的看著他,「不怕又栽蔥?」
  
  「會栽到你是意外啦……」紅著臉替自己辯解,一手拍了拍冰炎的肩膀,「你趕快起來啦!」
  
  冰炎嘖了一聲,懶懶的起身,換了個地方繼續打盹,放褚冥漾一個人在蔥園裡散步,反正人在他眼皮底下能發生什麼事?
  
  但是冰炎忘了一件事,想當初,褚冥漾也是在空無一人的蔥園栽了一棵叫冰炎的蔥,誰知道號稱萬年衰人的褚冥漾又會發生什麼事?
  
  一邊走一邊想事情,走著走著,走到水池邊,蹲著看水面上的倒影,想起冰炎蔥小小嫩嫩的樣子,不禁有點臉紅,趕緊揮揮手揮去滿腦子妄想。
  
  起身,才剛跨出一步就狠狠一個顛躓,跌進水池裡。
  
  「嘩啦!」
  
  「哇!」
  
  「怎麼了?」冰炎很神奇的出現了,一把拉起水池中的褚冥漾,「路這麼平也會跌倒?」
  
  「反正我就是笨啦!」褚冥漾賭氣的說。
  
  「你不是笨喔!」
  
  「咦?」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眼中閃動著莫名的感動光線,「你說我不是笨?」
  
  「不是我說的。」看著那表情可愛的叫人想一口吃掉的褚冥漾,冰炎不情願的說。
  
  「那是…?」褚冥漾愣愣的。
  
  「是我是我,在你們下面。」
  
  褚冥漾和冰炎低頭,看見一棵有著深藍色微捲頭髮的蔥?蒜?還是水仙?
  
  「請問你是…?」蔥還是蒜?還是不開花的水仙?褚冥漾嚥下很不禮貌的問法。
  
  「我是安地爾.阿希斯,剛剛你是踢到我才會栽進水裡。」揚起一抹微笑。
  
  「喔、抱歉…」褚冥漾默默的退了一步,那棵偽.蔥頭感覺超詭異的!
  
  沒想到那棵小小的偽.蔥逕自爬到褚冥漾膝上翹著腳坐著,「想必你就是褚冥漾?這位就是冰炎了?我有榮幸可以邀請你們喝一杯咖啡嗎?」
  
  「不必了。」冰炎冷淡的拒絕,順便把安地爾拍掉,拉起褚冥漾就走。
  
  「唉呀呀,真是個護主心切的小蔥啊~」安地爾優雅的落地,一邊看著那遠去的身影一邊梳理頭髮(蔥葉?),「早知道剛剛就不應該只是讓褚冥漾絆倒而已。」
  
  端起咖啡啜了一口,「虧我準備了這麼好的咖啡呢!」
  
  
  * * *
  
  
  雪野千冬歲冷靜的推推眼鏡,默默的站起身,拍拍身上的泥污,都怪剛剛想夏碎的事想到失神了。
  
  不過……這株是不開花的水仙嗎?還是蔥?或是這是蒜頭?
  
  雪野千冬歲除了有超強的情報蒐集能力、超強的金頭腦以及三寸不爛之舌之外,還有超強的好奇心,基於好奇和一點點的不服氣,他伸手把那棵詭異顏色的偽.蔥拔起來。
  
  「啊呀!這不是神諭之所的繼承人嗎?幸會了,我是安地爾.阿希斯。」那棵光裸的藍色蔥人對千冬歲鞠了個躬,明明就別人被抓在手上,還硬要鞠躬。
  
  推了推眼鏡,「你怎麼知道我的身分?」
  
  「唉呀、這可就說來話長了,要不要喝杯咖啡好好的聊聊呢?」面帶微笑的邀約。
  
  「不必了。」說完後不顧安地爾一臉「真是可惜啊」的笑容,俐落的又把那棵偽.蔥給種回去。
  
  推了推眼鏡,默默的走出蔥園。
  
  被種回泥土裡的安地爾搖搖頭,「現在的小孩都很沒耐心呢!」
  
  
  * * *
  
  
  萊恩.史凱爾抱著他的飯糰便當來到蔥園的水池邊,默默的嚼著,一邊嚼一邊看著水池邊那深藍色的葉片。
  
  「好怪的蔥……」
  
  吃完最後一個飯糰,伸手拔起那棵怪蔥。
  
  「幸會了,我是安地爾.阿希…斯……」安地爾環視四周,「人呢?這次連自我介紹都還沒聽完就跑掉啦?」自言自語了一番之後,就從半空中跳下來,又鑽回土裡。
  
  從頭到尾都抓著蔥的萊恩,先是默默的看著那棵安地爾蔥(?)自言自語,然後又跳回土裡窩著,完完全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我一直都在啊……」
  
  
  * * *
  
  
  「啾!啾啾啾!」
  
  「啵!」一聲,刺眼的陽光射入安地爾眼中,「這次又是哪位呢?」
  
  就算是見過大風大浪的安地爾還是免不了愣了一下,「沒想到是隻球魚啊…怎麼拔蔥的啊?用鰭嗎?喔…還是白色的呢……不過這是哪來的呢?」
  
  「啾啾啾!」球魚在岸邊滾啊滾。
  
  「喔!不是球魚啊!白川主這樣亂跑不好喔。」安地爾微笑著說。
  
  球魚依然在岸邊亂滾,滾不回水池中。
  
  「既然這樣,就讓我來幫您一把吧!」走向球魚,露出一個完美的笑,然後伸腳,狠狠的把球魚踹進水池中,「這樣是否舒服多了呢?」微笑微笑。
  
  「啾啾啾……」頭昏眼花的白川主沉入水中。
  
  「下次請用正確方法拔蔥喔~白川主~」微笑的看著球魚沉沒在水池中,然後將自己洗乾淨之後,翹著腳坐在岸邊的陽傘下喝著咖啡,「不曉得下次又是誰會來呢?真希望能再見褚冥漾一面呢!」
  
  
  
  
  END
  
  
  * * *
  
  
  就說了惡搞成份很大不能打我啊!(歐)
  感謝鑑閱啊!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啊啊啊────(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