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題目和內容沒什麼關係。(乾笑)
  
  
  
  
  * * *
  
  
  「學長早。」褚冥漾對著那踹門而入的銀髮紅眼黑袍道早。
  
  「難得早起。」冰炎挑眉。
  
  「今天有點事,要回家一趟。」褚冥漾一邊整理的大家送的護符一邊回答。
  
  「有事?」
  
  「嗯、同學會…」褚冥漾露出無可奈何的表情。
  
  衛禹說我一定要參加…唔、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誰叫我說了不該說的事…
  
  「說了什麼?」冰炎頗有閒情逸致的翹腳坐在沙發上問。
  
  「就……我說我有另一半了。」褚冥漾臉微紅。
  
  「喔────」冰炎瞇起紅眼,笑了,有點惡意的那種。
  
  尾音拖那麼長是怎樣?這樣很容易讓人有不當聯想好不好!
  
  冰炎依然笑的很惡意。
  
  「算了、我要走了,學長再見。」褚冥漾丟下傳送陣就跑了。
  
  冰炎錯愕,回神,瞇眼。
  
  早知道,昨天就不要給他傳送陣!
  
  
  * * *
  
  
  「冥漾!」衛禹站在涮涮鍋店門口大力招手,「嗨!」
  
  「嗨、衛禹!」褚冥漾靦腆的笑了笑。
  
  「你變了好多!」衛禹瞇著眼看著褚冥漾,「變的比較…呃嗯、成熟,但是又有一點…嗯、害羞?還是性感?」
  
  「你不要亂講話好不好!什麼害羞性感的!」褚冥漾滿臉黑線,任憑衛禹拉著進去了店裡。
  
  兩人打過招呼之後就坐在比較角落的雙人位置開始聊起近況。
  
  「冥漾,你不是說你有另一半嗎?怎麼不帶來看看?」衛禹把火力轉到最大後,把火鍋料一口氣倒進去。
  
  「啊、他有事,他很忙。」褚冥漾小心的把大白菜和高麗菜泡進湯裡,再一樣一樣的把火鍋料放進去。
  
  「忙?高中生能忙什麼?還是你是交到比你大的那種?」衛禹一臉八卦的笑著。
  
  「比我大一歲,他大一了。」想到冰炎,褚冥漾的臉有點紅。
  
  「漂亮嗎?」眼睛放光。
  
  「嗯…很漂亮。」如果以正常人對美的標準來看的話,褚冥漾微微笑,忍不住又補上一句,「真的很漂亮。」
  
  「真的?!」衛禹眼中滿是小星星,「你有沒有照片?!」
  
  「呃…」想到冰炎一點都不喜歡拍照,露出一個無奈的苦笑,「沒有,他不喜歡拍照。」
  
  看到褚冥漾又是幸福的微笑又是無奈的笑,衛禹不禁好奇。
  
  「冥漾,她是誰?你學校的學姊嗎?」
  
  「咦?」褚冥漾瞪大眼,嚇了一跳,然後用有點結結巴巴的聲音,小小聲的開口,「衛禹…他、他不是學姊啦……」
  
  「他是、我學長…你前年新年看過的那個……」褚冥漾臉整個紅透,拼命想用鍋裡冒出的蒸氣擋住臉,可惜還是擋不住。
  
  「咦?」衛禹愣了一下,然後大大的驚叫了聲,「欸───?!!!」
  
  「那個、冥漾啊,我是不在乎性別年齡什麼的那種東西啦,但是……」衛禹用筷子攪了攪鍋子裡的火鍋料,看了看他爆紅的臉,「只要你們能夠在一起,開心就好了啦…」
  
  「嗯!」褚冥漾看著衛禹大力點頭,那雙黑眸不知道是因為蒸氣還是什麼,有點水潤,看起來有種異樣的性感。
  
  「呃、冥漾啊…」衛禹搔搔頭,「你以後不要隨便在別人面前露出這種表情啊,這樣很糟糕的……」
  
  「咦?」褚冥漾眨著眼睛,有點困惑,「衛禹你剛剛說的話,跟學長一樣…學長也常常說什麼『你不要在別人面前露出這種樣子』之類的…可是我明明什麼都沒做啊?」
  
  就是什麼都不知道才糟糕!是說、你那位學長還真是了解你…衛禹默默的想著。
  
  看著褚冥漾小心的撈起火鍋料,低頭緩緩的吹涼,不知道是錯覺還是什麼的,眼前的褚冥漾真的很美,不像是女人的柔美,而是某種令人覺得…嗯、反正就是美!
  
  
  
  吃飽喝足之後,一群人還要續攤,但褚冥漾拒絕了,他說他想留在火鍋店裡吃點點心,衛禹也跟著褚冥漾留下。
  
  「衛禹你不跟他們去嗎?」褚冥漾偏著頭問。
  
  「不了,我還想問你一些問題勒!他們走了正好!」
  
  「咦?」
  
  「你跟你學長啊……」衛禹咬著吸管,像是找不到好的問法,「你跟你學長已經…呃、公開了嗎?」
  
  「公開…?什麼意思?」褚冥漾吃著店內的免費蛋糕,抬頭疑惑的問。
  
  「你媽他們知道嗎?你學長那邊勒?」
  
  「他們都知道了,學長那邊也是。」
  
  「沒有什麼反對的嗎?」
  
  「沒有欸,他們都滿樂見其成的。」褚冥漾劃開一抹笑,「真好,不是嗎?」
  
  「是啊、真不錯!」衛禹也跟著笑開了,「那你們上壘了嗎?」
  
  「什麼?」褚冥漾微微皺眉,「什麼上…」暸悟到衛禹在問的是什麼後,褚冥漾一張臉都紅透了。
  
  「看樣子進攻的不錯嘛!」
  
  「什麼進攻的不錯!我們只有接吻、接吻啦!」褚冥漾說完之後才遲鈍的捂住自己的嘴,「你可不可以忘記我剛剛說的啊…」
  
  「接吻啊?不錯啊!」衛禹促狹的笑了。
  
  「……」褚冥漾低頭猛吃蛋糕,一不小心吃的太急,梗到了,「嗚!咳咳、咳咳咳!」
  
  「冥漾你沒…事……吧………?」衛禹愣愣的看著那不知道從哪裡出現的黑髮黑眼的人,他皺著眉一邊拍著褚冥漾的背一邊罵著他的不小心,「啊、是冥漾的學長……」
  
  「你就不能吃慢一點嗎?」冰炎抹掉他唇邊的蛋糕屑,毫不在意的舔掉,「看你吃的那麼急,真的有那麼好吃嗎?我倒覺得還好。」
  
  「不是啦……」褚冥漾喝了口果汁順口氣,「學長你剛到啊?」
  
  「你到我就到了。」一邊回答一邊對著衛禹點點頭,「你好。」
  
  「啊、冥漾的學長,你好!」有點緊張的打招呼。
  
  雖然說剛剛捉弄冥漾是滿好玩的,但是一看到當事人都出現在自己面前,毫不在意的大放閃光,雖然他們本身沒什麼自覺…但是那種感覺還是滿怪的!
  
  「那個、我還有事,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說完,自己都覺得自己很蠢,趕緊付完帳就走了。
  
  
  
  離開之後,實在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坐在對面的公共椅子上,看著店內那對情侶,很想知道那個冷漠的學長跟褚冥漾的相處情況。
  
  只見那學長毫不在意的在褚冥漾的對面坐下,又點了一鍋涮涮鍋,兩個人吃了起來。
  
  呃、這叫共鍋是吧?
  
  褚冥漾微微嘟著嘴像是在抱怨,抱怨對面的人盡把料都往他碗裡丟自己也不吃,冥漾的學長也丟的很歡樂,自己偶爾才吃個一兩口。
  
  接著,那位學長不曉得說了什麼,褚冥漾整張臉紅了起來,竟有幾分嬌豔。
  
  衛禹撇過頭,總覺得好像看到了什麼不得了的事,實在是耐不住好奇,又轉過頭看著,正好看到冥漾的學長起身,橫過桌面,捏著褚冥漾的下巴,輕輕的吻上。
  
  沒想到這次更刺激!衛禹莫名的紅了臉。
  
  只見褚冥漾在他學長退開時,捂住自己的嘴,有點氣憤的紅著臉說了什麼,讓他的學長突然笑了起來。
  
  衛禹愣住。
  
  沒想到、那樣的人也會笑啊……
  
  正在失神的時候,旁邊想起一個清亮的女聲,「很刺眼對吧?也不管是不是公共場合,就這樣親下去了,嘖!真是的!」
  
  衛禹轉頭一看,一位黑長髮,頗有個性的亮眼女子環胸站著,瞇著黑眸看著店內。
  
  「妳是…?」不會是那位學長引來的什麼蜜蜂蝴蝶吧?
  
  「我是褚冥漾的姊姊!」
  
  「咦?!」這也不能怪他太驚訝!兩個人長的一點都不像!
  
  「哼!這小子倒是好運氣!」褚冥玥勾著嘴角說,「遇到一個不錯的傢伙!」
  
  「…… 」這種時候跟著人家回話好像很奇怪,還是沉默就好!
  
  「你叫衛禹吧?」褚冥玥看著衛禹,「謝謝你在國中那幾年這樣陪著我家那個衰人弟弟!」
  
  「咦?冥漾不是比較粗心而已嗎?」衛禹驚訝的反問。
  
  「會這樣想的也只有你了!」褚冥玥突然笑了,笑的很溫暖,「真的很謝謝你。」
  
  「不不不!冥漾他真的是個善良的人!我也受惠滿多就是了。」
  
  「哼嗯!」褚冥玥驕傲的笑了,再看向店內,「我要走了,再會了。」
  
  「啊、呃掰掰…」看著褚冥玥瀟灑的離去,也沒有要跟弟弟問候的意思,衛禹就覺得冥漾大姊實在太帥氣了!
  
  再回頭看向店內,哪還有那對閃光情侶的影子?
  
  「欸…總覺得好不可思議啊…」衛禹仰頭遮著眼睛,「看到了許多莫名不好意思的畫面…」
  
  
  
  「學長剛剛窗外有什麼嗎?」回到黑館的褚冥漾眨著眼問。
  
  「沒事。」恢復成銀髮紅眼的冰炎隨口應付。
  
  「喔!」聽起來就很隨便。
  
  「有意見嗎?」紅眼睨了他一眼。
  
  不敢… 褚冥漾縮了縮肩膀。
  
  「嘖!」冰炎拉過褚冥漾,低頭在他唇上印了一吻。
  
  學長!!捂著嘴,紅著臉看著今天特別愛搞偷襲的人。
  
  「哼。」微微笑。
  
  這樣很考驗心臟欸……
  
  「多考驗幾次怎樣?」不讓褚冥漾有反應的時間,冰炎又貼上他的唇,輕輕的吻著。
  
  然後,褚冥漾數不清第幾次,紅了整張臉。
  
  
  
  
  END
  
  
  * * *
  
  
  突然很想寫而已XD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什麼的,請幫忙糾正!謝謝!(鞠躬)

  PS:至少到下星期四,本人都不能上網,所以沒辦法更新了,抱歉!(苦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