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這是什麼樣的地獄行程…褚冥漾緩緩的深呼吸。
  
  有種叫他們閉嘴的衝動…千冬歲抿著唇想。
  
  話說新春假期,米可蕥安排了七天六夜原世界遊,以搭遊覽車走濱海公路環島的方式遊覽全台灣的幾個名勝。
  
  目前,他們正在苗栗縣的卓蘭某個不知名的山區,據說要去採草莓,褚冥漾不懂的是為什麼喵喵這麼堅持要去卓蘭的XXX採?
  
  一邊遮著嘴一邊思考,遊覽車一個過彎,他的臉色更差。
  
  千冬歲閉眼想讓自己好過一點,沒想到遊覽車一個轉彎,閉著眼的他更感到頭暈目眩,胃脹的難受。
  
  該慶幸他早餐一向就吃的不多所以還不到想吐的程度嗎?
  
  他們的座位是在最後面,因為喵喵說這樣可以看到大家的情況,而且風景很好。
  
  為什麼萊恩跟莉莉亞可以一起坐前面,而我和千冬歲就因為學長他們不在要坐後面?如果有體力、有精神的話,褚冥漾簡直想尖叫。
  
  「漾漾、千冬歲你們怎麼了?怎麼不跟喵喵一起唱歌呢?」喵喵站在前頭透過麥克風問。
  
  「不了,喵喵妳唱就好。」千冬歲推推眼鏡,語氣有點虛弱。
  
  褚冥漾扯開一抹難看的笑,「謝謝,我不太想唱歌,喵喵妳唱就好。」
  
  「是嗎?你們的臉色很難看呢!」喵喵放下麥克風,跑到最後面的座位,一手貼上千冬歲的額頭,另一手摸上褚冥漾的臉頰。
  
  「我沒事。」千冬歲迅速的說,因為又一個轉彎來了。
  
  「我…沒事…」褚冥漾臉色發青的說。
  
  兩人把喵喵趕到前面繼續唱歌,自己在後面圖個清靜的空間休憩,但是就是有人(雞?)很不識相。
  
  「漾~要不要跟本大爺一起唱歌啊?」西瑞很開心的奔到後頭,一手勾上褚冥漾的脖子,硬是擠到千冬歲和褚冥漾中間坐下。
  
  「不、不…你不要…」褚冥漾撫著發昏的腦袋,感覺暈眩噁心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了,胃一直在翻攪,好像就快吐了…
  
  「你快放開漾漾!你這個不良少年!」千冬歲虛弱的警告,瞪視也沒平常銳利。
  
  「唷~想在車上跟我打嗎?我很奉陪的喔~」西瑞開心的舔唇,雙眼放光。
  
  「西瑞!你走開!」難受到極點的褚冥漾用力把五色雞推開,「我和千冬歲要休息!」
  
  西瑞終於離開了,但是用力大吼的結果就是全車的人都傻愣愣的轉頭看著他,而他感到暈眩感更重,根本不想再說話解釋,於是氣氛就這麼尷尬的僵持著。
  
  
  
  「怎麼回事?」剛出完任務趕來的冰炎問。
  
  「歲!你怎麼了?」看到臉色難看的千冬歲,夏碎立刻迎上前去探看自家情人的情況。
  
  「夏碎哥…」千冬歲撐著難受的身體打招呼。
  
  「褚?」冰炎盯著臉色同樣難看的褚冥漾,大步跨到他面前,輕輕的摸上他的臉。
  
  嗨、學長…褚冥漾抬起手招了招,我暈車了…
  
  「夏碎。」冰炎附耳在夏碎耳邊說了些什麼,一瞬間夏碎的表情變的有點微妙。
  
  「我知道了。」夏碎輕輕的說,然後溫柔的扶起千冬歲,「坐前面會比較舒服…」
  
  「褚,走。」冰炎攬起褚冥漾,走到前面,把西瑞跟九瀾趕到後面,自己大方的坐下來,輕輕的讓褚冥漾靠在懷裡。
  
  另一邊的夏碎也把獨佔前座的提爾趕到後面,讓千冬歲舒服的靠著,一手輕捏著他的後頸。
  
  
  
  褚冥漾揪著冰炎的黑袍。
  
  學長我頭好暈…
  
  「笨蛋!既然會暈車幹麻不用傳送陣!」
  
  我想說大家一起坐遊覽車比較好玩…而且我不知道自己會暈車…以前有大型出遊的機會都會被我的衰運搞掉…
  
  冰炎瞪著懷裡的學弟,很想巴他的頭。
  
  「嘖!那你幹麻不找米可蕥?」冰炎一邊低罵,一邊掏出一個碧綠的小藥盒轉開,沾了點透明帶綠的藥膏抹在褚冥漾的額際和頸側。
  
  舒服多了…褚冥漾鬆開緊皺的眉,嘴角漾出一抹放鬆的軟笑,因為我看喵喵很開心、就不好意思麻煩她了……
  
  「嘖!如果我沒來你就打算昏死自己就是了?」
  
  「嘿嘿…」褚冥漾傻笑,環住冰炎,閉著眼。
  
  昨天好開心我都沒睡好…學長借我抱一下……
  
  「嗯。」冰炎摟著他,也閉起眼假寐一下。
  
  
  
  「歲會想吐嗎?」
  
  千冬歲閉著眼,很輕很輕的點頭。
  
  夏碎抱著千冬歲,餵給他吃一點止吐的暈車藥。
  
  「現在呢?」
  
  「好多了,謝謝你夏碎哥。」千冬歲摟緊夏碎,將臉埋進他懷裡,不清不楚的咕噥了什麼。
  
  「好啊,」夏碎輕笑,靠在千冬歲耳邊說,「讓你抱多久都沒問題啊。」
  
  夏碎低頭看著千冬歲露在外頭的耳殼整個紅透,忍不住輕輕的咬了一下,看他抬頭,紅著臉瞪著自己,就覺得有種惡趣味的快感。
  
  壞心眼。夏碎從千冬歲的嘴型中讀出。
  
  「在怎麼壞心眼都只對你啊。」夏碎輕笑著說,欣賞著染紅了臉的情人,比起剛剛慘白中帶青的臉色,現在的樣子好多了,「睡一下吧,歲。」
  
  千冬歲靠回他懷裡,輕輕的闔起眼休息。
  
  夏碎低頭輕吻了一下他的頭頂,「祝安眠,我的歲。」
  
  
  
  米可蕥收起麥克風,輕手輕腳的走回後座,大家都保持著安靜,除了西瑞是被九瀾灌藥所以昏迷之外,有默契的讓那兩對閃光情侶小小的休憩一下。
  
  
  
  
  END
  
  
  *t* *
  
  
  本人就是很容易暈車的體質,所以很討厭山路,一點點山路都會讓我暈車暈的很厲害!(倒)
  今天又暈車了,暈到我想直接吐在我叔叔的車上!(歐倒)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請幫忙糾正錯字、語法和不合理的地方。(鞠躬)
  
  
  PS:因為過年期間都沒有上來貼文,所以我這次釋出的文章數量滿多的!請各位多多包涵!(笑)
  總共有7篇:
  短篇部分:「誤會」、「遇到色狼怎麼辦?」、「體重」、「暈車」
  花園系列:「刺」、「不習慣」、「依賴感」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