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 * *
  
  
  Atlantis學園,由三位神秘董事創辦;Atlantis蔥園,由其中一位董事──傘──管理。
  
  一大早,傘在蔥園裡走動,原因無他,早晨散步。
  
  「不要、不要…你不要一直拉我的葉子啦…會痛啦…」聲音聽起來都快哭了。
  
  「本大爺的小弟怎麼不跟我一起去冒險?這麼早的時間,最適合冒險了!」豪氣粗魯的聲音。
  
  「不要、不要啦,我還要睡覺啦!西瑞!」嫩嫩的哭腔帶了點氣急敗壞。
  
  傘走向聲音處,看見兩棵小蔥在拉扯,更正,是一棵五彩金人型蔥在拉扯另一棵水色嫩蔥,看那水色小蔥的蔥葉都被拉到有點斷裂了,傘皺眉。
  
  「放手。」把那棵礙眼的五彩金蔥丟的老遠,伸手撈起那髒兮兮的小蔥,「好了,不要哭。」
  
  小臉滿是泥水,黑眸卻意外的很清亮動人,小小的嘴唇嚅囁了下,「你是誰?」奶聲奶氣的問著。
  
  「傘。」
  
  「ㄙㄢˊ?」
  
  「ㄙㄢˇ。」刻意強調的三聲的重音。
  
  「傘。」小蔥終於發音對了,笑的好開心,「我是褚冥漾,漾漾,今年一歲。」伸出一隻小小的指頭認真的說。
  
  「…」該回答他自己的年齡嗎?但是其實自己也不記得今年幾歲了,只知道過了很久。
  
  「忘了跟你說,早安。」水色小蔥,彎著唇笑。
  
  傘不說話,靜靜的起身,把小蔥帶到水池邊洗乾淨。
  
  「你要帶我回家嗎?」怯生生的問,「那你會把我吃掉嗎?」乾淨可愛的小臉上滿是擔心害怕。
  
  「…」傘皺眉,「我不吃你。」回到小蔥的土坑,輕輕的放下他。
  
  「那我回去了喔!」小蔥眨眨眼,「再見。」然後有點笨拙的鑽回坑裡。
  
  「嗯。」傘動手把旁邊的土撥到小蔥周圍,掩住他露出來的部份。
  
  
  * * *
  
  
  冰炎無聊的走在師父的蔥園裡。
  
  看見幾片水色的蔥葉在不遠處搖擺,一邊搖一邊有清亮的軟嫩笑聲傳出。
  
  無聲的靠近,看見一棵白淨的人型嫩蔥正在水池的淺水處洗澡。
  
  「先洗身體、搓腳腳、洗手手、再洗臉臉。」他搓了搓自己的臉蛋之後,看著水面上的倒影,「乾淨漾漾!」
  
  小蔥爬出水池,不小心一個腳滑,摔倒了。
  
  皺著小臉看著自己的掌心,「髒兮兮的…白白不喜歡髒兮兮…」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回到水池邊,把自己再洗一遍。
  
  冰炎看著那棵小水蔥在水裡玩的很開心,一邊洗一邊對自己說話,然後笨手笨腳的要爬上岸,眼看著又要跌倒了,趕緊上前撈起他。
  
  「啊、白白!」小臉上漾出開心的笑,「白白今天沒有穿白白欸?」
  
  「我不是白白。」冰炎皺眉反駁。
  
  「欸?」歪著頭仔細的把冰炎看過一遍,「不是白白,白白沒有紅紅的頭髮、紅紅的眼睛。」眨眨眼睛。
  
  「……」冰炎無言。
  
  「那你是誰?」小蔥想到什麼似的,補上一句,「我是漾漾,褚冥漾,一歲。」
  
  「冰炎。」年齡…還是不要講好了,解釋起來很麻煩。
  
  「冰炎?」很認真的跟著複頌一遍,「那冰炎認識白白嗎?」
  
  「不認識。」淡淡的回道。
  
  「白白不是白白,是我叫他白白,因為常常穿白白,所以白白叫白白。」很認真的解釋。
  
  「……」難以溝通。
  
  「白白叫做ㄙㄢˊ。」
  
  「…ㄙㄢˊ?」冰炎暸悟了,「是『ㄙㄢˇ』,他是我師父。」
  
  「對!就是『傘』!」小手很樂的拍著,「傘今天沒來?」
  
  「……」冰炎看著小水蔥興奮開心的表情,「你很期待?」
  
  「期待?那是什麼?」露出困惑的表情,「我不會『期待』,我在等傘,他天天來跟我玩,今天也會跟我玩!」
  
  「……」莫名的,冰炎感到吃味,於是脫口而出,「我跟你玩!」
  
  「冰炎要跟我玩?」小蔥困惑,「那傘呢?不玩?」
  
  「……」突然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卑鄙的事,尤其對象還是自己的師父。
  
  「啊、傘!」小水蔥開心的指著冰炎身後。
  
  冰炎轉身,輕輕欠身,「師父。」
  
  「嗯。」銀色的眼睛看著冰炎手上的小水蔥,流露出某種情緒。
  
  「傘、早安安!」小蔥用力的打招呼,「我有先洗澡!」
  
  「嗯。」嘴角微微彎起,伸手讓小蔥跳到掌心上,「很乖。」
  
  冰炎錯愕,不太敢相信從師父口中聽見「好乖」這種溫情的字眼!而且小蔥興高采烈的從自己手上跳開的舉動,讓他感到不高興。
  
  「傘、傘!冰炎、冰炎!」小蔥指著冰炎開心的說,「接住我,沒有跌倒喔!」
  
  「嗯,謝謝。」傘淡淡的對冰炎說。
  
  「不會。」冰炎看著小蔥閃亮的黑眸直視著自己,心情愉快,嘴角微微挑著。
  
  傘輕輕皺眉,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口了。
  
  「是我發現他的,前幾個禮拜。」
  
  「……」難怪最近幾個禮拜師父老是一大早就不見蹤影。
  
  冰炎也淡淡的開口,「我剛剛幫了他。」
  
  傘抿唇,見狀,冰炎皺眉。
  
  氣氛有點不自然。
  
  「冰炎跟傘怎麼了嗎?」小蔥擔憂的看著兩人。
  
  「沒事。」兩人同時回答,又看了對方一眼。
  
  「那一起玩?」小蔥帶著可愛的笑容邀請。
  
  「嗯。」兩人反應如出一轍。
  
  
  * * *
  
  
  「唷嗬!我才在說最近這對師徒怎麼老是不見蹤影,原來是到蔥園去啦~~」小手揮著扇子。
  
  「嗯、看樣子這株小蔥魅力挺大的!」鏡跟著扇一起觀看影像球。
  
  「挺可愛的啊!把無殿兩塊大冰山融成春~~水~~」不正不經的語氣讓人很想一槍捅死她。
  
  「三角戀,真有看頭!」鏡掛著意義不明的笑容,「我們來打個賭吧!」
  
  「我當然是押死木頭啦!」扇目不轉睛的看著影像球,一邊回道。
  
  「那我就押冰炎小朋友啦!」鏡狡黠的笑了笑。
  
  「先說好誰都不准出手作弊唷~~讓他們自己去玩!」扇先一步聲明。
  
  「好啊!」鏡大方的攤手說道。
  
  然後兩人就繼續觀看影像球,一邊吃吃嘲笑一邊互相打賭下注。
  
  嗯、無殿今天又是一天好天。
  
  
  
  
  END
  
  
  * * *
  
  
  傘冰漾真有趣XD
  最近愛上傘了!(靠)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吧!感謝啦~~(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夜音 羽月
  • 話說,那個 白白不是白白 是我叫他白白 因為常常穿白白 所以白白叫白白
    這句讓我很想笑阿((樣樣的白白繞口令
  • 天啊wwwwwwwwwwwwwwww 這是我寫的嗎wwwwwwwwww
    可愛蠢萌得我不忍直視啊XDDDDD
    白白繞口令那句超可愛的啊妳不覺的嗎XDDDDDDD(乾)

    布丁控 於 2014/04/02 21:3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