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標題真的跟內容沒多大關係!(汗)
  副標:溫柔。(笑)
  
  
  
  
  * * *
  
  
  學生餐廳正在上演一齣很美妙的傳情戲碼。
  
  「學長,請問你喜歡吃餅乾嗎?」一個頗為漂亮的學弟跑過來問。
  
  氣質很像千冬歲,但是笑容很像夏碎學長,簡單來說,看過國中版的夏碎學長沒?想像一下!就是長那樣!你問我怎麼知道國中版的夏碎學長是什麼樣子?我就說了那是一種想像啊!
  
  褚冥漾因為一時受驚過大,忍不住在腦中進行自我吐槽。
  
  「漾漾。」千冬歲推推眼鏡,「國中部2-A的李.凡雅學弟在叫你。」
  
  A部?菁英部?那怎麼會看上C部的我?等等、我幹麻自己貶低自己?
  
  「嗯啊、喜歡,甜食我都滿喜歡的。」褚冥漾腦中亂糟糟的,只能想到什麼說什麼。
  
  「漾漾!」喵喵睜大碧綠的眼叫著。
  
  「咦?」我說了什麼?褚冥漾的臉都綠了。
  
  「那你願意收下這包餅乾嗎?這是剛剛家政課烤的。」那位李.凡雅學弟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家政課?學校居然還有這麼正常的課!?又開始亂吐槽起來。
  
  「學長?」
  
  「啊、謝謝…」等他回過神,他已經接過那份漂亮的紙袋,並道了謝。
  
  「不客氣。」李.凡雅露出害羞的笑容,「希望冥漾學長會喜歡。」
  
  「啊、會的。」不知不覺又脫口而出。
  
  死了………
  
  那國中部的漂亮學弟漾著開心的笑跑走了,感覺就是會再來的樣子。
  
  「漾漾…」喵喵吶吶的叫著。
  
  褚冥漾瞪著桌上那包餅乾,「拜託你們,不要跟學長說…」抬起濕潤的眼眶,可憐兮兮的看著三位(應該←萊恩可能暫時性消失了)友人。
  
  「呃嗯…」再怎麼樣都是朋友,雖然覺得很對不起那位任務中的學長,但是更不想對不起朋友。
  
  
  
  任務中的冰炎。
  
  手機震動。
  
  冰炎皺眉,從來沒人會在任務中傳簡訊給他,就算是錢鬼夏卡斯,也只會在任務後回報他的毀損賠償跟任務報酬金,那是誰傳簡訊給他?
  
  「怎麼了?」帶著面具的夏碎問著。
  
  「有簡訊。」
  
  「我先擋著,冰炎你看一下吧,可能是重要的事。」夏碎體貼的說。
  
  「不用了,快點結束。」冰炎冷著臉擋下一擊,反手一丟,把爆符槍丟出去,正中紅心。
  
  「嗯。」夏碎點頭,繼續投入任務中。
  
  知道自家搭檔在急什麼,因為自己也同樣急,這個無趣的殲滅任務已經持續六天了,比預期的三天還要多三天,想必他們已經等的很著急了吧!
  
  夏碎微笑,加快了手中甩鞭的速度。
  
  
  * * *
  
  
  第七天,任務終於解決,任務金跟賠償金的簡訊傳來,冰炎看也不看,丟下傳送陣,兩人就回到學院的保健室外。
  
  冰炎一回到學院就覺得四周的視線怪怪的,不像是平常那種噁心巴拉的愛慕視線,而是某種參雜著同情跟傷心的感情…什麼同情?!
  
  拉開門。
  
  「冰炎小親親~~」提爾歡樂的奔過去,被滿身髒污的冰炎一腳踢到牆上去親密。
  
  「怎麼回事,米可蕥?」紅眼看著那穿著藍袍的金髮學妹,用一種充滿同情的可憐視線看著自己。
  
  「漾漾最近被很多人追…」喵喵小小聲的講,「千冬歲之前有傳簡訊給學長,但是學長沒有回…」
  
  「是那天的那封簡訊吧。」夏碎取下面具,溫吞微笑,「原來是歲啊。」
  
  冰炎立刻掏出手機,點開簡訊,越看越火大。
  
  「學長不要生漾漾的氣,因為漾漾不想看他們難過,所以才會全部都收下……」
  
  冰炎深深的呼吸,重重的吐氣,「我、知、道。」
  
  但是你的表情一點都不像你知道的樣子。眾人同時想著。
  
  「他人呢?」冰炎(努力)好聲好氣的問。
  
  「呃,」喵喵看看時間,「這個時間應該是在白園睡覺,順便…被告白…」小小聲的補上最後三個字。
  
  「很好!」冰炎紅眼一瞇,傷一好,馬上傳回黑館,換下黑袍,套上乾淨衣服,再傳到白園。
  
  
  * * *
  
  
  「褚學長,請你收下這個小蛋糕!」一個小學妹緊張的伸長手,捏著裝蛋糕的提袋,緊張到關節都泛白了。
  
  「真的很謝謝妳。」有點無奈的微笑,但還是真誠的收下。
  
  「不、不會!我一直很喜歡褚學長!我、我這麼說不是要給你或那位殿下造成困擾…我只是很想傳達給你知道…請學長不要覺得抱歉什麼的……」小學妹滿臉通紅,偷偷看著這位仰慕的一年多的高三學長──妖師,褚冥漾。
  
  雖然知道他是妖師,但是他的氣質溫和,總是很有禮貌的微笑,之前受傷去保健室的時候,就是這位學長替他治好的,從那之後,她就開始偷偷養慕他了,據說他是醫療班裡唯一不是鳳凰族,卻拿到藍袍的人。
  
  小學妹知道這位學長心中另有一個重要的人,無可取代的人,但是,即使這樣,還是想傳達心意給他知道,就算永遠不可能成為他眼中的那個人,至少,她曾經擁有過美好的回憶。
  
  「那個、我想說的就是這樣!」小學妹用力的鞠躬,「謝謝學長聽完我說的話!」
  
  「啊、不好意思,請問妳叫什麼名字?」褚冥漾微笑問著眼前的小學妹。
  
  「我叫做…翠絲凡恩,國、國中部3-B,一年多前曾經給學長治療過…」
  
  「翠絲凡恩…」褚冥漾瞇著眼回想,「就是那位不小心在化學教室跌倒然後燒傷的同學?」
  
  「是…」被愛慕的人想起自己丟臉的受傷原因,覺得很尷尬。
  
  「妳那時候的傷好多了嗎?」微笑著問。
  
  「已經全好了,真的…」滿面通紅,連耳朵都紅透了,「謝謝學長!」
  
  「那就好。」笑著,「女孩子要小心一點,就像我姊姊常說的,女孩子是要用來疼的,所以,我很高興自己可以幫上妳的忙。」
  
  「謝謝…」吶吶的道謝,覺得自己真是太幸福了,可以得到心上人這麼多注意!
  
  「以後也請小心,有事可以到醫療班,或是高中部3-C來找我幫忙。」褚冥漾柔柔的說。
  
  小學妹講不出話來,用力的鞠躬之後,當著他的面丟下傳送陣跑掉了。
  
  
  
  褚冥漾看著手上的小蛋糕,再轉頭看看用結界藏起來堆積如山的甜點。
  
  「怎麼會這樣啊……希望來得及在學長回來前吃掉……」
  
  「來不及了。」
  
  「咿───!!!」褚冥漾全身發毛的轉頭,看著冰炎。
  
  暴風雨前的寧靜!褚冥漾腦中閃過這個詞。
  
  「答對了!」冰炎嘴角一勾,笑的很惡質,「褚、很厲害嘛!」彈指,一旁的結界破掉,甜食山立刻現形。
  
  「學、學長…」褚冥漾吶吶地叫著。
  
  「這幾天總共被多少人告白過?」冰炎瞇著紅眼問。
  
  大概七八個吧…大部分都是送甜點而已,真正告白的很少…
  
  「收下就等於接受!」冰炎拉著他坐下,「嘖、我該怎麼辦?」
  
  我只是覺得不收下會很傷人家的心啊,尤其又是在大庭廣眾之下的,這樣拒絕人家女孩子很不好啊,而且她們真的就只是「告白」而已,沒怎樣啊!
  
  「據說還有男生。」
  
  有幾個啦…褚冥漾縮了縮肩膀,苦著一張臉。
  
  冰炎把他抱到腿上,輕輕的環著。
  
  學長…你什麼時候來的啊?不會剛剛的對話全聽到了吧?
  
  「我全聽到了!」重重的哼了一聲,感覺到懷裡的人縮了一下。
  
  「那個、學長…不要去報復那些人好不好?」真的不是他們的錯啦!
  
  「所以你要負全部的責任了?」雙手圈的更緊。
  
  「呃!」話不是這樣說的吧!總之,學長不要去報復啦!
  
  「……哼。」輕輕的哼了一聲,知道這是冰炎妥協的意思。
  
  褚冥漾漾著微笑。
  
  氣氛非常寧靜,很適合告白,但是,冰炎微微挑著嘴角,兩個人,這樣就夠了。
  
  
  * * *
  
  
  學院裡愛慕著那位溫吞如水般的學長的人很多,因為他們知道他的溫柔,或許是因為工作上的需要或是什麼的,但是不否認的,他的氣質和微笑令人感到舒服愉快,雖然總是露出一臉好像很無奈的樣子,但是,大家都看的很清楚,他的臉上總是帶著包容的笑,一點愉悅、一點感激,和許多溫柔。
  
  就是那樣的表情,讓很多人為他著迷而無法自拔。
  
  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在那位清水般的人的身邊有一位大學部的愛人,那位冰與炎的殿下,在守護的那水般的人,想要接近的人不是被冰凍就是被火燒,再不然就是被詛咒,沒什麼好下場。
  
  是說,被詛咒也就算了,之後,還要冒著更大的風險住進自家學校的恐怖保健室,接受恐怖的精神虐待,不但要注意身上有沒有被繡上奇怪的花,還要隨時小心內臟什麼的有沒有被偷走。
  
  即使如此,還是有許多人冒著事後會被詛咒的風險,趁著那位殿下不在的時候,偷偷的告白,偷偷的傳情,並不是真的要求什麼回報的,只是很希望那雙溫潤的黑眸裡,能夠映出自己的影子,就算是短短十秒,也會覺得很開心。
  
  只是,希望能夠停留在那春水般的黑眸裡,被包圍、被注視,然後得到一個微笑。
  
  為了得到一個注視,一個微笑,即使要被那位殿下報復詛咒,即使要住進恐怖保健室,他們心甘情願,那短短幾分鐘就足以抵過後面幾天的苦難!
  
  
  * * *
  
  
  今天的保健室一樣很熱鬧,住進來的學生,多半是被奇怪的暗器所傷,中了不知名的咒語,性別清一色是男性,更正,全都是向褚冥漾告白過的男性。
  
  提爾解咒解到昏頭,想打電話請黑館的小朋友也來幫忙,沒想到接起電話的卻是那始作俑者。
  
  「冰炎小親親~~拜託你以後下手不要這麼狠好不好~~~」
  
  「哼、學校起你來不是請你整天無所事事的!」說完也不管提爾如何大聲哀嚎,逕自切掉手機。
  
  「學長…?」褚冥漾睜開惺忪的眼,「是任務嗎?」
  
  「你睡昏頭了嗎?我才剛回來!」
  
  但是學長也不是沒接過連續任務啊…昏頭脹腦的想著。
  
  「睡,少腦殘!」冰炎伸手在他光裸的背上輕柔拍撫。
  
  還不是你害的…稍稍的抱怨之後,又昏昏的睡去了。
  
  冰炎附在他耳邊,小小聲的說:「誰叫你是我的,我的,我的,只能是我的。」
  
  
  
  
  END
  
  
  * * *
  
  
  哇噢!最後一幕好具有想像力喔!「光裸」喔~~(笑很大)
  感謝鑑閱!不嫌棄的話錯字、語法、不合理請糾正!謝謝了啊大家!(鞠躬)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udgement90625
  • 最後那一句(掩嘴)(掩什麼嘴)
    我家冰炎炎(誤)真的是超可愛的!!(小花)(等等)
  • 真不曉得以前得自己在想什麼(艸)
    剛剛重看了一次突然覺得好害羞XDDDDDDDDDDDDDD

    布丁控 於 2011/10/09 16:15 回覆

  • 夜音 羽月
  • ///_///哇~阿阿
    漾漾被吃了嗎?
  • =///////////D///////////=
    那是必須的啊~

    布丁控 於 2014/04/02 21: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