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標:愛的小雨傘(爆XDD)
  
  這是接龍文!(慎重)
  以傘all為主!有雷到的人請自動繞道而行!謝謝!
  名字就叫「傘下的兩人世界」,副標叫「愛的小雨傘」!!!(笑倒)
  副標2叫做「傘的後宮養成計劃」(完全笑倒(捅))
  接下來請去上官子玉/風華霜院.翠玉閣(本家)那邊看喔!(笑)
  
  

  
  
  * * *
  
  
  窗外細雨飄搖,坐在學生餐廳的褚冥漾愣愣的看著玻璃上的雨絲匯聚成珠,然後滑落。
  
  「褚……褚!」叫到不耐煩的冰炎巴了下他的頭,喚回他的心神。
  
  「噢!」捂著痛到不行的後腦,褚冥漾轉過頭看著那暴力學長。
  
  「發什麼呆!」冰炎不悅的罵道,紅眼用力的瞪著他。
  
  發現大家都在等著他發表一點意見,褚冥漾捂著頭傻笑了幾聲。
  
  冰炎冷哼了聲,環著胸,睨著那不長進的學弟。
  
  冰炎怎麼會不知道褚冥漾在想什麼?只是不想戳破而已。
  
  不過,不得不說,到現在還是覺得這件事非常不可思議!冰炎想著。
  
  「我覺得,你們說的都很好,我沒什麼意見。」反正憑你們的財力和人脈是沒有你們這群火星人做不到的事啦!褚冥漾一邊說一邊想。
  
  「那就這樣決定囉!」喵喵開心的在小記事本上記錄著討論結果,興奮的說:「那麼就決定今天晚上在蝶館慶祝漾漾跟傘董事交往三週年囉!喵喵先去訂位子!」說完,金髮女孩就開心的揹起小包包雀躍的離開。
  
  交往三週年,真是個令人感到心驚的字眼!想不到我竟然跟火星人王的師父交往了三年!果然在火星待久了,地球人都會變的不地球人!褚冥漾忍不住想道。
  
  「啪!」
  
  冰炎受不了的再度巴上他的後腦。
  
  
  * * *
  
  
  會跟傘董事交往是個意外。
  
  褚冥漾躺在黑館房間裡仰望著天花板,又想起三年前的那天。
  
  那天,他抱著只剩「一半」的學長,愣愣的看著那和冰牙族與焰之谷使者對談的白色的身影,不知道為什麼,那瞬間他很想跪下來大叫:「天神降臨了各位!我們將會得到救贖啊啊啊────」
  
  然後,他看著那銀白色的人把披風拾起,披上,正要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被那雙冷漠的銀眸瞪了一下,被瞪的什麼話都不敢說。
  
  然後那人逕自說了一堆貌似鼓勵的話之後就走掉了,也不教他要怎麼處理手中不知道是死人還是活人的學長。
  
  回憶到此結束。
  
  「我還以為你會腦殘更久,沒想到你一年比一年進步嘛!褚!」不知何時靠在門邊的冰炎涼涼的說道。
  
  「學長。」褚冥漾坐起身。
  
  「哼。」冰炎冷笑了下,將手中的銀白色信籤放到褚冥漾桌上後就走掉了。
  
  褚冥漾興奮的爬下床,奔到桌旁,拿起信籤,俊秀優美的字跡寫了一句:
  
  三週年快樂。
  
  褚冥漾扯開一個無奈又開心的微笑。
  
  感受了一下信籤上的咒文,褚冥漾喃喃自語道:「下了防水咒跟導航飛行咒嗎……那我就輕鬆了……」
  
  提筆在信籤上也寫下幾個字,褚冥漾將信籤折成紙鶴的樣子,放在掌心上,吹了一口氣,紙鶴化成一隻白色的鳥,繞著他振翅盤旋。
  
  「無殿,傘。」褚冥漾輕輕的說。
  
  白色的鳥鳴叫了聲,然後飛出窗外,褚冥漾站在窗邊,看著白色的身影消失在濛濛的雨幕中。
  
  
  * * *
  
  
  其實三年前的故事還沒完。
  
  從那之後,那銀白色的人就常常出現在他身邊。
  
  在某個寂寞沒人的早晨,當褚冥漾獨自在校舍徘徊想找帝聊聊天的時候,出現的卻是那有著冷漠氣質的人。
  
  褚冥漾不想說話,那人也不喜歡說話,就這樣靜靜的走著,然而在他哭出來的時候,那人卻會讓他靠著哭。
  
  「不是你的錯。」那人冷淡的嗓音這麼說。
  
  他只是用力大哭。
  
  「你救了他,解除了他千年的詛咒。」那人依舊淡漠的說著。
  
  褚冥漾依然大哭。
  
  「你找回他的真名。」那人淡淡的說道。
  
  回應那人的依然是一陣不可遏止的大哭。
  
  「……」那人沉默下來。
  
  安靜的早晨,只有褚冥漾大哭的聲音。
  
  「到底要怎樣你才會不哭?」那人彷彿嘆息般的問道。
  
  聽到這嘆息般的聲音,褚冥漾漸漸的停止大哭,轉成啜泣,然後連啜泣聲也漸漸止息。
  
  抹掉眼淚,褚冥漾不好意思的說道:「傘董事,謝謝您陪我。很抱歉把您的衣服弄濕了。」
  
  「不會。」那人冷淡的應道,剛剛的嘆息彷彿是假的。
  
  「那個,為什……」褚冥漾抬起頭,想問為什麼要這樣陪他還有為什麼要嘆息時,那雙寒冰般的銀眸用力的瞪了他一眼,像是在警告他不准多問。
  
  褚冥漾打了個顫,趕緊低下頭,什麼也不敢再多問了。
  
  一次兩次,兩次三次,每次每次,在每個寂寞無人的早晨,那銀白色的人會在教室散步區等待他,然後兩人靜靜的在校園走著繞著。
  
  氣氛從原本的不自在,然後漸漸熟稔,到最後,逐漸習慣,兩者的氣息逐漸交融,褚冥漾似水般溫柔流動的氣息融著傘冷冰冰的冷漠氣息,相互交織著。
  
  其實,他們兩人也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告白,就這麼自然而然的在一起了。
  
  這就是其他人──包括冰炎──所不知道的部份了。
  
  然後,三年前的故事一直發展到現在,每每想到這件事,總令他覺得非常不可思議。
  
  
  * * *
  
  
  雨絲依然濛濛的飄搖著。
  
  褚冥漾站在黑館門口,仰望著闃黑的天空,突然把銀白色的傘遮住了他的視線。
  
  「發什麼呆?」一個淡漠的聲音響起。
  
  「傘董事。」褚冥漾微笑著看著那人銀白色的冷漠眼睛打招呼。
  
  「走了。」傘看著褚冥漾的笑容說道。
  
  「嗯。」褚冥漾走到傘下,兩人並肩緩慢走著。
  
  緩緩的走出學院,走到左商店街,走到蝶館門口,一路上,兩人都沒說話。
  
  不用說話,靜靜的享受四周環繞的氣氛,也是一種甜蜜,也是他們一貫的相處方式。
  
  傘推門而入,偋退了要帶路的侍者,他知道路,不用人帶。
  
  一邊收傘,傘一邊淡淡的問道:「剛剛一路上在想什麼?」
  
  傘知道這是褚冥漾的習慣,不說話他就會自己想一堆,想到自己頭昏腦脹,不主動問他的話,他也不會提起,大概是平常自己都不說話,讓褚冥漾以為自己不喜歡講話也不喜歡回答問題。
  
  「我在想,傘董事也很奇怪,您不喜歡吵不喜歡鬧,卻會答應跟他們一起狂歡?」褚冥漾看著傘收起雨傘,說出心中的疑惑。
  
  即使交往了三年,褚冥漾對傘的稱呼和敬辭的使用就是改不過來,不過,傘也不在意,反正稱呼這種事,只要兩個人有共識就好,怎麼叫不是重點,「呼喚」裡頭所蘊藏的感情才重要。
  
  「你不能換個問題嗎?每年都問,不煩嗎?」傘淡淡的回道。
  
  「……」要不是你每年都不回答我我需要每年都問嗎?
  
  傘看著褚冥漾無言的臉,一向冷淡的銀眸中泛起淺淺笑意,他大概知道褚冥漾在介意什麼,還不是就是擔心他不喜歡這種熱鬧場合卻因為不得不而強迫自參加。
  
  「我不討厭這種場合,你別想太多。」傘淡然的說道。
  
  被人看穿想法,褚冥漾感到有點不好意思,露出一個靦腆的微笑。
  
  雖然這樣很惡質,但是看到褚冥漾露出這種表情,就會讓人忍不住想作弄他,傘瞄了下樓梯口,看到幾個小朋友的身影,而且越聚越多,傘悄悄勾起一抹笑。
  
  跟褚冥漾在一起的這三年,傘開始變的有點惡趣味。
  
  抬起褚冥漾的下巴,傘薄冷的唇印了上去,這吻就像他的人一樣,冷冷的淡淡的。
  
  褚冥漾臉紅,但還是仰頭接受的他的吻,畢竟這人難得這麼「熱情」。
  
  旁邊不斷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褚冥漾眼角一瞥,看見那群無良的朋友和學長姐正站在樓梯口大方的看著。
  
  褚冥漾瞪大眼睛,用力推開傘,黑眸瞪著那群笑的很詭異的朋友和學長姐們。
  
  「你們看多久了?」雖然很想這麼問,但是褚冥漾實在沒那個膽子,有些時候逃避現實也是在火星自保的方法之一!
  
  「傘董事您好。」眾人有禮貌的打招呼。
  
  傘淡淡的點頭,臉上依然是一復平靜無波的樣子。
  
  「好了,走吧、走吧!主角已經來了,我們可以開始慶祝了!」喵喵一蹦一跳的走上二樓,眾人也跟著走上去。
  
  趁著眾人都走上樓梯時,傘拉住褚冥漾,冷涼的薄唇迅速的掠過他溫潤的唇。
  
  盪漾的黑眸對上那雙冷淡的銀眸,褚冥漾泛起一個笑,輕聲說道:「三週年快樂。」希望明年還可以再來。
  
  「嗯。」傘淡淡應聲。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