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喔喔喔!終於生出來了!差點難產啊啊啊!!!(淚很大)
  這篇以傘的獨白為主(大概),還有一點點夏碎的私密話!(爆)
  還是要說一下,這是傘ALL文喔!(慎入之慎入之!)
  副標:愛的小雨傘
  副標2:傘的後宮養成計劃
  下一篇請按這裡XD
  
  

  
  
  * * *
  
  
  傘走向陽台,一邊想著剛剛藥師寺的微妙表情,他並沒有漏看藥師寺不經意流露出的某種感情,不過既然對方想裝,那他也不必費心去做什麼,就讓他繼續裝吧。
  
  傘走起路來無聲無息,連衣服摩擦的聲音都沒有,常把褚冥漾給嚇到。
  
  用一句褚冥漾的話來形容:「根本是火星鬼!走路才會都沒有聲音!」
  
  不過,陽台上的這個人不一樣,他總是能察覺自己的出現,總是。
  
  才剛踏上陽台,那人就轉過身來了,恭恭謹謹的喊了一聲師父,只是聲音過度淡然平板,最近幾年都是這樣,聲音不似以往冷靜中帶了點興奮,在自己面前總是面無表情,視線也不曾在他臉上停留,現在的冰炎像是想掩飾什麼一般。
  
  想要掩飾什麼傘很清楚,因為如同那人不斷追隨的視線,他自己也一直在看著那人,傘很難說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什麼,不過對於眼前的人,他一點都不想放手。
  
  他的徒弟,冰炎。
  
  「嗯。」傘淡淡的應了一聲,走到冰炎身邊,冰炎迅速站直了身,兩人靜靜的看著被雨水刷洗過的夜空,很澄澈,而這份寧靜,很美好。
  
  傘不著痕跡的打量起自家徒弟,月光在他的紅眼中閃爍,像是紅寶石折射出的耀眼光芒,銀色的頭髮也閃閃發亮,更顯得那搓紅髮異常妖豔。
  
  傘唇邊溢出一聲輕微的嘆息。
  
  「師父?」冰炎轉頭關切的叫道,眼神中顯露出些微的擔心。
  
  「沒事。」傘淡然的回道。
  
  傘知道自己的視線曾經不斷的追隨著眼前的孩子,看著他進入無殿,從一個年幼的男孩成長為現在堅毅的少年,一路走來,那孩子的意義對他來說不只是一個徒弟,是更親近的,卻又那麼隱晦的,兩人的相處就是那樣,一直都是那樣。
  
  傘知道自己看著他的眼神並不是只有師徒那樣,這點直到現在還是一樣。
  
  傘也知道冰炎逐漸發現自己的感情了,卻總是壓抑著,雖然還是恭謹有禮,但是說話的口吻中隱瞞了許多,語氣也刻意裝的平板冷淡,而且那雙美麗的紅眼在看向自己時,總是苦苦隱忍著什麼,他以為自己沒發現,其實昭然若揭,畢竟他們相處了那麼多年,彼此的習性脾氣都摸的非常清楚了。
  
  傘知道他的每一個挑眉、眼神流轉、嘴角揚的弧度所代表的心情或想法,同樣的冰炎也知道自己的話語中所蘊藏的情緒,這是只有冰炎才知道的。
  
  從冰炎的種種行為來看,傘知道冰炎已經發覺到自己的感情,卻不知為何從沒表示過,但他不以為意,他們還有很多時間,不急的,如果冰炎還沒準備好,那他就等,一點都不急的。
  
  只是他們都沒想到,鬼族攻打學院後一切都變了。
  
  傘轉頭看著月亮,輕輕的、淡淡的吁了一口氣。
  
  每年都看著冰炎帶著淡漠的微笑祝福著自己,不能否認,自己感到心疼,不想看到他這樣子──違背自己的心意去祝福自己。
  
  「如果不喜歡就不要總是強迫自己。」傘看著月亮說道,感覺到身邊的冰炎微微抖了一下,呼吸變得又平又緩,像是在隱忍著什麼。
  
  「我沒有強迫自己,師父。」冰炎回道,只一心想著要保持淡漠,不能洩露自己的感情,讓師父感到困擾,卻沒發現自己的嗓音有些微的顫抖。
  
  傘側過身看著冰炎,銀眸微微瞇起。
  
  冰炎微微皺眉,臉上平靜的面具有點破裂,看見傘瞇起眼,忍不住開口:「師父?」
  
  傘淡淡的嘆口氣,銀眸直直的看進冰炎的紅眼,留下一句話:「這樣你真的開心嗎?」
  
  那銀白色的身影背過冰炎,走回包廂,坐下,剛好接住褚冥漾玩打西瓜遊戲轉太多圈而不穩的身子,臉上露出一個極淡的微笑,眼中承載了許多柔情。
  
  冰炎撇過頭,望著月亮微微恍神,那月亮好溫柔,很像是那雙銀眸。
  
  重重的吐了口氣,感覺有點疲憊有點空虛,冰炎收回視線,轉身回到那熱鬧的包廂。
  
  冰炎在夏碎身邊坐下,他轉頭帶著微笑看著冰炎,拍了拍他的肩膀給予安慰和支持,藉由這個動作順便把自己剛剛的心情收拾收拾。
  
  順手倒了一杯泡泡果汁給冰炎,打趣的說:
  
  「要不要來一杯喝了會酸死人的果汁?」
  
  「不了。」冰炎淡淡的拒絕,紅眼看著中間又鬧成一團的學弟妹們,但夏碎知道,他的視線已經穿透了那笑鬧的學弟妹們,看著對面的銀白色的身影。
  
  夏碎掛著微笑啜著酸到不行的檸檬泡泡果汁,陷入自己的思緒裡。
  
  他覺得冰炎還是有機會的,畢竟他體內有精靈的血統,壽命很長很長,等到褚回到安息之地的那天,冰炎可以慢慢的跟傘董事再培養感情,單這點來說,冰炎就贏過褚和他了。
  
  不過前提是,冰炎要跨的出這一步才行。
  
  夏碎一口喝掉杯中剩餘的果汁,那股酸嗆味直衝腦門,讓他的淚水微微流出。
  
  「咳咳。」夏碎輕咳了幾聲,減輕喉嚨酸酸癢癢的不適感。
  
  「沒事吧?」冰炎微微皺起眉。
  
  「沒事。」夏碎揚著嘴角笑了笑,看了眼冰炎的側面。
  
  至少冰炎還有那個機會,而自己呢?
  
  唇角彎起的弧度透著嘲諷。
  
  什麼都沒有。
  
  夏碎看了眼一旁靜靜喝果汁的友人,又看向對面那淡漠沉靜的銀白身影,然後看著中央被喵喵調侃到臉紅到不行的褚冥漾。
  
  他羨慕褚,能得到傘的關心和憐愛;他羨慕冰炎,或許未來能有機會跟傘在一起。
  
  不管是現在或未來,那人的生命中都不會有藥師寺的存在。
  
  夏碎在心裡嘲笑著自己,視線留連的看著那銀白色的人,那人彷彿感覺到了,銀眸離開褚冥漾的笑臉,瞥向夏碎。
  
  夏碎心一凜,撇開視線,垂眸看著空空如也的杯底,然後神色自若的拿起一旁的紫色泡泡果汁,替自己倒了一杯,緩緩的啜著。
  
  過了一會兒,夏碎迅速的抬眸一看,發現那人依然筆直的看著自己,夏碎微微蹙了下眉,下一秒,那人的視線就轉開了,專注的看著場中央又被拉著玩奇怪遊戲的褚冥漾,臉上的表情放柔很多。
  
  夏碎微微扯了下嘴角,狠狠的喝光杯子裏的紫色果汁,默默起身。
  
  「冰炎,我去洗手間一下。」夏碎對搭檔說道。
  
  「嗯。」冰炎瞥了他一眼,輕輕的點頭。
  
  夏碎輕輕拉開門,掩去滿室的歡樂喧囂。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澈風之戀
  • 喝了會酸死人的果汁……怎麼好像聽過?
  • 好像是,檸檬泡泡果汁、吧?

    布丁控 於 2014/11/09 11:4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