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攻冰炎有,請慎入!(慎重)
  
  

  
  
  * * *
  
  
  「砰!」褚冥漾的房門被狠狠踢開,嚇的還在昏睡的褚冥漾瞬間驚醒,從床上彈了起來。
  
  「起床了!老媽說有事要交代你!」褚冥玥說完,挑眉看著褚冥漾還沒睡醒的臉,嘖了聲說道:「還在發什麼呆啊?」
  
  「喔…喔……」含糊的應了兩聲後,褚冥漾發了一下呆,才慢吞吞的摸下床盥洗,之後下樓找自家母親領命。
  
  「媽,你找我幹麻?」褚冥漾抓抓亂翹的頭髮,走進廚房問道。
  
  「亞那最近要去德國開會,託我們幫忙照顧冰炎,你這幾天也稍微幫忙照顧一下吧!聽亞那說冰炎對你印象滿好的。」白鈴慈一邊將荷包蛋翻面一邊說道。
  
  「咦?」褚冥漾瞪大眼睛,一時之間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那什麼臉?」褚冥玥雙手環胸挑眉看著褚冥漾一臉蠢相,伸手拍了一下弟弟的後腦杓,把那癡呆至極的表情拍掉。
  
  「他就這麼放心的把小孩丟過來喔?」褚冥漾摸著後腦小小聲的咕噥。
  
  「不然你當我們家是什麼?龍潭?還是虎穴?」褚冥玥瞥了他一眼,語氣有點危險的反問。
  
  褚冥漾立刻噤聲不語。
  
  「哼。」褚冥玥揚了揚眉,輕哼了聲,拎起小包包就往外走。
  
  「咦?姊她要出去?」褚冥漾看著自家老姊帥氣的走人,不禁有點傻眼。
  
  「嗯,漾漾你就辛苦一點啦!」白鈴慈解下圍裙往旁邊的掛勾一掛,走出廚房。
  
  「咦?媽妳要出去?」褚冥漾看著母親脫下圍裙走出去,眼皮開始狂跳,跳到好像下一秒眼皮就會爆開一樣。
  
  「喔我中午要去吃喜酒,媽媽高中同學的兒子結婚了。」白鈴慈有點抱歉的笑著說。
  
  「什麼?!」褚冥漾的臉瞬間慘白,全身僵硬。
  
  「你那什麼表情?人家冰炎有禮貌又可愛,是個乖小孩!而且幫忙人家一下又不會怎樣!」白鈴慈碎碎唸道,然後不容褚冥漾拒絕的說:「總之今天早上你就幫忙帶冰炎,我下午就回來,午餐已經煮好了,要吃就直接拿去熱一下。」
  
  「重點是人家會願意讓一個青少年帶他的小孩嗎?」褚冥漾試圖做最後的掙扎。
  
  「安啦!我跟亞那說過了,亞那說沒問題,冰炎很乖,不會惹麻煩的!」白鈴慈揮揮手說道,然後上樓去換衣服,留下褚冥漾一人僵立在樓梯口。
  
  等等重點不是那個吧!褚冥漾無言。
  
  
  * * *
  
  
  褚冥漾忐忑不安的坐在餐桌旁吃著遲來的早餐,一邊頭痛著等下要如何跟冰炎相處,上次的氣氛整個僵硬到爆,褚冥漾想破頭都想不到那種情況下會有什麼好印象!?
  
  「叮咚──」
  
  「喀!鏘!」突然響起的門鈴聲嚇的褚冥漾手中的筷子掉到地上。
  
  「漾漾去開門──」白鈴慈從樓上叫著。
  
  褚冥漾趕緊跑到大門,瞧了一眼貓眼,看見亞那束起一頭銀髮,身穿黑色西裝,掛著輕鬆的笑容牽著冰炎站在門前。
  
  褚冥漾趕緊拉開門,有點緊張的說:「早、早安。」
  
  「漾漾早安,今天冰炎就拜託你了!」亞那笑笑著說,全身散發出一種沉穩的感覺,不像上次那樣有點無厘頭有點莫名其妙,而且身上的西裝看起來就是很有錢、很有錢的樣子。
  
  「不會啦!」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紅了臉,然後對冰炎打招呼:「早安。」
  
  「早安。」冰炎回道,然後鬆開亞那的手,走到褚冥漾身邊,對亞那說:「爸爸飛機要遲到了,小心凡斯叔叔生氣。」
  
  「啊!對喔!我差點忘了!」亞那眨眨銀眸有點慌張的說道,對冰炎揮了揮手後,衝進駕駛座,車子絕塵而去。
  
  褚冥漾望著車子離去的方向,再次感到基因的神奇!要不是兩人都是一頭銀髮,臉蛋也長的頗為相似,褚冥漾肯定認為冰炎不是亞那的親兒子!
  
  是說,長的像也不一定是父子啊……咦?!
  
  褚冥漾被自己的想法嚇的囧了一下,趕緊甩去滿腦子胡思亂想,帶著小冰炎進客廳。
  
  是說,我現在才想到一件事……該怎麼跟一個小孩長時間相處啊?
  
  囧!
  
  
  
  
  TBC
  
  
  * * *
  
  
  因為不滿意現在的「編輯」,所以我把它吃掉了~~~(鞠躬)
  等到哪天會再度放上……吧?(毆)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