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下攻冰炎有,雷者勿入!
  
    
  
  * * *
  
  
  咚咚咚的腳步聲傳進客廳,畫著淡妝的白鈴慈走進客廳,微笑著看著乖巧坐在沙發上的冰炎,溫聲說道:「冰炎,阿姨我下午就回來,早上你就跟這個漾漾哥哥一起玩,有事就找他,千萬不要客氣知道嗎?」
  
  冰炎點點頭。
  
  白鈴慈滿意的一笑,轉頭對著自家兒子吩咐:「好好照顧人家!知道嗎?」
  
  「知道了……」褚冥漾滿臉黑線。
  
  到底誰才是妳兒子啊?!別人的兒子才是兒子,自己的兒子都不是兒子嗎?囧!
  
  白鈴慈又慎重的交代褚冥漾幾句後,才肯出門。
  
  褚冥漾站在玄關發呆了好一會兒,才緩緩的嘆口氣,走進客廳,看見冰炎已經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拿出背包裡的作業開始寫。
  
  褚冥漾愣了一下,原本還在想要怎麼招呼冰炎、第一句話要講什麼,看到冰炎安靜的寫作業,他反而不知道接下來要怎麼辦了,搔搔頭,又不能留下這麼小的小孩自己跑到樓上去打電動,只好想辦法在客廳做點事打發了。
  
  褚冥漾想了一下後,輕手輕腳的到房間裡拿了課本和一些閒書,搬到客廳也開始要複習,把之前住院時候的進度補起來,客廳裡只剩下筆尖滑過紙面的聲音跟書頁翻動的聲音。
  
  褚冥漾正在專心的想辦法搞清楚裸子植物跟被子植物的生長週期的差異時,肩上被輕輕的拍了一下,嚇的褚冥漾驚跳了下。
  
  「嚇!」褚冥漾趕緊轉頭一看,看到也有點被嚇到的冰炎,深呼吸了下,有點尷尬的問:「怎麼了嗎?」
  
  「褚哥哥,可以吃飯了嗎?」冰炎指著時鐘問。
  
  褚冥漾一看時間,都已經十二點多了,趕緊跳起來,跑進廚房把飯菜加熱。
  
  要是讓老媽知道他把別人的小孩晾在一邊餓肚子以後搞不好三餐老媽都會餵我吃垃圾!
  
  經過一番手忙腳亂,不小心把自己燙傷了N次後,午飯終於熱好了,把兩人的午餐解決了之後,褚冥漾收拾著餐盤和碗筷,冰炎也跟著幫忙端起碗放到流理台上。
  
  「啊,我弄就好了!」褚冥漾趕緊接過冰炎手上的碗和筷子。
  
  「自己吃的要自己來洗,不可以讓別人幫忙。」冰炎微微皺眉說道,然後看著褚冥漾,認真的問道:「有椅子可以借我踩一下嗎?」
  
  褚冥漾看著冰炎認真的表情,有點傷腦筋,最後在他的堅持下妥協,搬了一張小椅子讓冰炎踩,自己在一旁看著冰炎挽起袖子,抓著沾滿泡泡的海綿開始洗碗。
  
  小臉上的表情非常認真嚴肅,讓褚冥漾忍不住微笑了起來。
  
  銀色的髮絲垂落在冰炎的頰邊,他皺了下眉,想把頭髮撥開,但是發現自己滿手泡沫沒辦法撥頭髮,見狀,褚冥漾伸手把他的頭髮撩到後面。
  
  「好了。」
  
  冰炎轉頭看著他,臉上的表情有點彆扭,有點害羞,低低的說:「謝謝。」
  
  「不會啦。」褚冥漾伸手拿走他手上的海綿,對著冰炎說:「剩下的我來洗就好了。」
  
  冰炎看了看水槽裡剩下的待洗碗盤,都是自己握不住的,輕輕的應了一聲,伸手要打開水龍頭時,褚冥漾已經先一步幫他扭開了。
  
  褚冥漾拿起一旁的擦手巾遞給冰炎,自己接手剩下的工作,然後還用很不怎樣的削皮技巧削了一盤蘋果。
  
  捧著水果走到客廳,看見冰炎靠在沙發上不斷點頭。
  
  「冰炎要不要去我房間睡?」褚冥漾輕聲的問,冰炎胡亂的點頭,正要滑下沙發時,被一雙手給抱了起來,睜開紅眼一看,褚冥漾正用彆扭的姿勢托抱著他,小心翼翼的走上二樓。
  
  冰炎微微的勾起一抹淺笑,閉上眼睛,任這個笨手笨腳的人摟抱著。
  
  小心的把冰炎放上床後,輕手輕腳的替他蓋上被子,然後趕緊下樓收拾了滿地亂擺的課本,要不然等下自家媽媽回來肯定會生氣。
  
  把東西都收拾好後,褚冥漾感到倦意陣陣湧上,坐到書桌上趴著睡著了。
  
  白鈴慈一回到家,發現家裡安靜無聲,冰炎的背包和作業本都還留在客廳,自家兒子和冰炎的鞋子也還在櫃子上,就不知道那一大一小跑到哪裡去。
  
  走上二樓,要換下衣服,經過兒子房間時,從縫隙中看見一抹銀白,趕緊退回來推門一看,看見小冰炎裹著被子睡在褚冥漾床上,褚冥漾則是趴在書桌上睡。
  
  這畫面意外的和諧到很詭異的地步,白鈴慈不禁愣了一下,然後微笑了起來,輕輕的退了出去。
  
  沒想到自家笨兒子還滿會照顧小孩的嘛!
  
  
  
  
  TBC
  
  
  * * *
  
  
  喔喔喔,跟川川兒的約會很好玩喔XDDDD
  
  小雨傘9卡的很嚴重…………(淚跪)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