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過了幾年之後,他們都從學院畢業了,千冬歲、萊恩以及褚也都回到原世界,這個問題依然無解。
  
  冰炎依然在學院裡,因為他的特殊身分,他不用當行政人員,他照樣可以出任務,他可以自由行動而不必聽公會命令,他可以自由的來去原世界,去找那經常莫名的忙得不可開交的學弟情人。
  
  很悠閒的感覺。
  
  還不到他要繼承責任的時候,所以他可以偷得滿百之前的年歲,陪著褚冥漾一起到老,然後在他回歸安息之地後等待,等待他再度以新生的姿態來到這世上,再陪他度過百歲的寒暑,用這種模式不斷地循環他們的愛情,雖然麻煩又費時,但是,至少,他還可以再見到褚冥漾,即使等待是那麼的孤獨又漫長。
  
  這些年,冰炎已經漸漸的學會看開,褚冥漾雖然是妖師,但他依然是人類,人類的壽命在長生漫漫的精靈眼中,簡直短的不可思議,自己雖是混血,但依然是精靈,壽命比起任何一種種族,都要來的長壽,近乎永恆。
  
  分給褚冥漾一半的壽命,對冰炎來說,並沒有任何差別,他的生命依然接近永恆,但是……褚冥漾可以接受自己不老不衰的年輕樣貌?看盡身邊親人家屬的生命殞落?在漫長生命中依然保持著對所有生命的喜悅與熱情?
  
  冰炎在學院裡散步,忽然手機震動了下,是褚冥漾傳來的簡訊:
  
  學長,我媽問說你今天有空過來吃飯嗎?
  
  看了一眼,冰炎毫不猶豫的張開一個傳送陣來到褚家門口。
  
  「啊學長!」褚冥漾剛好推開門,看見站在門外的冰炎,那張變的略微成熟的臉漾著一抹微笑,一邊讓出一條路好讓冰炎進入。
  
  先到廚房對白鈴慈道謝之後,冰炎回到客廳,坐到褚冥漾身邊,陪他一起看沒營養的綜藝節目。
  
  兩人都安靜的不說話,褚冥漾的腦子也放空的很乾淨,雙眼直盯著那配了許多罐頭笑聲的節目,看的很入迷,氣氛平靜和緩。
  
  冰炎偏過頭看著褚冥漾,那張臉雖然平凡,但是仔細觀察卻有種動人的光芒,特別是笑起來的樣子,整張臉彷彿在瞬間被點亮,讓他的視線狠狠的被吸引。
  
  還有褚冥漾說話的語調,最近幾年也變得像水般,柔和、清冷,有種說不出的好聽音律,每當冰炎一想起褚冥漾,他的聲音就會自動在腦中播出,深深的印在腦海中,忘也忘不掉。
  
  冰炎想,這些回憶或許可以支撐自己度過未來那些沒有他寂靜孤單的歲月。
  
  他不怕有一天褚冥漾的樣子會在回憶中模糊,也不怕他的聲音會在記憶中消逝,因為精靈擅於記憶,不管多久,他會一直記得,記得褚冥漾每一世的姿態,一直到他回到主神懷抱的那天為止。
  
  
  * * *
  
  
  離開學院前,褚冥漾曾經私底下去問過賽塔、安因,以及許多壽命都不只百歲的朋友和熟人,問他們活了超過百歲甚至千歲是什麼感覺?
  
  其中又以活了千年的精靈賽塔,與曾失去過許多貴重事物的天使安因,是最佳的詢問對象,奴勒麗跟提爾根本就都亂來!
  
  『年輕的孩子還需要多傾聽世界的聲音,不急於在一時做出決定,我相信亞殿下會耐心等待答案的。』
  
  賽塔帶著柔和微笑這麼說道。
  
  當時,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搔搔頭,其實學長已經沒有再跟他要答案了,只是,他想做出一個選擇,一個不會讓自己在將來──或是當下──後悔的選擇。
  
  『在漫長的歲月中,一點一點的忘記那些曾經陪伴過的重要的人的臉孔和聲音,但是,曾經留下的感覺和身體的記憶是不會消逝的,心會記住他們,不管好的壞的。』
  
  安因帶著有點憂傷的輕暖笑容說著。
  
  褚冥漾被安因的話震懾住,直到過了許多年後,想起這番話,還是會忍不住感到震撼。
  
  離開學院之後,褚冥漾花了好幾年的時間去思考這件事,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不讓冰炎知道他還在思考這個問題。
  
  他也曾偷偷的去問過辛西亞,為什麼不跟然一起活的很久很久?反而是放棄自己永恆的生命去追隨一個生年還不滿百的人類?
  
  辛西亞帶著溫暖微笑說道:
  
  『這是我們的共識,一起在這百年的歲月中,看盡這世界的美好。』
  
  褚冥漾很認真的思考,反覆的琢磨,但是他依然沒辦法很肯定的說自己願意或不願意,跟冰炎一起擁有長久的壽命。
  
  他曾經跑去問過自家老姊一個問題:「永恆的二分之一有多長?」現在想起來都覺得當時的自己肯定是腦筋燒壞了,才會去問那個大魔王這種不著邊際的問題。
  
  沒想到老姐沒有罵他巴他,反而正經的反問他:
  
  『那你認為有多長?』
  
  有多長?
  
  如果用數學理論來解答的話,無限大的一半依然是無限大,因為它是無限大,所以永遠不會有盡頭、永遠沒有終點。
  
  如果用正常一點的想法來思考,永恆的一半肯定是很長很長,用他的一生當一個週期的話,應該是幾百幾千個褚冥漾的一生那麼長吧!衰一百年還不夠難道要衰個幾千年嗎?想到就覺得心酸!
  
  在漫長的生命中,看著重要的人一個個離去,這種感覺……很討厭。
  
  但是,除了歸於虛無的鬼族和永久沉眠的精靈,所有的種族都會再度以新生的姿態回歸這世界,所以,如果活的夠久,有朝一日應該可以在看見熟悉的人歸來吧?
  
  想通了之後,褚冥漾抬頭看向自家姊姊,褚冥玥那雙漂亮的黑眸閃耀著飛揚的神采,臉上帶著難得的微笑問:
  
  『那麼,你考慮的怎麼樣?』
  
  
  * * *
  
  
  當最後一個親人逝去,褚冥漾靜靜的看著那人在大火中被吞噬,抹掉眼淚,張開一個傳送陣,來到畢業多年的學院。
  
  「一日安好,年輕的孩子。」賽塔帶著淺淺笑意朝褚冥漾彎身。
  
  褚冥漾趕緊回禮,搔搔頭,帶著些微苦澀的笑說道:
  
  「我已經不年輕了……」
  
  「在我眼裡,你們都是年輕幼小的孩子,這世界還有很多等著你們去探索。」賽塔輕輕的笑了起來。
  
  大氣精靈在歌頌,環繞著褚冥漾輕輕旋轉舞動,像是要安慰他低落的情緒一樣。
  
  「逝去的人會回來,以新的面貌、新的姿態,重新在這世界上展現他們的活力。」賽塔的聲音帶著某種安定的力量,讓褚冥漾的心情漸漸的平緩下來,緩緩的跟著微笑起來。
  
  「嗯,謝謝你,賽塔。」褚冥漾真誠的感謝道。
  
  永恆的二分之一,在這條漫長道路上,他會看見更多體驗更多,然後得到許多許多,最重要的是,可以兩個人一起經歷一起分享,一起直到永遠的二分之一。
  
  
  
  
  END
  
  
  * * *
  
  
  永遠的二分之一,簡單來講就是把冰炎的壽命折一半這樣,簡稱折壽!(毆)
  反正精靈的生命趨近永恆,折一半對他來說也沒什麼啊~(聳肩)
  結果最後還是跳脫不了歡喜的結局啊!(真討厭~這篇原本要弄成學長最後看著褚冥漾死去的說)(嘆)
  噢噢噢我真的好想好想試一次殘局的感覺,而且難得有這麼嚴肅(?)的題材讓我寫的說!(被巴)
  
  下面是被吃掉的部分,原本是結局XD(笑)
  
  1+0是一個人的永恆,孤單、寂寞,又漫長;1/2+1/2是兩個人的二分之一永恆,圓滿、陪伴,不孤獨。
  
  我們一人一半,感情不會散。←看到這句就讓我想到吃醬瓜要配稀飯的老夫妻!(爆)
  
  
  
  
  然後這兩天都有更新就代表接下來一個禮拜我都不用再更新了XDDDD(重毆)
  噢噢噢我的小雨傘啊!!!!(噴淚)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