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NO1褚冥漾
  NO2冰炎
  NO3藥師寺夏碎
  NO4雪野千冬碎
  No5安因
  NO6賽塔
  NO7阿斯利安
  NO8帝
  NO9然
  NO10伊多
  NO11雅多
  NO12雷多
  
    
  
  * * *
  
  
  「想聽嗎?我的暗戀史。」阿利笑笑的問,褐眸帶著笑意看著千冬歲。
  
  千冬歲蹙眉猶豫了下後才小小聲的說:
  
  「想……」
  
  阿利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讓千冬歲有點不知所措,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
  
  「其實也沒什麼,我想千冬歲學弟應該知道戴洛和我曾經在無殿幫忙過吧?」阿利想起什麼般,輕輕的笑了,繼續說道:「就是在那時候,跟傘董事有了接觸……」
  
  阿利微微頓了下,褐眸微微彎著,臉上帶著令人舒服的笑容說道:
  
  「當時我只覺得『很感興趣』,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呢!」
  
  千冬歲不懂為什麼阿利的口吻可以這麼輕鬆,表情也如此自然,像是這件事只不過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一點都沒有困擾的樣子。
  
  見千冬歲一臉迷惑不解的表情,阿利對千歲報以一個「放鬆點」的爽朗笑容,拿起一旁的茶蜜替自己加了點,然後轉頭對著有點恍神的千冬歲問道:
  
  「千冬歲學弟要加一點嗎?」晃了晃手中的小白瓷罐,阿利笑笑的喚著陷入沉思中的千冬歲。
  
  千冬歲點點頭,將手中微涼的茶杯遞了出去,看著阿利將那深棕色的濃稠蜜糖倒入瓷杯中,一陣清香緩緩在空氣中飄蕩開來,讓千冬歲微微放鬆下來。
  
  「來參加這個聚會不需要想太多喔,喝喝茶,聊聊天,放鬆一下吧!學弟。」阿利漂亮的收了蜜漿,斷得乾淨俐落不沾黏,眨眨眼,對千冬歲笑了笑,說道:「就只要喝茶、聊天就好。」
  
  喝茶。聊天。
  
  千冬歲對阿利道了謝,低頭看著緩緩旋轉的蜜色茶水,淺淺的、淡淡的波紋從茶心漾開,一圈一圈,心思也跟著緩緩的盪漾開來,阿利的話中好像帶著什麼,他還不是很明白,但是他似乎隱約的掌握到一點什麼了……
  
  阿利靜靜的啜著茶,有些話點到為止即可,況且千冬歲是個聰明的孩子,他一定會想出一個辦法去調適自己,就像他們一樣,找到自己的方式收藏自己氾濫的感情,然後,偶爾辦個小茶會,一起放鬆一起聊天,就這樣,輕鬆一點自然一點,不要讓「感情」成為一種背不動的負擔。
  
  阿利看著千冬歲,就想起當初的自己,即使天性開朗樂觀如他,遇上這種事,還是不免感到徬徨沮喪,甚至一度想要逃避,碰巧那時受賽塔邀請,參加了這個由賽塔、安因和帝舉辦的奇妙茶會,要不然,自己的心情可能要花好一陣子的時間才能平復,此後他就成了這茶會的固定班底之一,他真的很感謝賽塔。
  
  想著想著,阿利不禁笑了起來,為自己今天能用這麼樂觀的態度看待這件事感到放鬆,他真心的期望千冬歲也能想通,然後能夠釋懷。
  
  褐眸看向身邊垂眼啜著溫茶的千冬歲,阿利真心的期望著。
  
  千冬歲看著手中的蜜茶,腦中的思緒有點紛亂,回想著剛剛在小徑上的狀況,帝說剛剛不是好時機,那麼他還有機會等到那時機嗎?這還需要好好的想一想,如果他在對的時間點碰到僅此唯一的機會,那他該怎麼開口才會有他想要的結局?
  
  千冬歲啜著口甜潤的茶水,腦中開始條列出各種情況以及可能的情形,想的正專心時,突然想起阿利的話:
  
  「來這個茶會不需要想太多喔,只要放輕鬆聊聊天就好了喔!」
  
  阿利學長叫他放鬆享受這茶會,但是他很難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些事。
  
  千冬歲微微皺起眉頭,習慣性的伸手推了下眼鏡,不太喜歡事情雜亂無章,超出他的掌控太多,雖然這一切本來就是失控的……
  
  「千冬歲學弟在皺眉喔,是茶喝不習慣嗎?」阿利的聲音突然響起,打斷千冬歲紊亂的思緒。
  
  千冬歲愣了一下後,淡淡的微笑說道:
  
  「不,不是茶,茶非常好喝,是我自己的問題。」
  
  啊啊,真是糟糕,學弟這樣子他很難接話啊。
  
  阿利聽了搔搔頭,知道千冬歲的心思還陷在那團混亂中,並沒有真正好好放鬆下來,褐眸無奈的看向一旁邊悠閒品茗邊享受涼風吹拂的帝,將千冬歲帶進來的就是帝,但是帝從剛剛到現在就一句話都沒說,只是安靜的喝茶吃餅乾,然後責任就突然落到自己身上。
  
  感受到阿利「強烈」的視線,帝偏頭輕笑了下,頓了一下才輕輕的開口問道:
  
  「雪野同學會為喜歡傘董事的這件事感到很困擾嗎?」
  
  「……不會。」千冬歲愣了一下,推了推眼鏡,小小聲的說,在場的人都輕笑起來,千冬歲微紅了臉,推了推眼鏡,感到些微的彆扭。
  
  安因的笑聲清亮,阿利的笑容爽朗,帝的笑眼非常吸引人,賽塔的笑臉令人感到放鬆,千冬歲微微瞇起眼,嘴角也跟著輕輕勾了起來。
  
  這一瞬間,他覺得自己融入了這裡,感覺是這麼的舒服,甚至令他感到有點想哭,一種找到歸屬的依附感,親暱而舒服。
  
  或許,偶爾來參加這個茶會也不錯。
  
  千冬歲抿了口茶,帶著放鬆的微笑想著。
  
  
  * * *
  
  
  「那你呢,夏碎?」冰炎轉頭看著從剛剛開始就安靜不語的夏碎,他的表情有點深沉。
  
  夏碎沉默了很久,紫色的眼眸閃爍著光芒,緩緩的開口說道:
  
  「就像你說的:『我們只是都愛上他而已。』就,只是這樣而已。」
  
  小徑上又安靜了下來,三個人都陷入自己的思緒中,風精靈躲在樹梢偷看竊竊私語,沒有風的吹拂,樹葉靜止,陽光灑落在褚冥漾身上,照痛了他酸澀的眼,褚冥漾用力的眨眼,發現冰炎和夏碎都看著他,似乎在等他說些什麼,但他喉嚨乾乾澀澀又酸酸的,一個字都吐不出來。
  
  好不容易稍稍釐清了一丁點的思緒又開始糾結,褚冥漾揪起眉頭,有點煩躁有點無力,完全不能思考,偏偏冰炎和夏碎還直勾勾的盯著他看,他感到一陣陣強烈的壓迫感襲來,心中的茫然無助褪去,焦躁越來越明顯。
  
  等褚冥漾注意到的時候,他的全身已經繃的緊緊的,緊到好像下一秒他就會斷掉一樣,煩躁的吐了口氣,在強烈的衝擊和無力過後,隨之而來的是強烈的煩躁感和疲憊,他對這一切感到厭倦,對後續發展感到煩悶,對一切的一切都感到討厭,他沒辦法思考,沒有人給他意見,沒有人教他該怎麼做,到底怎麼做?怎麼做才好?
  
  「褚!」冰炎皺眉,出聲打斷褚冥漾越來越混亂且趨近自暴自棄的思緒,看著褚冥漾皺成一團的臉,冰炎嘆了口氣,緩緩說道:「我們沒有要逼你的意思。」
  
  褚冥漾直直的瞪著地面,聽著冰炎難得好聲好氣的口吻,卻是在這種……這種「好笑」的情況下,褚冥漾深深的吸了口氣,再重重的吐出,隨著這口氣的吐盡,心中的焦躁似乎也跟著逐漸消失,只剩下深層的無力感和滿心說不出的矛盾。
  
  冰炎微微皺起眉看著一臉苦悶的褚冥漾,緩緩開口:
  
  「褚,你不用想要怎麼做才最好,這件事沒有所謂最完美的處理方法,你也不用顧慮我或夏碎,你只要想『你』要怎麼做就好。」
  
  啊?我?這種情況下,腦子裡一片空白是要我做什麼?這是平常巴頭巴太多的後遺症嗎?我腦損了?!
  
  褚冥漾愣愣的看著冰炎,冰炎那閃爍著光芒的紅眼、堅定自信的模樣和有所覺悟的神情,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耀眼,跟猶豫不振的自己是天差地別。
  
  學長跟夏碎學長都有所覺悟了,那我……
  
  褚冥漾緩緩的眨眼,對上冰炎堅定不移的眼神,然後看向夏碎沉靜內斂但同樣閃著堅毅光芒的雙眼。
  
  我要怎麼做?
  
  風精靈眨眨眼睛,離開了樹梢,又開始四處嬉鬧,風再度開始吹動,吹過樹枝和髮梢,吹不去一片凝重。
  
  
  
  
  * * *
  
  
  阿利很治癒XD
  感謝支持小雨傘的人們!QUQ
  (這次隔了快一個月!小雨傘越來越難產了!囧)
  
  預告一下,下次會更新光光11唷~~(樂)
  
  廣告時間:
  盈虧兒家的灰姑娘在放出本調查囉~喜愛灰姑娘的各位千萬不要錯過啊!!(搖旗吶喊)
  (其實是這個人自己很愛灰姑娘想借由各位讀者的壓力逼迫盈虧兒出本!(爆XDDD))
  盈虧兒的專欄→早晨的朦朧

  盈虧兒的會客室→出本意願調查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呣呣

  • 傘的妻妾還真多阿(0。0)
    快可以跟古代皇帝pk了說
  • 悄悄話
  • 月
  • 那個你給我的網址沒法看,請問是去哪裡找,怎麼查
  • 鮮網也是很久以前了,都2009年了,子玉那邊沒備份的話基本應該就是沒了。
    畢竟鮮網也倒一兩年了,文章都被吃光了喔,抱歉OAOa

    布丁控 於 2017/02/17 18:23 回覆

  • 月
  • 欸,好吧(垂耳
  • (拍拍)

    布丁控 於 2017/03/06 23:0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