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要講一下,這是親愛的萊斯利亞唷~
  
  
  
  
  * * *
  
  
  冷冷的金眸,冷冷的視線,冷冷的火色長髮,冷冷的晃蕩。
  
  冷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冷的。
  
  連他給予的一切,都是冷的。
  
  沒有一樣是暖的柔的,他給的,都是冷的。
  
  
  * * *
  
  
  學院裡四季如春,連風精靈吹起的風都是輕輕暖暖的,很舒服,令人昏昏欲睡,但是,上課打瞌睡是會被教室裡的……詛咒的,翹課會被班長歐蘿妲放出的……追殺,因此,除非事態緊急逼的褚冥漾不得不翹課,要不然他絕對拼死去上課!
  
  但是今天不一樣,今天冒著被歐蘿妲的……追殺到死的危險,褚冥漾華麗的翹課了──被迫的。
  
  比起被追殺到死,他眼前有一個更加迫切的危機,不解決的話整個守世界都會出問題,第一個出問題的肯定是好不容易漸漸安頓下來的妖師一族!想到那漂亮的大魔王姊姊會一腳把他踢爆,褚冥漾就忍不住全身打了個顫。
  
  「你來學院做什麼?」褚冥漾硬著頭皮問道。
  
  「來找你。」
  
  我當然知道你來找我,不然你是來找學長他們打架嗎?我是問你來找我做什麼啊?大哥!
  
  「這裡不好說話。」看著褚冥漾不自在的樣子,萊斯利亞冷冷的說,週遭的目光刺的他很不愉快,讓他很想想抹滅掉所有的生物和非生物。
  
  萊斯利亞舉起手就要劃開空間,見狀,褚冥漾想也不想的抓住的對方的手,伸手掏了一張傳送符往地上一丟。
  
  開什麼玩笑,要是讓人看見那種移動方式,不就知道這傢伙是鬼族了嗎?
  
  白光閃耀,下一秒,兩人已經出現在吹著微風的白園裡,微風輕輕吹,吹過了那豔紅的髮梢,在空中晃出豔麗妖冶的弧度,金眸在暖暖的陽光下閃著冷冷的光芒。
  
  薄涼的唇,泛著冷冷的淺紅。
  
  「你來學院做什麼?」不是不適合來學院嗎?
  
  「找你。」萊斯利亞很不把褚冥漾擔憂的臉當一回事的說道。
  
  你到底找我要做什麼啊?大哥!你很閒沒事可以到處晃,但是我不行啊!我只是個小小的學生不是啥咪鬼族的高階貴族啊!
  
  褚冥漾很想這樣講,但是一講出來之後,或許等下這美麗的白園就成了自己的葬身之地了,即使身在不管死幾次都可以復活的學院,但是褚冥漾相信,鬼族,特別是高階貴族,絕對有方法把自己宰掉順便毀屍滅跡,乾淨溜溜,不留痕跡……怎麼感覺很像某牌洗衣精的廣告?
  
  「就只是找你。」萊斯利亞淡淡的說道,語調平淡,口吻冷涼。
  
  「……」無言以對。
  
  褚冥漾深深地覺得他跟火星世界的種族都有嚴重的溝通障礙!也是啦,地球人要怎麼跟火星生物溝通呢?哈哈哈……很難笑。
  
  「但是這裡……嗯,對你,呃、不好吧?」褚冥漾支支吾吾的說。
  
  「還好,不是長時間就沒問題。」萊斯利亞冷淡的回道,金色的眼瞄了下澄澈的天空,嘴角輕輕一撇。
  
  這是在不屑嗎?你在不屑吧!對吧?對吧!?
  
  褚冥漾無言的瞪著萊斯利亞,那俊美的臉上微微露出嘲諷的表情,金眸輕輕瞇起,閃耀著妖美的光芒,那美豔的眼眸,不管看幾次都不會膩。
  
  不知不覺,褚冥漾的視線被萊斯利亞吸引,沒有多餘的心思管他為什麼到這裡,反正,不管怎麼問,都不會問出答案。
  
  在陽光下的萊斯利亞,不像是一個鬼族,至少,褚冥漾還沒看過有哪個鬼族會這麼囂張的曬太陽,變臉人那傢伙不算!
  
  陽光落在他紅豔的髮絲上,那紅中泛金的光澤很……令人難以移開視線,嘴角微微的勾著一抹淺淺冷冷的弧度,是難得一笑的笑容,雖然很輕很輕。
  
  「那把玫瑰呢?」萊斯利亞突然轉過頭,冷冷的問道。
  
  褚冥漾心臟重重跳了一下,慌張的移開視線,結結巴巴的說:
  
  「在、在房間。」
  
  萊斯利亞隨手一揮,一瞬間,兩人回到黑館房間,褚冥漾怔愣了下。
  
  「簡單的傳送陣,我會。」萊斯利亞語氣淡然的說道,看著褚冥漾呆愣的表情轉為震驚,臉頰有點紅,他冷冷的輕哼了聲,難得起了一點作弄人的心,有點故意說道:「剛剛你反應過度了。」
  
  只有,返回那冰冷無趣的異界的時候,才需要切割空間,進入那寂寞的地方,對你,不可以這麼做,因為你,一進去就會死,那裡充滿的詛咒和黑暗的氣息,不是你可以待的地方。
  
  萊斯利亞看著對方微紅的臉,飄移的眼神,默默的在心裡想著。
  
  金眸一轉,看見床頭那一束綻放華美的豔紅玫瑰,不斷地散發出誘惑、輕冽的微甜香氣,伸手取了一枝,萊斯利亞輕輕的撫了下那柔軟冰涼的花瓣,隨手就將花插回去,玫瑰在瞬間綻放的更加華麗妖冶,與其他玫瑰花相比,顯得特別突出。
  
  萊斯利亞突然感覺到耳環開始發熱,回頭一看,發現褚冥漾整張臉都紅掉了,幾不可察的皺起眉頭。
  
  「你做什麼?」
  
  「……沒有。」褚冥漾低下頭,悶悶的、小小聲的說。
  
  萊斯利亞靜靜的看著他,感覺到自己在這淨化的結界裡待的有些太久了,身體有點不舒服,淡淡的開口:
  
  「我走了。」
  
  伸手劃開空間,那扭曲的氣息從裡頭流洩出來,萊斯利亞跨進去,感覺到裂縫在身後閉合。
  
  他們之間從不需要說再見。
  
  因為,他們一定會再見。
  
  那枝被萊斯利亞碰觸過的玫瑰不斷地閃爍著妖豔的金光,褚冥漾看的失神,想起對方拿起那玫瑰,輕輕的摸了下花瓣,那動作,妖美至極,讓他忍不住紅了臉。
  
  
  
  
  END
  
  
  * * *
  
  
  啊,萊斯利亞真的好讚!(樂)
  感謝大家願意賞光看萊斯利亞~(笑)
  明天不更新了不更新了,好累啊!(喂)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