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1褚冥漾
  NO2冰炎
  NO3藥師寺夏碎
  NO4雪野千冬歲
  NO5安因
  NO6賽塔
  NO7阿斯利安
  NO8帝
  NO9白陵然
  NO10伊多
  NO11雅多
  NO12雷多
  NO13蘭德爾
  NO14休狄
  NO15瑜縭 new(隱藏版15姬現身!)
  噢噢瑜縭美蛇姬!(樂顛顛)
  可能還會有隱藏的16、17姬!?(或更多?)
  15位果然太多了嗎?居然長到塞不下!(乾笑)
  
  

   
   
  * * *
   
   
  眼前是一片廣大的草原,無邊無際的,可能在遠方跟天空相連也說不定。
   
  褚冥漾望著這片草原想著,清澈淡藍的天空,看起來有點透明,不知道為什麼,似乎微微泛著銀光。
   
  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嗎?呃、不對,現在是白天,所以這叫白日夢?
   
  褚冥漾被自己冷到了,看了看腳邊,隨地坐下來。
   
  這個夢他太熟悉了,等一下那個……
   
  「褚冥漾,跟我來,瑜縭大人要見你。」一個有點不爽的聲音從他旁邊的草叢傳來,打斷他的思考。
   
  「咦?瑜縭不是前往安息之地了嗎?」褚冥漾疑惑的問道。
   
  「少囉唆!跟我來。」說完,逕自轉身就走,衣料輕輕的擦過草叢,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只有腳步聲輕輕、低低的迴盪在四周。
   
  褚冥漾起身,跟著他走去,四周的景色變換著,火紅的夕陽半落在地平線上,草原上覆蓋了一層金紅色的光芒,淺淺的淡淡的銀光在草葉上晃盪著。
   
  「別碰,那是瑜縭大人最愛的東西,你一碰,它們通通會消失。」前方的人出聲警告著,褚冥漾趕緊收回手,跟上他的腳步。
   
  突然,眼前一陣強烈的白光閃爍,褚冥漾閉起眼睛,再度睜眼,來到一個漂亮的房間,瑜縭閉著眼睛靠在墊子上休息。
   
  「瑜縭大人,我把褚冥漾帶來了。」
   
  「嗯,你先出去吧,我有話跟他說。」瑜縭依然閉著眼睛,等到房間內只剩下他和褚冥漾之後,才緩緩睜開眼睛,那是一雙妖異的深綠色的眼眸,有點慵懶的、有點冷漠的看著底下的褚冥漾。
   
  褚冥漾感到全身發冷,非常不舒服。
   
  「你看起來很不安,我沒興趣吃你,不用緊張的像是要上祭壇一樣。」瑜縭淡淡的開口,聲音中少了之前的敵意,清冽低柔,聽起來讓他有種想睡的感覺,很舒服,但是口氣卻很不屑。
   
  「……」褚冥漾無言的看著瑜縭。
   
  他們之間除了那次的輪船事件之外,並沒有交集,他實在想不出來,瑜縭找他要幹麻,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是已經前往安息之地了嗎?難不成他是回來找自己復仇的嗎?因為之前大肆破壞輪船還在那種狀況下把船上的生物靈通通送走……
   
  越想越心虛,褚冥漾低垂著頭,不敢看向軟墊上的人蛇。
   
  「才過幾年,你就變得這麼膽小?」瑜縭的口氣夾雜了淡淡的嘲諷。
   
  褚冥漾僵硬了一下,緩緩、緩緩的抬起頭,看著瑜縭,結結巴巴的開口: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瑜縭的蛇身輕輕的捲起來,盤據在軟墊上,有種慵懶、妖美的感覺,那有點迷離的視線也叫人感到心裡隱隱騷動著,看著瑜縭有一下沒一下的輕擺著蛇尾,嘴角微微挑著,墨綠色的眼睛偶爾閃過一絲銀綠的流光,一頭長長的墨色髮絲隨意的披散著。
   
  美人多嬌。
   
  褚冥漾的腦中冒出這四個字,然後瞬間甩掉這該死的變態想法。
   
  擾人清夢到底有什麼事啦?已經被學長和夏碎學長搞的夠煩了,又被莫名奇妙叫到這裡來,問你也不說話是怎樣啦?啊啊!該不會就是為了展示自己慵懶的樣子吧?又不是動物園裡的大蟒蛇!你好歹也是算是神格化的動物靈吧!
   
  褚冥漾在心底大力吐槽,倒也沒膽說出來,畢竟在夢中被殺死,是真的會死,可不是開玩笑的!
   
  「路過,順便看一下。」瑜縭淡淡的說著。
   
  現在是怎樣?阿嬤來認親嗎?該不會下一秒你就會突然突然變成我阿嬤說出「乖孫欸阿嬤很想你欸」這種鬼話嗎?
   
  褚冥漾的腦袋運轉到極致,正吐槽的順暢愉快的時候,瑜縭下一句話把他的腦袋打的一片空白。
   
  「順便問一下那位銀髮董事最近好不好,褚冥漾,你跟他最親近,說說看吧。」
   
  「……你問傘董事做什麼?」褚冥漾語氣僵硬的問道。
   
  「沒什麼,最近都沒看到人,不知道在忙什麼,問一下無妨吧。」那雙墨綠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看進他眼裡,在那深綠色的瞳眸中,一絲詭異的銀綠光芒緩緩流轉,緊緊的吸引著他的視線,移不開,只能深陷其中。
   
  「褚冥漾,說說傘最近怎麼樣吧?」瑜縭輕輕的說道。
   
  微微張開嘴,褚冥漾發現自己的聲音卡在喉嚨裡,一個字都吐不出來,濃重的焦躁和痛苦朝他撲過來,剛剛忘掉的痛苦和難過又回來了,令他感到連呼吸都難受。
   
   
  * * *
   
   
  「那麼傘董事就會看你嗎!?」被休狄不加修飾的話氣到,蘭德爾顧不上什麼優雅與氣度了,避開那一串串連爆的煙花,直衝休狄面前,只想狠狠的把他那張嘴撕裂。
   
  一瞬間,在場的人──除了尼羅以外──表情都變的很微妙。
   
  賽塔稍稍愣了一下,然後輕輕的皺起眉,看向一片混亂焦黑的花園,說道:
   
  「不管怎樣,都請先阻止他們兩位吧。麻煩你好嗎?安因?」
   
  安因點點頭,虛空一抓,握著長刀上前,擋在氣瘋了的兩人面前,將打的難分難捨的兩人格開,趁著兩人停頓的空檔,賽塔喃喃唸了幾句咒文,旁邊的花草藤蔓瞬間活躍了起來,捲上了兩人,將他們的四肢固定住。
   
  休狄那雙藍的透明冰冷的雙眸狠狠的瞪著對面的蘭德爾,蘭德爾瞇著血紅的雙眼,用力的瞪著休狄。
   
  緊繃的氣氛依然沒解除,兩人的怒氣和殺意毫不收斂的、不斷的釋放著,不能動手,那就比氣勢,憤恨的瞪著對方。
   
  「好像有點插不上手……」阿利帶著有點困擾的笑容搔搔臉,賽塔輕輕的皺起眉,帝歛起笑容,濃烈的殺意瀰漫在四周讓他感到很不舒服,但是,身為校舍管理人的他,不能在此時離開,更何況,兩人打架的原因是那位傘董事,他所關注的人。
   
  「兩位都請先冷靜下來,好嗎?」賽塔帶著淺淺的舒服微笑柔聲說道。
   
  兩人依然狠狠的瞪著對方,但是放肆的怒意已經有稍稍收斂下來,
   
  「可以請問,為何奇歐的妖精王子會與夜行人貴族,會如此大肆出手攻擊對方,甚至破壞校舍的原因嗎?」賽塔帶著微笑有禮貌的問道。
   
  「與你無關,賽塔蘿林。放我下來。」休狄冷冷的說著,即使身體被藤蔓草根緊緊束縛著,臉上依然是不可一世的高傲模樣。
   
  聞言,在場的人都皺了下眉,安因拔出長刀架在休狄脖子上,瞇著湛藍色的眼,冷冷的說:
   
  「貴為王子,卻出言不遜、語氣不善、態度不佳,即使是愛好和平的天使也看不下去!」
   
  「哼!」休狄撇開頭,不理會抵在脖子上的冰冷刀刃,臉上依然帶著高傲的表情。
   
  「真是沒禮貌,難道這就是奇歐妖精王子的水準?」蘭德爾出言譏諷,臉上的表情帶著諷刺和嘲笑。
   
  「你說什麼?!」休狄憤怒的瞪著蘭德爾,想要把手抽出來炸掉他。
   
  「哼,我說你,自以為高貴,卻是個口出惡言的惡劣傢伙!」蘭德爾微挑著唇角,冷冷的笑著,沒了平常那慵懶幽默的樣子,現在的他,看起來冷漠而且尖銳。
   
  「夠了。」賽塔在休狄又要開口說出更多難聽話之前讓藤蔓纏上他的嘴巴,強迫他安靜。
   
  「我想再怎麼問也問不出來的,等到兩位都冷靜下來之後,我們再來好好的談一談這次的損失。」賽塔輕輕的說,語氣裡沒有任何不悅。
   
  「我會照看著主人和奇歐王子殿下的,這次給您造成麻煩了,真的很抱歉。」尼羅朝賽塔欠身說道。
   
  「不會,是尼羅你辛苦了。」賽塔淺笑著說。
   
  安因優雅的落地,收了翅膀,看著半空中依然在互瞪的兩人,皺了下眉,對賽塔說道:
   
  「兩個黑袍打架滋事,這種事,不是我們能處理的,只能請董事出面了,傘董事正好在校,請他過來一趟吧。」
   
  賽塔點點頭,伸手招來風精靈,請他們幫忙傳達訊息。
   
  「啊……沒想到這麼快又要見面了啊……」阿利輕輕的叫了一聲,褐眸看向千冬歲,表情有點無奈的搔搔頭。
   
  千冬歲聽了,心臟重重一跳,迅速的鼓動著,思緒開始暴動。
   
  過不久,一個銀白色的陣法浮現在地板上,穿著銀白色衣袍的傘從裡頭踏出,後頭還跟著然跟水妖精三兄弟,淡然的銀眸掃過在場的每個人,最後定在被藤蔓束縛住的兩位黑袍上,開口說道:
   
  「怎麼回事?」
   
   
   
   
  * * *
   
   
  先自爆,我私心偏愛瑜縭,所以小蛇姬會出現全都是因為我!(大笑)
  然後休狄和蘭德爾是子玉的愛XDDD
  妃子們幾乎全碰頭了!除了紫館泡茶睡覺的那三隻還有夢裡的那隻!(哈哈)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