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15位皆為受!小心被雷!
  NO1褚冥漾
  NO2冰炎
  NO3藥師寺夏碎
  NO4雪野千冬歲
  NO5安因
  NO6賽塔
  NO7阿斯利安
  NO8帝
  NO9白陵然
  NO10伊多
  NO11雅多
  NO12雷多
  NO13蘭德爾
  NO14休狄
  NO15瑜縭
  不曉得會不會有隱藏的16、17姬?(遠)
  
  ※這篇的時間點是16集的摔倒王子在房間亂摔東西前!請務必看過16集再來看17!
   隨意跳頁的小孩會被傘大神嗶──掉喔!(燦笑)
   傘下16請找上官子玉/風華霜院‧翠玉閣(本家)  
  

  
  
  * * *
  
  
  賽塔低聲的跟傘說了幾句話之後,傘微微瞇起銀眸,那清冷的嗓音低聲的與賽塔交談著,兩人壓低的嗓音讓褚冥漾聽不清楚他們的對話內容,雖然跟傘交往已經三年了,但是褚冥漾從來沒看過辦公事的傘,因為那三位董事根本是不管事的,幾乎不會直接插手學校的事,能讓董事介入的事應該是很大條的事吧?
  
  有點好奇傘和賽塔在討論的事,但是,既然是很大條的事,自己也插不上手吧!而且,在火星世界,知道越多機密只會讓自己的處境更危險,他還想多活幾年,沒興趣讓自己的小命終結在這亂七八糟死了都不見得會有渣的火星!
  
  褚冥漾靜靜的捧著茶水啜飲著,享用著夏碎準備的茶點,突然有種昨是今非的感慨,今天早上和下午的心境差異大到他覺得自己好像被分割成兩部份一樣。
  
  一口喝乾剩餘的茶水,褚冥漾滿足的吁了口氣,正要伸手再替自己倒一杯茶的時候,夏碎已經舉起茶壺微笑的替他又斟滿了一杯。
  
  「啊,謝謝!」褚冥漾微笑著捧起溫熱的茶杯,啜飲了一口香甜的蜜茶。
  
  「不會。」夏碎微微瞇起紫眸,笑笑的回道。
  
  一旁的冰炎捧著茶杯,紅眼有意無意的瞄向傘的方向,想起昨晚自己主動的事,一瞬間腦中有片刻空白,揮去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回憶,冰炎趕緊啜了口茶掩飾,紅眼又輕輕的飄到傘身上,突然無預警的與傘的視線對上,那雙銀眸泛起淡淡笑意,冰炎立即撇開臉,啜了口茶水,掩飾著泛紅的臉。
  
  蘭德爾優雅的端著高腳杯,喝著不明的鮮紅液體,說到這個褚冥漾就不得不佩服夏碎,移到客廳後沒多久,夏碎就端著一盤茶具和一杯顏色鮮紅的有點詭異的「飲料」出來,蘭德爾笑瞇瞇的端過,啜了一口之後,讚嘆般的說了一句很謎的話:
  
  「真是高級啊!沒想到藥師寺這邊有這麼好的東西,完全不輸給尼羅準備的。」
  
  夏碎面色不改的微笑著說:「沒什麼。」
  
  聽著兩人內容詭異的對話,褚冥漾已經放棄去了解對話中的涵義了,捧起茶就喝,意外發現茶水不但不苦,而且甘甜香潤,喝了有種幸福的感覺!
  
  一邊喝著茶一邊配著夏碎準備的小糕點,氣氛很令人放鬆而且舒適,跟剛剛那摔倒王子在的時候完全不一樣!
  
  想到這裡,褚冥漾僵硬了一下,微瞇起眼,腦中浮現休狄離去前瞬間黯然的表情,或許沒人發現到,也或許是所有人都不想說破,但是不管怎樣,那個用鼻孔看人的王子應該,呃,應該說,一定不會那麼容易放棄的。
  
  要是摔倒王子想通了,傘董事也接受了……想到以後有可能要常常看見那摔倒王子他就覺得全身惡寒!
  
  褚冥漾揮去腦中恐怖的想法,專心的享用眼前的茶水和點心。
  
  是說……有膽子當著傘董事的面甩門走人,這摔倒王子也夠帶種!如果我夠帶種,當初就應該要……
  
  「褚,給我閉緊你的腦袋,我不想再聽到任何廢話或噪音。」冰炎冷冰冰的嗓音突兀的響起,紅眼也冷冷的瞪著他,嚇的褚冥漾一瞬間放空腦袋不敢再胡思亂想,省得等下被種在陽光版的鬼屋裡當雕像。
  
  「那麼,我也該告辭了,謝謝藥師寺同學的招待,希望下次有空可以一起喝杯茶。」賽塔微笑著起身,對著夏碎輕輕的彎身,夏碎也回了個禮。
  
  在賽塔直起身的時候,傘的手有意無意的拂過他淡金色的髮梢,那動作太曖昧太親暱,讓在場的人都愣了一下,褚冥漾更是睜大眼睛看著傘和賽塔,腦中瞬間爆出一串──
  
  唔啊!這算是嫩牛吃老草?呃,還是老牛吃嫩草?呃啊,不對!到底傘董事跟賽塔誰比較大啊?!不對!我想這個幹麻啊?難道我已經可以這麼平靜的接受傘董事又有其他人了嗎?
  
  褚冥漾為自己有些豁達的想法感到無言,然後感覺到身後有一道凶狠的視線要將自己瞪穿一個洞。
  
  對不起學長我腦誤!是我不長進!
  
  「那四位就麻煩你幫忙安排了。」傘淡淡的說,銀眸輕輕的落在賽塔微笑的臉龐上。
  
  「好的。」賽塔淺淺的頷首,那雙淺綠色的溫柔雙眸轉到褚冥漾身上,笑意蕩漾,讓人感到溫暖,褚冥漾不自覺的微笑起來。
  
  「要來紫館前,雪野同學有托我轉告褚同學一句:『我們是朋友。』雪野同學看起來很擔心你呢。」賽塔柔聲說道。
  
  『我們是朋友,如果漾漾有心事可以跟我說。』許久之前,千冬歲曾經這麼告訴他。
  
  「啊……千冬歲……」褚冥漾想起自己丟臉的被同學看到大哭後的樣子,而且還沒跟同學好好說話就被學長帶走,尷尬的搔搔臉,看了一眼傘,發現對方微瞇著銀眸,眼中閃爍著淡淡的笑意,褚冥漾脹紅了臉,一秒轉頭看向賽塔,有點結巴的問:「那、那個,賽塔知道千冬歲在哪裡嗎?」
  
  「雪野同學正與狩人紫袍阿斯利安、安因,以及校舍管理人帝先生協助重建黑館。」賽塔微笑的答道。
  
  「重建……黑館?」褚冥漾瞪大眼睛。
  
  先不說宿舍住了袍級和亂七八糟的東西,光宿舍本身就有結界在保護了,要破壞宿舍真的有難度,現在宿舍居然到了要重建的地步?!那到底是壞的多嚴重啊?!
  
  「發生了些意外,不過剛剛接到消息,宿舍已經修復完成了。」賽塔微笑著說道,沒有詳細說明怎麼回事。
  
  「噢,修好了啊……那,我回黑館好了,我想跟千冬歲……聊一下。」褚冥漾放下茶杯,抓抓臉,有點尷尬的說:「賽塔,我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嗎?我怕我的傳送陣……呃,臨時失靈。」
  
  賽塔看了傘一眼,傘輕輕的點頭,賽塔微笑著對褚冥漾點頭,褚冥漾站起身,走到賽塔身邊,對著傘說:「呃…..傘董事,那個、我先回黑館了。」在這麼多人面前講這種話讓褚冥漾感到非常不好意思。
  
  傘的嘴角輕輕的拉開一個弧度,銀眸柔和的注視著他,對他點點頭,那微笑讓褚冥漾紅了臉,賽塔輕輕的抿唇笑了。
  
  在兩人腳下張開一個淡金色的傳送陣,一陣白光閃爍之後,兩人就消失在客廳裡。
  
  「我也該走了。」蘭德爾漫不經心的說道,扯開一抹優雅又有點妖媚的笑,隨意的揮了揮手,人也消失在眼前。
  
  轉眼客廳只剩下冰炎、夏碎和傘三個人,夏碎優雅的站起身,移到傘的身邊,靠著傘坐下,挪了個舒適的角度後,低聲的開口,像是自言自語般:
  
  「褚好像突然開竅了。」
  
  「你指什麼?」聽見這話的冰炎放下報紙,淡淡的反問,偏頭看著笑的一臉古怪的夏碎,紅眼微瞇,傘沒說話,只是靜靜的聽著,捧起茶杯啜了一口微涼的蜜茶。
  
  「各方面,像是……接受度突然大幅提升,還有,找回自己最初的心意。」夏碎帶著溫暖的微笑說道。
  
  冰炎輕哼了聲,紅眼看向帶著極淺笑意的傘,銀眸閃動著醉人的光芒,見狀,冰炎也淺淺的笑了。
  
  這個結果對所有人來說,都很好。
  
  
  * * *
  
  
  千冬歲望著修復的差不多的宿舍,只差結界鞏固這一個步驟了,這部分他就沒辦法幫上忙了,只能看著阿利和安因兩人動作,自己和帝在一旁輔助,注意週遭的動靜,以免影響鞏固結界的進行。
  
  一個淡金色的傳送陣在附近亮起,帝歪著頭,感覺到陣法的波動,隨之而來的是那溫柔的氣息和水潤的感受。
  
  「是賽塔……還有褚同學。」千冬歲聽見帝的低喃,轉頭一看,看見友人踏出傳送陣,臉上的氣色好多了,表情也不再哀傷難過。
  
  「褚同學感覺上……好像恢復了呢。」帝微笑著說。
  
  「嗯。」千冬歲低低的應了一聲,看樣子漾漾似乎已經解開心結,結果應該也不錯,自己該為他感到開心的……但是,心中卻有一股窒息般的空虛感,令人感到胸口窒悶難受。
  
  帝輕輕的伸手拍了拍千冬歲的背,給予無言的撫慰,千冬歲抬頭對上那微彎的紫色眼眸,淺淺的漾開一抹笑,吐了口氣,把胸口的鬱悶吐盡,平復自己的心情,不想讓自己的心情影響到友人。
  
  帝瞇起溫柔的紫眸,雖然他看不見千冬歲的表情,但是他可以感覺到千冬歲的矛盾和掙扎,帝唇邊的弧度拉大,溫聲的說道:
  
  「雪野同學是個很溫柔的人呢。」
  
  「怎、怎麼這麼說?」千冬歲愣了一下,一張白皙的臉漸漸地紅了起來,微垂著頭,不自在的推了推眼鏡,掩飾掉臉上的紅暈。
  
  「因為雪野同學很努力的不讓自己去影響到褚同學啊。」帝笑笑的說著,戳破千冬歲不著痕跡的體貼。
  
  褚冥漾從傳送陣裡踏出來,快步走到千冬歲身邊,有點不好意思的搔搔頭,說道:「抱歉……早上讓你擔心了,還有帝,真的很謝謝你!」
  
  「漾漾能想通就好。」千冬歲推了推眼鏡,冷靜的說道,像是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的口吻。
  
  果然都是一群火星鬼!看到那種……咳咳,尷尬的事還能面不改色!鬼!都是鬼!
  
  褚冥漾無言的想著,臉色微妙的變換著,黑眸瞟向一旁的阿利和安因,看著兩人掛著有點疲憊的表情走過來,不禁皺了下眉頭。
  
  看見褚冥漾掛著擔憂的表情,阿利振奮了精神,漾起一抹大大的笑容打招呼:「嗨!學弟!」一反剛才的疲倦,抓著褚冥漾和千冬歲就開始聊天。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阿利好像突然和千冬歲變得很熟捻,但是褚冥漾依然很開心的跟阿利聊起大大小小的事,聊到摔倒王子與蘭德爾毀掉半個黑館時,阿利突然頓了一下,帶著歉意的笑說:「抱歉了學弟,我還有事,先走一步了!下次再見囉!」
  
  阿利對著不遠處的閃亮三人組說道:「帝、賽塔、安因!我先走囉!」
  
  「請小心。」賽塔回道,看著阿利消失在白光中,轉頭對安因微笑說:「褚同學能恢復真是太好了。」
  
  安因沒有答話,只是淺淺的笑著,天空藍的眼眸中盪漾著欣慰的笑意,和一點點淡淡的憂傷,不知何時靠過來的帝伸手輕輕拍了拍安因,用那輕柔的嗓音說:「請不要露出這種表情,我相信,將來一定會有好的結果的,說不定某天,我們可以邀請大家一起參加我們的茶會喔。」唇邊帶著淺淺的、有點調皮的笑意。
  
  賽塔微笑點點頭,說道:「我還得去安排亞里斯水妖精貴族和七陵學院的白陵同學的入住事宜,兩位也趕緊回去休息吧,今天讓兩位勞動了不少,在主神的光芒下,願所有的疲勞和憂傷都迅速離去。」賽塔一邊說的同時,一邊伸手招來大氣精靈,嘻笑著環住安因和帝,清涼的感覺讓人感到很舒服,疲憊好像消失了大半。
  
  「謝謝。」
  
  「請不用客氣。」賽塔對著兩人輕輕彎身,腳下張開傳送陣,一陣白光後,消失在兩人眼前。
  
  另一邊,情緒經過大起大落的褚冥漾在漫談了一陣子之後開始感到睏倦,掩口打了個呵欠,甩了下開始變得鈍重的腦袋,強打起精神想再多跟他們聊一點,但是那半瞇的眼、頻頻不斷的哈欠和疲累的倦容,說明了他的體力已經達到了極限。
  
  「漾漾好像很累了,先去睡吧!改天再好好的聊一聊。」安因體貼的說道,輕輕的拍了下褚冥漾的頭。
  
  褚冥漾昏沉的點點頭,胡亂的向千冬歲和安因道別之後,邁開腳步就往黑館走去,拖著沉重的步伐走上樓梯,連一旁不知名的……的惡作劇都沒辦法使他加快腳步。
  
  從剛剛的談話中,褚冥漾才知道,摔倒王子跟蘭德爾學長因為傘董事的事而大打出手,把黑館大廳毀掉,還差點把校舍打壞,要不是賽塔跟安因出手阻止,校舍大概就真的全毀了,到時候,臣大概會直接把他們兩個嗶──掉吧……增加他們管理人的工作量不說,要是出了個什麼意外害帝昏倒……那後果他想也不敢想!
  
  是說,跟安因聊天真是一件讓人打從心底感到愉快的事,舒爽的笑容和溫柔的講話方式,讓褚冥漾感到舒服又愉快,尤其是活了百年的安因閱歷豐富、見識多廣,再加上一旁有一個號稱「小型活動圖書館」的千冬歲,兩人一搭一唱,互相補充說明,在談話總會學到不少,讓人感到充實又愉快,雖然很想再多聊一下,但是他真的已經不行了,再不去睡的話,他可能會直接昏倒。
  
  推開房門隨意的沖了個澡之後,也不管濕淋淋的頭髮,直直往床上倒去,瞇起朦朧的黑眸,放鬆了緊繃了一天的身子,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隱約間感覺到有人輕輕的摸著他的頭髮,還揉了揉他的臉,但是褚冥漾已經沒力氣睜開眼睛了,只能墜入那甜美的夢境。
  
  
  
  
  * * *
  
  
  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跪)
  但是能把漾漾成丟上床我很開心!(爽爆了)
  接下來就是傘漾滾床啦~~~(樂)
  這張圖是子玉畫的如果有慧根的人就知道在畫哪段吧?XDDDDD
  請大家為她掌聲鼓勵鼓勵!(爆笑)
  每看一次我就笑一次!(笑倒)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