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跟著人群往高中部一年級的校舍大樓移動,褚冥漾一邊看著沿途的景致一邊驚嘆,冰炎淡淡的開口介紹:「學校的庭院每年都會種不同的植物,我聽說去年種的是木棉樹,今年種的是欒樹,明年計劃要種梅花。」
  
  褚冥漾瞪大眼睛,腦中響起一句話:「見鬼的有錢的變態學校!」
  
  看著褚冥漾吃驚到有點扭曲的表情,冰炎輕哼了一聲,褚冥漾不好意思的收起蠢臉,途經教職員辦公室時,突然想到一件事,隨口問道:「冰炎,你們新導師是最近才來的嗎?」
  
  「嗯,之前的導師調職了,調到隔壁縣市去了。」冰炎想起調職當天,導師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對自己說著什麼「要是以後再也看不到你該怎麼辦」之類叫人雞皮疙瘩的話,差點想要一腳把他踹出教室去,不愉快的回憶。
  
  「怎樣都好……只要不用忍受他的高分貝恭維都好……」褚冥漾喃喃自語著,回想起電話裡那激動到幾乎要哽咽的嗓音,他就覺得一陣毛。
  
  看著褚冥漾像是鬆口氣般的臉,冰炎淡淡的補了一句:「雪野老師,很有趣。」嘴邊勾起一抹頗有深意的淺笑,讓褚冥漾看了全身惡寒。
  
  有鬼!絕對有鬼!能讓冰炎讓出這種「啊、好有趣啊」的笑容的人絕對是比冰炎更高等級的變態!但是怎麼看剛剛那位斯文的俊秀男子都不像是這種類型的人啊!?
  
  褚冥漾一邊胡思亂想一邊跟著冰炎走進教室,定睛一看,發現教室非常乾淨整潔,書櫃和桌椅都擺放的很整齊,看起來……就像是有人用尺量過一樣!戰戰兢兢的坐在教室裡,看著其他家長帶著微笑寒喧著,突然覺得眼睛好像要被閃瞎了一樣,整個人不自在到最高點。
  
  「下午安,我是雪野千冬歲,剛接手這班級一個月。」不知何時踏進教室的千冬歲帶著淺淺的微笑對著滿教室的家長和學生說:「很感謝各位百忙之中抽空來參加座談會。」
  
  整個會談過程,褚冥漾都是處在放空狀態,雖然冰炎也曾試著將他的神智拉回,但是過沒多久褚冥漾又開始神遊,反覆了幾次之後,冰炎也懶得再拉回他的心神了,說了什麼提了什麼他都沒有仔細聽,恍恍惚惚的度過了整個座談會。
  
  「褚,走了。」冰炎闔起書,拍了下身邊還在失神的褚冥漾,嚇的褚冥漾大大的顫了一下。
  
  「結、結束了?這麼快?」褚冥漾一邊拍著胸口一邊站起身,跟著冰炎走向門口。
  
  「哼,你已經發呆到神智不清了嗎?已經過了一個小時了。」冰炎指了指牆上的掛鐘說道,褚冥漾一看,發現真的已經過了一個多小時了。
  
  原來自己發呆的功力已經精進到這種地步了嗎?!不對!這是值得驕傲的事嗎?!
  
  褚冥漾表情變換不斷,完全沉浸在自己的吐槽裡,連有人站在他身邊都不知道。
  
  「您好,褚先生。」站了一段時間,發現身邊沉思中的人一直都沒注意到有人在他旁邊盯著他看很久了,於是不得不出聲提醒一下自己的存在。
  
  「咦?!雪、雪野老師?」褚冥漾微微瞪大眼睛看著帶著微笑的千冬歲,一時不知道該如何稱呼對方,「雪野老師」四個字就這麼脫口而出了。
  
  「請叫我千冬歲就好,不必這麼拘謹。」千冬歲推推眼鏡,嘴角隱隱有揚高的趨勢,讓褚冥漾臉上一陣紅。
  
  冰炎微微瞇了下眼,有些不悅的走出教室,將空間留給褚冥漾和千冬歲。
  
  「是這樣的,褚先生,冰炎在學習上成績非常優良,這點您儘管放心,只是,班上有些同學在說冰炎有……咳,喜歡的……男性,我擔心這會對冰炎產生某種程度的影響。」千冬歲一席話講的婉轉,但是炸的褚冥漾滿頭金星,腦中一片空白,只能表情呆滯的看著千冬歲。
  
  「那、那有說……是誰嗎?」褚冥漾混亂的腦中只有這句話。
  
  「這個……」千冬歲臉上露出為難的表情,秀挺的眉也跟著輕輕皺起,然後才低聲的說:「似乎是藥師寺同學。」
  
  「藥師寺?誰?」褚冥漾愣愣的跟著重複一次。
  
  千冬歲看了下教室外,指著冰炎身邊一位紫色半長髮的男孩,說:「那位就是藥師寺同學,是少數跟冰炎親近的人,說到這個,冰炎在家裡也是這樣嗎?」
  
  褚冥漾呆呆的看著那氣質溫潤的男孩和他嘴角淺淺的笑容,嘴裡喃喃的回道:「哪樣?」
  
  「不輕易接近別人,個性上有些冷淡。」千冬歲推了下眼鏡,保守的說。
  
  「噢。」褚冥漾根本沒把千冬歲的話聽進去,腦中依然是呈現混亂的狀態。
  
  冰炎喜歡男的喜歡藥師寺喜歡那個男孩……
  
  「咳,剛剛我說的那件事,只是班上同學傳的,可信度多少並不清楚,但是,根據藥師寺的說法,冰炎確實有喜歡的人,我只是想告知這件事,多謝褚先生今日的參予,謝謝。」千冬歲替褚冥漾拉開教室的門,掛著淺淺的笑容送走褚冥漾。
  
  褚冥漾一臉呆愣的走到冰炎身邊,一旁的夏碎微笑著開口:「您好,我是冰炎的同學,藥師寺夏碎。」
  
  褚冥漾愣愣的點頭,看著眼前氣質高雅的男孩,那雙紫色的眸子閃著溫柔的光芒,不禁有點恍惚。
  
  這就是冰炎傳說中的男、男朋友嗎?他該怎麼跟亞那說?說冰炎在他家住了三個月之後就愛上男人了?明明之前都沒有什麼徵兆的啊!!
  
  冰炎皺起眉,敲了下褚冥漾的頭,敲醒他走神的腦袋。
  
  「怎麼?雪野老師跟你說了什麼嗎?」冰炎微微瞇起紅眼,看著嚴重恍神的褚冥漾,仔細推敲他失神的原因。
  
  「……沒什麼。」褚冥漾將到口的話嚥下去,不敢問冰炎是否真的有喜歡的人,甚至是名男性!更何況現在另一位當事人也在場,叫他怎麼問的出口?就算今天是在家裡他也不敢問冰炎啊啊啊────
  
  重點是他要怎麼跟亞那交代啊啊啊────
  
  
  
  
  TBC
  
  
  * * *
  
  
  雖然我還沒開始寫,但是我覺得小傘卡到了……(嘆氣)(遠目)
  還有,光光的字數月來越爆是怎樣……(皺眉)
  感謝鑑閱和投票!(鞠躬)
  
  嗯,藥師寺夏碎是同學XDDDDDDDD←看的懂得就知道我的意思XD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