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告示

特殊傳說二次衍生女性向部落格
沉迷劍俠情緣三及陰陽師

非全熟勿擾


特殊傳說主【冰漾】【萊漾】
新歡【劍三】【陰陽師】

同樣有愛的配對很多,不一一列出。
>>看文前千萬看清CP、文前說明<<
敬祝看文愉快(★ゝ∀・☆)ノ
【書況】
《日日愛未》、《圖書館裡的親吻 (再版) 》都在月見草囉。
劍三《今朝》在葫蘆夏天、月見草喔OwO
【心得/討論/感想表單】
鑒於想收藏大家的感想和長評,所以開了這表單求回應求留言了XD
如果只是單純想留言,直接留在部落格就可以囉OUO


  還是要說一聲,萊是指萊斯利亞XD
  (不好意思我對萊恩沒有愛,雖然我還滿喜歡吃飯糰的XDDDD)
  
    
  
  * * *
  
  
  從這片渾沌虛無之中,看出去的世界很明亮,即使憂傷,都是鮮明的。
  
  在這片黑色渾濁之中,看見的是最鮮豔的紅,即使瘴氣,也無法侵擾。
  
  
  * * *
  
  
  褚冥漾已經漸漸習慣了那人的神出鬼沒,只是每次讓他緊張的是,旁邊會不會有人經過?會不會有哪個人就好死不死的看見他不正常的出場方式?
  
  還有,他真的很疑惑,為什麼一個鬼族可以這麼泰然自若的在有結界保護下的學院裡出入還不受影響?不是號稱有空氣清淨機兼具恆溫空調的守護結界嗎?!
  
  雖然那囂張進出的傢伙有說過這種結界對他來講還不算什麼,不要長時間呆著就沒問題……這表示結界還是有在作用的吧?它的開關是在on的狀態吧?
  
  呃、唔……他的意思也不是要讓他被結界淨化掉啦……
  
  褚冥漾搔搔頭,默默的再補上一句:
  
  我不是故意要詛咒你的,剛剛那句就抹掉重來!
  
  「你在做什麼?」清清冷冷的嗓音響起,褚冥漾被嚇的呼吸停頓了下,然後……嗆到。
  
  褚冥漾用力的咳了幾下,一張臉脹的發紅,含著水光的黑眸看著一旁不知道何時出現的萊斯利亞,用有些嘶啞的聲音說道:「……你來做什麼?」這句話好像已經變成他跟萊斯利亞打招呼的方式了。
  
  「來找你。」萊斯利亞理所當然的說,像是這樣的會面就是再平常不過的事,自動的走到褚冥漾身邊坐下,單腳伸屈,坐姿倒也瀟灑率性。
  
  「……嗯。」褚冥漾低低的應了一聲,微微仰起頭繼續看著眼前的藍天和白雲,雖然知道這只是結界的變化,但是還是讓他看的目不轉睛。
  
  萊斯利亞無聲無息的觀察著褚冥漾,這已然成為他的樂趣。
  
  樂趣,這是他過去想都沒想到的詞,是因為他已經習慣了什麼都沒有的虛無?還是說,這世間萬物沒有一樣東西可以吸引他的視線停留,所以自然也沒有樂趣可言?
  
  那麼,他現在應該找到了他的樂趣了。
  
  那燦金妖媚的狹長眼眸,倒映著一片墨黑色的髮,同樣是黑色,但是,那片扭曲的黑總是讓人──不包括身為鬼族的他──覺得壓迫不適,眼前的黑卻讓他感到有一種說不出的感受,褚冥漾的、溫柔的黑髮。
  
  所以,滿心滿眼都只有他了。
  
  想要全部占為己有!
  
  但是,一旦將褚冥漾帶進他的世界,就什麼都沒有了。
  
  他們兩個之間的關係,是不能說的,不能奢求太多的,他不是耶呂麾下那個不是鬼族的傢伙,他是貨真價實的火之貴族,而他,雖然是妖師,但是個人類。
  
  不同種族,兩個世界。
  
  現在這時光,是他們偶爾的交集。
  
  要珍惜。
  
  這是他學到的新辭彙──珍惜,是褚冥漾無形中教會他的。
  
  
  * * *
  
  
  在那金色的冷凝波光之中,蘊藏著那片清澈的墨黑色。
  
  那麼,在那人的眼中,會不會有一片鮮紅?
  
  
  * * *
  
  
  褚冥漾有點笨拙的用眼角餘光覷著萊斯利亞,但是只看見一片紅紅和黑黑的東西糊成一片詭異的色彩,不正眼看,是看不清那豔麗的紅髮的,不正眼看,是看不清那雙妖美的金眸的。
  
  不正眼看,是什麼都看不到的。
  
  褚冥漾吞了下口水,故作鎮定的看著天空,不讓視線隨便飄移。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保持這累人的姿勢看天空,明明就有更多舒服的角度和方式,但是他偏偏選了最累的一種。
  
  萊斯利亞的視線讓他感到很緊張,身體微微的僵硬,讓保持這姿勢的困難度變得更高,他的脖子也抬的很酸很酸了,什麼時候才可以低下來?一直保持這種姿勢他的脖子會抽筋啊!
  
  褚冥漾無聲的在心裡吶喊,可惜萊斯利亞不像冰炎有竊聽的能力,聽不到褚冥漾在心中哭的有多麼絕望而淒厲。
  
  終於受不了這種無聲的折磨,褚冥漾轉動僵硬的頸項,微微側過頭,不小心對上萊斯利亞的視線,心臟重重的跳了一下,一瞬間,身體緊繃了起來,趕緊撇開視線。
  
  「你來做什麼?」不自覺的,褚冥漾又問了同樣的問題。
  
  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每次都要問同樣的問題,明明知道根本不會得到答案的,但是每次見到對方,還是會不斷的問為什麼。
  
  「來找你。」萊斯利亞依然是那一成不變的答案,金色的眸中沒有一絲波動,平靜的讓人感到全身發毛。
  
  褚冥漾搔著臉,乾笑了幾聲,為自己愚蠢的問題感到尷尬。
  
  萊斯利亞看著對方尷尬的表情,冷冷的開口補上幾句:「來找你,從來就不需要什麼理由,我只是想來找你。」
  
  褚冥漾愣了一下,瞪大了黑眸,與其說他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不如說他是被嚇呆了。
  
  萊斯利亞看了,微微的、淺淺的勾起嘴角,那笑容淡的讓人無法分辨,但是在那冷凝的金眸中,有一圈淺淺的漣漪盪漾開來,讓褚冥漾看的目不轉睛。
  
  在褚冥漾的印象中,萊斯利亞一直都是冷冷的、淡淡的,有別於冰炎那種自持的冷淡,萊斯利亞是因為什麼都沒有,沒有感情、沒有情緒,所以冷淡。
  
  那為什麼這樣的一個……人,鬼族,會對自己如此鍥而不捨?
  
  耳環,花朵,與絕無僅有的笑容和陪伴。
  
  褚冥漾永遠也無法了解對方到底是怎麼想的,對他來說,萊斯利亞是一個很飄忽的……存在,這種說法太哲學太抽象了,根本不是他一貫的思考風格,但是,事實如此,萊斯利亞就是給他這樣的感覺。
  
  只有在某些時候,他會深刻的感覺到對方是有溫度的,像是兩人耳朵上成對的耳環,像是他房間床頭上的那束花,像是那被月光照的很美的豔紅髮絲,像是那閃爍著淺淺笑意的金色雙眸,以及那美的令人心驚的淡淡微笑。
  
  即使那溫度一點都不暖,但是卻是很深刻的存在,會讓他一想到就開始發呆失神。
  
  紅色、金色和黑色,豔紅的髮絲,燦金的雙眸,黑色的衣著。
  
  到了現在,還是不懂,為什麼那個人,只看見自己?
  
  
  * * *
  
  
  不知不覺,滿心滿眼就只有他了。
  
  那頭豔情的紅髮,和那雙妖美的金眸。
  
  
  * * *
  
  
  時間到了。
  
  萊斯利亞站起身,冷淡的金眸看著褚冥漾,淡淡的說:「我走了。」
  
  褚冥漾轉過頭,看著萊斯利亞波瀾不興的金眸,表情黯淡下來,直直看著他,沒有說話,也不用說什麼,他們之間,從來就不需要多說什麼。
  
  多說無益。
  
  舉起手朝四周一劃,空間被切出一條裂縫,裡頭隱隱散發出一股令人感到雞皮疙瘩的氣息,黑暗又扭曲,那就是萊斯利亞的世界。
  
  外頭越是光明燦爛,裡面越是幽深陰暗,令人意外的,在那沒有光的地方,卻有一個有著一頭豔麗紅髮和燦亮金眸的傢伙,住在那麼黑那麼幽暗的地方。
  
  一個人待在那的時候都在看著什麼?
  
  褚冥漾突然有很多話想講,有很多問題想問,但是萊斯利亞只是淡淡的瞟了他一眼後,踏入那逐漸閉合的裂口。
  
  那豔麗的紅色髮絲被那深黑色的空間侵吞,那張俊美的臉隱沒在那深黑色的扭曲空間,那雙燦亮的金眸被那深黑色的空間掩蓋。
  
  下次再見面,是什麼時候了?
  
  褚冥漾看著那雙燦金的眼眸,直到那抹金色流光完全被黑暗覆蓋住,裂縫完全閉合,隔絕開兩個世界。
  
  褚冥漾眨了下酸澀的眼睛,看了看手錶,決定回去黑館,順手拋下傳送陣,刺眼的白光閃爍過後,四周一片安靜。
  
  
  * * *
  
  
  在那墨黑的眸中,偶爾閃過一抹燦金的流光;在那金色的豔眸中,能讓水潤的子夜停駐。
  
  在彼此眼中,燦爛的輝映著,然後,深深的、深深的刻在心上。
  
  
  
  
  END
  
  
  * * *
  
  
  啊啊啊────(只是想叫一下而已)
  感謝鑑閱和票票!(樂)
  
  噢有點想用萊漾挑戰「五感」──視嗅味聽觸。
  如果真的有的話,這是視覺XDDD(哈哈笑)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林
  • 這篇的萊斯利亞話變多了....
  • 我覺得,他必要的時候真的會很多話XD
    雖然不喜歡講話但是他應該會習慣性思考的(?
    然後才隨心所欲的去做事、去找褚冥漾、去買蛋糕(?
    因為隨心所欲,所以他做事有時候會很跳TONE這樣XD

    布丁控 於 2010/10/15 13: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 X 關閉 】

【痞客邦】大學生網路社群使用習慣調查

親愛的讀者,痞客邦希望能了解大學生的網路社群使用習慣,
填問卷即可抽獨家好禮喔!
(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