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慎!
  
    
  
  * * *
  
  
  所以,世界上真的有天使。
  
  冰炎挑了下眉,看著眼前那墨髮的少年,對方一臉不安的樣子,他沒想到原來天使竟然是系上的學弟,還是他的直屬,沒辦法,因為不喜歡吵吵鬧鬧的公眾場合,所以當初抽直屬的時候是由班代代抽的,事後他也沒去問班代他的學弟是誰,直到今天,褚冥漾自己過來找他,他才想起來自己還有個直屬。
  
  「冰炎學長,你好……」
  
  「你好,有什麼事嗎?」冰炎簡短的回道,一雙凌厲漂亮的紅眼上上下下的打量他──褚冥漾,系上最有名的衰人學弟。
  
  「我是想來跟學長借……嗯,考古題。」褚冥漾搔搔頭,有點尷尬的說,因為他的直屬剛好是傳說中很強大的傳奇學長,所以被班上那群被期末考週折磨的死去活來的同學們推出去要各科的考古題型。
  
  冰炎揚起眉,一臉意外的樣子,讓褚冥漾感到非常尷尬而且緊張。
  
  「沒有,我沒有考古題,有時間跟學長姐要那種東西,怎麼不好好唸書?」冰炎淡淡的說,然後看見褚冥漾露出有點不知所措的表情。
  
  抓抓頭,褚冥漾有點苦惱的樣子,對冰炎道謝之後,苦著一張臉轉身離去。
  
  褚冥漾。
  
  冰炎暗暗記下他的名字。
  
  冰炎永遠也忘不了那天在驚人的大雨中,看見那雙銀白色羽翼的瞬間悸動,那模樣的褚冥漾,美的驚人,與現在這平凡普通的樣子完全不同。
  
  天使,原來那就是天使。
  
  瞇眼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閃耀的陽光從窗外斜射進來,照在他的背影上,有種朦朦朧朧的美感,突然,瞬間閃過那模糊的羽翼輪廓,冰炎微微瞪大了紅眼,仔細一看,卻發現那似乎不過是幻覺罷了。
  
  真是神經過敏……
  
  冰炎撇了下嘴角,視線流轉的瞬間,眼角突然瞄到有什麼東西,皺起眉看了下對方離去的方向,發現有個閃著微弱銀光的東西掉落在地板上,在人來人往的走廊上,卻沒人注意到,冰炎走過去撿起那散發著銀光的東西──羽毛。
  
  捏著空心的羽莖,面向著窗戶,冰炎藉著燦爛的陽光垂眼仔細看著那根羽毛,雖然陽光很耀眼,但是卻無法蓋過羽毛的微弱光芒,羽毛周邊依然散發出一股柔和的銀色光芒,淺淺淡淡的,不會刺眼也沒有溫度,但是,有股溫柔的感覺,讓人的心情都放鬆了下來。
  
  所以,這就是天使?
  
  揚了揚眉,冰炎轉身回到教室,將那根羽毛當作書籤夾在書裡,然後小心翼翼的將書收好,自己也不清楚這麼做的原因是什麼,只是……很想這樣做而已,就只是想這樣做而已。
  
  
  * * *
  
  
  走進寂靜舒適的圖書館,冰炎熟門熟路的繞到心靈宗教區,瀏覽了一下架上的書籍,伸手拿了幾本關於天使的書,大略的翻看了下那些內容大同小異的書,這些作者所描繪的天使都是毫無根據的,是從別的地方看來的再加上一些自己想像的罷了,這些書對自己一點幫助都沒有。
  
  那麼、他來這裡幹麻?
  
  冰炎翻閱的動作頓了一下,撇了下嘴,將書放回書架,另外拿了幾本參考要用的書和小說,準備去櫃檯登記借書,經過閱覽區時發現褚冥漾一臉認真的在看書,桌面上還堆了幾本書,冰炎把書寄在櫃檯,輕輕的走向褚冥漾,發現他看的竟然都是跟天使和神跡有關的書,臉上的表情變的很古怪。
  
  「嗯?」被人擋住了光線,褚冥漾疑惑的抬起頭,卻看見冰炎一臉詭異的看著自己,頓時有點緊張起來,匆忙的放下手中的書,站起身,小小聲的叫道:「學長好。」
  
  看見冰炎的視線在桌上繞了一圈,嘴角微微揚起一抹興味的笑容,褚冥漾不好意思的紅了臉,有種想把那些書都掃下桌的衝動。
  
  「為什麼要看這些?」冰炎大略的掃了一下那些書名,發現自己都看過,涵蓋的範圍從羅曼史愛情到宗教革命戰爭都有,全都是跟天使有關的主題。
  
  一個天使看有關天使的書?這還真奇怪。
  
  「就,呃、有點好奇。」褚冥漾聲音含糊的說,視線東飄西移,不太敢看向冰炎。
  
  冰炎應了一聲,紅眼微微起,直勾勾的盯著他,沒什麼表情,讓褚冥漾猜不出他的想法,沉滯的氣氛讓他感到有點不安。
  
  「還剩幾本沒看完?」冰炎瞄向桌面上的書問道。
  
  「咦咦?呃、我才剛開始看,都還沒看完。」褚冥漾答道。
  
  「想看的挑幾本,掛我的名字借吧,你們的學生證還沒發下來不是嗎?」冰炎淡淡的說道,看褚冥漾一臉呆愣沒有動作,微微揪起眉頭,說道:「傻著做什麼?」
  
  「啊、好的,等、等我一下。」
  
  褚冥漾有點慌張的隨便挑了幾本,迅速的將其他的書歸位時,趕緊抱起自己那幾本書跟著冰炎到櫃檯借書,趁機偷看著冰炎冷峻的側臉,褚冥漾覺得他的學長實在怪到極點!第一次見到他從天空掉下去時也只有驚訝一下子而已,一般人不是都會以為自己眼睛壞掉要不然就是腦袋發瘋嗎?
  
  還是說,其實他這位學長腦子已經壞了所以才覺得不怎麼樣?
  
  褚冥漾抱著書靜靜的跟在冰炎身後走出圖書館,外面又開始下雨,褚冥漾沒帶雨傘,望著滴滴答答的雨水發愁,如果沒有書的話大可以就這樣衝到教室,但是現在手上有書,弄濕的話不曉得會不會被罵……
  
  「如果……」冰炎狀似不經意的開口:「用翅膀遮著就不會淋溼了吧?」
  
  褚冥漾嚇了一大跳,差點灑了滿手的書,吞吞口水,瞄了下冰炎平靜的表情,身分被知道是一回事,被大喇喇的提起又是另一回事了。
  
  看了眼褚冥漾惶恐的表情,冰炎淡淡的撇了下唇角,從一旁的傘架抽出一把傘撐開,回頭望著褚冥漾說道:「我送你回教室。」
  
  褚冥漾愣了一下,然後有點遲疑的走到傘下,小心翼翼的抱著書,與冰炎拉開一點距離,誠惶誠恐的跟著冰炎走進雨中,一路上,褚冥漾提心吊膽的,連呼吸都不敢太用力。
  
  「你覺得,有很多人看過天使嗎?」冰炎突然問了一句,嚇的褚冥漾差點往前仆倒。
  
  「應該、應該是沒有吧……」褚冥漾不太確定的小聲回道,瞄了下冰炎自若的神色,不懂他問這問題的意義何在。
  
  「那這些書裡的天使,和那些典籍中記載的,又是怎麼回事?」冰炎繼續問道。
  
  「咦?這個、我……」褚冥漾有點困惑的皺起眉,看著懷裡的書,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小聲的說:「這應該問你吧?這是你的世界的書籍啊……」
  
  「說的也是。」冰炎淡淡的說,認同了褚冥漾的話,將褚冥漾送到中廊之後,淡淡的說了聲「再見」之後,不等褚冥漾道謝就走掉了。
  
  真是個怪人!褚冥漾忍不住想著。
  
  
  
  
  TBC
  
  
  * * *
  
  
  感謝鑑閱!(正色)
  接下來直到七月都無法更新,抱歉啦!


創作者介紹

無心情地帶

布丁控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